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第一豪婿 > 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忍你受欺负

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忍你受欺负

    男人也不觉得尴尬,可是女人脸色非常不悦。

    “你好,我叫雾。”

    雾愣了好一会才把自己的手伸出来,只是浅浅的跟她握了一下。

    “青梅。”

    对方冷冷回了一句。

    “不知道雾小姐来这里做什么啊?在我看来你也不像是那种拆散别人家庭的坏女人吧?”

    “你的意思直接在说我不要脸就是了。”

    雾冷笑一声。

    “我可没这么说,只是没有得到别人同意就进入别人的房子,怎么来说也不是件正确的事情吧?”

    面对她说的这话雾没有说话,男人想请雾进去喝水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开口了。

    “我来是想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这里怎么会有你的东西呢?”

    青梅扯了一下男人的衣角,怎么都觉得声音有些刻薄。

    “我也有些不太清楚,我这里有你的东西吗?”

    雾指了指他手里的扇子。

    这扇子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扇子,扇骨都是绿色的,跟玉差不多。

    “雾,别开玩笑了,这把扇子怎么可能是你的?”

    雾觉得有些委屈,可是她同时又觉得跟这种人计较实在无聊。

    “没有想到你竟然也成了这种人,幸好当年我从这里离开,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雾这里不太欢迎你,你还是走吧。”

    他开始直接赶人了,说话的方式跟他的穿着有些不太相符。

    “可是扇子你必须要还给我,我来这里也只有这一个目的。”

    现在的雾跟平时的她简直是判若两人,稍显唯唯诺诺。

    “我说过了,这里没有你的东西。如果再不走,恐怕我就要赶人了。”

    “阿云,你之前怎么会认识这种女人?如此不要脸,愣是把别人的东西说成自己的。”

    雾站在院子里面,肩上全是雪花,而另外两个人站在院子的廊下,雪是淋不到的。这样一对比雾显得有些可怜。

    “没想到我当年真是瞎了眼,怎么就会看上你这种人呢。”

    雾苦笑着摇了摇头,只是他们都没有发现院子的墙头上还坐着一个人,嘴里叼着一支烟。

    “这话应该是阿云来说才对。”

    青梅看着雾眼神中全是不屑。雾脸色铁青,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身体微微发抖,自然不是冻的。

    “我说过了,我要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除了这句话雾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你就过来抢好了。”

    青梅把扇子夺过去拿在了自己的手中,很轻蔑地看着雾。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亲自拿回来好了。”

    雾准备要动手,她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了。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亲自动手呢,你又不是寡妇,更不是尼姑,别忘了,你可是有男人的女人。”

    墙头上跳下来一个人,手里还拿着一支烟。

    “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是想走的,不过让我看着自己的女人受气,这一点我还是做不到的。”

    李金龙笑着对雾说道,顺便把烟头扔在了地上。

    “你是什么人?有没有素质啊。竟然把烟头直接扔在地上。给我捡起来。”

    青梅用手指着李金龙说道。

    “这么丑的女人怎么能跟我们家的雾比呢,简直就是在羞辱人啊。”

    其实青梅长得没李金龙说的那么丑,不过确实没有雾漂亮。

    “你是?”

    “我是她男人啊,雾你当年确实眼瞎了,这种男人怎么跟我比啊?”

    “确实是。”

    李金龙直接动手,在两个人没有反应的情况下把青梅手里的扇子夺了过来。

    “行拉,东西拿到了,我们走吧。”

    李金龙拉着雾准备离开,流云跟青梅阻止了他的去路。

    “好狗不挡道,赶紧给我让开。”

    “把东西放下,然后就可以滚了。”

    “啪啪。。。。。。”

    李金龙很少打女人,但是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也不值得人心疼。

    流云一看自己的女人被打,哪里会善罢甘休,不过可惜的是他根本不是李金龙的对手。

    “给我滚一边去。”

    李金龙直接用太极将他的力量卸掉,抓住他的胳膊直接扔了出去。正好把室外的书橱给砸倒了。

    “请你喝酒。”

    雾笑嘻嘻地在李金龙的脸上亲了一下。

    “心里还有他吗?”

    “早就没有了,只是这件东西是师父留给我的,放在别人那里怎么也不是回事,所以就想着拿回来。”

    “也对,遇上我这么优秀的男人了,你怎么可能再看得上别的男人。”

    “你也真是够不要脸的。”

    李金龙要把扇子还给雾,不过被雾拒绝了。

    “你直接扔了吧,这把扇子被他拿着用,我都觉得脏。”

    “那怎么行,看这扇子应该值不少钱呢,扔了多可惜啊?”

    李金龙把扇子收了起来,扇子就是扇子管是谁用过呢。

    “如果你喜欢那就拿着吧。”

    两个人找了一家小餐馆点了两瓶酒,喝了整整一个晚上。期间,李金龙没有问任何关于雾往事的问题,而雾也没有说,两个人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

    “这次可以跟我一起离开了吗?”

    “当然可以,以后你去哪里我就跟着便是了。你说这是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啊?”

    “这话可不是什么好话。”

    李金龙无语地说道,不过心里还是挺受安慰的。

    两个人直接坐飞机离开了西藏,在飞机上雾睡了一路,李金龙眼睛一直望着窗外,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下午的时候到了京城,天气已经逐渐开始变得暖和了起来,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多。

    “你肯定会先去见你的小媳妇,我跟着不合适,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我找地方去喝点酒。”

    雾很识趣地说道,李金龙也没有反对,打了一辆车去了李家老宅。

    “李爷,您回来了啊?”

    秦赫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站到李金龙的面前。

    “晚晴呢?”

    “大嫂她出去上班去了,而且她让我去了保卫局,我今天是跑出来的。”

    秦赫递给李金龙一支烟,胡子也刮了,头发也剃了,看上去非常精神。

    “嗯,不错的选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