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别动我还在里面要断了 两个美女用力磨镜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丫头别动我还在里面要断了 两个美女用力磨镜

丫头别动我还在里面要断了 两个美女用力磨镜

发布时间:2019-08-13 16:15:34

导读
“快醒醒,快醒醒。”张晨一边游,一边用手拍打秦雅的小脸,只把她的脸拍的粉扑扑的,秦雅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刚清醒过来,秦雅还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你又落水了

 “快醒醒,快醒醒。”张晨一边游,一边用手拍打秦雅的小脸,只把她的脸拍的粉扑扑的,秦雅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刚清醒过来,秦雅还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你又落水了。”张晨无奈的回答,怎么自己每次都能遇到秦雅落水啊。

 

 

秦雅回神,想起来刚才在水下的恐惧,不由得双手抱紧了张晨,紧紧贴在张晨身上。太吓人了,要不是张晨自己差点死在湖里。

 

 

张晨已经救了自己两次了,还都是因为溺水。

 

 

“张晨哥,谢谢你。”秦雅很郑重的说道。

 

 

放松下来,张晨也有时间细细打量秦雅了。刚才情况紧急没顾上,现在基本没事了,张晨也有心情去欣赏。

 

 

秦雅煞白的脸色这会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白皙,带着点粉。水珠子不断从湿湿的的额发上滴落,沿着脸颊流到脖颈,再蜿蜒曲折的和湖水融为一体。

 

 

或许是张晨的视线太过火热,秦雅也觉察到不对,顺着张晨的视线,才发现自己啥都没穿紧贴在张晨身上。

 

 

秦雅想要松开又不敢,只得伸手捂住张晨的眼睛,脸色爆红:“你不许看。”

 

 

“不看我怎么带你上岸啊。”秦雅游得远,这会距离岸边还有一点距离。

 

 

“我说你游久是,不许偷看。”

 

 

好吧,好歹刚才也饱了眼福,再看下去,秦雅怕是要羞耻的爆炸了。

 

 

“左边,左边,右边右边,左边,哎呀你怎么这么笨!”

 

 

“老板,你一会左,一会右,我看不见到底往哪边啊?”

 

 

“话这么多,听我说就是了。”

 

 

没了死亡威胁,两人吵吵闹闹的上了岸,秦雅让张晨背对自己穿好了衣服,才让人转过来。

 

 

“你怎么在这的,你跟踪我?”收拾好秦雅反应过来,有点不高兴。

 

 

张晨走了几步取过药篓子,指给他看:“我是上山采药的,听见这边有人喊,就过来看一眼,谁知道是你啊。”

 

 

看见里面确实是大半框的药材,肯定是采了很久的,秦雅卸下防备。别有用心的人太多,不得不防,幸好张晨是个正经人,还救了自己两次。

 

 

“对不起啊,你又救了我,我还……”秦雅很不好意思。

 

 

张晨摆摆手,示意没事,他大人有大量不计较。

 

 

两人准备回去,秦雅刚站起来走了两步,屁股就疼的蹲了下去。她一下子想起之前为什么大叫。

 

 

秦雅仰着脸哭丧着说:“张晨哥,我被蛇咬了,我是不是要被毒死了?”

 文学

 

 

“什么?哪来的蛇?”张晨疑惑。

 

 

“就刚才在水里,我被蛇咬了一下才会被吓到溺水。”

 

 

“咬哪了,我看下有没有毒,别担心,这边的蛇一般都没毒。”张晨上下查看了一番,也没看到秦雅哪里不对。

 

 

秦雅很是难为情,怎么说得出口是那里啊,张晨还要看,那岂不是要看自己的屁股?秦雅脸变得通红通红,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脸红什么,到底咬哪里了,我看下伤口,及时处理下,刚才在水里被咬的,别感染了。”张晨更加莫名其妙了,被蛇咬了不是应该惊恐吗,她脸红什么?

 

 

秦雅被张晨的追问闹的害羞到不行,一点也不见平时强硬的样子。但又听说会感染,心里还怕怕的,扭捏了许久才说:“是那里。”

 

 

“哪里?”不说清楚,怎么知道是哪里啊。自己又不能隔空治病。

 

 

“哎呀,是,是,屁股啦。”秦雅说出口后脸更红了,张晨脸也红了。

 

 

好半天张晨才咳嗽了一声:“这倒是不太检查伤口啊。”

 

 

张晨心里激荡了几下,我擦,这个蛇好眼福啊。

 

 

转了转眼睛,计上心头:“不过,是蛇咬的话,还是要看一下的,万一是毒蛇,伤口会腐烂的。”

 

 

秦雅惊讶,这么严重?屁股要是腐烂了,那,那怎么可好。不过,张晨是不是框自己呢?看了看张晨的表情,很是严肃郑重,秦雅才信了。毕竟张晨是医生,还有救命之恩。

 

 

“那你不能看别的地方!”秦雅让张晨发誓,光天化日之下让男人看自己,多少是有些别扭害羞的。

 

 

张晨一脸正经严肃:“我是医生,在我眼里没有性别之分。”说的好像自己是坐怀不乱的柳先生,特别正派。

 

 

秦雅看看四周,都是山草树木,也没什么人,扭捏了大半天,终是忍不住那里传来的痛意,坐在地上撩起裙摆,一脸视死如归:“你看吧。”

 

 

“你这么我怎么看啊,趴在地上?”

 

 

秦雅正觉得羞耻的不行,自己做的最大胆的事情了,闻言脸上都要冒气了,声音小的像是蚊虫哼鸣:“那怎么看?”

 

 

“抬起来啊,这角度太低了,看不清。误诊了怎么办?”

 

 

啊?还要抬起来,那想什么样子,那不是,不是和撅起来一样?想到这,秦雅脸色的红晕一直传到了脖子上,像煮熟的虾子。

 

 

“就这样看,行不行啊。”

 

 

“那可不成,万一误诊出事,我可担不起这责任,而且你是村里的香饽饽,我要是没给你看好,村里人还会信任我,让我看病吗?”

 

 

一连串的义正言辞让秦雅认为自己真是太小题大做了,刚刚在水里自己全身都被看遍了,张晨也没什么反应啊。不该拿他和那些不正经的人比。

 

 

“那好吧,你看快点。”

 

 

蛇咬的地方往上一点靠近腰部,两个小洞正在不停的流血,但血是带着一点点的青色的,这意味着蛇的毒是很小的,基本上稍微挤挤就没事了。

 

 

“毒性很大啊,幸好还来得及,要是毒性扩散开,就不只是烂屁股了。”张晨很严肃。

 

 

“啊,那怎么办,张晨哥,你也一定要帮我治好。”秦雅顾不上害羞了,一听到这么严重已经慌了神,这两个字也就顺嘴说出来了。

 

 

“这里荒郊野外的,也没工具,需要把毒洗出来,但是你伤在这种地方,不方便······”

 

 

话还没说完,秦雅就急匆匆的打断:“那就帮我吸出来啊,有什么不方便的,我都不介意。”这种事不是女人比较吃亏吗?怎么张晨一脸自己吃亏的样子。

 

 

张晨好像很为难,纠结了一会终于同意。

张晨来来回回吸了好一会才松开,张晨擦擦嘴,告诉秦雅已经没事了。秦雅飞速的放下裙子站了起来道谢。

 

 

才看见张晨衣服上的血迹还以为是自己伤口流出来的,特别过意不去:“张晨哥,幸好有你,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还弄脏了你的衣服。”

 

 

张晨低头看了看自己用来擦鼻血的衣服,弯了弯嘴角也不否认。搀扶着秦雅下了山。

 

 

把秦雅送到住处的时候院子里挤满了人,都显得很急躁。奇怪了,这些人不都是晚上偷摸的送东西吗,怎么大白天就过来了。

 

 

一群人看见秦雅出现,呼啦一下全都围了上来,把张晨挤了出去。

 

 

“秦老板,你什么时候确定好需要的区域啊?”

 

 

“是啊,是啊,听人说你都计划好了就等下令了。”

 

 

“秦老板,我家有没有在里面啊,到时能分多少赔偿款啊。我可等着给我儿子娶媳妇呢。”

 

 

大家七嘴八舌的发问,秦雅一路红润的脸色这会已经恢复了平时冷冷的老板样子,眯着眼睛环视了一周人群。大家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低了下来。

 

 

“这才对嘛,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的,一窝蜂都涌上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要打劫呢。”秦雅不客气的开口,自己是出钱的那个,想在哪里设置区域就在哪里,轮得到他们几次三番的指手画脚?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以为送点不值钱的小玩意,就能让她另眼相看,真是笑话。

 

 

“今天我话就放在这里,以后谁再晚上偷偷摸摸的溜进院子送东西,我是绝对不会考虑他的地的。”

 

 

大家面面相觑,尤其是几个晚上送了东西的脸色大变,忍不住开口就要说什么,被旁边的人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愤愤的瞪了眼秦雅。

 

 

村长李叔这时候也不好躲在人群不出声,站了出来打圆场:“秦老板您见谅,见谅,你看大家也是一片好心,想让你常常咱们山村的特色,没别的意思,你要是介意,大家伙也就不送了。不过项目的事,你一定得考虑考虑我们村啊,山野特色什么都有,你绝对不亏的。”

 

 

这么个大财主可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被放跑了,到时哭都来不及,村长禁不住婆娘唠叨也送过一次东西。

 

 

秦雅缓了脸色:“能这么想就对了,大家的心意我知道,但这是件大事,需要我们整个团队考察,决定好之后,到时我也可以从你们村选一些工人出来干活,工资方面和我公司的一样,要是干的不错,也会考虑转正,如何?”

 

 

大家这才高兴了起来,议论纷纷,这可是好事啊。赔偿款也不是每一家都能拿到的,如果能够顺利当工人才是一件大好事啊,大家都平等。

 

 

村长也激动了,自己的儿子刚从县城回来,抱怨工作不好找,工资又低。自己可是打听过的,秦雅手底下有好几个施工队,工人们一个月的工资是村民辛苦好几月的收入呢。听到这消息怎能不高兴。

 

 

“秦老板真是有魄力,年纪轻轻就能管理这么多人,我们到时一定好好配合,秦老板放宽心,平时需要什么就直接来找我。”村长笑呵呵的摸着光秃秃的下巴,这事成了,也算是功绩吧,也可以想一下往镇上升迁的事了。

 

 

大家来带着忐忑焦急过来,又兴冲冲的离开,迫不及待的要告诉家人这么一个好消息。

 

 

知道院子里人都走光了,张晨才回过神来。还没见过秦雅工作时候的样子,和在自己面前展示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人。

 

 

但不得不说,两厢对比下现在的秦雅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特别是那种在张晨面前不经意流露出的女儿态,让张晨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在心里来回激荡。

 

 

秦雅看见张晨发呆,走过来挥挥手:“怎么了?发什么愣呢?”

 

 

张晨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叹了口气:“没事,就看你几句话就把大家弄得既痛苦又开心,有些不适应,第一次见你这样。”

 

 

秦雅听见这话,飞了一眼张晨:“能一样吗?你救了我两次,一般人能比吗!不过你刚才也听见了村民的话,都想让我把他们的地划拉进去。我想了想你不是也有地吗,就把你那也划进来,算是我报答你。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谈谈最刺激的一次性体验,楼梯太大了要撑坏了h
下一篇 :按摩棒 锁 上班 亲爱的说我哪里很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