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暴君,别拦我争霸天下! > 第51章 元妃的诡计

第51章 元妃的诡计

    上官青鸾挠了挠头发,她努力地回想了一下说:“我好像也没有欺负她吧?”

    清秋睥睨着上官青鸾,她认真地点了点头说:“对,主子你向来只会欺负我。”

    接着,上官青鸾又给了清秋一个爆栗,说:“那你是不是也想着离宫呢?”

    清秋捂着脑袋,嘻嘻地笑着说:“不离。清秋这辈子都不会离开王宫。”说到这里,向来大大咧咧的清秋突然眼眸一暗,她的声音明显低落了下去,不难察觉地,还透着丝丝的悲戚。

    清秋紧接着说:“清秋在宫外无牵无挂,无人无物。清秋的所有都在宫里了。离开这里,我又能去哪里?所以,清秋这辈子,是赖上了主子您了。您可千万别嫌弃清秋。”

    上官青鸾又朝清秋伸出了手,清秋习惯性地又捂起了脑袋保护自己。怎料,这回上官青鸾却不是要敲她的头。这回,上官青鸾轻轻地摸了清秋的头一下,随后温柔地握起清秋那捂着头的手说:“放心,如果你不离,那么我便不弃。只是,清秋你是个好女子,倘若找到个合适的人,就嫁了吧。到时,我会为你求陛下恩准的。”

    清秋眼眶湿润,她满怀感激地看着上官青鸾,一时竟不知所语。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凝重,凝冬连忙岔开话题,接着为大家解开关于雪萍的谜题。

    凝冬说:“其实雪萍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进宫。雪萍的身世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观其言谈举止,我猜她多半也是哪个好人家的小家碧玉。据她自己说,她是一个不慎,被人贩子抓了,卖进宫的。雪萍说,她被人贩子抓了之后,就被塞到了一个黑暗狭窄、透着霉烂气息的马车里。同车的还有幼白。所以雪萍和幼白其实在进宫前,在人贩子的车上就已经认识了。她们曾经共过患难,相依为命过。所以进宫后,她们俩的感情特别好。毕竟,听说同车的人,就死剩下她们两个了。”

    上官青鸾吓得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的眼泪不自禁地簌簌往下掉。幼白和雪萍的不幸遭遇,早已超出自小养尊处优的上官青鸾的想象和认知。

    上官青鸾说:“我真不知道,原来幼白和雪萍还经历过这些。看来,以后我要好生待她们。让她们往后少受些苦。”

    阿蛮则继续默默无语,她依然在盯着自己的双手看。幼白和雪萍的遭遇,相比起阿蛮自己,其实真不算什么。可是阿蛮总是悲天悯人地想,什么时候,她能靠这一双手,去保护自己,去保护像幼白和雪萍一样的人,让大家都免于受苦受难。

    就在众人心情都颇为沉重的时候,元妃一行人突然杀了个回马枪。

    要来的,始终都要来。阿蛮凝视着元妃,等着看她到底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果然,元妃这就开始演开了。元妃说:“张嬷嬷,本宫方才戴着的发钗少了一根,你帮本宫看看是不是落在这里了?”

    其实,从元妃刚才第一次进来,她的头上就已经插满了发钗。这种雍容华贵的打扮,在花枝招展的后宫实属寻常。可是,这一切发生在元妃身上,就实在是诡异。

    往常,元妃敲经念佛,总是一副素面朝天的模样。如今居然盛装打扮,有心人一看就知道她“事出反常必有妖”。兴许旁人顾着拿赏赐高兴,不会留意。可是向来洞察力十分高强的阿蛮,一眼就看出来了。

    元妃的头上,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插了几根发钗,现在就插了几根发钗。可以说是一根都没少。想要乘人不备,以多乱人眼。这一招,在阿蛮面前是吃不消的。

    阿蛮断定元妃的戏还有下文,于是便静静地等着她继续往下演。

    果然,元妃气定神闲地静立一旁,然后张嬷嬷开始听令行事。

    张嬷嬷东翻翻,西看看,装出一副认真搜查的模样。上官青鸾还十分热心地帮着张嬷嬷一起找,唯恐她老眼昏花,诺大的发钗在面前还找不见。

    上官青鸾边找还边说:“元妃姐姐的首饰多半十分贵重,在这里丢了可使不得。妹妹一定要帮姐姐给找出来。看到底掉到哪个角落了,到时候好完璧归赵。”

    清秋撇了撇嘴,她流于形式地跟在上官青鸾身后,有一下没一下地翻找着。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敷衍模样。

    凝冬见阿蛮没反应,于是她轻轻地走过去扯了扯阿蛮的衣袖,提醒着阿蛮要帮着一起找,以撇清干系。阿蛮却依然坚定地站立不动。

    就在这时,张嬷嬷大喊了一声:“果然在这,你这个小偷!”说完,便揪起了躲在里间角落里数钱的雪萍。

    正好,幼白捧着吃的进来了,她立马被眼前这阵仗吓得把到嘴的桂花糕也掉了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小偷?雪萍她绝对不会偷东西的!”幼白走过去张开双手,护在雪萍跟前。

    雪萍也有些慌了,她腾地从地上站起。顿时,雪萍裙摆里兜着的银钱洒落一地,向来小财迷的雪萍也顾不上去捡。

    雪萍连忙摆手说:“我……我没有。那根发钗,是刚才嬷嬷您赏给我的,您忘记了吗?”

    张嬷嬷一把推开了幼白。随后“啪”地一声脆响,张嬷嬷扇了雪萍一个耳光。张嬷嬷聒噪地嚷嚷道:“反了你,一口一个‘我’,连奴婢都不知道要说一句。可见在你眼中,只有你自己,根本就没有主子!今天我就要替你的主子教训教训你。”

    上官青鸾急红了眼,她说:“雪萍,怎么会这样呢?”

    这个时候,清秋走了出来,她粗暴地抓握着张嬷嬷的手,质问道:“谁允许你一个老嬷嬷,替我家主子去教训下人了?”

    凝冬也走上前劝说道:“嬷嬷,怕不是有什么误会?刚才雪萍也说了,这发钗是嬷嬷您赏赐给她的。”

    张嬷嬷一把甩开清秋的手,揉了揉自己那皱巴巴的手腕说:“你们这些住偏殿的,真是反了!你们一个两个现在是在怀疑老身健忘搞错了咯?我告诉你们,这发钗是惜时陛下赏赐给元妃娘娘的,元妃娘娘对这发钗宝贝得紧。我又怎么会拿元妃娘娘的宝贝去打赏你们这些下贱之人?”

    那发钗宝贝不宝贝,张嬷嬷最清楚不过。虽然她在阿蛮她们面前口口声声说元妃对那发钗宝贝得紧,可是实际上却是,宝贝个屁啊!

    对于苍狼王送的礼物,元妃可是没少拿来出气。谁让元妃刚一嫁进宫,就被苍狼王拿这些物什给打发了呢?元妃到底想要什么,难道那该死的苍狼王还不知道么?所以,平时元妃一看到这些东西,就觉得十分的来气,因为那可是万分的讽刺。

    就在张嬷嬷嚣张得不得了的时候,阿蛮“啪”地甩了张嬷嬷一巴掌,直把她打得嘴角流血。

    阿蛮也学着张嬷嬷,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才慢悠悠地说:“真是反了你,一口一个‘我’,连奴婢都不知道要说一句。可见在你眼中,只有你自己,根本就没有主子!今天我就要……我就要代表月亮消灭你。”嗯,阿蛮不擅长说话,但是胜在学东西够快。这一番话,还是跟张嬷嬷现学现卖的。阿蛮认为自己学得简直像模像样,一字不差,不对,好像差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应该也堪称有过之而无不及吧?嗯,她觉得自己应该自信点,把“应该”去掉。

    张嬷嬷被打懵了,她捂着脸问:“谁允许你打我的?”

    阿蛮冷冷地反问:“谁允许你打雪萍的?”

    张嬷嬷发飙,她嚷嚷道:“我偏要打,你能拿我怎么着?”说完,张嬷嬷把幼白好不容易买回来的桂花糕全部推倒在地上,并狠狠地踩上几脚。踩完之后,她还发了疯一般上前去想连幼白也一起打。

    阿蛮知道幼白的桂花糕来之不易,也明白幼白必定对这些桂花糕十分珍惜。因为,曾几何时,她也是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偶尔一天三顿都没着落的生活。所以,阿蛮知道,幼白如今长成一个小吃货,必定是因为进宫之前饿怕了。

    果然,只见幼白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好不容易买来的桂花糕被踩碎,还险些要被人凌虐。

    就在张嬷嬷的巴掌将将要扇下来的时候,阿蛮一拳就打在张嬷嬷的腹中。

    “你到底知不知道,浪费食物有多么的可耻?!”阿蛮阴沉且狠厉地说。

    张嬷嬷随即吃痛捂着肚子蹲地。

    一向以神仙形象示人的元妃终于沉不住气,她面目狰狞地怒吼了一句:“真是反了你们!”

    阿蛮站定,挑眉看向元妃,一字一顿地问:“我看反的是你吧?”

    元妃说:“是你殿中宫人手脚不干净在先。”

    阿蛮说:“你这明显就是故意栽赃陷害!”

    元妃说:“发钗原是陛下送我,谁敢拿陛下送的东西胡搞蛮缠?”

    阿蛮认同地点了点头,也说:“幼白和雪萍原是陛下送我和上官青鸾的人,谁敢对陛下送的人胡搞蛮缠?”

    元妃怒不可止:“你少在本宫面前诡辩!”

    阿蛮轻嗤了一声:“你才是那居心叵测的‘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