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哈利波特之炼金术师 > 第1095章 残酷的真相

第1095章 残酷的真相

    哈利刚才说的那番话,彻底激怒了贝拉,这位有点疯癫的女食死徒显然不允许任何人侮辱伏地魔,疯狂地朝着哈利三人躲藏的位置发射致命的魔法。

    三人迅速交换眼神,齐齐挥动魔杖,让周围倒下的架子朝贝拉飞去,以此给对方制造麻烦。

    他们并不是这场战斗的主力, 只需要帮忙牵制住一、两位食死徒的精力,给其他凤凰社成员创造出更大的优势。

    也许是事先服用过福灵剂的缘故,整件事比预想中还要顺利。凤凰社成员偷袭成功,放倒好几名食死徒,一下子拉平双方人数上的差距,目前已经占据绝对优势, 成功压制住食死徒,控制住局面。

    当然,这很大程度是福灵剂带来的优势,传说中的幸运药水虽然没给大家带来真正的幸运,却让凤凰社成员的战斗力猛增一大截。

    “必须拿到预言球,绝不能让他们溜走。”

    卢修斯·马尔福近乎快要绝望,他实在无法承受计划失败的后果,只有拿到预言球,才可能免受黑魔王的惩罚。

    “他竟敢……”被激怒的贝拉语无伦次地尖叫起来,“我要宰了那个肮脏的杂种……”

    下一刻,这个疯女人就被一股力量撞飞出去,直接撞翻身后的架子。

    “真是個疯女人。”

    “我敢说在阿兹卡班监狱待久了,让她的脑子变得有点不正常。”

    “魔杖飞来。”

    赫敏没搭理哈利与罗恩,试图抢夺贝拉的魔杖。

    失去魔杖的巫师, 危险程度将会大幅度减少,毫无疑问挨了三人障碍咒的疯女人无法阻止飞来咒夺走她的魔杖。

    “该死!”

    卢修斯·马尔福显然也没料到波特居然如此卑鄙,当他反应过来,试图阻止赫敏夺走贝拉魔杖的时候, 已经来不及了,更何况哈利与罗恩也不可能让对方得逞, 纷纷使用魔咒阻击卢修斯·马尔福。

    在抓住魔杖后,赫敏立刻将其扭断,而哈利抓起断掉的魔杖往外一扔,不忘继续刺激卢修斯·马尔福。

    “你完了,我想伏地魔肯定不介意用钻心咒特别关照你。”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他大概会被关进阿兹卡班,说不定能够因此逃过一劫。”

    “也许,马尔福应该感谢我们送他进阿兹卡班监狱。”

    三人一边刺激卢修斯·马尔福的心态,一边朝他扔咒语,由于福灵剂的关系,他们都能流畅地使用咒语。

    “把预言球给我,波特!”卢修斯·马尔福的咆哮声在哈利耳边响起,就像哈利说的那样,他无法承受失败的可怕后果。

    绝不允许失败!

    “你恐怕要失望了,预言球被我打碎了。”

    哈利说着随手捡起地上的预言球碎片,朝卢修斯·马尔福声音传来的方向扔去,继续笑着调侃道,“你那亲爱的老伙计伏地魔,要是知道预言球被打碎, 肯定会很不满意吧!”

    “不, 这不可能,预言球飞来!预言球飞来!”

    马尔福疯狂尝试召唤预言球,但却毫无任何的收获,恐惧与愤怒几乎快要将他吞没。

    “没什么不可能,在我知道伏地魔的目标是预言球的时候,你认为我会让他如愿以偿吗?”

    哈利瞥了眼手里那颗蠢蠢欲动的预言球,举起魔杖在上面轻轻一点,将其彻底摧毁。直觉告诉哈利,最好不要让伏地魔得到这颗预言球。

    “哈利!”

    罗恩与赫敏都很吃惊,无法理解哈利为何要摧毁到手的预言球。

    “让伏地魔得不到预言球更重要,而且他家伙擅长摄神取念,所以我最好也别知道内容。”

    在预言球被摧毁后,一个珍珠白色的身影缓缓升到空中,哈利直接使用咒语驱散那道身影,他绝不会允许食死徒或伏地魔知晓预言球里的秘密。

    至于预言球里的预言,直觉告诉哈利,邓布利多肯定知道,那位神奇的艾伯特也可能知道。

    所以,他完全没必要冒险。

    “刚才是骗你的,这颗才是。”

    哈利恶趣味地将预言球的碎片仍给马尔福,还是使用粉碎咒让那些碎片彻底化成粉末。

    “从你们开始算计我的时候,就应该要意识到有这样一天,也许你还得感谢我亲手把你送进阿兹卡班监狱。”哈利继续用言语刺激马尔福,他感觉对方快要彻底失去理智了。

    一个疯狂的人,尽管很危险,但也更好对付。

    “就凭……”

    马尔福死死盯着前方的掩体,就在他打算冲上去,先杀掉一个人,再逼迫哈利交出预言球的时候。哈利、赫敏与罗恩猛然离开掩体,轮流朝着马尔福发起进攻。

    马尔福轻松挡开罗恩的缴械咒,却没来得及躲开赫敏的障碍咒,整个身体猛然一顿,直接被哈利的昏迷咒给击倒在地上。

    三人在福灵剂的帮助下,配合得十分默契,轻松击倒了大名鼎鼎的卢修斯·马尔福。

    赫敏立即挥动魔杖变出绳子,将卢修斯·马尔福给严严实实地绑住。

    “我真想看看德拉科·马尔福在知道我们亲手将他的父亲送进阿兹卡班监狱后会露出什么表情。”罗恩心情愉悦地招来卢修斯·马尔福的魔杖,彻底断绝对方反抗的可能。

    “你们做得不错!”

    小天狼星消除身上的幻身咒,伸手拍了拍哈利的肩膀,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依靠福灵剂带来的巨大提升,凤凰社成员在短时间内几乎毫发无伤地击倒所有的食死徒。

    不过,预言大厅里也因刚才的战斗被摧毁大半。

    “现在该怎么办?”

    唐克斯望着被击晕,且牢牢束缚住的食死徒,皱起眉头问:“将他们交给魔法部?”

    “我总感觉福吉很不靠谱,而且他说不定会把我们当成敌人,让傲罗来抓捕我们,这种事他做得出来。”

    “反正,我不相信魔法部,要不先弄死几个,反正都是逃犯,死掉几个也很正常。”小天狼星杀气腾腾地提议道,“阿兹卡班监狱并不可靠,那些摄魂怪随时可能背叛魔法部投靠伏地魔。”

    哈利也觉得小天狼星的话是对的,魔法部不可靠,就算将食死徒们关起来,说不定到时候仍然还会被逃掉,有伏地魔在这种可能实在太高了。

    到时候再想抓住他们,就得付出更大的代价。

    “你们说,我们抓住这些逃犯,魔法部会不会给悬赏金?”罗恩冷不伶仃地问道。

    他们三人合力打败了卢修斯·马尔福与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虽然卢修斯·马尔福没有悬赏,但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的悬赏金却不低,如果魔法部给悬赏金,那无疑将是一笔不菲的报酬。

    “不知道,也许可能会有悬赏金,但我想魔法部估计出不起那么多的悬赏金。”金斯莱瞥了眼被制服的几名食死徒,这里多数人都在悬赏名单里。

    “哦,魔法部的悬赏果然就是个笑话。”

    “罗恩。”亚瑟皱起眉头看向自己的儿子。

    “这事有先例。”罗恩撇了撇嘴,不再讨论这件事。

    “我想邓布利多很快就到了,到时候交由他决定怎么处理这群家伙吧!”卢平提议道。

    他其实也觉得小天狼星地提议是对的,但他还是觉得应该让这群人渣接受法律的审判。

    当众人离开大厅,准备到外面等待邓布利多的时候,却迎面撞上他们最不想遇到的人。

    “伏地魔。”哈利尖叫道。

    “一群废物。”

    扫了眼被制服的食死徒们,伏地魔更愤怒了。

    没办法,老巢刚被人给炸了,现在又看到自己的仆人被人给一锅端了,让他本就糟糕的脾气变得更糟糕了。

    “阿瓦达索命。”

    伏地魔举起魔杖,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下,朝着众人发射一道致命的杀戮咒。

    他现在想杀人。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成员刚好都在这里,现在一口气将他们都杀了。

    死亡的绿光充斥着大家的眼眸,几乎快要将所有人吞没的时候,哈利已经抢先一步挡在大家的面前,并念出他最擅长的咒语。

    除你武器!

    “哈利!”

    小天狼星被哈利的举动给惊呆了,然而更令大家震惊的是接下来的变化。

    红色与绿色的咒语在半空中碰撞,居然使得两根魔杖被一道耀眼的金色连接起来。

    “这……”

    伏地魔瞪大眼睛望着眼前这一幕,去年夏天某些不愉快的记忆不断涌上心头。

    没错,当时波特也是这样,然后,那家伙就乘机逃走了。

    该死!

    有过上次的经验,伏地魔直接强行断开魔杖的连接,他死死地盯着哈利·波特。

    “听说你想得到我的预言球。”

    哈利从口袋里掏出假预言球,用魔杖指着,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打碎了我的预言球?”

    伏地魔用猩红、冷酷的眼睛盯着哈利,他看到了哈利在说谎,看到了哈利刚才已经摧毁了那颗预言球,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伏地魔拥有获得预言球的机会,而他手里那颗是假的。

    “莪讨厌摄神取念。”

    哈利咕哝着把那颗假预言球扔给伏地魔。

    “几个月的努力……哈利·波特,你再次妨碍了我。”伏地魔冰冷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杀意。

    “是啊,被我给毁了。”哈利很干脆地承认了。

    “不过,那也是你活该,谁让你不自己去拿?非得弄出这种破事来糊弄我,真以为所有人都是傻瓜?”

    “无聊的把戏,你真以为拖延时间,邓布利多就会赶来救你吗?”

    “我倒是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晚上好,汤姆。”邓布利多举起魔杖站在伏地魔的身侧,语气平静得像是在跟老朋友打招呼。

    “邓不利多!”

    伏地魔不屑地吐了一口唾沫,直接朝邓布利多发射一道致命的咒语。

    “傲罗就在路上了,我想他们今晚肯定很遗憾被你给逃了。”邓不利多轻轻挥动魔杖,喷泉水池上的黄金马人一跃而起,拦住致命的一击。

    “你……不对,不是你。”

    伏地魔眯起眼睛,盯着面前的邓布利多,他敢肯定不是邓布利多。

    “毫无疑问,我又赢了你一次。”

    邓不利多挥手示意周围其他人退开,给他们留下充足的空间,在这种程度上的战斗,其他人参与进来只会让他分心。

    “你,不,不是你,是那个该死的泥巴种。”

    伏地魔其实已经猜到是谁算计自己了,尽管他没有任何证据,但他也不需要任何证据,因为整个魔法界能够做到这点的人实在很少。

    邓布利多勉强算是一个,另一个就是那个叫艾伯特·安德森的泥巴种。

    从上次决斗大赛没能如愿杀掉对方,伏地魔便意识到那个叫安德森的泥巴种将会成为他的麻烦。

    “哦,真让我吃惊,你在担心什么。”

    “担心,你觉得我需要担心?”伏地魔眯起眼睛冷笑道,“该担心的应该是你才对。”

    哈利伸手捂住伤疤,一种无法想象的痛苦正在吞没他。

    在本能的驱使下,哈利尝试封闭自己的大脑,他很快发现这种痛苦正在迅速消退。

    哈利挣扎地从地上站起来,望着伏地魔说,“我知道你想控制我,但没用的。”

    就在刚才,哈利确实感受到了危机,但福灵剂的药效增强了哈利的大脑封闭术水平,让他能迅速隔间掉伏地魔施加在他身上的影响。

    “你的阴谋总是很不靠谱。”邓布利多对这样的结果似乎很满意。

    “别以为你赢了,邓布利多。”

    伏地魔挥动魔杖,朝小天狼星几人发起进攻,试图救下几名被抓的食死徒。

    “我敢说你的仆人如果知道你拼命想救下他们,肯定会激动地流下眼泪。”哈利挡在伏地魔的面前,朝着伏地魔使用昏迷咒,试图通过两根魔杖的共鸣限制住伏地魔,一旦出现刚才那种情况,邓布利多绝对能抓住机会杀死这家伙。

    “波特,你的把戏不可能永远可靠。”伏地魔使用魔鬼火焰构成大蛇,让它朝哈利扑去。

    “我可从来都不像你一样孤家寡人。”

    凤凰社成员一起发力驱散火焰大蛇。

    “如果你敢使用杀戮咒,我就拿他们当挡箭牌,你也别说我卑鄙,反正他们都该死。”哈利用魔杖飘起一名食死徒挡在面前,冷酷地说。“怎么,你要不要尝试一下?”

    “怎么感觉我们才是反派。”罗恩咕哝道。

    赫敏同样也有这种感觉,但她很清楚哈利为何要这样做,以其让凤凰社的成员牺牲,还不如让食死徒代替他们去死,反正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家伙。

    伏地魔上下打量哈利·波特,似乎对这位死敌又有了全新的认识。

    “这次是你们赢了,但你们不可能永远一直赢下去。”伏地魔猛然抬起魔杖,一道绿光从魔杖中飞了出来,朝着傲罗们出现的方向射去,将只剩下一半的黄金马人炸成碎片。

    一阵风卷过,伏地魔消失不见。

    “天啊,你救了我,你救了我。”

    那名傲罗被吓得瘫坐在地上,但没人会因此而嘲笑他,就在刚才,他跟死亡擦肩而过。

    “邓布利多!”

    斯克林杰望着那些被制服的食死徒,神色复杂地望着面前的老人。

    魔法部没能做到的,被邓布利多一伙人做到了。

    “哦,天啊,发生什么事了。”

    康奈利·福吉拨开挡路的傲罗,望着狼藉一片的魔法部,视线重新落在前方的邓布利多身上,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朝着两侧的傲罗喊道:“抓住他!”

    然而,迎接福吉的却是一片漫长的沉默。

    “伏地魔回来了。”邓布利多平静地说,“我在这一年不止一次告诉过你。现在是时候了,你也该学会用用脑子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福吉脑子里一片混乱,他刚才并没有看到伏地魔,但从傲罗们的反应看来,这无疑是真的。

    “你的老伙计马尔福先生带着一群食死徒试图闯入魔法部做坏事。”哈利忽然往前走了一步,直视慌乱的福吉,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哦,对了,还有你亲爱的副部长,居然残忍到对我使用钻心咒进行拷问,据我所知,将任何一个不可饶恕咒用在人类身上,都足够在阿兹卡班坐一辈子监牢。”

    “还有,如果你无法确定你的那位老伙计是食死徒,可以来找我要一份准确的食死徒名单,虽然已经过了一年,但我相信我的记忆力还不错。”

    福吉的眼睛从来没瞪得这么大过,嘴巴一直张着,整张脸都涨红了。

    “走吧哈利,我送你回学校。”

    邓布利多拿起马人的手臂,将它变成了一把门钥匙。

    “我还以为我需要接受采访。”哈利微挑眉梢,但还是拿过手臂说。

    “如果你愿意的话,但我想你应该有更多的疑惑需要得到解答。”没等福吉做出反应,哈利与邓布利多就消失不见了,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他们就交给你了。”小天狼星耸了耸肩道,“我送他们回学校。”

    “部长先生,我们抓住了悬赏名单里的犯人,能拿到悬赏金吗?”临走前,罗恩还是犹豫地停下脚步,扭头问道。

    然而,得到的确实一片沉默。

    “金斯莱,你……”

    福吉实在很难接受,他的得力助手居然是邓布利多的人。

    “我是一名傲罗。”金斯莱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