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万界火种系统 > 第五十二章 冴子的剑

第五十二章 冴子的剑

    (日本就是这点很奇怪,明明是刀硬叫做剑,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竹剑木刀使用的方法也没什么差别,叫做剑道也未尝不可)

    新任剑道部指导教师然后被学生啪啪打脸,最后羞愧泪奔而去——

    按照这种恶意的心理推断,以及大家如此默认的套路,高城沙耶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精神找上了小室孝等人,本来只是几个人为了看好戏的个人行动,但在消息传开后,不知不觉中此时被吸引在剑道部的吃瓜群众却不下百人了。

    这里充分体现了,围观——乃多元宇宙所有智慧物种所共有的天性这一道理。

    大部分人没有赶上韩阎秒掉荒井的那一幕,但是冴子学姐凛然的出场却让他们更加兴奋起来了。

    “诶!?他就是新来的剑道部教师吗?好年轻!”

    “而且看起来好帅啊!”

    “切,再帅有什么用,等会就该丢人现眼了。”

    “的确……毒岛冴子学姐都出来了,估计没悬念了。”

    中国远赴日本的剑道高手——韩阎,现特聘为私立藤美学院剑道部剑术指导教师。

    任职证明上盖着校长的私章和公章,证明确实是真的没错。

    “看来的确是误会了。”毒岛冴子将任职证明递了回去,红唇轻启,“不过……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亦有达者为先的说法。”

    “所以,韩老师,按照我们剑道部的传统,可以请您指教一二吗。”

    毒岛冴子抽出了随身的木刀,斜斜的举了起来,终于不再抑制内的冲动,毒岛冴子冷艳的面孔带上了些危险而魅惑的气息。

    十八岁的毒岛冴子内心寄宿着嗜血的怪物,这是公开的情报。

    对鲜血的痴狂,对砍杀和破坏生命充满了渴望的本质,和平时期,在普通人看来这大概是不容于世的人性扭曲。

    她太强了。

    在这个世界,她的力量和剑道已经远远将其他人抛在了后面,剑道大赛的冠军在她手里走不过十招,就连自己的父亲,举世著名的剑豪,也早已不是她的对手。

    毒岛冴子的人生由此逐渐开始了虚假化的完美,一直以来为了表现出所有人期望中完美的一面,她不得不封闭内心的枷锁,控制着出手的欲望,生怕会引发出她嗜血的冲动,为此,她几乎放弃了等待心灵的救赎。

    然而,

    在韩阎出现的时候,那隐隐透出的锋锐,强大的力量,再一次激发了她内心埋藏的冲动。

    如果对手是眼前这个人的话……终于……也可以痛痛快快的砍了吧?

    对于强者的渴望,骨子里对于战斗的渴望,冴子潮红的面孔上,一双蓝紫色的瞳孔映射出灼热的期待。

    韩阎注视着冴子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对方神情心里的变化统统尽收眼底。

    原来如此……竟然压抑到了这种程度吗?

    韩阎提起了玄铁重剑,轻轻答道,“看来,这个世界对你来说太小了,毒岛冴子,我来让你看看更高的风景吧。”

    直面着韩阎,在微不可查的吐气声中,毒岛冴子眼中的灼热仿佛化作实质般的火焰,手中横举的木刀由静至动,起势便带起了风雷之势,毫不犹豫的劈了过来。

    踏前,斩!

    作为公认的剑道大师,毒岛冴子的一击显然与荒井没头没脑的乱砍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就连韩阎也有些意外,这从毒岛冴子手中劈出的一剑,已经具备了剑势的雏形,无形的压力激荡锁定着他,似乎下一秒,沉重的木刀就会将他连皮带骨头一起劈开。

    起手就是大招……这和斗地主上来直接扔王炸有什么却别?韩阎咧了咧嘴。

    但不管怎么说,看上去,这是避无可避的一剑。

    该说不愧是天才吗……在低武……甚至可以说是无武的世界能够理解到这种层次,真是了不起,放在金庸世界,估计又是一个女性翻版的独孤求败式人物吧。

    就凭这一剑,韩阎就可以断定,尽管还不成熟,但,毒岛冴子的剑道,已经确确实实走上属于她自己的路了。

    “不错的一剑。”

    手中的玄铁重剑,轻若无物般的微提了一个角度,明明重逾百斤,却后发先至,不急不缓的稳稳卡在木刀受力点最弱的地方,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响起,玄铁重剑成弧形翻转,刚好让这一剑力量在即将到达顶峰前的一刹那泄掉,并使木刀失去控制的弹起,这种当不当正不正的反击方式险些让毒岛冴子走岔了气。

    在外人看来只是韩阎不咸不淡的提了一下剑,却弹开了冴子声势不小的攻击,而冴子的身形也瞬间不稳,隐隐打了个踉跄,具体其中发生了什么,外行们也只能看了个热闹,秀了个惊讶。

    显而易见的一招落败,这样的情况似乎完全超出了所有围观者的心理预期。

    难受……

    这是毒岛冴子生理上最直接的感受。

    面对看不透的韩阎,她几乎没有留手的意思,可以说这一剑已经接近自己的全力了。

    如果是力量上压过自己,或者是速度上超过自己,她都不意外,但她没想到的是,这样的交锋结果,很明显是自己是在剑道的理解上输的一败涂地。

    轻易地找到对手的破绽并施以反击,使攻击的平衡点破坏,这种不同层次实力才能产生的碾压感,从来都只出现在冴子的对手身上,而这一次,轮到她自己了。

    毒岛冴子的脸上红意更胜了。

    正常人面对失败会懊恼,会郁闷,更有甚者会因为巨大的打击一蹶不振,但是毒岛冴子却越加兴奋了。

    对她来说,失败也是她所渴望的,长期站在无人可敌的位置,毒岛冴子几乎迷失了方向,因为没有目标追赶,让她甚至对剑道的前路产生了怀疑,

    自己走的路是不是正确的,

    前方究竟还有没有路,

    有的话,

    那是什么样的景色。

    而韩阎轻飘飘的一剑,毫无疑问的,在毒岛冴子的道路上点亮了一座明晃晃的灯塔,让她知道,迷雾已散,前路未断,长久以来只是自己坐井观天了而已。

    兴奋,刺激着毒岛冴子的神经,欢愉在心中跳动的同时,呼吸反而愈加的平稳,毒岛冴子丁香诱人的舌头下意识的轻轻舔了一下柔软的粉唇。

    她渴望感知自己的极限,也渴望看到更加遥远的风景。

    “感谢您为我指明方向,老师,为了表示尊敬,这一剑,我会用尽全力的,请指教——”

    木刀收在腰间,胸口的起伏趋于平静,葱白的右手半松半紧的捏着刀柄,她的意识全部聚集在了接下来的一击之中。

    “一之太刀,春雷!”

    冷冽的声音如山中冰泉般透彻悦耳,毒岛冴子挥出了她此前能达到最高境界的一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