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第一豪婿 > 第六章 关心

第六章 关心

    “你丫是不是疯了?到底是你们喝多了还是他喝多了?”

    安鹏很无语的对那几个喝多的说道,他承认,可以轻而易举把几个人打倒,而且还安然无恙的绝非一般人,可是他这个陵城市地下皇帝。那势力虽不能说陵城最大,但是也绝对没人敢惹。

    他活了这么久,也算是叱咤风云几十年了,还头一次听到有人说这种大话,而且还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我没喝多,只给你十分钟的考虑时间,如果不能为我所用,那么就在陵城消失好了。”

    李金龙又点上一支烟,最近的烟瘾怎么还大了起来。当年就是让一个女孩子给骗了,说什么抽烟的男人最帅。

    “少主啊,车给你送过来了。”

    李金龙刚才给李啸天发了一个信息,意思就是送一辆最普通的车过来,这会正好到了。

    “李老,您怎么来了?”

    作为陵城的地下皇帝,当年可是受过这位首富恩惠的,安鹏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讲义气,并且知恩图报。

    “我来给我们家少主送车,你们这是做什么?”

    李啸天这种人精,通过现场自然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这是一场误会,不知道这位是您的贵人,你看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嘛。”

    李金龙是什么人安鹏不清楚,但是李啸天他绝对是了解的,那可是陵城首富,他这个地下皇放在人家眼里压根就算不了什么。

    “你不是想报恩吗?以后你们就听从少主的安排就可以了。”

    所有人都愣在当地,脑子实在转不过弯来,这个年轻人怎么一下子变成了他们高不可攀的存在呢?

    “你掐我一下。”

    刚才那个刀疤林悄悄的跟旁边的小弟说了一声。

    “我去,你丫轻点啊。”

    很疼,这也就证明不是做梦。可是这一切也太不真实了吧?

    “一切听从李老安排。你们几个,赶紧过来跟少主道歉。”

    安鹏自然也是人精,一点就通的那种,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安然无恙,而且还越做越大。

    “不用道歉了,每个人自己断一根胳膊就行了。”

    李金龙冷冷地说道,如果他们对自己不敬倒还好,可是调戏韩雪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你别太过分,你以为你是谁啊?”

    刀疤林直接冲过来,不过被李金龙一脚踹飞了。

    “你自己决定。”

    他把这个难题扔给了安鹏,这样还可以测试一下这个人的衷心和气魄。

    “帮助他们。”

    安鹏咬了咬牙说道,紧接着几声惨叫。

    “少主,您看这样行吗?我带我的兄弟们跟您道歉。”

    安鹏低下头鞠了一躬,然后亲自给李金龙点了一支烟。

    “别叫我少主了,以后就叫李先生吧。把你手机号给我。”

    “哎。。。”

    安鹏赶紧把自己的手机号报了出来。

    “保证随叫随到。”

    李金龙把烟扔掉上了车,李啸天也跟着上了车。

    “少主,您让我查的事情我查清楚了,那个孙坤有点背景。他父亲在陵城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但是他外公那边有些棘手。”

    李啸天把一份材料递给了李金龙。

    “好,你先不用管他,把他所有的倚仗都扒出来,我要让他直接从天堂跌进谷底。”

    “好的,少主。对了,这个安鹏,你打算如何处置?”

    “先试探一下,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少主,您可千万别先暴露您的另外一层身份,上面有人已经开始起疑心了。”

    李金龙点了点头,已经七年了,那些人还不死心吗?

    “你还不下去?”

    “嘿嘿,我想您能送我回去呢。”

    李啸天乐呵呵地说道,哪里有一点首富的样子,就像一个普通老人对着自己的孙子撒娇一般。

    “我可没那个时间,我还要买点粥回家给老婆呢。你让你的司机过来接你吧。”

    李啸天很无语的从车上下来,一脸的哀怨,就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一般。

    李金龙买了粥,然后开着车回到了家里。

    “你没事吧?”

    韩雪看上去很着急,李金龙心里不禁一暖,她还是很在乎自己的。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李金龙笑呵呵的问道,自己付出这么多其实也不过是想得一人心而已。

    “我才懒得关心你,我是怕万一你被人给打出好歹,然后我还要花医药费,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没钱了。”

    韩雪脸红了一下,然后赶紧解释说道。

    “没事,以后会好的。”

    韩雪叹了口气,这个时候她不想再埋怨李金龙了,毕竟之前他舍了自己的性命把她跟孩子护在身后的。

    韩雪好奇地打量着李金龙,按理来说那个几个男人打他,不应该一点伤痕看不出来啊?不过她也没有多想,总之事情是解决了。

    “你那个鼻烟壶是从哪里来的?”

    “真的是从古董市场淘来的,可能是我运气好吧。”

    现在鼻烟壶已经进了他丈母娘的口袋,别想再要回来了。

    “一一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孙坤说他认识专家,咱们要不要请他吃顿饭啊?”

    一提孙坤,李金龙的脸色变的铁青。

    “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管,用不着别人。”

    李金龙阴沉着脸说道。

    “你管?你拿什么管?这几年都是我在管,你出一点力了吗?现在好容易有机会可以给一一看病你竟然连这点都不想付出吗?”

    韩雪气的脸通红,这个时候一一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用手揉着自己惺忪的睡眼。

    “爸爸,妈妈,你们别吵了,我不看了。”

    “一一乖,爸爸和妈妈没吵,你赶紧去睡觉吧。”

    一一早就过了上学的年龄,可是因为病情的原因却不能去上学,好几次路过学校的时候她总是会趴在车窗上看好长时间。

    “行啦,我也不跟你吵了。你不想请他吃饭我请,我请不动你这尊大佛。”

    “你也不许去。”

    可是韩雪并没有搭理他,气呼呼的回到了卧室。

    李金龙坐在窗台上,打开窗户叼在嘴里的烟又重新放回到了自己的烟盒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