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大明:王孙归来不称帝?我是海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初探起辇谷

第一百四十一章 初探起辇谷

    入夜,起辇谷。

    谷内出入口,深潭边,精神小伙,不请自来。

    没错,就是王怀!

    照着破山水大阵,进起辇谷的标准答案,穿过清淤泥长山洞,站在了起辇谷内。

    王怀感觉哪儿不对劲,需要思考一下人生。

    忽然。

    隐隐的少女的体香飘来,思考人生的想法,升级为谈人生的冲动。

    刚想找个地儿,暗中观察,一个低柔的声线传来。

    “快走,出去!”

    接着,王怀眼中一朵白云渐渐变大。

    好轻功,好漂亮!

    眼前出现了一个妹子,秀发黑亮,眸子晶莹澄澈,衣裳如云,肌肤如玉,面容秀美绝俗。

    还有越来越浓郁的少女芳香。

    见人漂亮就喜欢,这样不好。

    还要看身材!

    王怀目测起来,结果觉得喉头发干,小腹间升起一股热力。

    涌起了双手亲测的冲动。

    36C,上挺下翘腰A4。

    “为什么?”

    王怀忘记了危险,忘记问她的人生,就蹦出了三个字。

    “全村都动起来了,不走打屁屁了!”

    妹子无邪中掩饰不住焦急。

    王怀哑然失笑,反应过来,这是别人的地盘——还很有可能是铁木真的故乡!

    全村人有多少、功夫怎样没见过。

    从见过的少年身手推测,王怀是双手难敌千手观音的。

    王怀朝少女秀额观气,了然了!

    这少女的长相,是全村人的骄傲!

    要是控制不住自己,跟她开车......

    她告诉村长去,惹出一窝武林高手,自己这小艇,说翻就翻!

    但王怀抓住了她的痒处——她想溜出去!

    微风送来远处的衣袂声,王怀咬她耳根低语。

    “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让你躲过全村人,再走路带风出去的办法。”

    “不,你没有办法,我跑了很多次,他们都找到;要是他是你,要不是还有事,必须出去,我都不跑了!”

    王怀想笑,这体香,只有她自己不知道,别人都会闻香识女人。

    同时也有点怀疑人生,她说两个跑的理由,王怀只看到一个——

    她在躲一个人,比车轮高一点,然后连备胎的资格都失去了的人。

    另一件事,王怀居然看不破,这不科学!

    不管怎样,助人为快乐之本,或许还能让两个人同时快乐,谁能拒绝呢?

    王怀指了指深潭水。

    “不,我真有办法。”

    “不,你没有办法,我不会游泳。”

    “不,我就有办法,现场让你会游泳,反正海吉姑娘也跑不掉了。”

    王怀一本正经说着,连她名字都念出来了,制造一秒熟的震撼。

    “咦,你怎么知道我叫海吉?他们来了,快用你的办法!”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王怀指尖按在她嘴唇上,告诉她——发生任何事,别出声。

    然后揽起她的小蛮腰,缓缓潜入了深潭。

    “卟噜卟噜......”

    海吉香唇像美人鱼冒着泡泡,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要窒息了。

    忽然。

    海吉美人鱼唇,被王怀嘴唇堵住了!

    海吉又羞又急,粉拳拳捶他的胸口。

    接着。

    她感觉嘴唇渡过来一丝暖融融的真气,浑身极度舒适,整个人轻松极了。

    海吉反应过来,他是这样教自己游泳,这样救自己......

    他真气比水好喝多了,而且很暖和!

    王怀感觉嘴里一阵香甜,融到心里,散发到全身,整个人要炸了。

    仅剩的一丝清明,知道现在很危险。

    双手贴上了她螓首,不至于唇间的真气中断了输送。

    一旦她泡泡冒出水面,可能两个人变成两条鱼,被人捕捞上来。

    足下逍遥游,施展起混鲲身法,潜到了山边潭下,寻找暗礁,先躲起来。

    王怀抱着海吉,伏在了两块礁石之间,双手仍不敢离开她的脑门。

    须臾。

    对面潭边,出现几十道影影绰绰的人影!

    有几个往起辇谷出口的长洞追去。

    有几个绕着潭边,飞掠过来。

    王怀暗呼,不要过来啊!

    人却一动不敢动,怕他们能嗅到水中气息,连毛孔都运功收缩。

    并往海吉的朱唇,渡过去更多真气,也将她娇躯毛孔收缩。

    海吉感觉一股充沛强悍而暖和的真气,涌进了经脉里,纤细的毛孔随后收缩。

    她经脉之中,有一道绵细的真气热流,也回输到王怀经脉!

    王怀迷失了,海吉的手足是自由的......

    衣袍件件沉到了水底,海吉双眸如水,看着王怀,目光流露出无限柔情。

    水中赛艇,比起陆上飙车,又是另一番美妙感觉。

    人生在世,果然什么都要尝试一番!

    潭边的人影,哪儿凉快哪儿去吧,反正王怀在幸福温暖中。

    “天下医生,谁能强过村里百脉大夫?”

    “想不通,她要逃跑,居然用寻医这么挫的理由!”

    “现在就是跑了,奇怪了,这儿香气浓郁,人突然不见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她潜水了?”

    “不可能,她不会水,而且谁又能在水底呆那么久?”

    “会不会她背后有高人,带她出去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背后高人是王怀?”

    “他可是灭了包天霸,在大青山好久了,上次还御剑飞过起辇谷上空!”

    “要是王怀,反而放心,他无足轻重,而且死期将至。”

    “话这么说,王怀可是个色鬼,他临死前,肯定不愿做饿死鬼,会对海吉不轨……”

    在别人眼中,王怀成了无足轻重的人......

    ......

    应天城,武英殿。

    “大明人,不如鼠,守应天,靠鳞虫;战书死,鼠王出,人间疫,迎金族。”

    鼠王伤了朱允熥,还说人话,撂狠话。

    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

    老朱神色冷漠,眼神射出狠冷无情,扫过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医博士,和意犹未尽的刘璟。

    “刘璟,三字经你怎么看?”

    “陛下,微臣很久没看三字经,还能背。”

    刚从新纳的小妾被窝抽身,匆匆赶来的刘璟,还在玩味,脱口而出。

    老朱气得走下龙椅,朝向刘璟就是一jio。

    “啊,陛下,那不能踢啊,微臣才纳妾不久啊!”

    刘璟惨呼过后,清醒过来,色壮怂人胆开口。

    “这三字经啊,鼠妖王把允熥当作了战书,他三长两短时,就是鼠妖王出关日。”

    “到时候,人间大疫,黄金家族回归......”

    老朱听罢,没再飞脚。

    他猜到鼠王三字经的含义,金族,当然是铁木真黄金家族。

    但是,这鼠妖王和蒙元,有什么关系?

    朱允熥,就是人间大疫的散播人?

    还会三长两短?

    老朱的死亡凝视,投向了医博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