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雅读小说 > 万界火种系统 > 第十三章 明心立志(求一波支持…)

第十三章 明心立志(求一波支持…)

    如果说韩阎的到来让欧阳锋还有些犹豫是否拼上一拼,后面飘然而至的洪七公的出现却让他彻底熄灭了心中的念头。

    一个韩阎已经让他如此吃力,若是再加上洪七公,继续强留下来恐有性命之忧。

    欧阳锋也是心思果决之人,一句狠话也不留,下定决心撤退之后便抽身欲走。

    韩阎见欧阳锋似有退意心中一动,若是放任他就此离去,等自己不在这个世界,王重阳未破去他的蛤蟆功便离开人世,为夺取九阴真经,这全真上下恐怕要被欧阳锋闹得永无宁日可言,这样的话自己可就真是愧对王重阳了,干脆,将这西毒的注意力引到自己头上,这样一来他就算要找麻烦,也只能找自己的麻烦,到时候不说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他翻遍天下也找不着,就算有一天自己回来了,相信到时候的自己,一个欧阳锋绝对翻不起什么大浪。

    念及至此,韩阎从怀中掏出一本蓝色的经书对欧阳锋喊道。

    “西毒,你不是想要九阴真经吗?我告诉你,重阳真人已经将它彻底交托于我了,日后你若还起歹心,我随时奉陪,只不过,你要做好留下性命的准备!”

    欧阳锋目光紧盯着九阴真经,心中贪念翻涌,只是一旁洪七公懒洋洋的靠着殿门,不得已只得强行压下贪欲,冷哼一声运起轻功向店外射去。

    “大言不惭的小子,今日七公在此便饶你一回,日后你可要祈祷不要被我单独遇见。”

    也是忌惮若是强行留下欧阳锋,在场之人必会被他的反扑死伤不少,洪七公也没有出手,只是哈哈大笑看着欧阳锋离去。

    “欧阳锋你个老毒物,韩阎小子如今年龄不过弱冠已经能逼的你无法回攻一招,若是待到几年之后,只怕你见了他,还反倒要如丧家之犬般逃命了!哈哈哈哈!”

    欧阳锋在半空中闻得此言被气得呼吸微滞,身形一乱险些内气紊乱,但此时敌强我弱,只能咬牙恨恨的记下这笔账,飞快的离去了。

    全真七子恭敬的上前一礼,为首的丹阳子马钰感激的说道,“多谢韩师伯出手相助,如若不然,今天我全真当真要遭逢大劫了。”

    这时的七子还很年轻与韩阎的年龄也不差太多,但一年来韩阎与王重阳平辈相交,按辈分来说马钰等人完全可以说是他的师侄一辈,所以称其为师伯也是应该的。

    一旁的周伯通却从未见过韩阎,正好奇怎么突然跑出来了一个和自己同辈却武功如此了得的青年,就见韩阎大步上前直奔王重阳的棺木而去。

    还未待众人继续开口询问,韩阎在棺前站定,深吸了一口气,伸出右手一股柔和的气劲将棺盖挪开一旁,众人尚未来得及制止,就见里面本应已经去世的王重阳苦笑着坐了起来。

    如此情景将众人惊得目瞪口呆,重阳真人……竟然没死!?

    王重阳儒雅帅大叔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之色站起身,似有些好笑之间又有些感动。

    “你怎么知道我是诈死的。”

    韩阎却完全不像周围几人一样开心得起来,声音颇为沉闷的说道,

    “先天功第二层。”

    王重阳眼中流露出惊喜之意,

    “先天功第二层能让人灵觉大幅提升,没想到短短一年你竟能做到如此成就……我以龟息功假死避人耳目,就是为了引来欧阳锋,想以一阳指趁其不备劈了他修炼二十余年的蛤蟆功,为江湖换来数十年平静,却不曾料到你竟然在这关头赶了回来,还将其逼退,真是了不起的进境。”

    几乎没听清王重阳说了些什么,韩阎此时只感觉心中一股无力感升腾而起。

    “重阳……大哥,我不再叫你真人了是因为在你生命的最后,我想告诉你,我是真的把你当做我的大哥,我能感觉到你靠着原本积蓄准备对付欧阳锋的先天功内力,才能以回光返照的形式存留至今,只是……真的没有任何挽救的可能了吗?”

    王重阳笑着摇了摇头。

    “你可还记得临行前我所说之话?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我这一生,巅峰也走过,低谷也趟过,如今命数已至,唯独这奈何桥,忘川河不曾见过,在这最后的光景,还能见上小兄弟你和七公这老朋友一面,已经算是上天厚待重阳了。”

    王重阳和韩阎的一席对话周围人顿时明白了,原来重阳真人此刻只是回光返照,再过得片刻就要真正驾鹤西去了。

    韩阎嘴角嗫嚅了几下,最终强忍着心绪低声说道。

    “大哥可还有什么未了之愿?”

    王重阳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氤氲之气,显然这是最后的先天功内力即将散去的征兆。

    “如果可以的话,日后若有机会,帮我照拂一下全真和古墓……重阳一生无愧天地,唯独愧对一人,如今,我也可以去找她陪个不是了。”

    王重阳缓缓地闭上了双目,嘴角含笑,虽然最后一丝气息也就此消退了,却安详的宛如升仙得道。

    七公看着自己的老朋友,昔日武功天下第一的王重阳王真人就这样气息渐没,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说出什么。

    弃笔从戎报国身,惜败金贼入墓门。

    终南山中坐忘年,明心见性立全真。

    三教道统传千古,华山论剑成逸闻。

    天下五绝尊其首,重阳一生不弱人。

    韩阎一声大吼,手持重剑便在这大殿的金柱之上刻下了这四排如游龙般遒劲的大字。

    发泄过后,玄铁重剑咣当一声掉落地面,韩阎紧握着双拳,无力感一波波袭来。

    第二次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上一次是好心收养自己的养父养母,现在是亦师亦友成为自己武道领路人的王重阳,可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面对人生中重要的人在眼前离去,自己却毫无办法。

    爸……妈……重阳大哥……

    过去的记忆蜂拥而至,韩阎前所未有的痛恨着自己的无力。

    这种慌乱和心痛的感觉是什么?

    恐惧?恐惧死亡?

    不……不是,我依然不会畏惧死亡,却开始恐惧重要之人的逝去……

    这是……情感缺失症好转的迹象?

    如果是的话……那代价未免太大了吧。

    韩阎捏紧了拳头,现在的我拥有这获得诸天万界中无数可能性的机会,那我需要做的,就是无论多难,我都要让自己强大到能够应对所有的局面!

    因为

    我再也不要面对重要之人的离去而束手无策!

    “下一次,我要用自己的力量,保护所有我想守护的一切!”

    韩阎的眼睛透着比金石还要坚定的光芒,在心底如是对自己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