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沉寂浮生 > 第九话 寻死

第九话 寻死

    夏子遥不知道他何时跑到甲板的,原以为他一直在房间呢。木飞靠在船的边缘,一动不动,只要身体向后一仰,或者站不稳,都有可能掉出船外,从高空坠落下去,而在船的下方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和那看不清的电网。

    “你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

    “你有什么想不开的,那只是船长的恶作剧,你别从那犯傻。”

    “真是个傻孩子,怎么能有寻思的念头呢。”

    甲板上的人们纷纷和他保持着距离劝说着他,好像在劝一个寻死轻生的人要珍爱生命,又好像只是因为担心他跳下去引起的后果。

    太阳渐渐摆脱了云彩的束缚,散发的光芒照耀到甲板上的所有人,带给众人温暖的阳关,但依然无法照亮一个寻死之人的内心。

    木飞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那顶帽子的帽檐依然拉的很低,只能看清楚他面无表情的脸。他闭着双眼,脸上已经没有一丝生气,似乎一定下定决心寻死了。无论周围的人如何劝他,他好像一个字也听不见一样的站立在那里。

    “喂!你这个混蛋要死就滚到一边死去,你不知道船被电网包围着吗,如果引起电力故障,船上的所有人都会跟着船一起掉下去。”

    见他对劝解无动于衷,有人愤怒的说了这种话,但正是这个大实话,好像提醒了这里更多的人。

    “滚开,别站在那里。”有的人跟着起哄道。

    有的人厌恶的看着起哄的这些人,他们丝毫不珍惜别人的生命,只在乎自己的安危。虽然这几个人说的话那么不近人情,但说的毕竟也是事实。所有人也都担心他跳下去引起的后果,心里也是这么想,只是没有说出来。

    “这船如果真的如船长所说,周围被电网包围着,那可就麻烦了,这个孩子死也不要连累其他人呀。”有的不安的人窃窃私语。

    这种不安也渐渐感染了那些原本内心善良的人们,他们强烈的正义感认为这个青年自私的行为会给更多的人带来危险是极其不对、不负责任的做法。

    许多原本劝说他的人也开始倒向了另一边,咒骂木飞,让他尽快滚到一边去,要死的话到别处去死。

    说这些话的人也变得有底气了,他们认为自己这么做是为了更多人的生存考虑,这么做是对的,是正义的,所以也没有了丝毫的愧疚感。

    夏子遥正要说话,却发现木飞有些怪异,无论大家如何说他,他都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如果说劝解他的话对他而言无动于衷,可就算人咒骂他,他却连头也不抬,似乎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

    所有人的恶毒、正义的言语都停下了,他们屏住了呼吸,因为这名自私的男子,身体正渐渐的向船外仰去。

    只有几个人跑上去想去抓住木飞,但为时已晚,在赶过去的时候,他的整个身体已经翻出了船外,掉落下去。不一会,伴随着众人的尖叫声,这艘船立刻剧烈的晃动了起来。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同时蹲下了身子,像自我防卫一样使身体重心下降。他们没有可以抓的地方,只能用身体贴近甲板。

    之前跑上前去试图抓住木飞的人现在也蹲着身子,因为身体的失重和失去平衡,他们紧紧的抓着船的边缘。

    谁也不知道这艘船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命运是否会就此结束。

    几分钟过去了,船终于停止了摇晃,渐渐地平稳了下来。所有人这才松了口气,慢慢的试图站起身子。

    他们此刻心里都暗想以后不能再有这种类似的事情发生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

    夏子遥也跑上前去,从刚才木飞掉落的地方朝下方看去,下方一望无际的大海,好像在百米外的距离,的确能看到一团黑色的东西,仿佛还在冒着烟,随着飞船的移动缓缓后移。

    “那小子碰到电网被烧没了。”旁边的人说道。

    “真是个疯子,如果这艘船真出事了怎么办。”

    夏子遥捂着嘴,紧闭着双眼,想到第一次遇到木飞的情景,那无忧无虑的孩提般的笑容在她眼前闪过,想不到现在却发生了这种事情,谁也不知道人的下一秒会如何选择自己的道路。

    想不到开怀笑容的背后,他的内心却如此的脆弱,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是红心2的扑克牌,就选择了自杀,而且竟然以这种自私的死亡方式。

    这时候,旁边的一个男人在她身旁蹲了下来,并示意她抬脚,好像她踩到了什么东西。

    夏子遥还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在他人的碰触下,充满歉意的慌忙抬起脚,才发现她脚下是一张红心2的扑克牌,而在这个扑克牌的旁边,还有一张小王。

    夏子遥感到有些吃惊,木飞的红心2在晚上的时候已经扔了呀,而且这里竟然还有一张小王。

    难道……

    “又被杀了。”旁边这名男子替她说出了答案。

    夏子遥这才注意到面前的男子原来是于稚。

    看到这两张扑克牌的人有不少,人们开始议论纷纷,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似乎他们还不能完全确定这名男子是自杀还是被船上的船长所害,因为这些人到现在还不知道,有个人早已经在房间被杀了。所以对这张小王的扑克牌只是猜测,他们宁愿相信这个男子是自杀。

    如果他们知道了真实情况,他们会更加慌乱,如果也知道木飞早已经把扑克牌扔掉的话,不知道又会做何感想呢。

    看来即使把牌扔掉,船长也依然知道死亡顺序,或许这个死亡顺序,他在邀请这些人的时候就已经计划好了。

    夏子遥立刻想起于稚也是拿着一张2的扑克牌,无论如何,他也会难逃一死吗?

    于稚一脸凝重的表情,他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仔细观察了扑克牌一阵,然后把这两张牌都递给了夏子遥。

    夏子遥略感意外的接过扑克牌,也仔细看了一阵。这两张扑克牌和邀请卡附带的扑克牌质地不同,感觉只是两张普通的扑克牌而已,看来只有邀请卡里面的扑克牌是特制的,而这两张牌又是哪来的?船长准备的吗?

    如果船长早已经确定好死亡顺序的话,他便没有必要特制一套扑克牌了。

    难道所有人手里面的扑克牌不仅仅能决定死亡顺序,而且也能确定这些人的所在位置?但是木飞之前把扑克牌扔了,如果不是眼前看到的自杀的话,船长如何迅速锁定目标的呢,这点似乎说不通。

    “夏子遥,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客舱里面跑出来的上官云看出事情的不对劲,跑过来问道。

    当他看到夏子遥手中的两张扑克牌的时候,他就大概想到了发生什么事情,这张小王是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里,而且再加上之前船发生的剧烈晃动,她站在这里的所在位置,看到甲板上众人仍无法平静的表情,他已经猜想到答案了。

    上官云走到船边,向下方看去,隐约看到一个黑点,他眉头一皱,果然是这样。

    当夏子遥回过神来的时候,于稚已经不见了,不知道现在他的心情会是什么样的,已经有两个人被害了,下一个被害的人可能就是他了。

    或许拥有“A”牌的人,是无法真正理解那些被死亡排序的人会是多么复杂的心情。

    甲板上的人群仍然慌乱着,纷纷猜想木飞的死究竟是不是自杀,想起之前他伫立在那里的样子,就令这些人感到不安。

    有的人仿佛快要被这些想法击溃了,被自己的心理压力所击溃。他们不想去相信,也害怕去相信,而且心里也开始产生了动摇,或许杀人游戏已经开始了。

    而大多数人认为木飞的死只是因为这个年轻人受不了心理压力而选择的自杀而已,现在的年轻人因为一点心理压力承受不了寻短见的人很多,明明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发生。

    每个人所承受的心理压力都不同,这些人当中心理压力小的人不过是因为手中的扑克牌的数字大,所以他们的心理压力相对而言要小很多。

    然而所有人都已经确信,在这个船的周围,的确有电网包围着。

    人群中有个矮胖的男子忍受不住了,他感到害怕、恐惧,还有不公。他着急的对身边不远处的女子喊道:“我知道你手中是个A,为什么你的牌是A,这对我们来说不公平。”

    当所有人都听到“A”时,好像揪起了他们心中隐藏的某种东西一样,都朝那名女子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