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万界火种系统 > 第十五章 小看自己了

第十五章 小看自己了

    “这班人黑吃黑也就算了,居然连作为中间人的掮客都要干掉,莫非他们知道这火纹玉石的作用,怕走漏风声?不应该啊……”

    韩阎借着二楼阳台的门柱遮掩向下看去。

    一、二、三……七、八,一共八个人,每个人都有枪,算上那两个狙击手……

    啧……有点麻烦了。

    “我的武功在这个世界应该算是超出常规了,但是应该还没到能够无视现代火力的地步吧……虽然还没尝试过,可如果被八把手枪两杆狙击同时点射,想来除了变成筛子并没有第二种可能了。”

    “那么……”

    只有逐个击破了!

    “报告,二楼的掮客二人组一人中弹,因为角度问题另一个人只露出了半个身子,狙击失败了,他似乎躲过去了。”

    “什么?阿虎,飞鱼,猴子,你们三个给我上去把那个漏网的给我弄死,火纹玉石必须给我完好无损的弄到手。”

    “据我所知,掮客二人组的信誉度非常好,每一次的讯息保密都做得十分到位,这一次两个人都到了,所以只要他们也消失了,就不会再有人知道有关火纹玉石的任何消息了!明白了吗?”

    为首带着墨镜的一名疤脸男子厉声说道。

    “是。”*3

    不过他并不知道,这一次,作为掮客二人组的闻一妍并没有来,在那里等着他们的,也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绵羊,而是一个从武侠世界里归来,即将收割他们的,

    死神。

    透过窗帘缝隙,看到三个黑衣人朝自己这边提枪跑来,韩阎解开了背后的玄铁重剑。

    “哈,这下方便了,看来不用发愁怎么分割战场了,真是蠢的招人喜欢。”

    “那就拿你们做下实验好了。”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在他们印象里,两个普通人而已,在自己的手底下根本不可能翻出什么浪花,有三个持枪的手下,已经足够了。

    三名黑衣人砰的一声踹门而入,三柄枪分别各自指向了屋内的一个方向。

    风吹的窗帘呼呼作响,杂乱的摆设在月光下反着光,屋内空无一人。

    “出来吧,这就这么大,躲也没用。”阿虎开口喊道。

    “你们……是在叫我吗?”

    什么!?

    一股浓重的危机感刺激得三人寒毛倒立,连忙慌乱的调转枪头向身后连开数枪,却打了个寂寞。

    “喂……这边。”

    一只手轻轻地在三人的肩膀上各拍了一下。

    “什么人!”“在哪!?”“鬼啊!”

    这等诡异的情况让三人惊恐大叫了起来,慌乱之中,三人拿着手枪对着四周疯狂的乱射了一通。

    但显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啧啧,没子弹了?”

    韩阎提着玄铁重剑从横梁上飘然而落,

    “那,该我了吧?”

    冰冷的杀意洋溢着,重剑在微弱的夜光里划过一道死亡轨迹,“蓬”的三抹血花几乎同时喷了出来。

    韩阎后撤一步,无锋重剑在身前连划三个圆圈,将喷射而来的血液挡在了一尺之外之外,用力一甩,血液向一侧飞溅而去,三名手下惊恐的圆睁着双眼,不可置信的倒了下去。

    嗯……看来普通枪支虽然对自己还有一定的威胁,但使枪的如果也都是些普通的人,那也没什么卵用,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自己这身武功的强大啊。

    这么说,即便狙击手想要瞄准自己,只要数量不是太多,靠着那一瞬间的反应也足够自己摆脱危机了。

    “那么……不玩了吧。”

    韩阎拎着剑脸上笑着,眼中绝没有一丝笑意的走了出去。

    “怎么回事,枪响了那么多声,居然还不回来……你们几个,都跟上。”

    疤脸男子摘了墨镜,急匆匆的向韩阎这里走来。

    “嗯?”

    伸手挡住了身后的几个手下,疤脸男子微眯双眼看着前方一个青年扛着一柄漆黑大剑,悠哉悠哉大摇大摆的对着自己走了过来。

    “呦呵,cosplay啊?”疤脸一声冷笑,

    “不过,拿着一柄破剑,就出来对上我们,是该说你有勇气呢,还是该说你傻了呢?”

    韩阎扭了扭脖子,发出嘎巴嘎巴的脆响,似笑非笑的看着疤脸。

    “那你倒是猜猜看,之前那三个拿着玩具枪的废柴,现在是在天上呢,还是在地狱呢?”

    一阵不好的预感升了起来,疤脸男子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额角一滴冷汗不由自主的渗了出来,旋即那张丑陋的疤脸变得狰狞。

    管他装神弄鬼那么多,五把枪两把狙对着他,就算他再厉害又能玩出什么花样!

    “还傻愣着干嘛,开枪!干掉他!”

    一时之间枪声乱响、火光四射。

    “独孤九剑——破箭式!”

    在刀疤脸瞠目结舌的表情当中,他看到这一生从未见过的画面。

    只见对面那小子身化一道黑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飞射的子弹中狂奔着,枪火的轰鸣不断,却丝毫无法将他的脚步拖慢一丝一毫,更可怕的是,随着距离越来越短,对方根本连躲都不躲,直接靠着手中黑剑,竟然将所有射向他的子弹都精准地磕飞,只留下一连串火花金鸣。

    “不……不可能……你……你不是人!”

    血雨横飞,身边仅余的几名手下转瞬间就在那柄黑剑的肆虐下变成了尸体。

    当冰凉带血的玄铁重剑横在疤脸男子脖子上的时候,疤脸彻底崩溃了。

    事实上,这一系列动作比韩阎想象的还要简单上一些,独孤九剑破箭式,靠着听风辩位专门破解诸多暗器,甚至还能借力反打,而这手枪的轰鸣声极大,几乎完全不需要听风就能辨位,再加上弹道直来直去,只要数量不超过自己反应能力的上限,手枪与自己而言,根本毫无威胁。

    “狙击手在哪?”

    韩阎居高临下的看着疤脸,如是问道。

    疤脸哆哆嗦嗦的瘫坐在地上,恐惧的看着韩阎,他心知此时说出狙击手的位置,自己必死无疑。

    于是强按住内心的恐惧打定主意死活不说,能多活一秒是一秒,没准,下一秒狙击手就把这个怪物射杀了,不是吗?

    “唉……看来闲来无事研究了一下九阴真经里的偏门武功还是有用武之地的嘛。”

    韩阎眼中幽光一闪,两人视线对上的一刹那,疤脸的眼神瞬间变得空洞无神起来。

    “移魂大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