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腾飞之路 > 1788 谈崩了

1788 谈崩了

    望着突然间,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的冯盎,萧寒好像有些明白了:他为什么非要带自己来这里商量事情了。

    让自家的祖先也听到朝廷的决断,这可能是冯盎对于皇帝,对于大唐,心中所保留的最后一点倔强。

    其实算起来,在这次的事情当中。

    冯盎错了么?

    他好像没有错!而冯家,也没有错!

    但同样,萧寒错了么?小李子又错了么?

    似乎大家谁都没有错!

    但说到底,大家又好像都错了!

    冯盎的错,是错在不知收敛,将如今的冯家推得太高,甚至高到岭南大地上的居民只知有冯家,而不知有皇帝!

    先不说,这在君权至上的封建社会是不是取死之道,单说这样一来,对于一直将金瓯无缺,作为毕生目标的小李子来说,那也是不可能接受的!

    李世民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大唐,一个只属于他的大唐!

    而不是一个有着国中之国的残缺大唐!

    所以,冯家越强大,他的末日也就越近!即使没有现在的萧寒,当一旦时间成熟,冯家一样也会在顷刻间,土崩瓦解!这几乎是一定的!

    说过了冯盎,再看看李世民。

    而作为皇帝,小李子的错,却是错在了太过于心急!

    或许是火器的出现,给了他从未有过的信心!

    李世民这时已经等不得一步一步,像是推平宁家一样,缓慢的推平岭南一切!

    他如今只想要快速将岭南收回自己手中,让自己的政令,可以通达天下!而想要做到这一步,岭南冯家,无疑就是一块绕不开的拦路顽石!所以,才有了萧寒的这次莫名其妙的南巡。

    如果,萧寒能查出什么,那最简单!

    当年李孝常叛乱,李世民特意将身为一品大员的武士彠调任小小的利州,现在想来,未必不不是存着抵挡冯家的想法!

    从利州,蜀中调兵,由刘弘基指挥,真个打起来,哪怕冯家扎根再深,也绝对逃不过此次的灭顶之灾!

    说过了这两人,再说萧寒,他可能是这里面最为无辜的。

    甚至无辜到一开始,他都不知道自己身上,还兼任这样一个让李世民无法说出口的使命!

    知道这一切,还是靠他一点一点琢磨,一点一点推敲而得来的。

    可即使如此,萧寒也没法去埋怨别人,正如他说冯盎一样,这是大势所趋!而个人,在大势面前,只能选择随波逐流。

    “陛下这是吃定我冯家了?”

    良久,呼吸沉重的冯盎抬起头,定定的看着萧寒问道。

    萧寒苦笑一声,摇摇头道:“陛下不是要吃下冯家,但是如今天下一统,为大势所趋,您冯家……”

    “什么狗屁的大势所趋!不过是比谁拳头大罢了!”冯盎凄然一笑,开口打断了萧寒的话,然后对他说道:“可陛下如此对过往的功臣,就不怕别的功臣心凉?不怕天下人对他指指点点?!”

    “天下人……”

    萧寒听完了冯盎的话,下意识张了张嘴,他很想告诉冯盎,天下人都是健忘的!只要事不关己身,没有切身之痛,用不了多久,包括这岭南之地,都会将你冯家忘记!

    但是,当这句话到了嘴边,萧寒又轻叹了口气,将它重新咽了下去。

    李世民真不在乎天下人的看法么?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如果他真做的商纣王那样的暴君,这次来岭南的就不该是他,而是心狠手辣的侯君集了!自己现在,也不用这么心平气和的与冯盎在这里商讨这些。

    “冯公!”斟酌片刻,萧寒终于缓缓开口说道:“您先别生气,您应该看得出来,陛下之所以派晚辈前来,就是想要找出一个法子,能尽量解决此事!”

    “解决此事?哼哼,如果连岭南都没有我冯家的立身之所,那我冯家又能去哪里?”

    冯盎回答的毫不客气,岭南,是他冯家的立身根本!如果舍弃岭南,先不说那巨量的财富,人脉,网络!就说那些暗地里对冯家抱有敌意的人,他们难道不会趁这个机会,狠狠地扑过来,从冯家身上撕下一块血肉?

    到时候,他带着一个千疮百孔的冯家,又有何面目去地下见自己的列祖列宗,见自己的奶奶,冼夫人?!

    萧寒这时看着冯盎,同样也沉默下来。

    他原本想说:岭南不能待了,你们冯家可以去关中,去苏杭,如果嫌弃这些地方的气候不适宜,还可以继续南下,去海南,去南越,去爪哇。

    但是,这些话别说出口了,就连想一想,萧寒自己都觉得脸红。

    做人,不能太无耻!

    逼迫人家舍弃家业,逼迫人家背井离乡,还要假惺惺的替人家安排前程,这种事,真不是萧寒这种五好青年所能干出来的。

    “该死的!当初怎么不派唐俭过来!像是这种一边抹眼泪,一边捅刀子的事情,老唐干的才顺手!”

    萧寒还在胡思乱想,那边冯盎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对面地上站起身来。

    “冯公?”惊讶的看着站直身子的冯盎,萧寒一颗心突然间揪了起来!

    他隐约间预料到,似乎有什么事,即将要发生了。

    “哈哈哈!”果然,冯盎在起身之后,先是神色复杂的看了眼那些陈列在供桌上的牌位,随后突然朝着萧寒大笑起来。

    “萧侯!如果,我拿你作为人质!不知陛下可否能放过我冯家!”

    听到这句话,萧寒咯噔一下,一颗心瞬间就像是掉到了冰水中一般,凉彻心扉。

    “冯公,这个玩笑…并不好笑!”艰涩的说出这句话,萧寒不自觉的将屁股往后挪了挪,试图躲开冯盎那咄咄逼人的目光。

    “这不是玩笑!”

    冯盎依旧盯着萧寒,宽大的袍袖在这一刻突然无风自动,在翻卷的袖口当中,一点寒光若隐若现,似乎有利器藏在其中!

    萧寒大汗,整个身子都绷紧起来,一边七手八脚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挥舞着双手道:“咳咳,那个,有话好商量!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冯公千万莫得激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