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万界包租婆 > 第869章 不要安排我的人生59

第869章 不要安排我的人生59

    大铜锣全体社员大会终于还是没能召开。

    男方说是搞对象,女方含羞带怯没有反对,只是把洞房花烛在别人家院子里提前了一下,这本就无可否非,都年轻过,都被激情燃烧过,大家都理解。

    何小满用胳膊肘撞了一下甄璐思:“挺厉害啊,没想到你真的嫁给了高明睿。”

    甄璐思还沉浸在自己即将嫁给高明睿的喜悦里,没有听明白何小满话里的深渊巨坑,但是不远处的高明睿瞬间就铁青了脸,两手攥成拳头死死捏住,很多想不明白的事似乎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

    他在算计陶小甄,而甄璐思在算计他,还他妈该死的成功了!

    如果不是小叔那边的事,他会隆重迎娶陶小甄,毕竟这是自己平生第一个挖空心思也想要得到的女人,她那么漂亮,那么令他不能自己,像是生下来就必须要属于他一样。

    可惜为了家族,高明睿不得不另娶他人,可是陶小甄依旧像是鲠在他心头的一根刺,得不到就会彻夜难眠,就会隐隐作痛,所以就算是他结婚娶了别人,陶小甄也要是他的女人。

    高明睿交给甄璐思的是拍花子用的迷香,一会就会让人陷入沉睡,叫都叫不醒。

    他带走陶小甄,第二天天亮甄璐思会告诉大队里的人,陶小甄跟一个男人私奔了,反正他会养着她一辈子,有没有好名声又有什么要紧?

    而陶小甄的房子和工作,高明睿全都会送给甄璐思,还会在将来合适的机会帮她回城。

    他只是漏算了,原来甄璐思的胃口这么大,要的并不仅仅是房子和工作,她竟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在觊觎自己!

    高明睿没想在陶小甄家就办了她,他只能把这件事归结为甄璐思那个贱人给他用了下三滥的药,不然他怎么会恍恍惚惚就睡了她?

    一想到之后他的种种难堪和留下的一堆烂摊子,高明睿真想现在就冲去大坑地,掐死陶小甄和甄璐思这一对贱货!

    只是时间来不及,他眼下第一要务不是去解决这些事情,而是必须赶去县里告诉小叔,联姻对象大概是要换一换了,这件事闹得整个上溪大队都知道,场面已经不是凭他就可以控制得住,尤其楚云浩还在这个大队的青年点里。

    他如果不及时表态要娶甄璐思,别说想娶市里那位的掌上明珠了,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若是有心人运作一下,整个榴芒罪扣在头上他高明睿就会捧着大眼窝头幸福的去唱《铁窗泪》,还结婚?劫狱还差不多。

    和高明睿王八掉灰堆——憋气带窝火不同,甄璐思简直好嗨呦,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如果不是自己身体太不舒服,她可以拉着陶小甄这个被踢出局的姐姐炫一宿。

    没错,经过这样一番折腾,甄璐思不负众望的感冒了。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何小满提供了两片退烧药和土霉素,但是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甄璐思开始咳嗽。

    “咳咳,小甄,你……咳咳,你可以借给我个月事带吗?”

    何小满:……

    姨妈巾和夜安裤这些姨妈用品是何小满永远都不会忘记在储藏室大量储存的物品。

    她不想用布口袋灌草木灰……

    看着何小满诡异的眼神,甄璐思的思路也不知道跑偏到何妨,一脸羞赧:“你这人想法怎么这样肮脏呢?我是因为……拉肚子又咳嗽才……才……”

    谁肮脏了?你自己才最肮脏吧?

    何小满想到那个用拉肚子治疗咳嗽的笑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生气还是该笑。

    大铁门被“哐哐哐”一顿砸,门外是马贵云带着高海燕那个胖姑娘。

    何小满打开大门,马贵云趾高气昂扭着肥屁股走进来:“甄璐思那个小表……她怎么不出来迎接我?”

    呵,你是太后还是公主?亦或者是带着通天纹的皇族贵胄?

    不过何小满可没耐心去管甄璐思和高明睿家这些狗屁倒灶的烂事,面无表情的看着马贵云:“你是进来还是走?”

    马贵云想要发飙,可是又一想到早上儿子耳提面命的那些话,勉强压抑住脾气,撇撇嘴冷嗤:“还知青呢,礼貌呢?教养呢?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妈,不是说好的接嫂子回家,不能打架吗?你要是再不听说,我爸拿笤帚疙瘩抽你我可拉不住。”

    何小满努力面无表情,她怎么可以笑呢,她可是服食了忘忧的面瘫脸啊!

    衣角被扯了一下,高海燕肉呼呼的脸凑近她:“为啥换了人做我嫂子?我哥明明说要把你娶回家给我当嫂子,我还想叫你教我怎么梳头呢!”

    她蹙着眉,一副很不满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没事,你以后可以来我这里学,我教你啊!”

    没有一分钱彩礼,也没有任何手续,马贵云就这样两手空空毫无诚意的来“迎娶”甄璐思,而甄璐思竟然也乖乖的跟着马贵云走了。

    这个时候提倡一切从简,禁止大操大办,铺张浪费,但是再从简起码的程序也应该走一走吧,叶兰芝和岑俊杰“结婚”还在青年点摆了一顿酒呢。

    何小满感觉自己在这个节界里似乎开启了媒婆技能,已经撮合成两对了。

    第二天马小红过来串门跟何小满说讲了这两天高明睿家的事情。

    “那个新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当天晚上就跟马贵云又打起来,说是要检举揭发马贵云是封建地主婆,虐待儿媳妇,听说后来老公公还把儿媳妇给打了,真是,啧啧,高老五年轻时候就打媳妇,老了开始打儿媳妇,也不知道新媳妇咋哄的,今天早上高明睿用自行车带着她去县城结婚登记了。”

    何小满微笑:“那不挺好,求仁得仁。”

    马小红似懂非懂:“你那姐妹是得着人了,可是高明睿……那就不是个好的,随了他爹的脾气,也就新婚热乎几天,那天晚上闹得那么难看,不是我嘴损,你看着吧,以后有你那个姐妹哭的时候,再说咋不叫家里来个人给撑撑腰,就这么闷不吭声夹着包去了,大姑娘家一点也不矜持着,我跟你说啊小甄,以后你要是说对象可别避讳着婶子,我帮你掌掌眼给你多要点彩礼,姑娘家矜贵着,不是咱图他钱,而是你要是把自己这么便宜的给了男人,男人以后就会轻贱你,不拿你当人。”

    何小满点头应是,马小红的确是好心,就算没有自己那句话,甄璐思就这样随随便便去了高明睿家,无论是屯子里的人还是婆家人都不会太尊重她,这是事实。

    一转眼到了腊八,何小满在大铜锣树那摆了一口大铝锅,一家一份腊八粥一条麦芽糖,感谢屯子里的父老乡亲那天帮忙救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