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剑长安 > 第一一六章重逢之日,血满山(中)

第一一六章重逢之日,血满山(中)

    看着这上古凶兽朝着自己袭来,罗武功眯起了眼,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黑色泛着淡淡幽光的拳套。

    他动了动脑袋,犹如一个打黑拳的地下拳手一般,活动了一下脖子和拳头,看着这犹如连月亮都要被它斩成两半的血色长刃,一双眸子中出现了兴奋之色。

    这一刀还没落下,这空中便出现了道道裂缝,不少风从外面涌了进来,地上出现了大片的裂缝,如同受到了多年旱灾已经龟裂了一般。

    “这就是逐日境强者,随便一刀,随意的一击,就能够打破空间。至于那些风,便是空间风暴,融合了多种力量,有的力量很强,有的很弱。但好在我们这剑狱的空间还算得上比较稳固,恢复力也比较强,一会儿这些裂缝便会自主愈合。只不过这些涌进来的风,需要有人来处理,要不然会造成天灾,例如什么暴风雪之类的。这些东西,对于我们修行者来说,没有多大的影响,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那便是毁灭性的打击。”

    此时那马夫已经带着汪紫涵远远的躲了开来,他们来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看着远方的这场大战,他正在为汪紫涵解释着这一场战斗。

    “的确是如此,以前我们在那两个封印中,甚至是圣朝中,都极少能够见到逐日境出手。但来到了这儿,这才能真正的看到这些逐日境的威能,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不为过。”

    李义山来到了汪紫涵的身侧,轻声说道。前几日羽皇突然出手,当真把他吓到了。他原本以为,这些逐日境好歹会顾忌他们的身份,不会对他出手。他也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被羽皇顶上。要不是罗武功出现得及时,恐怕他真的就要葬身于剑魂山了。

    而在赶回来的路上,李义山也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他有些尴尬。没想到在这紧要关头,还是得靠自己妻子的庇护,需要妻子的娘家人来救自己。

    想到前些日子自己没有一封口讯,甚至是书信回蜀山,李义山就觉有些惭愧。他倒不是不想罗秋彤,更不是移情别恋之类了。相反,他有时候晚上喝着酒喝醉了就会念着罗秋彤的名字,还会想着等天下太平,待罗秋彤走遍天下,做一对神仙眷侣。

    可有些时候,想是这样想。要他说出来,写出来那就难了。他可没有徐长安在夫子庙经过了文化的熏陶,对于诗词之类的耳濡目染久了,受到了一些影响,能够写上那么两段,写出什么“我有所念人”之类的诗句。说到底,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而已。

    有些想念,起于心,却止于手。就和有些吵架的夫妻一般,心里明明都挂念着彼此,可嘴上却不饶人一般。

    当然,面对罗武功他就没这些顾虑了,一路上也和罗武功聊了不少。等赶到这儿的时候,罗武功便直接把他放在了下来。

    “逐日境多厉害啊?等徐长安进入了扶月境,同样可以斩杀他们。”李道一和小夫子此时也在汪紫涵身旁,李道一颇为不服的说道。

    “道一小道长,从有记载以来,有几人有长安王的战力啊!怎么能比,这些逐日境战斗进来,也十分可怕。虽然我现在已经巅峰扶月境了,可就我这样的,就算是十个去面对一位下境逐日大能,那也难支撑一个回合啊!虽然说进入逐日境不需要如同进入扶月境一般需要凝练神魂,可想要跨过这一步也是极难。”

    “至于长安王这种……怪物,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过,在摇星境就能引得帝俊那样的人物出手,若不是这消息来自于我们剑狱峰,不然肯定当做是话本了。”

    此时他们隔得极远,甚至只能勉强看得到他们大战散发出来的光芒。

    在这个距离,他们自然安全。

    小夫子看着远处那山谷的大战,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的问道:“前辈,您方才所说,从扶月境进入逐日境的那一步极其的难。但我听说到一个说法,若是血妖,或者魔,对于他们来说就完全没有这个问题,是不是?”

    这马夫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这位小夫子为何要这么问,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不错,的确如此。那是因为从扶月境进入逐日境需要大量的能量,寻常人很难活得。而血妖或者魔不同,他们可以通过血肉来完成能量的夺取。对于他们来说,这才是真正的一将功成万骨枯!”

    “那前辈可知道,这血屠的生平事迹?”

    马夫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关于他的事儿,我也只是听说过。不过,说起来此人也是比较传奇的。”

    “他原本是血麒麟一族的支脉,刚开始的时候叫血和。虽说是属于血麒麟一族的支脉,但由于他的父母很强,所以地位也很高。但后来,他父母离奇死亡,甚至连神魂都没能逃出来。没了长辈庇佑,据说他受尽了屈辱,后来就跑了出去。”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只知道他为了活下来,什么都干过,什么肉都吃过。根据一些说法,他被逼得急了,甚至还去坟地里挖尸骨来吃。但就这样的情况下,他的修为一日千里。等血麒麟一族反应过来让他回到族内的时候,他已经达到了扶月境。但他却拒绝了,直接离开了血麒麟一族。”

    “那他之后又是怎么回去的呢?”小夫子似乎对血屠十分感兴趣,接着问道。

    “后来有一日,他扛着他的大刀,直接闯进了血麒麟一族,丢下了几颗脑袋。据说,这些脑袋是羽人族的逐日境长老,还有血麒麟一族几位长老的脑袋也一同被丢在地上。再之后,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羽人族便也没追究他,但需要他做几件事儿,这事情便算过了。同时,他也被血麒麟一族直接吸纳,成为了戒律堂的长老。”

    这马夫说着,长叹一声说道:“其实,他也是苦命人。”

    “有一种说法,就是当初他的父母其实是被羽人族长老勾结血麒麟一族的长老所害。但是,他对于血麒麟一族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不喜欢自己的杀父仇人。故此,他才不加入血麒麟一族。后来,他报了仇,自然也就进去了,没有迁怒其它人。就这样来说,他倒还算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马夫补充了一句,此时在大战的四人,都算得上这剑狱中的传奇人物了。

    每一个成长起来站在顶端的人,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九刹也有,只不过作为一名刺客,关于他的曾经,那便很少有流传出来的了。

    “嗯,对了,他吃肉的习惯,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小夫子这样一问,除了这马夫,其它三人都明白了小夫子的意思,同时将目光投向了战场中。

    “这个……不清楚。不过,也没人觉得奇怪。妖族偶尔吃人,就和偶尔吃点心一样。只不过,这血屠天天吃点心罢了。所以,也没人关注这个问题。”

    小夫子点了点头,看了李道一一眼,笑着问道:“你……算了我们此行结果没有?”

    “大吉,亨!”李道一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对了,钟灵呢?”小夫子点了点头,随后立马看向了李义山问道。

    “他啊,应该进入阴峰了。他说那地方适合他修炼,也适合他寻找剑意。也不用担心他,那山很大,而且那羽人族完全没精力一点一点的去搜山,只要他不主动出击,应该也没人找他。”李义山急忙说道。

    “嗯!”小夫子想了想,看着汪紫涵、李道一还有李义山他们三人,这才说道:“对了,你们有没有发现这血屠的精力,有些耳熟?”

    三人点了点头,这种经历,其实和他们见过的某些族群大同小异。

    “所以……我过去看一看?”小夫子这话说得极其的小心,甚至还偷眼瞧着三人。

    “不行!我得保证你们安全,若是你们四位出了点事儿,我得提头上剑狱峰。”三人还没有回答,反而是这马夫急了,立马说道。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小夫子笑着说道。

    “您现在或许能和扶月境抗衡,可那四个人,至少都是上境逐日。小夫子,您就别为难我了。就算是我,方才说了,我这样的巅峰扶月境,就算是十个都挡不住一位下境的逐日境,更别说是您了。真的,不是看不起您,是真的很危险。”马夫急得直跺脚,他完全不理解,这位小夫子为什么非要朝着那儿去!

    “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用嘴说相信,那谁都无法相信的啊!”

    小夫子叹了一口气,也理解这马夫的难处,只能幽幽的问道:“你,有没有怀疑过,这血屠其实是一只血妖?”

    “这……”马夫顿时一愣,点了点头说道:“这倒也不是没可能,不过他若是血妖,您过去岂不是更危险?”

    “血妖,其实就是妖族坠入了魔道。既然是魔道,那我就不怕了,甚至我还能够帮助到罗文治和罗武功两位主君。”小夫子颇有自信的说道。

    看着一脸不信任的马夫,汪紫涵只能说道:“前辈,您就让他去吧!若是出了事儿,我负责!”

    既然汪紫涵都这么说了,而且方才有了李道一的谶言在前,这马夫便只能点了点。虽然,他的脸上还是焦急之色。

    “注意安全!若是想跑,您就大叫一声,我来接您!”

    小夫子稍微有些感动,不管怎么说,这马夫能够说出这番话,着实不易。就自己这修为,若不是了解自己的人,其它人压根不可能放自己出去。

    “好!”小夫子说罢,便直接离去。

    ……

    方才那一刀,罗武功凭借拳头硬生生的接了下来。

    即便如此,他还是退了好几步,虎口隐隐作痛,还有鲜血流下;同时,这血屠也往后退了几步,脸色变得煞白,比今日的月儿还要白上几分。

    “不错!”罗武功不敢大意,只能轻声说道。

    就这么一击,方才的山谷化作了平地,哪里还有什么山谷的样子。

    “更不错的,还在后头!”

    血屠大喝一声,随后咬破了自己的指尖,点在了眉心上,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不停的挥舞着大刀,整片天空顿时变成了红色。大刀所过之处,空间破碎,无数的风和力量涌了进来,在这片大地上肆虐。

    罗武功不敢硬抗,只能不断的闪躲,生怕自己被劈上一刀。若是自己受伤,那按照现在这血屠的士气,恐怕自己还真有可能折在这儿。

    方才血屠往眉心磨血的动作,自然也落在了罗武功的眼中。在他看来,这可能是一种秘法,只要撑过去,这血屠必然会陷入虚弱之中。

    到时候,这血屠便会如同这秋天的柿子——仍由他拿捏了。

    所以,他才不断的闪躲。虽然此时不断的有空间被斩开,不停的有各种力量涌了进来,他完全不管,也管不了。哪怕,这些力量或许以后会对人间净土和天福之地交界处的生灵们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而此时,罗文治似乎也落入了下风。

    虽然他之前找人算计了九刹,可这么多年来,九刹一直在刀尖上起舞,面对战争也不停的在修炼。反而是他,太多的精力花费在了治理上,虽然有所进步,但自然不如九刹进步大。

    当年的他,即便是受了伤,还能牵制住九刹。但现在的他,却连牵制住现在的九刹都有些难了。

    九刹隐匿于这些从杂乱空间内涌进来的风,此时罗文治的耳边只有风声。他不敢妄动,因为这九刹的攻击可以从任何地方,任何角度而来。

    他现在,只能被动的防御。

    而他们地下的大地,早就往下塌陷了几百米,山谷变成了悬崖。

    此时的罗文治,身上的袍子早已破破烂烂的,如同一个流浪儿。

    同时,身上也有不少的鲜血,但这些伤口,很快就愈合了起来,即便如此,此时的他还是如同一个血人般,甚至就连脸上,还有脖颈处都有了一条长长的血痕。特别是脖颈出的伤口,要是稍不注意,便会被斩首!

    一阵风从左边吹来,罗文治似乎是有所感应,立马就拿着手中的折扇挡向了自己的左边。突然,一道寒光从右边闪来,罗文治的脖颈处便多了一条可怖的伤痕。

    若不是罗文治知道自己挡错了,躲得快,恐怕此时脑袋和身子早已分家了。

    “罗文治,你算计了我又如何!这些年来,你长进不多啊!今日,哪怕我死,你也必须死在我的前头!”一道声音传入了罗文治的耳中。罗文治额头上有了细密的汗珠,他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和九刹的差距却是越来越远。

    这声音如雷般传了过来,甚至还带着猖狂的笑声。

    “我们……要不靠近一些?”

    小夫子离开后不久,李义山也皱着眉头说道。

    “您这又是干啥?”马夫只觉得自己这个活有些难,本来带着他们四人直接走了便好,不会有任何危险。但现在,他们却都要朝着危险凑!

    “我或许能够帮助罗文治……前……”李义山愣了一下,“前辈”两个字还是没有喊出来,毕竟汪紫涵是他的弟子,是罗文治和罗武功的妹妹;更何况,圣女的辈分也高,他这么喊自个儿倒是无所谓,怕日后罗秋彤进来,给罗秋彤丢了脸。

    “我或许能够帮助罗兄……”李义山想了想,只能说道。

    “当真?”这马夫有些不敢相信,现在摇星境都一个比一个强了么?居然说能够帮助逐日境,不过他一想到这些人都是徐长安身边的人,便也觉得有些正常。

    “这样,我们靠近一些,我先试探一番。若是无法帮助到他,我们便立马回来。”

    听到李义山这话,这马夫反而觉得靠谱,既然这李义山想试一下,那就让他试一试。

    他带着三人,来到了距离小夫子不远处的地儿。在这儿,也能清清楚楚的看清这四位的战斗。即便有些战斗余波过来,这马夫也能处理。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李义山却闭上了眼。

    “你……你不是要看吗?闭上了眼,怎么看?”

    “嘘,别打扰他。”李道一朝着马夫神秘一笑,朝他做了一个嘘声的表情。

    他和汪紫涵,自然知道李义山要怎么帮助罗文治。只不过,这剑狱峰来的前辈不知道。

    果真,如同他们俩设想的一般,当罗文治正要挡自己的下方之时,李义山的声音传了出去。

    “上方!”

    罗文治本就被这九刹折磨得不行,此时听到这声音,鬼使神差的挡向了上方,居然传来了金戈相交之声!

    九刹隐匿于风中的这一击,被李义山给找到了!

    罗文治诧异的看了一眼李义山,但他只当是李义山运气好,并没有多想。

    “他在您的斜右侧!”

    “这道攻击从左前方来!”

    “他在您身后!”

    “……”

    九刹出镰刀的速度越来越快,李义山的话也越来越快,而罗文治挡攻击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自打李义山出声之后,罗文治便没有受过伤!

    九刹虽然不知道李义山为什么能够看穿他的攻击,但他明白此时只能杀了李义山,才能斩杀罗文治!

    突然,一道寒芒朝着三人涌来。

    一柄比月亮还大的镰刀虚影出现在了四人面前,剑狱峰来的马夫脸色大变,这道攻击仅仅凭借感知,他便知道自己无法挡住,正要抓着三人逃跑时,汪紫涵却丢出了一枚玉符!

    当这镰刀和玉符相撞时,一道黑色的光芒出现,直接击碎了这虚影,甚至还朝着九刹而去!

    紧接着,在看不到的地儿,一道哀嚎声响起。

    “这是……登神境给的护身玉符!”

    汪紫涵丢出来的,自然便是时叔给他们的玉符。登神境强者的玉符,除了用来对付登神境之外,最好的便是用来对付逐日境!

    “天幕,起!”受了重伤的九刹,此时大喝一声,顿时他们“魁”组织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在了他和罗文治的上方。这些魁成员,全是扶月境。他们并没有管李义山,反而是拿出了阵盘,顿时一个大阵缓缓出现,要把罗文治和九刹给笼罩于内!

    既然他无法杀了李义山,惹不起,那他就躲!

    ……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