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沉寂浮生 > 第十话 方块2

第十话 方块2

    很多人早已经注意到了这名女子,因为这个女子的样貌太显眼了。

    一头白色的头发,俊俏的脸,冰冷的眼神,总是戴着耳机,好像是为了听不见别人在背后议论她而准备的一样。近处的人似乎都能听见耳机里面发出的重金属的音乐,好像她都不害怕把耳膜致损一样,又或许她的听力不好,所以音量才开那么大。

    很多人都会把注意力放在她的一头白发上,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染的。

    夏子遥也向那个女生看去,这次首先注意到的不是她白色的头发,而是她那双冰冷的眼神。

    看到她的眼神令她想到了在病床上一直沉睡时梦到的亚美,一个拥有双重性格的女生。

    或许这两个女生只是碰巧相似吧。

    女子似乎注意到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她,这种注视似乎并没有令她感到丝毫的不自在,她若无其事的说道:“什么?那个矮胖子在嫉妒我手中的牌吗?”

    听到这句话的男人紧紧握着拳头,竟然在众多人面前叫他矮胖子,而且那眼神令他感到十分的厌恶,正要反驳的时候,那个有着冰冷的眼眸的女生又继续说道:“得意什么,我有A的牌只是巧合而已,和你可是无关。”

    “你说那是谋杀吗?游戏开始了?我能感觉到你很兴奋吧,不过我觉得那只是一个懦弱的男人选择了自杀而已……”

    “还不都是因为你非要来,我才来到这艘破船的,我对此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女生自言自语的抱怨着。

    所有人都愣在那里,这个女子自言自语的举动令人们不知所措,甚至身上都布满了鸡皮疙瘩。

    这个女子在和谁说话?自言自语?是个疯子或者神经病?

    白发的女子冰冷的扫了所有人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转身离开,好像她早已经习惯了别人看她的异样目光。

    夏子遥看到此番景象,也出了一身冷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名女子也是双重性格吗?

    白头发的女子将要走进客舱的时候,夏子遥忍不住大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好像要确定什么事情一样。

    几秒后女子才站住了脚步,好像声音慢了一拍才传入她的耳朵里面一样,她缓缓地转过身,自语道:“刚才谁问我的名字?”

    并没有人开口回答她,但好像有人告诉了她一样,她面朝夏子遥,冰冷的说道:“我叫艾亚美。”说完便转身继续走进客舱。

    所有人再次被眼前发生的事情震撼住了,谁也想不通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这个白发的女子有些怪异,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凉气。

    夏子遥听到名字后,讶异的她一屁股坐在了甲板上,“亚美”也是梦中出现的名字,是巧合吗?还是她现在所处的地方只是一个梦境,真正的她依然在病床上没有醒来,只是从一个梦中来到了另一个梦?所以才会遇到相似的名字?

    这个叫艾亚美的也是双重性格吗?

    旁边的上官云蹲下身子,扶着夏子遥的胳膊道:“你不要害怕,她是双重性格,虽然看起来好像有点古怪,但毕竟是我们四个A之中,侦破过案件的唯一侦探。”

    夏子遥怀着不安的心情慢慢扭过头去,有几分胆怯的看着上官云,嘴唇微微打颤的问道:“那你怎么知道的?”

    上官云露出笑容,那笑容如同她交到的第一个朋友木飞一样,让人感到舒心。

    “当然我得调查一番了,船上一共五十二个房间,也就是说船上没有船长住的地方。所以他可能混在这些人之中,我们要小心点,调查他人的信息也是必须的。”

    夏子遥赞同的点了点头,她问的问题可不是这个意思。

    “那她手中的是什么牌?”

    “A,方块A。”

    夏子遥再次点了点头,“那黑桃A是谁?找到了吗?”

    上官云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说道:“还不知道,或许该现身的时候自然会出现吧,就算我们找到了他,他也未必会和我们合作呀。”

    夏子遥一直看着扶她起身的上官云。

    上官云问道:“怎么了,小夏,怎么一直看着我?”

    夏子遥挣脱开他的手,慢慢起身道:“先驱散人群吧,看这些人眼神中都是不安。”

    上官云笑了起来,“这种事情很容易,他们心中有关是否是谋杀的不安已经被刚才叫艾亚美的异常举动引起的不安取代了。很容易就能令他们相信这个男子是自杀的。”他扬了扬眉毛,好像在炫耀一般,“看我的吧。”

    夏子遥叹了口气,果然没有人真正关心木飞的死,一个人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大家关心的只是自己的生命而已……

    在方块2的客房里面,一名女子正蜷着身子,抱着双腿坐在床上,她现在感到无助,完全没有安全感,或许下一个该死亡的就是她了,正如甲板上的那名男子或者在客房里没有了头的人一样,不知道她会是怎样的死法呢?

    她现在十分害怕,想把头埋在双膝上,独自承受心里给她带来的恐惧。

    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因为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位对她来说极其重要的人,正凝视着前方,脑中不断的思索着。

    在他们二人从船首回房间的路上,经过黑桃2和红心2的客房的时候,于稚就已经注意到两个房间的门牌上都变成了白色,表示已经死亡了。而下一个死者,或许就会轮到他们了。

    床上的女子低声念着于稚的名字,专心思考的他却听不见任何声音。

    于稚不停的烦躁着挠着头发,习惯性的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抽出点燃一根,他似乎完全忘记房间里面还有一个人,他只是只身一人陷入了思考的世界,无法同身边的人分享他脑中的世界。

    他早已经注意到整艘船只有五十二个房间,或许船上有个隐蔽的地方供船长休息,也或许这位杀人船长混在这些人之中,作为乘客的身份待在船上。

    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不然来回进出秘密房间的话肯定会被人注意到并引起怀疑的。

    他必须一直守护着床上担心害怕的这个女生身边,寸步不离,他担心自己寻找船长的空隙,他将会失去对他而言极其重要的人。

    那两位死者的房间已经进不去了,无法调查线索。

    要想保命的方法就是揪出船长,目前他只想到两个。

    一个是给船长制造机会,等待他行凶的时候把他制服。另一个是在众多人中把船长找出来,但是即将成为下一名死者了,他不能冒这个险,也没有足够的时间等待机会。

    无论哪一种方法,都不是万无一失的,如果在船长行凶的时候不能把他制服,或者有个万一,代价将是失去生命,这个赌注太大,他赌不起。

    有没有万无一失的计划呢?或许应该换一个方向思考。

    他抽完烟才注意到这个房间里面不止是他一个人,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是怎么抽上烟的。

    他看着床上蜷着身子,眼眶湿润的女子正在用绝望的眼神注视着他。

    于稚掐灭烟头,站起身来笑着坐到床边,紧紧的抱着她,“小凌,放心吧,我们谁都不会死,也不会分开的。”

    小凌装作毫不担心的样子点了点头,眼中却含着泪。她相信于稚,也相信危险会在她的身上发生的,但是她宁可相信于稚多一点,再告别这个世界。

    现在的她十分后悔来到这里,如果当时收到那封邀请函时,听于稚的话不来这里就好了。

    现在这里手机连信号都没有,不知道家人会有多担心呢。或许过不了多久,就要和现在正带给她温暖的于稚阴阳相隔了。

    虽然很想大哭一场,但她仍作坚强,她不想让于稚看出她心中的恐惧,使于稚担心。

    “我知道一定会没事的,这只是一场恶作剧而已。那两个人只是船长安排的人表演节目,根本就不会有死亡发生的。”小凌强忍着眼泪哽咽的说,她根本不相信自己编的谎话,但她却想去相信自己说的这些谎话。

    于稚紧紧地把小凌抱在怀里,轻轻的摸着她的头,他没有作答,即使是安慰的谎话,他也不想说出来,他知道自己哪怕吐出一个字来,那嘶哑的声音可能泄露出自己内心中的悲伤。

    小凌偷偷地擦了擦即将流下来的眼泪,装作若无其事的笑着说:“看你一本正经的样子就觉得好笑,这可不是你的性格,我可不喜欢看你总是一脸心事重重皱眉头的样子,还是喜欢你一副傻乎乎的天然呆的倒霉样子。”

    于稚也笑了起来,“我哪有傻乎乎呀,只有傻乎乎的人才会看别人都是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吧。”

    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在他们笑声的背后,都隐藏着内心的悲伤。

    “放心吧,小凌,我们两个谁都不会死的,一定会毫发无伤的离开这里的,我保证。”于稚信誓旦旦的说道,却仍没找到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法。

    小凌离开于稚的怀抱,坐直身子笑着点了点头,露出放心的表情看着于稚,但是在他的眼中却没有看出以往自信的目光。

    她像个孩子一样,摇晃着双腿,回忆道:“在学校第一次看到死尸的时候,班上的所有人只有我没有害怕,那时候同学们还以为我是个怪胎呢,都说我冷血无情。”

    于稚笑着看着梦想成为法医的小凌,即使过去听她提起过,但仍然静静的看着她回忆往事的样子。

    “就像当时老师说道,只是当作人偶或者没有生命的尸体一样,就没有那么害怕了。因为他们已经没有生命了,让我们感到害怕的是自己的内心。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可是那时候老师为什么也认为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我是无情的呢?”小凌露出疑问,又带有几分委屈的目光看向于稚,“或许如果我死了,也不要为我难过,因为死后的我已经没有痛苦了。”

    “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人之所以担惊受怕,就是因为人的恐惧总是会输在自己的想象力上。”

    两个人再次强颜笑了笑。

    小凌拖着腮帮子,手肘放在腿上支撑着,长发遮挡了她一半的脸庞挡住了于稚的视线,他已经看不到她的目光了。

    “曾想过自己死后会用来做什么呢?要不要也送到学校里面让同学们研究呢?”小凌笑出声来,她的确想过如此幼稚的事情,但她知道这种想法是不切实际的。

    “或许还没有等送到学校就被人偷走了,前段时间就听别人谈论一具尸体被偷走了呢,会不会拿去卖了?不知道偷尸体做什么用……”

    房间里面只有小凌一个人的说话声,于稚只是低着头,眼泪不断的从眼眶中留下来。

    两个人不敢互相对视,他们都害怕让对方看到自己内心的悲伤。

    “我还没有好好谈过一场恋爱呢,都怪身边一直有你的缘故,如果没有机会,你得补偿我。”

    于稚眼泪不停的留下来,紧紧咬着嘴唇应着声。

    他已经听不清小凌在说什么了,悲伤已经占据了他的全部,或许此时的他也已经输给了自己的想象力带给他内心的恐惧。

    他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扑克牌,放在床上,顺手拿起床上放着的那种方块2的扑克牌,放到自己的口袋里面。

    他要独自承担那份恐惧。

    “你在干什么?”小凌发现后厉声说道。

    于稚吓了一跳,微微笑了笑,像做贼一样不敢目视小凌。小凌拿起了床上的扑克牌,放到于稚的手中,起身从他的口袋里面掏出那张方块2,说道:“我相信你,我们一定会平安的离开这里的。”

    于稚看着她充满了眼泪的信任的目光,深深的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