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长夜行 > 第九百零二章:兔子不可以吃窝边老草

第九百零二章:兔子不可以吃窝边老草

    丛林小道,净碧的长空,返映着远山的浓翠,林间微尘轻起,点点萤火,环绕叶梢。

    百里安随行漫步在她的身后,终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阿娘与长公主赵文君,究竟是什么关系?”

    盛夏汁液,山林野边鲜红的美人蕉开得正浓。

    嬴姬此刻宛若完全将百里羽抛之脑后,她弯身衔花。

    长而细致的手骨落在花茎上,轻轻折断,横花放在嘴里,吸吮一口,花汁如蜜,溢于唇齿之间,香甜不已。

    她手里翻转玩弄着花朵,轻舒了一口气,道:“如你所见啊,曾经的情敌关系。”

    百里安揉了揉眉心,道:“情敌关系您还让她白占你便宜,那可是灵根啊,痛的是您,坐享其成的却是她。”

    嬴姬笑道:“你怎知她就是坐享其成了?”

    百里安神色不解。

    嬴姬叹道:“我只是给出了一个三个人都期盼的答桉罢了。”

    “我太了解百里羽了,当他问出那句话的时候,眼神在一瞬间,内心最真实想法就已经流露。

    他是清流世家出身,最是爱惜名誉,他身为天玺剑宗宗主,在乱世之中执剑御魔。

    奈何魔道猖獗,正道势衰,他耻于与诡道为伍,却又不得不借助中幽皇朝的力量来助他匡扶天下。”

    嬴姬苦然一笑,继续道:“光是这一点,就足以困结他好多年,他自问身为天道剑主,当以身作则,却娶了中幽女帝,受了中幽的恩惠。

    对于一个自信心强过于生命的男人而言,你毫无保留,尽心尽力的帮助他,只会让他感到更加沉重。

    我想比起我,他更愿意接受是一个他不爱却出身清白正统的女人牺牲了自己未来,救他于水火吧。

    小安你不必露出这样的表情,对于我来说,百里羽他要不要知晓真相也已经不重要了。难道你觉得我还期待他的温柔回报?

    当年我救他,是因为我想让他活着,初心如此,就是这么简单。

    至于赵文君……呵,或许你已经猜到了,不错,她的确是名副其实的暗城之主?

    需要依靠天玺圣药来延续寿元的文弱长公主,其实是执掌人世间最阴暗最污浊之地的主人,想想都觉得荒唐不是吗?”

    百里安心情复杂:“果然,只有女人才最懂女人吗?”

    嬴姬道:“知道在这世界上,哪一种人最了不起吗?不是百里羽那样天生正义感强大,出声高贵,功绩伟岸的救世英雄。

    也不是尹渡风那样出身卑贱,与命运做抗争,从底层一步步崛起的小人物。

    真正了不起的,是那些一出生就拥有一切名誉、权利、背景、出身的人,为了自己始终如一的初心梦想还有追求?

    不惜自污,让自己布满尘埃堕入深渊浑然不惧的人。

    她不像我,天生的中幽女帝,为世人所畏惧,与死亡长伴。

    她亲手将自己打下神坛,独自一人奔赴黑暗,背负罪恶,光是这一点,远远不是一枚灵根能够比拟的。

    我曾经又蠢又狭隘,狭隘得心里只装的下一个人,而赵文君却不同,比起百里羽……

    我认为她,才是真正心系天下的那个人。

    她有野心,有谋略,能舍小爱取大义,这一点,我不如她,百里羽更是远不及她。”

    说到这里,嬴姬语调一顿,好似反应过来什么,她定定地望着百里安:

    “你对于赵文君是暗城之主以及灵根之间的事情了如指掌,看你这样子,怕是在人间早已与她打过照面了,字里行间都是对为娘的愤愤不平。

    你莫不是……觉得是赵文君中意百里羽,行那横刀夺爱的阴险行径?”

    百里安视线顿时心虚的偏开了去,不敢与她对视。

    嬴姬眯起狭长的凤眸,将他脑袋直直扳正过来,大红的美人蕉别在儿子的耳鬓间,笑意晏晏?

    “你这小脑袋瓜子该不会还自己脑补出了一场勾心斗角的大戏,蛇蝎心肠的长公主觊觎中幽女帝的丈夫。

    在她歹毒施以离间之际,叫我这个憨傻不懂人心的女帝娘娘在她手里头受尽暗亏委屈。

    她各种手段齐出,使劲浑身解数赢得百里羽的信任,叫我夫妻二人渐渐离心。

    便是我生剜灵根后,哭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给百里羽可怜卑微解释你胸膛下的灵根是我奉献给他的。

    而后赵文君以着态生靥之愁,妖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如娇花照水,弱柳扶风,楚楚可怜的模样登场。

    然后可怜依偎在百里羽的怀中娇喘连连,病如西子嘤嘤诉泣。

    百里羽对她献灵根之事深信不疑,于是这对狗男女一拍即合,将我踩在脚底百般羞辱嘲讽?我全无办法,就像是没长脑子的黄脸婆大妇,一身重病沉珂,完全斗不赢外头搔首弄姿的狐狸精,只能气得暗自呕血三升,有苦难言。”

    嬴姬口若悬河,朗朗上口,越说越像那么回事儿,字字句句更是说到百里安的心坎里去了。

    在当他知晓是嬴姬挖出灵根救下百里羽,赵文君却坐享其成装病装了整整两百年的时候,他心里头便是这般想的。

    那时候,他都快心疼死他娘亲遭受的罪了。

    所以气急之下,他才会……

    啪!

    一声脆响。

    百里安的脸颊被嬴姬两只手掌用力一拍,五官紧紧夹在双掌之间,嬴姬拉长着个脸:

    “为娘晓得你是个蔫儿坏又护短的性子,给我老实交代,你把赵文君怎么着了?”

    都说知子莫若母,眼看是蛮不下去了,百里安只好呲出獠牙,丧着脸道:

    “那长公主也同阿娘一般,是个硬气性子,她又未同我讲清事情原委,一副白得你灵根功劳洋洋自得的模样。

    我当时气昏了头,在天玺剑宗又伤得重,失血过多,理智不大清明。

    反应过来的时候,她都快被我吸成人干了,好在这赵文君不是坐着等死之人,在强烈的求生欲望下,她本能地咬了我一口。

    如此,尸魔一族的赐约算是落印成功,她眼下……应当算是我的半个后裔了。”

    嬴姬一点点地睁大了眼睛,忽然噗地一声笑出声来,这一破功,再难隐忍,捧腹哈哈大笑起来。

    “赐约,赵文君那个臭屁得不行的家伙竟然被我的儿子赐约了。

    她眼下算是你的后裔,那日后他见了我,不得喊我一声祖奶奶?

    哈哈哈……我现在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她了。”

    赵文君那性子,嬴姬如何不知,她就喜欢端着身份,玩高深莫测那一套。

    想必当时的情形她对百里安未必就存有多少坏心,故意激怒刺激他玩弄他的心思肯定是有的。

    谁晓得,竟是玩火自焚,将自己都给搭进去了。

    百里安:“……”

    他算是发现了,他没有误会阿娘。

    阿娘是真的与那长公主赵文君不对头。

    她欣赏赵文君是真,共情赵文君是真,但这幸灾乐祸也是真,想当她祖奶奶压她一头更是真!

    女人啊,真是心思如大海,风云多变得啊。

    未过多久尹白霜嗑着瓜子,慢悠悠地来与百里安母子二人回合了。

    百里安见她笑意清浅,两眼弯弯,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好事情。

    谁知,尹白霜抖落掌心的瓜子壳,嫣然一笑,道:“没什么,就是同那天玺剑宗的云容师姐闲聊几句。

    往日只知这剑痴之名,威震天下,今日近距离瞧来,才发现云容师姐可真是一个内秀天成的大美人呢,我家小安可真有福气。”

    在尹白霜那张漂亮的笑容下,百里安身子微微一颤,后脖子忽然凉飕飕的。

    对于那档子事,她果然是在意的。

    嬴姬一副大吃一惊的模样,跟着八卦问道:“小云容?”

    紧接着用一种意味深长地眼神看着百里安,点点头,又接着摇摇头,表情丰富得很呐。

    “好些个年头了,我记得当年百里羽还是想着将小云容许配给小君河的,毕竟小云容平日里最敬佩她的大师兄了。

    谁知百里羽提出此事的时候,小云容却是百般不愿意的,说什么心中无男人,拔剑自然神的鬼话。

    当时我还以为她不喜欢俊的,现在瞧来,原来不是她不喜欢俊的,而是小君河还不够俊啊。

    唔……为娘不过是没瞧着你长大,怎地一个不小心,竟将你养成了这般花心的性子。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那可是你四师姐,从小看着你长大的,比你足足大了八十好几,当你奶奶都绰绰有余了,比不得小霜年轻貌美。

    为娘可警告你,做人得知足,你有小霜就够了,莫要整那些幺蛾子去招惹其他女子。”

    嬴姬娘娘很是公正公允,表达出了对尹白霜特殊的偏爱,罕见严厉且义正言辞的呵斥了百里安的行为,并且表示他这样的行为极其不道德。

    尹白霜被嬴姬娘娘成功哄开心后,一蹦一跳,说是要给她摘美人蕉去了。

    百里安自然是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

    可没过一会儿,女帝娘娘又‘贼眉鼠眼’地把百里安拉到一旁的小树林里去了。

    “小云容这孩子性子怪是怪了点,但我瞧着她是不错的,整个天玺剑宗,就属她活得最通透。

    旁人对你父亲奉若神明,唯有她能自辩黑白,若是遇见你父亲做得不对的地方,她该反驳就反驳,该质疑就质疑,这点是为娘最看好的。

    其实说句心里话,当年你父亲给小云容指婚的时候我还挺不乐意。

    小君河那人什么都好,就爱端着,完美太过反而不真。

    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其实当年我还背地里拿着你们二人的生辰八字偷偷卜了一卦。

    卦象上说你们二人有着三世之约,夫妻之缘,当为良配。

    果不其然,你看她与小君河的婚事就没成呢。”

    百里安:“……”

    不是说好兔子不吃窝边草吗?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可以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不是说好八十好几,当他奶奶都绰绰有余了吗?

    怎么就定了三世之约,夫妻之缘。

    什么叫你欣赏云容活得最通透。

    当年他上山拜云容为剑道先生,生生被她饿得害了一场大病,那会儿子您老人家还背地里骂人家缺心眼儿来着……

    感情您在骂人缺心眼儿的时候,又一面拿着人家的生辰八字去暗自里卜卦,算她是否与他有姻缘之命?

    百里安记得那会儿他才是几岁的孩童吧?

    恐怖如斯!月老大人都不敢这么牵红线的,他的阿娘在这方面,可真真是见不着半点节操了。

    嬴姬夸人夸得毫无道理可言,百里安斜着眼,毫不留情地戳穿道:

    “阿娘?哪有那么凑巧你偏偏就拿云容师姐的生辰八字去卜卦算命了?

    老实交代,是不是天玺剑宗内但凡生得过去的女弟子,您都拿去算命了?”

    嬴姬:“……”

    这孩子心眼儿怎么就这么多呢?

    ……

    ……

    赵国已灭,地下暗城的消息却是探听不得了,加之此番天玺剑宗闹得动静实在是太大了。

    百里安猜测,以赵文君那警惕的性子,多半在这近些日子,会将列国之中地下暗城皆行封闭。

    再想通过地下暗城去打探消息, 怕是有些难了。

    百里安几番思量,决定还是直接前赴十方城好了。

    明年三月,十方城才正式举办拍卖大会,而那金仙封虚,却是提前入住天权城。

    天权城乃是十方城主城之一,专门用以接待天界仙人。

    而百里安,手握天歌城城印,若是运气好些,或许能够赶在明年三月之前,见到这位金仙大人。

    百里安目光望向北方的云海,分明是盛夏,可他幽深漆黑的眼童,似映出了漫天飞雪与塞外飞霜。

    十方城,风雪之城。

    仙陵城一别。

    你可安好?

    “你若想进十方城,以你现在的身份肯定是不成的。”

    尹白霜郑重其事道:“十方城,乃是六界盛名的富饶之城,虽势力比不得天道三宗,可规矩立得却是比我苍梧宫还要多。

    更何况,商人重利薄情,十方城更是将势利眼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

    十方城,不收白丁,不收寒士,不收山匪,不收孤侠,不收散修,更不收穷人。

    毕竟,光是入十方城外城都需要缴纳三百上品灵石作为入城费用,那四大主城更是不用说,可谓天价。

    嗯……在四年前,十方城的三小姐回城后,又添了一笔,不收狗与嬴袖。”

    尹白霜眼神打趣:“小安你想顶着这张脸招摇怕是行不通了,而且十方城不收籍籍无名之徒。

    这也就是说,你若想入城,必须是名利双兼者,要么,便是三宗门下内门弟子,需得又如此身份,方有资格入主城一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