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赤心巡天 > 第十一章 曾记否,仙人问道

第十一章 曾记否,仙人问道

    在那流水潺潺的小河边,男孩握紧了手里的小木剑,牢牢盯着那御剑而来的白发男人。

    “你的根性很好,要不要跟我走?”白发男人这样说。

    他虽然年纪小,又如何看不到呼啸青冥的风景呢?正要开口答应,却先听到旁边响起一个固执的声音,“带我走!”

    声音的主人是他的玩伴,也是刚刚与他“斗剑”的手下败将。

    男孩是深知伙伴的固执的,比如今天这场“斗剑”,他已数不清是第多少场。但这伙伴只因之前输了一次,就一定执拗得要赢回来才肯止。

    男孩想着,那我们可以一起去修行。

    许多细节他都已经记不清了,但他还记得白发男人的那双眼睛。像溪水一般的透彻,又像天空一般的高远。

    白发男人用那双眼睛看着他们,看着两个自小形影不离的幼童,嘴角泛起意义难明的微笑。

    “我只收一个徒弟。”白发男人这样说。

    他重复道:“你们两个都不错,但我只会带走一个。”

    怎么办呢?男孩当时想。

    但他只来得及想了那一瞬,下一个瞬间,他就被推入了小河中。

    嘭!

    水花炸开的声音。

    他的朋友,跟他光着屁股就玩到一起的朋友,也还只是一个孩子的朋友,竟然毫不犹豫地推他下水!

    隔着荡漾的水波,他看到“朋友”面无表情的脸,以及那白发男人始终宁定的眼神。

    再然后,便是一道霜白的剑光冲霄而起。

    他的小伙伴和那白发男人便裹在那华丽而耀眼的剑光中,如一道晴天霹雳,突兀的来,也突兀的去了。

    如无数仙人问道的传说那样,与可悲而平庸的凡人们擦肩。

    只留下,无法释怀,无法相信,无数次午夜梦回的惊醒!

    ……

    姜望睁开了眼睛,漆黑的夜包裹着四周,也包裹着他。宿舍内分外安静,凌河与杜野虎的呼吸悠长,带着特殊的节奏。

    姜望知道,他们是在修习基础吐纳法。虽然浅显基础,却也只有内门弟子才能得授。是庄国道院百年不易的奠基之术。

    枫林城道院的内院选生没有太多悬念,凌河、杜野虎、赵汝成都成了新的内门弟子,将名字录入了供奉于祀殿的道士玉牒上。

    只不过在显现道脉之前,还不能算正式的麻衣道士罢了。

    开脉丹千金难求,即使枫林城道院受国家供奉,也不可能给每个弟子都免费发放。他们作为外门弟子里最优秀的那一批被选进内门,一般也至少要熬过一年时光,积攒足够功劳,才有资格获取开脉丹。

    每年的外门贡献第一,才能够以贡献换取一颗开脉丹。这是道院特别对外门弟子的激励。所以这一届既然出了姜望,便没其他人能复制他的路。

    即便如此,姜望也是搏命式的浴血厮杀,才累积到换取开脉丹的贡献。而如今整个枫林城方圆百里,也没有另一个西山盗可供剿灭了。

    拜入道院外门努力修行,击败无数竞争者进入内门。在进入内门后,继续努力修炼,同时积累任务贡献,最后获赐开脉丹,踏入超凡。这才是庄国正常修者的路子。也算是一条看得见的康庄坦途。

    可相较于那些天生道脉外显,直接入内门开始修行道法的人,这些走外门晋级路线的少年,确实也得虚耗太多的时光。

    修行之路,一步慢,步步慢。这是姜望在外门时之所以搏命完成任务的原因,同时也是方鹏举无法遏制贪欲的原因。没人愿意多等那么多年!

    所以说姜望理解方鹏举的渴求,但无法原谅他的手段。

    像他们这样卓异于人的武者,无论凌河还是杜野虎,对超凡的渴望谁会比方鹏举少呢?可他们都没有做出那样下作的事情来。

    姜望的父亲曾经说过一句话:人是由他的选择所决定的。姜望深以为然。

    而他之前也正陷入一个艰难的选择中。

    众所周知,修者九品,以一品为尊,九品被视为超凡之始。而成就九品的标志,即成就道旋,道元自生。

    修行者已经度过漫长得难以计数的历史,于这超凡第一步自然有非常细致深入的研究。

    脊柱被视为人体大龙,而道脉便藏于脊柱之中。道脉显现之后,修者便可以气血之力反馈道脉,从而生成道元。道元是一切道法的根本,也是超凡的基础。

    以姜望的土蚯脉为例,每一次调动“土蚯”都需要调动相当的气血之力,贯彻整条脊柱大龙之后,才能生成一颗道元。而姜望这个层级的修行者,每日最多做两次冲脉修行,积累两颗道元。不是他不努力,而是身体不允许。气血消耗太大,损源伤神,完全是得不偿失。

    积累道元之后,下一步即是神驭道元,完全依照奠基阵图罗列出相应阵点,阵成,则道旋生。

    作为已经开脉的修行者,枫林城道院自然传授了奠基阵图。正是庄国通用的归元阵,一共有八十一个阵点。也就是说,在罗列奠基阵图不出丝毫差错的情况下,他至少也需要四十一天,几近一个半月的时间,才能真正意义上成为九品修者。(姜望此前积攒的两颗道元,已在战斗中耗尽。)

    在此之前姜望当然没有什么可为难的,但如今他意外进入太虚幻境,更是继承了左光烈的“洞真墟福地”,解锁相应的论剑台与演道台,因而也就有了新的烦恼。

    昨日他得到归元阵图后,为了试验演道台的效果,将所有的1850点功,全部投入奠基阵图的推演。最终他得到了繁复无比的周天星斗阵图。整个奠基阵图有三百六十五个阵点!

    先不说周天星斗阵图的罗列难度,便即是他能完美复刻奠基阵图,也需要至少半年的时间,才能够生成第一个道旋。

    而此后九品升八品,需要建立三个道旋,八品升七品需要建立九个道旋。

    以此计算的话,时间太漫长了!

    周天星斗阵毫无疑问强过归元阵,但其奠基所需的漫长时间,正是姜望犹豫的地方。他需要尽快的提升修为,才能够追上那些天生道脉外显的修者,然而时间不等人。

    但在今夜的梦醒之后,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姜望闭上眼睛,催动昨日冲脉生成的唯一一颗道元,在脊柱之中缓慢挪动。在驾驭道元的、模糊的感知世界中,这是一片无垠广阔、无边浩瀚的空间。

    因为大龙栖于此地,所以这里又被称为脊柱海。

    但在修行者的口耳相传中,它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通天宫!

    贯穿通天宫,打开天地门,就是初阶修者到中阶修者的转变。

    在无垠的通天宫里,一颗道元渺小得像一粒尘埃。但并不随波,反而坚定的、倔强的贯彻着姜望的意志。挪动着、挪动着,终于悬停到了理想之地。

    那是周天星斗阵图中,太阳星的位置。

    当这颗道元悬停之时,姜望仿佛又看到了年幼时那位白发修者的眼睛。

    他永远忘不了,他被推入水中时。

    那双眼睛仿佛在对他说——

    “修行之路,就是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