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第一豪婿 > 第一章 我累了

第一章 我累了

    “啪。。。。。。”

    韩雪冷冷地把离婚协议拍在茶几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这次好像是真格得。

    “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弄来钱给孩子看病的。”

    李金龙很小心地说道。

    “你说这话说了多少次了?你就是个废物,我当年真是瞎了眼了,怎么就跟你结婚了呢?”

    韩雪直接把茶几上的水杯摔的粉碎。她曾经是高高在上的校花,家庭条件也很优越。

    父亲是著名律师,母亲是体制内的离休干部。追她的人数不胜数,可是最后竟然跟一无所有的李金龙结婚了,这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她在大学时就跟李金龙结婚了,主要是怀孕了。可是最终躲不过七年之痒的厄运,孩子有先天性肾病,每个月光医药费就两万多,他们的积蓄已经全部花光了。

    李金龙找了一个跑业务的工作,每个月也仅仅只有四千多的工资,有的时候甚至只能拿一千多的底薪。

    韩雪是上市公司的高管,工资不低,可是即便这样也担负不起如此高额的医药费,入不敷出,日子捉襟见肘。

    “离婚之后房子卖了给孩子看病,你乐意过什么日子就去过什么日子吧。”

    韩雪理了一下自己葡萄紫颜色的卷发,完美的身材,姣好的面庞,即便是生气也显得那么楚楚动人。

    “我不会签字的。”

    这恐怕是这七年来李金龙说过最坚决的话了。

    “那你就去求我爸妈,让他们拿钱给孩子看病。你一个已经废物到极点的人还要尊严做什么?尊严能当饭吃吗?”

    韩雪大声地吼道,然后一巴掌扇在了李金龙的脸上,越看他就越来气。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韩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废物,还愣着干什么,把地上的玻璃收拾干净。”

    李金龙只好起身一点点的收拾着地上的碎玻璃,对于这种嘲讽和谩骂他已经习惯了。

    他最不想去的就是自己岳父家,那里的嘲讽比韩雪来的还要猛烈。他们的要求就是必须离婚,孩子归韩家,如果不离婚一分钱也不会帮助他们的。

    韩雪路过的时候扫地的李金龙正好挡住了她的去路,气不打一处来的她,直接一脚踹在了李金龙的后背,高跟鞋的鞋根扎的李金龙后背生疼。

    “啊。。。。。。”

    李金龙没站稳趴在地上,手上和腿上沾满了玻璃碎渣。

    韩雪眉头皱了一下,她有那么一瞬间的心疼,可很快就被愤怒代替了。

    还没等李金龙收拾完自己身上的玻璃,手机响了起来。

    “该交医药费了,一共是六万三。”

    对方说完便挂了电话。韩雪听完之后冷冷地看着垂头丧气的李金龙,拿起包去上班了。

    李金龙骑着破电动车去了医院。

    “我过来交医药费,刷卡吧。”

    李金龙把卡递给了护士。

    “对不起,你卡里的钱不够。”

    护士直接把他的银行卡扔给了他。一群人在议论着看上去无比落魄的李金龙,眼神中全是嘲讽。

    “那我能先交一部分吗?”

    李金龙有些哀求的问道,这七年来,可能这种低声下气是他最熟悉的,自然而然。

    “不能,你已经欠了不少了,如果再不交孩子就要被赶出去了。”

    “我尽快,尽快。”

    李金龙很小心的弯腰说道,周围是一阵窃窃私语还夹杂着刺耳的嘲笑声。

    “爸爸,我疼。”

    这么小的孩子身上插满了管子,因为肾病需要进行透析,原本就瘦弱的孩子现在说话都已经没了力气。

    “是爸爸不好,你放心爸爸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日子过的如此艰难李金龙都不曾流过眼泪,可是看到女儿之后再也忍不住红了眼眶。走出病房,一个人躲在楼道里哭弯了腰。

    “刘青,能借我点钱吗?”

    刘青是在大学毕业之后唯一一个还跟李金龙联系的同学。

    他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开了一个小餐馆,也就夏天还能靠烧烤多挣点钱。

    “又是那个吃软饭的给你打电话吧?我跟你这么久都没买房子,我妈还等着你的彩礼呢,如果你敢借钱,我们就分手。”

    还没等刘青说话,他的女朋友便大声嚷嚷了起来,李金龙只好默默地挂了电话。

    七年了,他苦苦支撑了七年了。受尽了嘲讽和谩骂,难道真的要低头了吗?

    “爸爸,我不看了,我想回家。我疼的厉害。”

    李金龙红着眼眶走进病房,女儿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他使劲揉了揉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

    “宝贝,乖,很快你就会好起来的。相信爸爸。”

    “你还是赶紧去交钱吧,再不交钱的话医院就要赶人了。”

    过来换药的护士鄙视地说道。李金龙面对护士的话无言以对,卡里仅剩的那五千也只不过才是两三天的治疗费而已。

    难道没钱就要被别人看不起,没钱的人就不算人了吗?李金龙紧紧的握着拳头,拿着手机看着一个号码犹豫再三。

    最后他还是按下了拨通键,电话仅仅响了两下对方便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是少主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非常激动的声音。

    “老李啊,我累了。”

    “少主啊,累了就回家吧。”

    李啸天老泪纵横地说道。他等这个电话已经等了七年了。

    “咱们约地方见个面吧。”

    “好,我马上派人去接你,你把地址跟我说一下吧。”

    李啸天激动地说道,董事会其他人都非常诧异这位沉稳的首富竟然会在董事会如此失态,这再以前从未有过的。

    “不用,我自己过去就行,你把地址跟我说一下。”

    “你就来陵城实业,我在这里等你。”

    李金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没有让李啸天来接他,而是骑着自己的破电动车往陵城最大的集团公司赶去。

    陵城实业是整个城市最大的集团公司,而且在世界五百强企业中排名第十位。而这也仅仅是他家族资产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李金龙看着这栋六十多层的办公楼神情恍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