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第一豪婿 > 第七百四十二章 摧枯拉朽

第七百四十二章 摧枯拉朽

    “那你们早点休息,我们回去了。”

    黎叔跟他们两个打了一声招呼。

    “风阿姨再见。”

    李金龙听到黎孜孜对风的称呼不免觉得好笑,因为女人很忌讳别人说她的年龄。下意识看了一眼风,发现她竟然没有生气。

    “好,明天再接着来。”

    等他们两个走了之后,李金龙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唉,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风叹了口气说道。

    “这个黎叔不简单啊,我太小瞧他了。”

    李金龙坐在楼梯上,头靠在风的肩膀上。

    “怎么个不简单法?”

    “我在保存实力,他也在保存实力。我们两个在相互试探,到现在为止还都没有试探出对方的底线。”

    李金龙眼睛望着前方,之前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不见了,一脸的严肃。

    “那你的底线对他试探出来了吗?”

    “还没有。”

    李金龙蹭一下子站了起来,看上去生龙活虎的。

    “你刚才是装的?”

    “也不是,当时真是没多大力气了。不过还没到透支,这要得力于之前那个老道士对我的虐待,以前也感他的恩,但是没有现在体会的那么深刻。”

    李金龙点上一支烟,回想起在武当山的日子,感慨万千,人的记忆总是这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脆弱的一面就会迸发出来。

    “你是觉得黎叔有什么隐瞒着你吗?”

    现在的风似乎越来越明白李金龙的心思了。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有两类人,一类是真爱你的人,再有一个便是你的敌人,两个都是天天观察你。

    “他瞒着我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他不害我,我就不会做什么过分的行为。”

    李金龙把烟头直接扔掉了,然后躺在地上睡了起来,他已经好久没有休息过了,这次睡的很沉,就连黎叔来的时候他都没有听到。

    “不用叫他了,让他睡吧。这么多年来,我见过无数的年轻人,各个家族的那些继承人我都见过,再找不出有人可以出其右了。”

    风还是第一次听黎叔夸奖一个人呢。而这个人还正是他喜欢的人。

    “黎叔,今天能不能再狠一点?”

    “为什么啊?”

    “我就是想看看他真正被打趴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一个人只有到临界点的时候才会表现出脆弱,他装坚强装的太久了,也应该有卸下来的时候。”

    “这小子可不像你们看到的那么简单。我昨天问了小丫头一句对金龙的看法,她的评价可是一点不高,不过这也不意外,毕竟她只是看到了表象。”

    黎叔说话声音很小,生怕会吵到熟睡的李金龙。

    “可是谁又可以看得到真相呢?”

    “用心自然可以看得到真相。但是关于他的真相就连我也看不透,就像现在他醒了,我都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李金龙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黎叔真会玩笑,明明知道你来的时候我就醒了,而且您也已经知道了,还说那种话故意说给我听,这当面夸人的话还真做不得数啊。”

    “你小子鬼心眼太多了,我这个老家伙有点跟不上点啊。”

    黎叔抚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

    “我今天就要走了。”

    “你要走了?难道说你已经有把握可以打赢我了?”

    “其实早就可以了。”

    李金龙的气质一下子发生了变化,如果让公鼎先生看到一定会赞叹一句龙气出现。正所谓虎豹之子虽未成纹,已有食牛之气。

    李金龙这是真要成龙了。

    “那好,就让我看一下你的真本事吧。我记得上次可以打过我的那个年轻人已经有二十年之久了,突然有些怀念呢。”

    两个人来到河边,风没有跟来。一整个上午的时间战斗结束了,李金龙断了一条胳膊,黎叔差点丧命。

    “神仙姐姐,你帮一下黎叔吧,我手脚现在不太利索,不适合做针灸。”

    李金龙把黎叔背回到竹楼,满身是血,他的一根胳膊耷拉着,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你还真赢了啊?”

    “比想象中的惨烈一些,我就不说探囊取物这样的大话了。”

    “你今天就要走?”

    “明天吧,毕竟胳膊现在有些吃力气,养一个晚上应该就差不多了。”

    风有些不舍但是没说什么。

    “舍不得我?”

    风没有说话,然后转身去救治黎叔了。黎叔的身体素质很好,不过伤的过重,需要些时日才能恢复过来。

    “你确定这样的胳膊能行?”

    救治完黎叔的风走过来替李金龙包扎了一下。

    “别包扎,我觉得这样挺好,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没怎么经历过呢。”

    李金龙把风包扎的东西全部卸了下来,风现在都有些怀疑他的胳膊是不是真的断掉了。

    “你竟然敢打伤我爷爷。”

    黎孜孜要对李金龙动手,不过被李金龙一个眼神给吓住了。

    “技不如人,就不要在这里喧闹,否则我就连你一块打。”

    李金龙用那支完好的胳膊点上一支烟。黎孜孜被李金龙的气势给吓到了,脸憋得通红,一句话也说出来。

    能把自己的爷爷打败,从她记事开始李金龙算是第一个。

    “神仙姐姐,我想喝一杯蛇羹汤。”

    “好,我这就去给你做。”

    风这段时间已经跟李金龙学会了做蛇羹汤。

    “切,竟然对她这么温柔,你打伤我爷爷还有理了?”

    黎孜孜也只是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她这才明白昨天晚上爷爷说的那句话,凤凰涅槃之前可能是只麻雀。现在看来人家真的是凤凰。

    “蛇羹汤做好了,你过来喝吧。”

    风对李金龙说道。

    “好,谢谢神仙姐姐了。”

    李金龙把蛇羹汤喝了,然后起身来到了河边。

    “我还是那个李金龙吗?你的梦想你还记得吗?”

    李金龙对着水里的影子说道。然后用两只手捧着水洗了一把脸,原来他的胳膊并没断,做这个样子无非是想让黎叔输的没有那么难堪。

    “武力值吗?老子不稀罕,但是欺负我的女人,老子怎么能绕的了你?”

    这话自然不是针对黎叔。李金龙就在河边坐了一整夜,打败黎叔没有让他有一点高兴。

    风就站在远处看了他一个晚上。

    “你这算是厚此薄彼还是不偏不倚呢?”

    风嘟囔了一句便离开了河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