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噩梦惊袭 > 第1113章 红嫁衣

第1113章 红嫁衣

    距离太远,他只看到无随便挥了下手,头都没回,还没等看仔细,接着虫群就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打散,随之而来的是左脸重重挨了一巴掌,整个人被抽飞出去。

    阿标头一歪,昏死过去。

    比那阵哭声先到的,是一场雨。

    雨水落在身上,寒的刺骨,胖子用手摸了一把,忍不住皱起眉,“怎么回事,这雨里…怎么还带着泥?”

    江城抬头看着头顶的天,天上只挂着一弯残月,乌云全都散开,这哪里是什么雨,是那个正在哭的家伙从河底带来的河水才对!

    大河娘娘…来了!

    无身上的伤,就是大河娘娘留下的。

    “你们看!”杜莫宇突然看向一个方向,脸色煞白。

    顺着他说的方向看去,那里是一条路,穿插在树林中。

    路的尽头处,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可他们明明记得,那里…那里应该是一片树林才对,至少半小时前是的,他们记得很清楚,根本没有路!

    人影看似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的挪动,可速度无法理解的快,几个呼吸间,就走了一半的路,身影也越来越清晰。

    大家终于看清了。

    红嫁衣,红盖头,红绣鞋…女人身上红的刺眼,标准新娘子出嫁的打扮,一双素白如耦的纤纤细手轻轻搭在身前,一副乖巧的模样。

    双腿虽然被红裙掩盖,但透过红裙两侧的开边,还是能隐约瞧见一双又细又长的腿,胖子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主要还白,白的发光的那种。

    但一想到这腿可是在冰冷的河底泡了10年,胖子就一丁点其他念头都没有了。

    和胖子相比,江城观察的更仔细,他注意到了女人纤细的脚腕上,有一只银色的环,是银质的,上面还挂着一枚小巧的铃铛。

    这特么不就是公交车上缠着自己的那个新娘鬼吗?!

    公交车上没让她得逞,居然一路跟来了这里。

    来者不善啊!

    胖子似乎探听到了医生的心声,凑过去,小声在医生耳边嘀咕,“医生,这是人家大河娘娘的家,我们…才是来者。”

    “你闭嘴!”

    更诡异的是,伴随着大河娘娘逐渐靠近,他们头顶的雨更大了,看来这场“雨”就是以大河娘娘为中心降下的。

    雨水逐渐连成了雨幕,视线被遮蔽。

    透过雨幕,他们只能勉强看清一道红色的身影在逐渐接近。

    而大河娘娘周围的空间似乎都被扭曲了,草木纷纷枯萎,呈现出一股充满死亡气息的灰白色,给人的感觉是,这位大河娘娘在不断收割着所经过路上的一切生命。

    无论是人,还是其它生灵。

    单就这一手,就远远超出之前他们所历练的其它世界中的鬼。

    难怪能将无伤成这个样子。

    不过…江城视线一顿,在大河娘娘的身上,他同样看到了受伤的痕迹,红色的嫁衣被割开数道口子,但因为里面也是红色,所以不甚清晰。

    伤口整齐,不用想,是无用刀砍的。

    虽然看似无伤的稍重一些,但江城心里清楚,这是在大河娘娘的地盘上,要是拉出去一对一单挑,没了公交车的压制,这位大河娘娘还不一定是无的对手。

    大河娘娘看似暂时没有对他们动手,可随着雨势增大,在周围的树林中开始穿出痛苦的哀嚎声,听起来十分凄惨。

    “什么情况?”杜莫宇心头一惊。

    “别慌。”江城沉声,视线扫向哀嚎声传来的位置,“是那些纸人。”

    杜莫宇立刻反应过来,在打更人落败后,原本围在棺材附近的那些纸人就都消失了,现在看来,是明知不敌黑衣人,偷偷躲了起来,但没想到被突如其来的一场雨打回了原型。

    很快,纸人的哀嚎声就沉寂下去。

    它们死了。

    灵魂都保不住了。

    “我说我们还在这傻等什么啊?”胖子忍不住催促,“兄弟们,我们快跑啊!”

    “没用的。”无横刀在身前,“到我身后去。”

    “好嘞!”

    江城三个十分配合的躲到无身后,江城迅速抢占了最中间的位置,不是因为怕死,是因为这里比较方便近距离观察战场。

    杜莫宇左右瞧了瞧,没看到阿标于成木的身影,忍不住大骂:“卧槽,那两个王八蛋乘乱逃了,什么时候跑的?”

    “他们走了不是坏事,那个于成木留在这里,反而会坏事。”江城盯着大河娘娘,“别分心,等无牵制住大河娘娘,我们也准备跑。”

    江城对无能干掉大河娘娘所报期望不大,毕竟按照无的性格,要是打得过上去就拔刀砍了,根本不会废话。

    更不会说出“到我身后去”这种短了气节的话。

    “呜呜呜……”

    幽怨的哭声伴随着漫天的雨幕,给人一种异常凄凉的感觉,大家心头同时涌起一阵自责愧疚之感,仿佛是他们抛弃了大河娘娘,才造成了后者如今的不幸。

    人人都是陆渐离。

    胖子心念所至,居然痛哭流涕起来。

    杜莫宇还不如胖子,已经开始抡起手,在抽自己的脸,一边抽一边自责骂道:“杜莫宇你不是人啊,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你……我特么不活了!”

    相对于他们,江城所受影响并不严重,他也觉得愧疚,但或许是这辈子愧疚的比较多,所以也就那样而已。

    而且他还在不断利用专业知识给自己反洗脑,说自己才是受害者,大河娘娘是加害者。

    这样一增一减之间,江城脸色很快变得自然起来,坦然面对。

    江城勉强控制住已经解下裤腰带,准备寻颗树上吊的杜莫宇,杜莫宇满脸都是不愿苟活于世间的决绝,鼻涕一把泪一把,挣扎道:“江兄弟,你别拉着我,吴小姐对我一片痴心,我竟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世,兄弟我还是以死谢罪吧,等下辈子,再来给吴小姐当牛做马!”

    江城见杜莫宇过于决绝,直接出手打昏了他。

    看来这就是大河娘娘攻击手段的一种,要不是自己不要脸,还真容易中了她的圈套,江城不免有些庆幸。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