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秦时罗网人 > 第六十章 留着他作甚?

第六十章 留着他作甚?

    远处,身着黑甲的秦国精锐威视十足,整齐的步伐给人一种无形的心里压迫,令人心畏。

    小胖子名叫子慕,儒家小圣贤庄的弟子之一,其眼力还是有的,眼下这些黑甲步卒尽是秦国精锐,而非往日里负责城池巡逻的士卒,这些秦军精锐要么不出动,出动必然会有大事发生。

    站在子慕身侧的还有几名少年,尽是儒家弟子,算是一个小团体。

    当然,其中还有两个异类。

    子慕沉吟了少许,目光看向了一侧同样观望的少年,眼中带着几分敬服,轻声询问道:“子羽,你觉得这些秦军来到桑海城所谓何事?”

    无防盗

    秦国知道他们来到桑海城了?

    听到子慕询问的少羽心中直接浮现出一个念头,不过片刻之后便是掐灭了,他们来到桑海城乃是临时听取了张良先生的建议,这种突发情况秦国岂能知晓,除非墨家那些统领之中也出现了叛徒,若是如此……

    少羽摇了摇头,很保守的说道:“不知道,不过以眼下帝国出动的兵马来看,此番事情不会小。”

    一旁难以融入小圈子的天明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这段时日他在儒家可是吃尽了苦头,从小没有接受过教育的他岂能跟得上儒家嫡系弟子,那些文字在他眼中和天书没区别,生性好动的他还不得不压着性子学习,因为大叔希望他好好读书,他也不想让大叔失望。

    最关键的是,天明性格很执拗,不愿服输,他想和少羽一样,不止一次幻想,等自己学成归来,吓墨家那些统领一跳!

    少羽跪服叫自己大哥!

    想法很美好,奈何现实很残酷。

    就在此刻,身体反应比脑袋反应快的天明突然看到了什么,忍不住叫道:“子羽你看,秦军好像要贴告示!”

    “?!”

    闻言,几名儒家弟子对视了一眼,相继走了过去,待得几名秦兵贴好告示,众人观望了起来。

    “帝国叛逆…墨家窝藏六国余孽…机关城被灭,巨子被捕,不日将在桑海城斩首示众……”

    与告示一同出现的还有十数张通缉令,画着墨家统领的面容。

    “少羽!”

    天明有些不安的抓住了少羽的衣服,大眼睛之中有着惊惧之色,小声叫了一声,舒缓一下内心的恐惧。

    少羽同样心中一紧,待没有发现自己与天明的画像,心中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但将很快,这口气就被堵住了,因为墨家巨子将要在桑海城斩首示众,此事墨家岂能坐视不管?

    帝国这是要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好毒的计谋!

    这是要将墨家一网打尽。

    少羽握紧了拳头,一时间心中诸多思绪涌现,相当复杂。

    “墨家巨子竟然成了叛逆?还要被当众斩首示众,这……”

    儒家弟子一个个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作何评价,往日里墨家的风评还是很不错的,身为诸子百家之中最出名的几个,墨家在江湖上的地位也不低,怎么突然与叛逆扯上关系了。

    “收留六国余孽,这像是墨家干出来的事情,不过这也是取死之道,墨家也许要成为历史了。”

    子慕皱了皱眉头,老气横生的评价道。

    天明握紧了拳头,怒视了过去,刚准备反驳两句,便是被少羽捂住了嘴巴,将其拉到了一侧,对其微微摇头,他们现在的身份不宜说这些话。

    “天明,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我们一旦暴露了身份,只会害了三师公!”

    少羽在天明耳边低声说道。

    天明咬紧了嘴唇,沉默了,只是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本就不是那种会将心事隐藏在心里的性格。

    同一时间,这个消息也是迅速的自桑海城之中流传了出去。

    ……

    桑海城,小圣贤庄。

    儒家现任大当家伏念正端坐在主位上,面色肃然,目光凝重,待听完弟子汇报完情况,才缓缓的说道:“桑海城风雨欲来啊!”

    “师兄此话何意?墨家之事与儒家并无瓜葛,不参与其中便是。”

    坐在伏念下位的是一名气质儒雅的帅哥,目光温和令人如浴春风,当真是谦逊的君子风范,不同于伏念的一丝不苟、严肃,也不同于张良的俊美无双,是那种令人很舒服的感觉,温和的宛如春天一缕清风。

    “只怕逃避不了。”

    伏念眉头紧蹙,默然了片刻,沉声的说道。

    话音落下,缓缓起身,走到一旁,看着湖中自由自在游动的鱼儿,神情复杂。

    颜路起身站在伏念身旁,目光柔和,轻声道:“师兄说的是子房吗?”

    “子房的心思太重,与那些人接触太多,无异玩火自焚。”

    伏念双手背负在身后,缓缓的说道。

    颜路脸上的笑意也是缓缓消散,看着明媚的天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伏念继续说道:“秦国此番将墨家巨子安排在桑海城,态度不明,我有一种预感,帝国的目标不只是墨家,有可能也包含儒家。”

    “玄黄学宫吗?”

    颜路目光微凝,轻声低语。

    “但愿只是我多想,不然……”

    伏念轻叹一声,缓步向着屋外走去,有些话无需说太多,点到为止即可,如今这天下看似太平,实则暗流涌动,诸子百家亦是如此,再加上六国的余孽,动荡就在眼前,墨家机关城也许只是开始。

    颜路目送伏念远去,默然不语。

    清风徐徐,吹皱了平静的湖面,鱼儿似被惊动,甩尾躲入了湖底,荡漾起了波澜。

    。

    。

    。

    。

    。

    。

    咸阳宫,章台宫之中。

    洛言正与嬴政对弈,空荡荡的大殿之中唯有这对君臣,气氛极为和谐,随着棋子落下的声音,话语声也是陆续响起。

    “蜃楼已经建造完毕,临近收尾,而阴阳家云中君也欲出海,寻访仙山,先生觉得此事如何?”

    嬴政目光平静,看着洛言,询问道。

    此事涉及到仙山与长生,嬴政自然也是有兴趣的,打造蜃楼本就是为了此事,当年阴阳家与帝国合作也是为了借助帝国的力量,如今目的已经达成,临近收尾,对于最终的结果,嬴政也很想知道。

    这仙山是真的存在,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阴阳家的目的又是什么?

    苍龙七宿是否真的存在,所谓的三界之说又是否只是传说。

    “我在等东皇太一,蜃楼已经完成,他不可能一直待在阴阳家,待桑海城事了,臣便着手对付阴阳家。”

    洛言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颗黑子,目光微闪,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既然已经着手对付诸子百家,那自然一次性料理干净了,顺便将六国余孽也清理干净,待得这些事情处理完,那中原的太平盛世将会彻底到来,那时,洛言便可去外面耍了。

    对于外面的世界,洛言还是很期待的。

    谁还能拒绝骑大洋马。

    为国争光,吾辈义不容辞。

    欺负中原人实在无趣了点。

    嬴政点了点头,对于阴阳家,他感官还好,与公输家一般无二,两者皆是将整个宗门都压在秦国身上的,属于自己人,而且洛言与阴阳家的关系也比较复杂,如何处理阴阳家还得看洛言自己的态度。

    “先生与阴阳家关系莫逆,此事朕不插手。”

    嬴政沉默了少许,捏着一枚棋子缓缓落下,伴随着落子声,他的话语也是澹澹的响起,代表了他的态度。

    “臣谢过陛下。”

    洛言嘴角含笑的应道。

    “你我之间无需说这些。”

    嬴政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洛言,便是低头继续看着棋盘:“对于道家,先生打算如何处置?道家天宗向来不沾俗世纷争,此番人宗入局,天宗必然会受到牵连,对于道家的处置,朕很好奇先生的打算。”

    “道家天宗不沾俗世纷争,此事臣也知晓,可道家天宗依旧存在于帝国的境内,凡是帝国内部的势力自然要受到帝国的管辖,道家天宗自然也不能例外,此事臣欲找道家天宗掌门协商,看他们是否愿意接受帝国的管辖。

    比起其余的诸子百家,对于道家,臣以为可是稍微放宽松一些。

    宗派这种东西不可能完全杜绝,堵不如疏。”

    洛言想了想,轻声的说道,对于道家天宗,他还是有些好感的,不参与俗世纷争,这样的宗教很适合成为国教,至于具体如何规划,还得看以后的决策。

    “堵不如疏?那便先看看道家天宗的态度。”

    嬴政沉吟了少许,平静的回应了洛言,话音落下之后,他又是有些好奇的看着洛言:“先生与道家天宗的掌门认识?”

    “知道,但未曾见过面。”

    洛言摇了摇头,解释道,对于道家天宗长门晓梦,他确实兴趣颇大,实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想看看她的瞬移台步。

    嬴政感觉洛言有些话没说,不过出于信任,他没有追问。

    洛言顿了顿,将话题扯到了儒家身上:“李斯那边已经答应了,臣欲这几日便前往桑海城。”

    “不等等?”

    嬴政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的看着洛言。

    消息传播需要时间,既然选择用墨家巨子钓鱼,那自然得给那些叛逆分子阻止人手的时间,如此才可以一网打尽。

    “去儒家之前,臣欲前往一趟农家,想要借助墨家巨子将叛逆分子一网打尽,此事不现实,所以臣欲让农家担当反秦先锋,以农家十万弟子,足以给那些叛逆分子些许信心,只要他们出现了,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好办。”

    洛言轻声解释,其次,他也想去见见田蜜这个小蜜罐子了,有一年多没去见她了。

    当真是旷日持久。

    嬴政点了点头,对于洛言的打算他没有补充,亦或者该说,他从来没有将六国的余孽和诸子百家放在眼中,他的注意力全放在国外,北地胡人和百越异族都比这些人有吸引力。

    屁股决定脑袋,身为一国帝王,他岂会整日盯着这些事情。

    对付他们,终究是一句话的事情。

    大秦的铁骑足以踏平一切!

    剑圣盖聂又如何,能挡得住三百人,可能挡得住三千人?

    ……

    从嬴政那边出来之后,洛言去了一趟阴阳家的宫殿。

    观星殿之中。

    月神冷傲缥缈,蒙着眼纱的她有着一份独特的朦胧神秘之感,姿态优雅高贵,修身的冰蓝色长裙包裹着绝美的玉体,目光澹漠的看着走入殿内的洛言,她并未起身相迎,只是平静的看着这厮。

    洛言也没有说话, 平静的走了过去,伸手揽住她的腰肢和双腿,便是将其抱起了起来,然后轻巧熟路的向着床榻走去。

    他此番来是套消息,自然需要给点东西。

    对于月神这样的女子而言,寻常的东西毫无价值,洛言得拿出一点你与性命攸关的珍贵产物才可。

    “你来便是为了这点事?”

    月神靠在洛言怀中,冷漠的双眸微闪,盯着迫不及待前往床榻的洛某人,好看的细眉皱了皱,有着些许不悦。

    女人果然是善变的,以前都是你缠着我……洛言抱着月神上了床榻,伸手捏着她精致的下巴,俯身对着她水润的嘴唇吧唧了一口,笑眯眯的说道:“一码事归一码事,我现在有点想要,你给不给?”

    “……先说正事。”

    月神握住洛言的手,故作冷态的说道,只是身体微微发软却是出卖了她,身体总比嘴巴诚实,她对洛言确实没什么抵抗力。

    主要还是老夫老妻了,彼此知根知底,想要端着姿态都端不住。

    “蜃楼已经建造完毕,此番前往桑海城,阴阳家的弟子都会前往,我很好奇,东皇太一会不会也去,毕竟蜃楼一旦出海,他可就找不到了~”

    洛言靠在月神的身上,感受着怀中之人的温软以及幽香,目光在她脖颈处流转。

    对于月神的锁骨,他确实没什么抵抗力。

    这女人的锁骨很美。

    “你现在就要对付他?”

    月神目光微闪,紧紧的盯着洛言。

    “不然呢?留着他作甚?这阴阳家的掌门之位也该换人了~”

    洛言手指轻抚月神的脸颊,轻笑了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