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九百七十八章 安分守己,亦或者……野心!

第九百七十八章 安分守己,亦或者……野心!

    “恕我直言,这件事有点太大了……”

    徐小受思量了一阵,还是觉得插手屠圣之事,有些不理智。

    他衷心劝道:“前辈最好的选择,或许不是直接介入,针对其中某一方,而是让他们双方自个儿火拼,隔岸观火。”

    “就你机灵是吧?”水鬼摇头笑了一阵,道:“但人家半圣已经要拉我下水了,你觉得我有什么办法可以做到隔岸观火,又不引火烧身?”

    “这倒也是……”徐小受摩挲着下巴陷入沉思。

    自己哪一次被卷入漩涡之中,不是身不由己?

    这种感受,已经深有体会。

    “徐小受……

    “其实你脾气,挺对我胃口。”

    水鬼忽然从话题中跳开,上下打量着面前青年,捻着手指道:“我没算错的话,无袖教你的时间,应该不长,然后很快就走了?”

    走了……徐小受听得一阵无语,但也点头:“算是吧,前辈什么意思?”

    水鬼摇晃着手中驭海神戟,目中闪过回忆之色,道:

    “我和无袖虽同在圣奴,但其实没有过多交集,他很早就离开了,我基本也不在组织之内。

    “我俩之间的关系,只有早期的几盘棋。”

    “以他的性格,如若还在你身边,你应该会更加如鱼得水,当然,胆子也会更大,不会像现在这样瞻前顾后……”

    水鬼说着,望了徐小受一眼,意味深长道:“他会教你,如何在死生之间,为自己博取更大的利益,因为这就是他的强项。”

    什么意思?

    徐小受没弄懂这句话。

    水鬼微笑道:“如若是换他来了,他不会劝我说,要如何在半圣局中作何蜷缩之态。

    “因为他晓得所谓的‘自保’,在半圣眼中,不过是延缓死机的‘等待’罢了。

    “相反,他会这么说……”

    水鬼顿了一下,再道:“半圣找你,目标却不是你,那你大可以在其中牵线搭桥,煽风点火,伺机谋利。

    “‘隔岸观火’永远都不是我辈炼灵师能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的最佳手段,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是。

    “所以,你不仅不能退,你还得迎难而上,借那双方彼此之手,干掉彼此,而最后唯一活下来的你,就是所有利益的获得者。”

    徐小受听得怔住了。

    这……

    这不就是“老六”的思维方式?

    道理我懂,可是你怎么能保证你就是最后活下来的那个?

    “前辈教训得是,但我有个小疑问……”徐小受看得出来水鬼是想从侧面教他一些生存之道,但却并不是那么赞同。

    “我知道你的疑问。”水鬼含笑打断,道:

    “你之所想,无非就是‘如何保证你一定能当那最后的存活着’?

    “或者‘那双方但凡有一方活下来,得知你此间举动后,矛盾全部都会转移到你头上,之后如何自保’……

    “亦或者是,‘我明明可以选择退后,为什么一定要插手其中’?”

    徐小受点头,肯定了这确实是自己方才心头所想,甚至更加周全。

    水鬼很是耐心地解释着,像是在教导一个自己十分欣赏的晚辈:

    “你忘了‘大道之争’,你忘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你更忘了‘即便此刻你不动,未来的某一天,他们也会动你’……

    “因为你跟他们双方之间,是有着直接矛盾的。

    顿了下,他感慨道:

    “炼灵之路,不进则退。

    “或许在修炼初期你遇到危险选择退后自保,不失为一个明智选择。

    “但上了王座,或者说你此时才宗师,但直接参与到‘大道之争’这些属于王座层次的事情中了。

    “那‘遇事后退’,或者是‘遇事只求自保,不求利益最大化’,永远都是下下之策。”

    水鬼声音忽然变得渺茫,有如洪钟大吕,敲响在徐小受心间:

    “你现在已经算是很激进了,但这只是对于你的同辈而言。

    “你的对手,永远都不是同辈!无袖选择了你,八尊谙选择了你,便注定了你要做到十分超前,才算勉强合格。

    “而既然你都参与到了圣帝、半圣的各番棋局之中,那你此刻的野心,便还不够,远远不够!”

    水鬼伸出手指,点在深海之中。

    深海化作棋盘,上方多了一颗颗弈子,不断行进、碎灭、重生。

    指着棋盘,水鬼正眼对上了徐小受,望着他若有所思的脸色,继续道:

    “偌大一盘棋,哪一枚棋子是有用的,哪一枚棋子是可抛弃的,哪一枚棋子现在看起来不甚重要,但一定要保住,因为它将来会发挥神之一手的功能……

    “这,都在掌棋者的考虑范畴之中。

    “不用担心他们不够聪明,把你下死了,因为你只是一枚棋子,没资格考虑棋盘外的事情。

    “而但凡是资格不够的掌棋者,早被淘汰;但凡你有点用处,你都会被别的更加聪明的掌棋者看到,最后被保下来,为其所用。”

    水鬼清了清嗓子,不给喘息时间,继续道:

    “而一枚棋子之所以出色,会得以重用,原因在何?是因为它够强吗,利用价值够大吗?

    “是!但远远不够。

    “它还得会成长,才不会被中途抛弃;

    “它还得有自己的想法,表现出足够的野心,才能从士兵,被挪到将军一职;

    “它还得会在某一个时间点,在某个角落自行散发出光明,令得山穷水尽的迷茫掌棋者清楚看到……这,是‘神之一手’的机会!”

    “这个时候,你的机会也就来了。

    “能不能籍此逃脱这一盘棋,被掌棋者收藏,用至下一盘棋,甚至周而复始,借鸡生蛋成长,最终脱离掌棋者控制,也成为弈棋之人……

    “全看你想不想要,全看你会不会借势。

    “换言之,野心是否够大,能力是否强到……能在棋局之中,强行左右掌棋人的行为!”

    啵一声响。

    水鬼话语一落,手指轻敲,敲碎了水下棋盘,只留徐小受一人,陷入沉思。

    “你说的很有道理……”

    “但是你不认同,对吧?”水鬼抢过了徐小受的话,再道,“或者说,这跟你师父以前教你的,有点不一样,是与不是?”

    徐小受抬眸,认认真真盯着水鬼面色许久。

    直至瞧出了这家伙真的是在扮演前辈这个指路人的身份,而不是儿戏之时,他也才郑重起来,回道:“他说,作为棋子,就要有作为棋子的觉悟,干好自己分内之事,就够了。”

    水鬼出奇没有反驳,而是顺势下来:“所以你读会了这句话,活到了现在,它便是有理的。”

    “没理吗?”徐小受觉得这句话或许还可以稍作修改,但已经能用来当保命符了,十分有用。

    至于这句话外的更多事,嗯,交给掌棋者们解决就可以了。

    “无袖是对的,他的话也是对的,但人是因缘而遇,话是逢时而讲,你也得看这句话放在现在,是否能对得上时机,不是吗?”水鬼微笑。

    “怎么说?”徐小受掬了一把水,洗耳恭听。

    “我要是无袖,在你后天、先天、宗师……这里指寻常宗师时,参与不了‘大道之争’时,也会对你这么讲。

    “因为那个时候你太弱了,弱到你能顶着圣奴成员这个必死头衔而还活下来时,已是不易。

    “但现在,时间点不一样了。”

    水鬼摇着头,轻笑说道:

    “你已成宗师,还能左右王座战局、大道之争,那以前不该有的野心,便得有了。

    “倘若你还拘泥于过去,不于稳中求变,那未来定有某一场大难,要么令你绝望中死亡,要么让你在绝望中重生……

    “但那个时候,重生之后,你失去的,将会更多!”

    水鬼话音一停,声音幽沉了许多。

    “举些例子,你师父如此,八尊谙如此,我如此……

    “敌对势力中,苟无月尚如此,他更惨,之后是生是死,犹未可知。”

    徐小受何其聪明,一下明悟了许多。

    野心……

    确实是一个人成长的动力。

    水鬼之言,不外乎就是“居安思危”的变种。

    这番话放在和平年代去听,那当然是不理智的。

    可在这人吃人、兽吞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炼灵时代,无比契合。

    水鬼举的例子,徐小受大半听不大懂。

    毕竟他还不知道水鬼本人以前发生过什么事,八尊谙“陨落”一事的幕后真相。

    可桑老被捕、苟无月入狱,这可太契合主题了。

    更有甚者,徐小受想到了更多。

    泪汐儿之变,不正是出了只有天真浪漫的灵宫后,因现实冲击,而一步步开始有了异样么?

    守夜之难,不也正是成长到了一定阶段后依旧没有明悟,最终被一场属于他的浩劫,彻底改变了性格么?

    安分守己,亦或者……野心?

    路的前与后,需要对应的心态,确实是不一样的!

    “我似乎有些明白前辈的话了……”

    徐小受心头由衷感激。

    倘若没有水鬼这番话,他要用桑老的信条继续往下走,恐怕将来真会遇到难以解决之事。

    但此刻水鬼之言,转变了他的心态,也将未来可能同守夜一般的劫难,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我只不过是教了你无袖尚未曾教你的东西罢了,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后辈。”水鬼眼神柔和地盯着徐小受,像极了一个老父亲。

    看着看着,他的目光出现了恍惚,面前人似乎也成为了另一个人。

    “算算年纪……”

    他低吟着,嘴角忽然翘起,不是玩味的那种,而是十分温暖。

    但突然想到了什么,水鬼蓦地惊醒,没有继续往下说。

    “什么?”徐小受抬眸望来,没听清水鬼后面的话。

    “没有什么。”水鬼恢复了正常笑意。

    “……”

    这一看就有什么!

    不会把我当成了你已故的儿女之类了吧?

    徐小受眯着眼,在心头无声揣度着,最后想了想,还是由衷欠了欠身:“多些。”

    “不用客气。”水鬼唇角又上翘,戏谑道,“我只不过是想忽悠你帮我个小忙罢了,你要这么感激我的话,我会过意不去。”

    徐小受:“……”

    你好坦诚哦!

    我这一辈子,还真就没见过你这么坦诚的人了!

    “说吧,我需要怎么做!但先说好,哪怕我参与了其中,至少您得保证我不会死。”

    徐小受耸耸肩,无奈道:“不可否认您方才的话太蛊惑人心了,但我小命重要,不能死,这是最低的底线。”

    水鬼太坦白了,坦白地让人心寒,截然道:“死不死我就不能保证了,半圣之局,连我都没有完全把握能否成功,可人若没野心,和咸鱼有何区别?你现在不争,往后大把的人,想夺你道!”

    徐小受白眼一翻,却知晓这是大实话。

    他现在的道尚未完全成型,却连圣神殿堂都在冒犯着,遑论未来?

    “所以呢?”徐小受挑了挑眉。

    “呵呵……”见这青年终于心动肯帮忙,水鬼释然笑了,“姜氏半圣要阎王,我就给他找阎王,他要泪家瞳,我就给他找泪家瞳,你要做的很简单……”

    “不会让我假扮黄泉吧?”徐小受眉头皱起,出声打断。

    “聪明!”水鬼一个响指,语气赞赏,“我就喜欢和聪明人聊天。”

    聪明你个大头鬼,这样成为直接目标,我会死的……徐小受心头怒骂着,忽然眼珠子咕噜一转,想到了什么。

    “甭说这些有的没的,您让我帮忙,也知道我几斤几两,必然是想好了我的退路,才有此一言。”

    徐小受门清得很,歪着嘴笑了起来,“既然您都这么坦诚了,我也不拐弯抹角,这件事中,我怎样才能活着,事后或者说事前,又能得到什么,保我小命,助我成长?”

    既然要谈野心。

    徐小受现在最大的野心,就是成为王座。

    他不需要其他东西,只要境界能平平稳稳的跨越过去,战力直接就能飙升,届时借助圣像,恐怕半圣之下,只要不遇到八尊谙那种级别,都可以横着走了。

    水鬼啧啧惊奇,唏嘘着道:“你这鬼精得有点过分了,连我在算计你都盘得出来,盘得出来后还能这么从容地来谈条件……人,不能太精!”

    “拉大旗,扯虎皮,蛇随棍上,渔翁得利……这些,不都您方才教的?”徐小受呵呵一乐。

    水鬼怔然。

    方才那些话,怎么就能总结成这等歪门邪道了?

    但他也不计较,笑着摇头:“很好,说得很好,我是不能保证你的生死,但要你个小小宗师插手圣局,又怎会不给半点防身手段?”

    要给东西?

    徐小受眼睛一亮。

    水鬼这个连八尊谙都爱鸟不鸟,连半圣都敢谈渎谈屠之人,要给的东西,档次会低?

    乐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