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沉寂浮生 > 第八话 消失的木飞

第八话 消失的木飞

    夏子遥听到于稚的名字心里为之一震,呆呆的看着他,这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的遇到他的场景。在她的心里好像有很多很多说不完的话,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不知道应该对这个陌生的男子该说些什么。

    唯一和她梦里所认识的于稚相同的地方同样瘦瘦的,并不是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的面孔。面前的这个于稚脸显得十分稚嫩,只是他冰冷的面孔让人不敢恭维。这种见面的方式似乎也不适合拉近两个人的关系,她只能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现在的夏子遥又不免有几分失望,因为这个男人并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于稚,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面孔。似乎此时的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才发现起初一直要寻找于稚的想法是多么的没有意义。

    那还要寻找叫管鹏或者宇文光的男子吗?为了知道事实真相和离开这艘船,一定要找到他,她不知道为何这样觉得,只有找到他,才能解开心中的迷。

    虽然对面前叫于稚的男子感到陌生,但看到紧紧抓着于稚的胳膊,身体微微颤抖的露出害怕表情的女生,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

    上官云上前拍了拍于稚的肩膀,关心的对他说道:“和我们在一起吧,恐怕船长还会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你会陷入危险的。”

    然而于稚并不愿意理会上官云的关心,态度坚决的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你还是去保护别人吧,如果凶手出现,我会把他揍趴下的。”

    上官云没想到会遭到拒绝,好像热脸贴了冷屁股,也没想到看到尸体的他依然能镇定自若。

    上官云尴尬的笑了笑,十分幽默的捂着鼻子,说道:“好强的*味呀。”但是他的幽默似乎没人理会,好像他在找个台阶下一样,“好吧,那你最好待在人多的地方,不要独处给凶手留下机会。还有不要把这事告诉其他人,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只要大家待在一起……”

    上官云还没有说完,于稚似乎已经听烦了他的唠叨,用小拇指捅了捅耳朵,搂着旁边的女生的肩膀转身离开。若无其事的推开餐厅的门走进了餐厅。

    上官云自嘲的叹了口气,自语道:“我太唠叨了吗?”

    接着转身叮嘱夏子遥,“刚才的事别放在心上,我一定会抓出船长的,毕竟我可是被选中的侦探,你也去人多的地方吧,而且,记住,不要告诉……”

    夏子遥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同样感到这个好心的男子的声音不停的在耳边叨叨叨,实在令她感到心烦。

    不是烦这个人,而是那不停的声音令她心烦。不过她也十分在意面前的这个人,看到刚才的景象还能若无其事的,之所以他会被选中,一定有其中的原因吧。

    为了尽快结束耳边不断回响的声音,夏子遥从口袋里掏出红心A的扑克牌亮在上官云的面前。

    上官云看到这扑克牌,眼睛睁大,仰起眉毛,再次打量着夏子遥,好像不敢相信一样,说道:“原来你也是被选中的侦探呀,你叫什么?”

    “夏子遥。”

    上官云伸出手来,兴奋的看着她,好像新交了一个不错的朋友一样,说道:“看来终于找到伙伴了,我还为难如何一个人保护那么多人呢,有同伴就好了。”

    夏子遥并没有对伸出手来的上官云表示出友好,反而对这个人的行为表示不解。明明已经有人死了,而且还会陆续出现死者,为何从他的身上一点紧张感也感觉不到呢。或许当自己死了,他也会无动于衷吧。

    看得出夏子遥对他有些冷淡,不过他似乎没有受任何影响,好像已经习惯了,他说道:“那么多人中找出船长是很困难的,而且船上的食物只准备了一周的量。如果从现在开始节约的话,食用的时间会延长。不过之后发生什么事都是不可预计的,但船长一定会按照扑克牌的顺序杀人的,所以我们应该先找到扑克牌是2的剩余三个人并跟在他们身边。等船长出现,我们就能抓到他,那时候游戏就能结束了,我们也就能离开这个船了。”

    “我们所有人聚集在一起,船长不就没法杀人了?”夏子遥理所当然的说道。

    “虽然话是这么说,就算船长没有机会杀人,同样我们也没有机会找到船长。等食物吃完,直到我们都饿死在这里或者船电能耗尽从高空坠落,我们一样都会死。”

    “那样船长也会死,他怎么会……”夏子遥不解的问道。

    “我想恐怕他计划这个杀人游戏开始,他就已经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上官云十分肯定的说道。

    夏子遥点了点头,但她不能理解船长究竟为何要做这种事,或许普通人永远无法理解疯子的想法。

    “现在我们先找到持有2扑克牌的人,一定保护好他们,再就是找到船长的真面目。”

    夏子遥只好赞同这个做法,看来这是找到船长最便捷的方法了。

    上官云这时又敲了敲红心2的房门。

    夏子遥盯着客房门,她知道木飞在里面,希望他能做出回应。

    上官云见无人回应,继续用力敲着门,自语道:“刚才敲门就一直没有回应,不会没有在房间吧。”

    “不会的,他在房间。”夏子遥斩钉截铁的说道,她也敲了敲门,喊着木飞的名字,像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回应。不知为何,夏子遥这次却再次不安了起来,好像能感觉到里面没有人一样。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不见任何动静,夏子遥不免露出担心的表情。

    上官云看出了夏子遥的担心,说道:“可能只是不在房间而已,应该没事,船长不可能那么快就能连杀两个人的。而且如果他已经死了的话,这个门上的红心2也会像黑桃2客房的门牌一样变成白色,并锁起来的。”

    夏子遥看了看客房铭牌上的红色的红心2,这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心里感到奇怪,木飞去哪里了?并没有见他出来呀,如果去人多的地方就能让她放心了。

    “我去找梅花2的客房看看,一起去吗?”上官云邀请道。

    夏子遥摇了摇头,她满脑子里面都是木飞的安危和刚才遇到于稚产生的慌乱,她的思绪还没有稳定下来,乱糟糟的,她想先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上官云看了看手表,说道:“天快亮了,我想船长在白天行凶的机会很小吧,应该我们持有A的人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还是小心点好,如果我们四个人都聚集在一起合力寻找他就好了。”

    见夏子遥依然一副担心的表情,上官云摆了摆手向她告别,打开餐厅的门,从夏子遥的眼前消失。

    夏子遥看向走廊的另一端,外面的天空渐渐明亮了,这噩梦何时能过去呢,不知道还要在这里陪这个疯子玩几天的游戏呢。

    天渐渐变得明亮了起来,餐厅里面还不知道已经发生命案的人们疲惫了一晚上,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精神上的压力,他们都觉得疲惫至极。似乎困意也渐渐战胜了内心隐藏的恐惧,他们都离开餐厅,想回到房间休息一下,他们愿意去相信这一定是船长开的恶劣的玩笑。

    当人们从餐厅里面走出来的时候,他们看到了走廊尽头,船首的阳光射进来的光亮,他们不约而同的走到甲板上,好像看到太阳,就能让他们感觉到现实,好像能告诉他们昨天的只是个玩笑,或者能看到船已经降落到地面上,那么他们心里的石头也就能落地了。

    有太阳照射的地方,的确能让人的现实感更加强烈,不像夜晚般朦胧。来到甲板的人们看着船外的天空,鸟瞰船下的远处的城市和海面,更加确定这艘船飞在天空,而且他们都被困在这上面,无处可逃。

    来到甲板上面的人变得沸沸扬扬,不光是对船外的景色感到轰动,而是对靠着船首的站立在甲板上的要寻死跳船的人感到紧张起来。

    无论是什么气氛都会感染一样,连走在走廊里面的夏子遥也感受到了甲板上传来的紧张气氛,她跑到外面一看究竟。没想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一个男子身上,这名男子就是夏子遥一直担心的木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