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洪荒历 > 第七十三章:金桥悬空

第七十三章:金桥悬空

    张好焕一点都不意外,真的,他虽然极开心,但是对于眼前这情况他真的一点都不意外。

    很明显的,一个叫做李三的原始人类,拥有着玉清之气,同时他坦言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时间又是在洪荒历时代,人类之战前夕,这其实都不算是猜了,几乎是明示一样了,这个李三就是未来人类历,以及之后诸多历中鼎鼎大名的三清道尊之一,名为玉清元始天尊的大能。

    而三清三清,既然是三个,那自然还有别的两个,他们分别是太清道德天尊与上清灵宝天尊,而张好焕知道,三清是三兄弟,而他们的原本名字就叫做李二,李三,李四。

    原始在这里,那么老子和通天也不会远了。

    果不其然,这金桥一出现,已经出现畸变症状的张好焕立刻就奋起冲出,看着这金桥落下,然后从中滚出两人一尸,而那个中年男子手中拿着一副图卷,虽然还没展开,但是张好焕已经看到图卷上的黑白阴阳鱼,他心中一块重石顿时落地,毫无疑问,这就是未来的太清道德天尊,也是三清中的老大,老子李耳!

    三清都有着各自的青气,这且不说,同时,三清秉持本纪元的三清位格大气运,也各自拥有一件十大顶级先天灵宝,其中诛仙四剑张好焕知道已经出世,而且正在某李姓人手中,却不知道是否与李四,也即元始天尊有什么关系了。

    而其余两件,分别是盘古幡与太极图。

    诛仙四剑主杀戮,乃是多元宇宙第一杀戮之器,在未来某个时刻,通天教主用诛仙四剑布下诛仙剑阵,靠着众多大能的协助,将其硬生生推动到了诛仙剑阵理论上都不存在的第五阶段,然后斩破了多元宇宙之外的虚无,,使得封神计划最关键的核心难题被解决了,也使得升华历可以顺利展开,可谓是有大功德于多元了。

    盘古幡主开辟,在通天教主斩开了虚无之后,就是原始天尊用盘古幡开辟出了一条“通道”来,由此才使得最强的几人经过这条“通道”去到了约定之地。

    最后则是太极图,太极图主镇,在元始天尊开辟出了“通道”之后,就是太上老君用太极图镇压了这条“通道”的扰乱之物,同时太极图所化金桥更有“到达”意境,而在无垠的虚无之中,也正是靠着这金桥才安全让几人去到了目的地,否则便是这几人都有陨落的危险。

    三件顶级先天灵宝看似都有无穷威能,但是在后世公认的,其中太极图可以号称最强,甚至十大顶级先天灵宝中,除了最为特殊的不周山以外,太极图都可以号称最强,因为它蕴含着本多元宇宙所期望的超脱意境,那金桥就是这超脱意境的具现。

    在这时,张好焕清楚的知道,诛仙四剑是不可能的,先不说通天何在,便是通天在这个时刻获得了诛仙四剑,诛仙四剑也没办法凌空飞来杀敌,这并不是诛仙四剑做不到,而是通天做不到,这个时候的通天根本不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至于盘古幡虽然主开辟,若是这时候原始获得了盘古幡,那么立刻就可以开辟一处小世界笼罩钢铁堡垒,让这兽人的最大依仗,无穷无尽的人海战术彻底无效。

    但是原始就在队伍中,张好焕并不知道原始是如何获得的盘古幡,但是除了大领主以外,不,还要加上人皇伏羲以及被其卷顾的女娲以外,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有先天灵宝自动来投的,除非是那种怀抱先天灵宝而生,不然都需要自己去获得先天灵宝的承认才行,所以原始不可能在这时获得盘古幡。

    唯一的念想就只有老子了,在张好焕所知道的只字片语中,人类城之战时,老子已经获得了太极图,不然他西出函谷关时当场就会被打死,根本等不到古和他两个兄弟的救援,所以从时间上来说,这个时候老子很可能已经获得了太极图。

    与通天的诛仙四剑不同,老子的太极图有着金桥具现,那怕是在他实力很弱小的现在,他也可以靠着太极图来到原始身边,这就是金桥的“到达”意境的初步应用而已,而靠这个,老子只要产生了去到亲人,回到家之类的念头,就有二分之一的几率来到原始身边。

    而现在,当这金桥落到钢铁堡垒上时,张好焕就知道幸运终于是降临了一次,他们终于是绝路逢生了。

    事实上,那怕是与钧联系上了,同时他身边就有着古,还有原始也在这里,张好焕依然觉得他们死亡几率超过百分之九十以上,这里的他们不包括古与原始二人,但是除了他们以外,其余人,包括张好焕都有极大可能死在这里。

    现在的战争阶段就不说了,但是毫无疑问的,从这圣位苏醒的投影开始出现时,就意味着这场战争的结尾必然是圣位战场。

    圣位战场到底意味着什么,张好焕是非常清楚的,别看在之后的人类城战役,以及最为宏伟的开天战役中,普通圣位基本上是一片一片的死,特别是开天战役,据传当时古击杀了三千多圣位,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圣位,大多都是开天之时,天地强行灌输出来的,但那也是圣位,看似在那种情况下只是炮灰,但是非圣位在那种情况下连炮灰都算不上。

    普通圣位,别看有普通两个字,在未来某些时候,比如人类历洪荒天庭政府最为兴盛时,许多键盘侠还嘲讽其是低级圣位,但那也是圣位。

    任何一尊普通圣位都具备着最基础的无限能量,同时有着圣道,这就意味着不灭不朽,那怕是相对的不灭不朽,想要击杀一尊圣位,也必须要有圣道才行,除非就是先天灵宝,但是无论是圣道还是先天灵宝都不是轻易可以获得的,圣道还好说,圣位都有圣道,但是先天灵宝数量却比圣位还要少,少得多,每一件先天灵宝都有着命运因果纠缠,能够获得的人全都是命定之人或者是应劫之人,基本上是不可奢望的东西,比如张好焕诞生之初就被多元宇宙垂青而下,本身就有着救世大气运,但是他也依然没有任何一件先天灵宝。

    所以圣位,那怕是普通圣位,除非是被别的圣位击杀,或者脑子有坑去惹了命定之人或者应劫之人,不然他们就是真的永生不灭,便是自己跑进超级黑洞,或者引爆位面之类的自杀都不会死。

    除了这个,他们的无限能量会根据其圣道的开发程度而展现不同的单位时间出力,最小的出力差不多可以在一两秒内毁灭上千万平方公里土地,这里指的毁灭是破坏力差不多类似核武器那种,也即全力一招打出的威力相当于破坏面积上千万平方公里的核武器,这还是最小出力,强一些的普通圣位,全力一击可以波及上亿平方公里,乃至是数亿平方公里都可以做到。

    除此以外,以无限能量为基础,干涉与操纵时间与空间,不管是空间折叠,还是狭小空间的时间暂停,这些也都是圣位的基础能力。

    最可怕的则是规则之力,普通圣位掌控规则,高阶圣位拥有权柄,先天圣位涉及本源,这才是圣位的根本,也是其最为强大之处。

    这些东西对张好焕来说都是常识,而一旦圣位战场开打,那么只需要一瞬间,这处钢铁堡垒立刻就会被抹去,而这仅仅只需要圣位抬抬手指就可以做到,没错,就这么简单,一瞬间地图清空,留下的最起码都必须是半神位阶才可以勉强躲过余波,这还只是余波,而且那怕是熬过这一击,半神层次的超凡者也基本废了,而钢铁堡垒也绝对会被抹平。

    换言之,不管之后古是否可以战胜这尊圣位,他们也基本死定了,除非有奇迹发生……

    而这奇迹现在就出现了。

    此刻,李二与耶从金桥上滚落下来,耶紧紧的抱着华,然后他第一时间就开始观察周围,而李二整个人还晕乎乎的,他一时间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弯下身体在呕吐。

    而张好焕则跌跌撞撞的向着二人跑去,边跑边吼道:“是老子吗?是老子吗?”

    “……”耶没说话,只是看着这个边喷血边跑来的男人。

    而李二则晕乎乎的道:“你他娘是谁的老子,老子是你老子。”

    这时候,原始也从病床上爬起来来到了外间,他看着正在呕吐的李二,顿时眼中泪水就涌了出来,然后他边向李二蹒跚而来,边嘶哑的吼道:“老二,老二,是老二吗?”

    李二这时候才从呕吐眩晕状态恢复了一些,然后他就看到远处跑来的李三,他愣了愣,立刻大喜的向李三跑去,边跑边吼着:“老三?老三你还活着啊!哈哈哈。”

    两兄弟都是狂喜,他们原本以为对方已经死了,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度相见,谁知道对方还没死,这如何不让他们惊喜欲狂?

    两兄弟快速靠近,原始一个蹒跚倒在地上,李二则快速去到他身旁将他抱住,然后就边哭边笑的道:“好好好,我们活下来了,我们都活下来了……”

    原始则紧紧抓住李二的手臂道:“老四呢?老四和你一起的吧?”

    李二整个人一顿,几秒后他才暗然的道:“老四……老四可能已经没了,我没照顾好他……”

    原始沉默着,他知道这怪不得李二,他们都是普通凡人,在这个世界上是随时会死的那种,或许他现在有了超凡之力,但是他也不过是大些的虫子,而李二和李四则是彻底的凡人,李四死了,李二还活着,这本身就是拼运气的事情,他没资格,也没法去责怪李二。

    这时候耶也走了过来,他看着左右问道:“李二,这里就是你的部落吗?看起来和你形容的不一样啊?”

    李二也疑惑的看着周围,金属地面,金属房屋建筑,以及他从未见过的许多东西,关键是这周围还有许多人类,妇孺老幼也有,年轻男子也有,不,还有更多。

    这时候李二才看向了更远处,然后他整个人都被震撼到了,在这钢铁堡垒的下方,无穷无尽的兽人,各种各样的兽人,他们全都在疯狂的冲击这座钢铁堡垒,而在钢铁堡垒的半腰处,许多的人类拿着不知名的东西在攻击那些兽人,而这些在他以前看来恐怖无比的兽人门,此时此刻却彷佛是破烂杂草一般被轻易撕碎,兽人的尸体堆积如山,但是他们依然疯狂的向着钢铁堡垒冲锋而来。

    这一幕直接让李二看得呆滞住了,而耶也同样看向了下方,他仔细观察着所看到的一切,同时他也仔细的看着那些人类们手中所拿的武器,越看他眼睛越亮。

    就在李二和耶不停看着周围,而原始则在旁边陪同着李二时,张好焕又急切的跑了过来,就对着李二说道:“老子,快,将这金桥立在半空!”

    李二立刻回头怒道:“你谁啊,动不动就要当人老子,老子可比你还大!”

    “不是老子,是老子。”张好焕因为焦急,一时间也有些说胡话,他就指着半空道:“快点,将你的金桥立上去,古已经被拖累得太久了,有了这金桥,他就可以反击了。”

    李二还要说话,这时候原始也急切的说道:“老大,你这金桥有什么特殊吗?能够立上去吗?古,也就是在天上黑色火焰里还有一个同胞,他一个人正阻拦着兽人全部的灵位强者,那些兽人灵位故意做出攻击我们的姿态,使得古一直被动挨打,死死的守在我们上面,连反击都做不到。”

    李二从原始的语气中察觉到了情况紧急,事实上,光是看一下就知道情况紧急了,周围的兽人无穷无尽,头顶还有黑色火焰覆盖了整个天空,原始浑身是伤,所以那怕李二心中有极多的疑惑,这时候也只能够说道:“这金桥怎么立起来?我也是今天才拿到这东西,还不是很会使用。”

    张好焕立刻说道:“把你手中的图卷向天空丢去。”

    李二也不迟疑,将手中图卷向天空用力一丢,然后这图卷飘起来两米多高,又轻飘飘的缓慢落下,又落入到了李二的手掌中。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用一种你在搞笑吗的目光看向了张好焕,原始更是咳了一声说道:“指挥官大人……现在不是搞笑的时候,要不咱们先忙正事?”

    “我没搞笑!”张好焕脸色都涨红了,他急急的对李二说道:“不是单纯的抛起来,你抛的时候要产生镇压,守护,以及金桥具现的念头啊,老子!”

    “……你嘴可真臭!”李二骂咧咧了一句,但还是依照张好焕所说那样集中注意力后,再次将太极图向半空中抛了上去,而这一次太极图并没有直接落地,而是在半空中闪烁出了黑白二色,从这黑白二色之间就有金光浮现,一座宏伟无比,从来处来,往去处去的金桥从中浮现,但是随之这金桥眨眼就变成了一座破烂小桥,连桥墩桥身都是破损状态。

    但是随着这破烂金桥浮现在半空中,天上黑色火焰中如同涟漪一样降下的些微能量,还未靠近就消散一空,全部化为了这破烂金桥下浅浅一层“溪水”,再也波及不到下方的钢铁堡垒了。

    而在天空上,为了守卫钢铁堡垒,不得不一直待在钢铁堡垒正上方,几乎无法动弹的古,他也立刻察觉到了下方的变化,而围攻他的几名兽人灵位还不信邪,他们合力将能量冲击扩散了许多,可是刚于靠近这破烂金桥,立刻也同样被镇压为了“溪水”,连一分一毫都没有波及到下方钢铁堡垒处。

    眼见如此,这几名兽人灵位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而古先是错愕,然后他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脸色更是逐渐变得了狰狞。

    “……打了我这么久,打爽了吗?”

    古狰狞的笑着看向了几名兽人灵位,他从牙齿缝里冒出了声音道:“现在该我了。”

    “兽人杂碎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