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八十一章 赤符(为大盟燕少飞加78/78)

第八十一章 赤符(为大盟燕少飞加78/78)

    对待前来挑战的修士,不讲规矩有不讲规矩的做法,讲规矩有讲规矩的做法。前者比如司空景雪对待向前和白玉瑕的态度。

    向前几个月前来到剑阁,挑战同境内府修士,无有抗手。这事情本来没有什么,向前自己也承诺只为验证剑道,战斗结果不会外传。但司空景冒对落败的师弟很是不满,认为其人有辱剑阁之名。言称”学艺不精,竟使宵小居其上,以绝技输小术,坏我剑阁万年雄名。”传承古老的飞剑三绝巅,以历史而论,相对于剑阁三万年的历史,的确算不得什么∶整个飞剑时代都在现世的历史中,并未能追溯到近古。

    飞剑时代辉煌而短暂,只延续了一百零七年就已经消亡。自道历七三年起,至道历八四零年终。可以说屹立于天目峰的剑阁,是目睹了飞剑时代的诞生和落幕,知可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他们瞧不起飞剑之术,也算是有迹可循。古老的瞧不起后进的,存留的瞧不起消亡的。但向前当然不满意。

    他这个人,谁要是说他宵小废物什么的,他完全无所谓。但是蔑称唯我剑道是小术,就是触及他的逆鳞了。

    飞剑之术能以短短一百零七年的时间,宣称一固时代。唯我剑道能够吃立于时代之巅,列名飞剑三绝藏之一,怎么可能是小术最重要的是,这是他师父向凤岐传给他的道!

    因而从来惫赖的向前,狠狠回击了司空景雪一顿,并愤怒地表示,神临之后必再南来,定会败其人于剑下。于是他就被吊起来了…罪名是“小儿辈无礼于大宗。”

    与向前同行的白玉瑕看不过去,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于是同向前一起被吊。

    向前这个人,毫无根基可言。飞剑时代都落幕了,向凤岐也已经死了不知多少年,他哪有背景

    至于白玉瑕,越国白氏说起来名头不俗,但是对剑阁来说,根本也算不得什么。他司空景霄又不会真个弄死白玉瑕,只不过吊几个月,磨磨性子,料得越国白氏也不会说什么,说不定反而还要感谢他帮忙管教子弟。

    只是剑阁立峰为剑,请问天下剑魁,甚至立出罔极天门,号称"来者不拒",这是何等样气魄如司空景霄这般作为,的确太小家子气了些,传扬出去,颇损剑阁威名。但他也有他的原因。

    昔年向凤岐南来,连败剑阁五大剑主。其中被斩掉了左臂的无心剑主屠岸离,就是他司空景雪的师父。

    屠岸离视此次战败为奇耻大辱,言曰不败向凤岐,左臂终生不复。后来向凤岐折剑于姜梦能攀下,他也就永远失去了扳回一局的机会,至今仍是独臂。

    一个已经消亡在历史中的飞剑之术,还在那里挣扎往复。新时代早已经到来,旧时代的亡魂仍在嚎哭。洞真层次的师父来剑阁挑战,内府层次的徒弟也来剑阁挑战,把剑阁当成什么

    司空景雪的确是故意针对向前,且为了不显得太针对,顺带手地把白玉瑕一并吊起来。以神临修为出手压制内府,这当然是不讲规矩的做法。剑阁也有足够的底气这样做。而姜望不同。

    对于姜望,他不能不讲规矩.

    如若剑阁不想讲规矩,齐国恐怕是更乐意的一方。所以他既要给齐国人一点挫折,又要控制在规则之内。

    但与姜望年龄相近的人里,宁霜容已经是剑阁最出色的一个,已是败在了问剑峡。通常来说,大势力之间的年轻一辈切磋,都是在同龄人中进行。

    如姜望今年二十有一,是怎么也不该对上三十六岁的司空景雪的,毕竟年龄小了一轮还有多。

    他司空景冒怎么才能名正言顺地出手只要美里自己不介意,旁人就无话可说。所以他是故意惹姜望生气。而姜望……也是故意放任自己生气。

    司空景雪以为他此来问剑,是问剑阁同龄修士。殊不知姜望本就打算,问剑阁所有神临!阮泅让他此行器张一点。

    他不摆什么嚣张的状态,也不给那些虾兵蟹将脸色看,专来擒王。要器张,就做最需张的事情。

    通过那罔极天门入剑阁,他这一次的挑战没有上限。

    今日他横剑来此,所要挑战的对象,是整个剑阁自五大剑主以下的所有人。无论苦修了多少年,无论有多么深的积累,只要是神临层次,他就挑战。今日他是"来者",他亦来者不拒!

    只不过挑战这种事情,可以如向前的挑战那般,只为砺剑,关起门来输赢不传。也可以如姜里现在这样,堵在众生剑网门口,指名道姓意态张扬。

    前者只是切磋问道,后者几近于踢馆!

    本来单只是看在宁霜容的面子上,姜望也不至如此。但向前被这司空景雪恃境凌压,这般屈辱地吊在这里。他是一定要给向前把场子找回来的。何为挚友

    当初向前连内府境都没到,就陪着他伏击外楼境的海宗明。

    这个混吃等死惯了,懒得连眼皮都不愿抬太高的家伙,跑去秦国挑战,被秦至臻打得跌入渭水,还不忘替他造势,使得他在黄河之会对上秦至臻时,还能反占先机。是为一剑绝魁名。此为挚友。

    他与向前说笑,不代表他真的无所谓。他在嘲笑向前的时候,他的心是痛的!他看得懂司空景霄的用意,而他不打算再给剑阁留半点面子。

    这一刻,姜里几乎是戳着司空景霄的脑门求战,态度霸蛮,不可一世。整个山台广场,不少剑阁弟子都被吸引过来,对其怒目而视。宁霜容往前走了一步。

    司空景雪直接抬手拦住"宁师妹不必多言"

    姜望主动邀战,他的目的已经达成,是断不会再给姜望避战的机会的。

    ”我是想说。“宁霜容道∶“切磋问剑,本为常事,不必伤了和气。两位不如去天地剑匣打,更施展得开。有剑主看顾,也无后忧。’

    “不必了!”司空景霄道∶“我不会杀他,但最好就在这里,就让师弟师妹们都看一看,何为绝划术,咱们剑阁何以屹立三万年!”

    宁霜容作为公认的剑阁这一代最具天资之人,又刚刚成就了神临,在这种时候是绝对有资格说话的。

    但姜里和司空景霄的态度都非常坚定,她已是没有阻止战斗的可能。索性不再说话,沉默汇入剑阁弟子的群体中。褚幺虽然很喜欢这个仙女姐姐,但这时候也牵着白牛,往后走了几步,坚定地站在师父身后∶此时在这众生剑阙的牌楼附近。

    齐国武安侯姜望,与剑阁当代首席大弟子司空景霄相对。司空景雪的身后,是山台上不断赶过来的剑阁弟子。姜望的身后,是褚幺、白牛、向前、白玉瑕“小的小,废的废,最有武力的是一头牛。两边若是不讲规矩地对撞起来,姜望他们只怕要拔腿就跑。

    双方支持者是殊如此,司空景雪又在年龄、修道时间、成就神临的年限上,全都长过姜里。但这边无论褚幺、白牛,还是向前,全都信心满满。

    唯独是白玉瑕有些优心,他是个追求完美的人,虽然彼向前影响,现在放松了许多,但仍对自己有相当的要求。美望今日如此激烈的态度,虽说主要是为了向前,可也与他有那么一点关系在。若是因此导致姜里受辱,他会觉得非常不安。向前就不同了,向前还有闲心跟褚幺聊天。"小子,你是谁"

    褚幺紧张地注视着对峙的两人,嘴里回道∶“我是我师父的徒弟。二徒弟!姓褚名幺!

    ”这么年轻就收徒,还收到二徒弟了真不嫌麻烦啊……”向前嘟喃了一句,无精打采地招了招手∶“来,扶一下你师伯,咱们往后让一让免得那个姓司空的,等会没地方跪。”褚幺听到这个人是自己的师伯,哪还有不听话的。

    连忙过来搀着,还贴心地把白牛扯过来"牛哥,你让我师伯坐一下呗,他受伤啦。"白牛哞了一声,直接甩动牛尾,将向前卷上了背部。"哈!真行!"向前美滋滋地笑了。

    也不管他的难兄难弟白玉瑕如何,自顾自地宰躺在白牛宽阔的背脊上,以手为枕、垫在牛臀,顺便翘起了二郎脚好了观战的充分准备。本想问问有没有酒,但想来问也是白问,便懒得问。

    司空景雪当然把向前的话当尼放。此刻目视姜里,也只是道“武安侯既是非要与我切磋,我虽虚长年月,羞于以大败小,也只能应下。毕竟剑阁请问天下剑魁,无有不应之理。只是你今日若是输了,还请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往后的日子里,闲事莫管。"可以。"姜望平静地看着他∶"今天不把你打到跪地,都算本侯输。

    他从来都是一个尊重对手的人,从未在与谁决斗前放过这等浑似青皮地痞互骂般的蔑语,今次也是真个动了怒,才会顺着向前的话这样说。

    ”那便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司空景雪随手一招,赤红色的符文无由而显,在空中迅速交错,编织成了一柄赤色长剑,流光暗潜。此剑名为"赤符",剑阁所藏天下名剑,相传是前梁末帝梁煞帝所佩。

    这位被夏人药杀的无能帝王,据说当年也使得一手好剑术。可惜治国无能,非是王才。一朝身死国灭,徒为笑柄。这柄剑后来也不知怎么,就到了剑阁。

    司空景雪少时选剑,州眼相中赤符,师门长辈说之不详,允他另选。司空景雪回曰∶“古今有不祥之人,愚未闻不详之器,若果,愚负重可也。

    无心剑主屠岸离闻听此言,大喜,说吾道可继,于是收为亲传。

    所以今日被姜里如此经蔑的,亦是剑阁弟子里的传奇人物。荣耀累身,很得师弟师妹们拥戴。无怪乎整个山台广场,剑阁弟子人人怒火盈眸。

    可惜这些愤怒,无法实质性地干扰到战斗。

    也无须什么主持,司空累霄握住赤符时,这场战斗就已经开始。他的剑意冲霄而起,开裂层云。赤红色的剑身像是一条血色河流,古老的符文在其中载沉载浮。但姜望的剑已经先出。出在神魂世界!

    在广袤无垠的元神海,威严高耸的蕴神殿中,手握赤剑的司空景雪赫然睁眸。他敏锐地察觉到,他对这片元神海的掌控出现了动摇

    提剑飞出蕴神殿,一步踏进通天宫。其人其剑,坐镇道脉真龙颅内。

    盘踞屋顶的道脉真龙顷刻仰天长啸,身外爆出无尽剑光,好像要将元神海的永夜都刺破。待得剑光散去,道脉真龙的每一片龙鳞,都变成了剑锋

    尤其一对龙角,散发出堪比赤符剑的恐怖锋芒,照耀暗夜。此即为剑阁不传之谜,剑龙驭天。乃是以剑杀魂的绝顶神魂秘术。

    此龙以身负剑,合威于一,又有掌控元神海的强大权柄,又有破敌灭魂的恐怖杀力。司空累雪仗此在神魂搏杀一道,少见对手。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

    一扇至尊至贵的古老门户立在天穹!

    恐怖的威严笼罩此方元神海。已经飞上高空的剑龙,一点预兆都没有,直接被压制得下坠十余丈!

    这距离当然只是神魂世界里的概念, 而它反应的,是神魂世界里的权柄。很显然,司空景霄的权柄被削掉了太多。天地至尊将临,谁人妄称驭天那立在查顶的古老门户轰然洞开!

    扎组十余毕的素怖龙,在龙首位害,一个手提未剑的身影已经倒飞而出.却是司空号声连人带合被朝天网的恐饰力量逐出了创龙!剑阁传承三万载,能够流传下的神魂秘术当然不俗。但所谓今必胜昔。

    齐武帝只身复国,为一个已经事实上破灭了的齐国,莫草定了霸业之基础。此等雄干,比之剑阁历任哪代阁主,也须不肯输.

    他的拿手绝学,说是雄压玉天下,并不为过。

    姜望强大的灵识力量,再配合朝天阙,当场便将剑龙驭天碾碎了。而于此时,一道赤金光柱,倏然从天阙中撞出,径追司空景霄而去。洞金板!

    倒飞中的司空景霄横剑一格,便有数不清的剑形符文绕身而起,各自划出玄妙的轨迹,啸鸣之中有神威自显。此是他合赤符剑威所独创的神魂秘术,剑符护灵!

    但镇压穹顶的那座古老天阙,只是轻轻一震,此方天地皆动!司空景雪的护灵剑符当场散乱不堪,那玄之又玄的轨迹,全部偏离。

    洞金析的赤金光柱就在这时候撞了上来,撞碎层层叠叠的剑符,撞得司空景雪不断飞退。砰!

    他被直接轰回了蕴神殿!

    且是一步不差地,正落回他的蕴神殿宝座之上!

    。手机版网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