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第一豪婿 > 第七百三十九章 完虐

第七百三十九章 完虐

    “黎叔,既然您曾是轩辕剑的主人,那您能告诉我轩辕剑的用处到底是什么吗?”

    在李金龙的心里,认为它就是一把兵器,而且还是那种挺邪门的兵器。

    “你真的想知道吗?”

    “说实话,我更想知道究竟有谁用过轩辕剑?”

    黎叔笑了笑。

    “我就知道你不会问出这么浅显的问题来。这把轩辕剑,你的父亲也曾经用过。”

    李金龙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

    “看来你并不惊讶呀,你已经猜到他曾经用过了吗?”

    “这么多坑,都是他给我挖的,如果他没有用过,这把轩辕剑肯定也到不了我的手上。”

    李金龙非常肯定的说道。

    “不错,这把轩辕剑,她用完之后我才用的。”

    “那您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这就说来话长了。”

    黎叔接过李金龙递给他的一支烟,点上之后陷入了沉思。

    “如果您不方便说的话也没事,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感兴趣。”

    黎叔果然就不再说了,李金龙的脸上也没有露出丝毫失望的表情。

    “那您看,我想知道的问题,你也没有回答我,那我在这呆着也没什么意思呀,求您别拦着我了,我现在就想回去。”

    “年轻人,别那么急躁呀,酒还没有喝呢。”

    黎叔从自己的手里拿出两坛子酒,李金龙认识这种酒,是有些严肃的女儿红。

    “黎叔,你难不成是想把孙女嫁出去吗?”

    李金龙看到这两坛子酒问道。

    “为什么要这么问呢?”

    “因为这是上好的女儿红,只有闺女或孙女出嫁的时候才会喝到呀。”

    “酒这种东西不分场合的。”

    其实风可以看出黎叔的意思,通过刚才跟李金龙的对话,他觉得李金龙肯定也看出来了,只不过是在装傻而已。

    “也对,喝酒就是看人,看心情,在哪里喝?在什么地方喝还真无所谓。”

    李金龙接过酒打开一坛子,酒的香味四溢,扑鼻。

    “好酒呀,好酒,为了这一坛子酒我也想多呆两天。”

    风知道李金龙,这是在找借口,他其实早就打定主意要在这里多呆两天了。

    “要不然这样吧,你什么时候可以打赢我,你就可以走了。”

    黎叔的话,跟曾经武当山老道士的话差不多。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呢?”

    李金龙直接反问了一句。

    “我没有说非要让你答应我,我只是在给你提个建议而已。”

    “黎叔,他是怕了,你不用管他。他是天底下最怂的人。”

    风笑呵呵地说了一句。

    “是吗?”

    黎叔也笑着问道。

    “神仙姐姐,你难道不知道激将法对我一点作用也没有吗?”

    “这不是计较法呀,这只是我对你的客观评价呀。”

    风说的非常云淡风轻。

    “你的这个评价也太高了吧?我还以为我在你的心目中很高大,很伟岸呢。”

    李金龙苦笑道。

    “你还真以为一碗蛇羹汤就可以把我打发了吗?”

    “那要不然咱们就再生一个孩子吧!”

    李金龙这句话让他们两个措手不及,不要脸的精神,一下子就显露了出来。

    “呸,流氓。”

    风红着脸说了一句。

    “也不知道谁喜欢流氓?”

    李金龙用很暧昧的眼神看了一眼风,风赶紧低下了头,生怕黎叔从中发现什么问题。

    “年轻人秀恩爱呀,能不能不要当着我这个老家伙呀?”

    “黎叔,没想到您不怎么出苗疆,还知道现在的时髦用语。”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不出苗疆了?”

    这一句话都让李金龙有些蒙圈了。

    “开个玩笑。”

    黎叔,不愧叫黎叔,那眼神就跟狐狸一样,非常精明。

    “那咱来干一杯。”

    两个人直接用坛子喝酒,风坐在旁边,只是喝水。

    “没想到风丫头竟然不喝酒了,这应该算是第九大奇迹吧!”

    风,她们三个都非常喜欢喝酒,尤其是风。

    “就是突然间不想喝了,我又没有什么酒瘾。”

    黎叔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反而一直在看着李金龙。

    “黎叔,您看我干什么呀?又不是我不让她喝酒的。”

    “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吗?”

    两个人同时脸一红。

    “我累了,我想去休息一下,你们两个喝吧!”

    风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赶紧上楼去休息了。

    “黎叔,神仙姐姐已经走了,有什么话你就可以说了。”

    黎叔的眉头舒展开,然后哈哈大笑,笑得很是开心。

    “别人曾经告诉我,李家的那个孙子心眼多的像煤球,起初我还不相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我怎么听着这话?就像是在骂我。”

    “没有,绝对是在夸你。”

    黎叔喝了一大口酒,然后非常慈祥的看着李金龙。

    “你真不想给我当孙女婿?”

    刚喝进去的酒,直接吐了出来。

    “黎叔,您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我现在叫您叔,做了您孙女婿,岂不是降了一辈吗?这种亏本的生意,我可不干。”

    “我孙女你也见了,人长的漂亮,而且通情达理。”

    黎叔说话的语气好像真的想把孙女嫁给李金龙。

    “黎叔,咱能别闹吗?说正事可以吗?”

    “你能把轩辕剑留给我一段时间吗?”

    李进龙想了想,最后摇了摇头。因为轩辕剑现在是他防身用的东西,而且他对黎叔并不熟悉,不知根知底,他不可能轻易把轩辕剑留给别人的。

    “也无所谓,那将那把寒月刀送给我也行。”

    “不带这么玩的,那把刀是我花了20万买的,将来还要还给别人呢。”

    “那就只有一个要求了,就是你打赢我,然后再走。”

    绕着绕着又绕了回来,看来这次黎叔是不死心了。

    “行吧。”

    黎叔以为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我还是把轩辕剑留给你吧!”

    这次轮到黎叔吐酒了。

    “你小子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

    “咱们两个彼此彼此。”

    一老一少都露出了狐狸般的笑容,能跟黎叔,不相上下,李金龙也可以指着夸口了。

    “喝了我的酒,就应该答应我的要求。”

    “您不能开始耍无赖了呀。”

    “这是我的地盘呀,自然是我说了算。再说了,我拦着你,你肯定走不了。”

    “唉,明明两句话就能说完的事,偏偏在演戏。”

    风坐在楼上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很是无奈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行吧,谁让我是外来户呢?就当是客随主便了。”

    “你小子呀,还真是从来不干吃亏的买卖。”

    黎叔,说着从自己的衣服里掏出一块玉佩来,交给了李金龙。

    “嘿嘿,我就知道这块玉佩肯定在你的手上。”

    “你又没见过我,你怎么知道会在我这里?”

    “因为那天从墓里出来,我又回去了一趟,发现墓道被堵死了,肯定是有人去过。当然不会是您孙女了,只是不知道你年龄这么大了而已。”

    李金龙又喝了一口酒,黎叔,越看越喜欢这个孩子。

    “这块玉佩,是你爸爸让我交给你的。他说你得到了这块玉佩,很多的秘密,你也就知道了。”

    李金龙仔细看着这块玉佩,没有什么特别的,里面没有小动物,也没有凹槽。

    “这块玉佩是我奶奶留给他的,跟我之前所要找的玉佩完全不一样。他这是想让我去祭奠我奶奶吗?”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他说只要你拿到玉佩,肯定就知道该怎么做。”

    “果然是个大坑啊!”

    李金龙又感慨了一句。

    “谢谢您了。”

    李金龙把玉佩收了起来,脸上看不出有过多的表情,没人知道,他知道了什么?

    “黎叔,既然酒已经喝完了,那我们就去打一架吧。”

    两个人来到了河边,李金龙二话没说就开始攻击。速度特别快,但是却完全不讲套路,不讲招式,这就跟莽人打架一样。

    “这是想试探我呀。”

    黎叔,也是见招拆招,两个人完全像小孩子打架。

    “听说你领悟了太极的境界,来让我看看。”

    打够了的,李金龙,冷静了下来,做出了太极的起手式,表情严肃认真。因为他知道黎叔这是要指点自己的功夫。

    “这个地方慢了半拍。”

    “这个地方又快了。”

    总之,李金龙打一下黎叔就会指点他一下,而且完全没有对的地方。体力相当好的李金龙竟然出汗了,这还真是很罕见的事情。因为他流汗比流血还要稀罕。

    “再来。”

    李金龙,被黎叔打倒了一遍又一遍,每次都站起来,要求重来。

    “今天就先到这里,明天一早我再过来。”

    李金龙还想说什么,咬了咬嘴唇咽了回去。

    “好,那我明天就等着你。”

    黎叔直接离开了竹楼。李金龙坐在河边,把所有的招式全部在心里,回顾了一遍。就这样坐了整整一个晚上,只等到黎叔早上再来的时候。

    “小伙子,吃饭了没有啊?”

    “还没呢,您又拿酒来了?”

    黎叔原本以为李金龙会非常气馁,没想到元气恢复的这么快,就是不知道是发自内心的,还是装出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