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万界火种系统 > 第十四章 我回来了

第十四章 我回来了

    青年侠客阎王剑单剑退西毒。

    惊人的传闻如飓风般在江湖上流传开来,这一切远在终南山的韩阎却是完全不清楚,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也完全不会有任何兴趣。

    据王重阳离世已有月余,临近卯时,天空蒙蒙未亮,重阳宫太清院内,夜晚山雾未散,一道身影在院中上下翻腾。

    “流水下滩非有意,白云出岫本无心!”

    双脚接连两下轻点,如灵狐般在空中翻出了一个圆圈,一柄玄铁重剑自下而上带出一丝沉重的破空声。

    “三剑穿云千山渡,天绅倒悬破长空!”

    身影于半空中猛提一口气,竟在空中做出了一个弧形的周转,旋身提剑如越高山般劈向身后。

    金铁交鸣之声响起,碧玉竹杖使出一招绊字决的拨狗朝天,将如雷似电的玄铁剑势引向一旁。

    “我说韩阎小子,月余以来你天天没日没夜的修行武功,这武道一途勤勉是好,可你这般习练无度,在我看来,完全只是因为重阳真人的去世而在发泄罢了,你难道没发现,这一个月,你非但没有进步,手中所持之剑反而比那日之前更加凌乱死板了吗!”

    洪七公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道。

    “想想重阳真人临走的话吧,别让他失望啊……”

    韩阎低头看着手中重剑半晌无语,他心里清楚,这一个月自己的心乱了,他为了变强太过急于求成,结果剑,越来越不稳,先天内功也出现了不进反退的趋势。

    否则洪七公的打狗棒法即使再精妙,亦不可能一招便将自己的剑势引走,说到底,还是因为重阳真人的去世,让自己有些陷入执拗了。

    一直以来洪七公看得出来韩阎心中的悲伤怒火并未消退,理性已经完全被感性所压制,就算开口也是无用之功,所以直到今天,眼见时间过去十数天,心中抑郁发泄的差不多了,这才现身开口,点醒韩阎。

    韩阎的目光逐渐变得清澈起来,长出了一口气浊气,将重剑直插地面。

    “唉、七公……这些日子来,累得你担心了,小子惭愧……”

    洪七公拿着打狗棒梆的一声敲到了韩阎的头上。

    “少来跟叫花子拽这些客套话,听着就烦,有这功夫还不如给我去烤两只那个奥什么鸡,臭叫花子试了好多次都做不出你那种味道,这一个月都快把我馋死了。”

    韩阎先是一怔,随后摇头笑了出来。

    “七公你还真是……好吧,说起来我也有些饿了……”

    欧阳锋离去之后,按照韩阎的嘱咐,全真教将终南附近的所有流匪山贼好好地整治了一番,附近的居民幸福指数直线提高,时常向山上送来不少的吃食。

    炮制了一番的烤鸡,眨眼就被两人吃的只剩下一地的鸡骨头,回味无穷的舔了舔手指,咕咚灌了一大口酒,洪七公大笑道。

    “这要我说啊,我出生下来感到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喝上吃上这美酒美食,只要这日子一直都有,就算换个皇帝来给我做,叫花子也是坚决不换。”

    “当皇帝本来就没什么好的吧?每天要应付那么多公文,到老了还要面对子女反目后宫纷乱的戏码,再加上若是朝中出了些佞臣,被套个昏庸的名头骂名千古传,啧啧,想想都觉得可怕,天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当皇帝。”

    韩阎双手背在脑后,望着天空说道。

    洪七公倒是没想到韩阎会是如此看法,不禁有些莞尔。

    “你小子这天外之人的思路果然与众不同,这话要是传出去不知道要有多少人笑你傻子喽。”

    “哎,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也不是那么好的嘛。”韩阎故作无奈的耸耸肩,夺过七公手里的酒葫芦猛灌了一大口。

    “七公啊,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是要准备回到天外去吗。”

    “嗯……来到这里也够久了,现在不得不离开了,但是……我会回来的。”

    洪七公一双油渍麻花的大手在身上蹭了蹭。

    “也好,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叫花子也有自己的事要办,九阳真经对我的帮助的确很大,这本降龙十八掌你收着,叫花子这辈子的感悟都在里面了。”

    洪七公本是洒脱之人,近日来一是为了吊唁王真人去世,二是不放心韩阎的状态,如今事情解决,也是时候离开了。

    过了重阳真人的头七没几天,周伯通就耐不住寂寞离开了,没准等再见面的时候,就得叫他老顽童了。

    韩阎遥遥看了一眼古墓,他对那个玉女素心剑法其实也很感兴趣,不过因为王重阳的缘故现在两门关系尴尬,自己也不可能去强取,便就此作罢。

    洪七公得了九阳真经,剧情开始的时候想必要比原著的他强上不止一筹。欧阳锋也没被破去蛤蟆功,九阴真经也被自己带走,真不知道再回来的时候,原剧情会被自己这只蝴蝶的翅膀扇成了什么样子。

    不过现在嘛……

    回家,这两个字眼自己已经想了一年多了。

    韩阎辞别全真七子和七公,换上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那一天所穿的衣服,将闲暇时间收集好的一些贵重物品放进与自己一同穿越而来的背包之内,迎着山风站在崖前。

    “重阳大哥,我要回去了,日后有机会,再来给你烧点我们世界的特产,你是第一个将我引入武道之路的人,你的恩情,我永远都铭记于心。”

    “火种系统,回归。”

    脑海中动念一闪,伴随着韩阎的呼唤,虹光亮起,一道椭圆形的天光横在了面前。

    韩阎嘴角一动。

    “我回来了。”

    ……………

    华夏,云海市,九门港口。

    韩阎再一睁眼,倒在地上的祁小菲仍旧生死不知的倒在地上。

    一切的一切,就好像南柯一梦。

    然而体内流淌的内力和身后所背的玄铁重剑却分明告诉他,

    这,并不是梦。

    韩阎将目光投到祁小菲身上,只见腹部那巨大的伤口处不断喷涌着鲜血,如果是之前的自己,也许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掉,但是现在……

    上前几步,抬指便将祁小菲伤口处几大穴道封住,暂时阻止了血液流出,一股先天功内力输了进去。

    “不过这人受伤过于严重,此时虽然临时封穴,靠着内力也只是能吊住一口生气不散,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恐怕到最后依然逃不了一死。”

    韩阎深吸了口气眼中寒芒闪过。

    坏规矩,想杀人灭口?

    好,我就陪你们玩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