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万界火种系统 > 第十九章 你拿一把破手枪指着我?

第十九章 你拿一把破手枪指着我?

    领着满心慌乱的白念薇来到包房门口,里面传来了一个飞扬跋扈的声音。

    “我告诉你,三个人抓不来不行就十个,十个不行就二十个,就算他真会功夫,一通乱棍下去,那就是个屁。一个学生歌手而已,居然敢耍我,我于天曜想要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的!”

    韩阎眯了眯眼,伸手推门而入,“找我何必那么麻烦,我这不是来了吗。”

    VIP包间很大,里面一个青年男子坐在沙发上,周围站了十来个人,其中就有王大虎和他的三个跟班。

    “于,于少,就是他,我说的那个人就是他!”王大虎面露恐惧的对于天曜说道,他只是一个手底下没几个人的小混混头子,实在是没什么太大的胆气,韩阎随手揉捏了他几下就彻底不敢和正面对上了。

    于天曜一身骚包的白色西装,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一开口就完美的诠释了衣冠禽兽的概念。

    “你他妈,知道是他还费什么话,给本少爷把他身后的小娘们拽过来,男的打残。”喝了一口红酒,于天曜抱着肩膀躺在沙发里,就准备看一场好戏。

    然而一口红酒还没等咽下喉咙,于天曜就差点喷了出来,同样吃惊的还有在门口站着的白念薇。

    她猜测过韩阎或许练过功夫,但没想,十多个看来十分强壮的打手,还没坚挺两秒钟,就被他像大人欺负小孩子似的打的满地哀嚎。

    弱,真是太弱了,对付这群人连内力都用不上,不尽兴的撇了撇嘴,韩阎一脚踩在了王大虎的胸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脸的戏谑,“我之前说什么来着?”

    王大虎惊恐的看着韩阎,胸口处的脚好像一座大山压着自己一动也不能动,哆哆嗦嗦的回道,“您,你说,再见到我……就打断……打断我的五肢……”

    “哦哦,你这不是记得很清楚嘛?”

    韩阎对于天曜的无视让一向嚣张的于大少心中一股怒火腾的就冒了出来。

    额头的青筋浮动了起来。

    愤怒让大脑开始充血,于天曜猛地从兜里掏出了一柄黑漆漆的手枪,咔的一声打开保险,直直的对着韩阎的脑袋,面容着狰狞的叫道,“你他妈再动一下试试?功夫好了不起?你再强还能快过手枪?嗯??”

    “给我跪下!!”

    在他看来,被自己用枪指着,韩阎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跪下任自己侮辱,都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这手枪,可比菜刀厉害多了。

    胜券在握,于天曜残忍的看着韩阎,心里已经开始琢磨等下该怎么折磨对方,才能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

    白念薇看见于天曜掏出一把真枪,当时就吓的一声尖叫坐在了地上。

    “跪下……?”

    停下了准备动手打断王大虎五肢的动作,那如寒风凛冽的声音让于天曜后脊发凉。

    “呵呵……前天,有好几个拿枪指着我,想要杀我的人,你猜他们现在在哪?”

    韩阎的声音冰冷而有力,于天曜拿着枪的手一抖,心中不由得慌乱起来,“你,你少装模作样,我就不信你连枪都不怕,你敢动一下试试,我一枪毙了你!”

    “嗯,这世上总是有人不明白不作不死的道理。”

    韩阎露出冰冷的神情,内力汇聚到了腿部,在场的所有人就只看到黑影一闪,韩阎就站在了于天曜的面前。

    于天曜慌乱之中刚要开枪,就被韩阎一手抓在了枪膛之上,另一手抓住于天曜的脖子,于天曜整个人就被一点一点的举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

    无论是倒在地上的混混和白念薇,还是被举在空中的于天曜,所有人的世界观瞬间爆炸,各个张大了嘴巴,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韩阎。

    如果说之前放倒那些打手还可以说是功夫好,可是能无视枪械的威胁就有点难以想象了,甚至在场的人都没看清对方怎么出手的,百十来斤的成人,居然就这样被这个青年单手举在了半空。

    于天曜双脚离地,两手拼命的挥舞想要掰开卡住自己脖子的双手,满脸涨的通红无比,呼吸不畅带来死亡的恐惧如潮水般将于天曜淹没。

    “放……放过……我。”活下去和尊严之中,于天曜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后者,“求求……你……杀了我……你也没……有好处……”

    韩阎的眼底闪动着冷意,他只要手上一用力,于天曜这条烂命就彻底会被自己终结,但这是法治社会,不是那个射雕乱世,自己固然不会害怕,但杀了他,难免会给七莘惹上不小的麻烦。

    尽管知道现在放了他,凭于天曜的德行,绝对不会干出一笑泯恩仇的事,反而会等待机会想法设法报复自己,但至少现在,于天曜还不能死,等今日过后,如果他再敢来招惹自己,到时候再让他人间蒸发就是了。

    韩阎的情感缺失症在平时是表现不出来异常,只有面对死亡或者威胁的时候才会分外明显,对他来说,带给他人死亡完全不会有负担,尤其是面对能够给自己和亲近之人带来威胁的人,死亡,只是一个必须执行的动词而已。

    就好像当初遭遇银行劫案,养父母被杀,自己和七莘一起被绑架作为人质的时候,十二岁的自己毫不犹豫的捅瞎了犯人的眼睛,被警察救了出来,在他心里,杀掉对有威胁的人实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恐惧?不存在的。

    像丢垃圾一样将手里举着的于天曜甩到地上,韩阎面无表情的说道。

    “滚,别再骚扰白念薇,再有下次,我不会收手了。”

    像死狗一样大口呼吸着空气,死里逃生捡回一命的于天曜完全顾不上其他,连狠话都不敢放出一句,生怕惹恼了韩阎,跌跌撞撞的向似水年华的门外跑去。

    门口本来想偷偷看热闹的丽姐看见这一幕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莫非连于少都被那小子整治了?不行……这白兰兰以后看来可不能招惹了,万一因为她丢了性命可就亏大了……”

    徐丽连忙慌乱的向夜场后场跑去,必须得躲一躲,她可害怕被韩阎迁怒,天知道对方怒火没发泄完了没,要是转移到自己身上那就操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