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_史上最强神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_史上最强神医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_史上最强神医

发布时间:2019-08-13 10:17:36

导读
可在医院见识过徐静萱跟赵明诚相互撕逼的那股泼辣劲后,我感觉说服徐静萱远要比说服赵明诚还难。 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口子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徐静萱

 可在医院见识过徐静萱跟赵明诚相互撕逼的那股泼辣劲后,我感觉说服徐静萱远要比说服赵明诚还难。

 

 

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口子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徐静萱这边的确难度不小,但或许也是一个新的突破口。

 

 

无论如何,我还是得试一试,至少有一个方向比像个无头苍蝇一样要好得多。

 

 

心中确定了一个大概的目标,一回到家,我冲了个澡,将手机调成静音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因为今天实在是累坏了,所以晚上这一觉睡得格外的沉。

 

 

等我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拿起手机一看,已经上午十一点了。

 

 

“算了,这几天干脆就不去医务室了,把赵明诚这边的事情先搞定,等下看看能不能跟徐静萱联系一下。”

 

 

心里这般打算,我将手机滑动解锁,正准备浏览一些新闻资讯,手机却突然弹出了一条短信,是沈清发过来的。

 

 

将信息点开,看到信息内容后,我脸色顺间就变了。

 

 

“卧槽,到底怎么回事,沈清竟然被赵明诚的老婆堵在病房门口打了一顿?”

 

 

说实话,一开始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的内心无疑是震惊的。

 

 

不过我想了下,沈清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跟我开玩笑,一边在言语上安慰了她一番,我也借此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了解了一个大概。

 

 

事情的起因是徐静萱在昨天回去后,考虑到白天在医院对赵明诚的态度确实有些恶劣,所以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做好了爱心早餐,准备给赵明诚补补身子,顺便也想为昨天的事情认个错。

 

 

可谁知道当她满心欢喜的提着爱心早餐过来的时候,却刚好发现病房里的赵明诚正在和一个女人举止亲密。

 

 

而这个女人,自然就是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成熟性感气息的沈清。

 

 

原本就是个大醋坛子的徐静萱哪里见得了这般阵状,她好不容易才说服了自己来给赵明诚留一个台阶下,顺便也想修复一下夫妻二人之间的感情裂痕,谁知道等来的却是赵明诚跟其他女人的你浓我依。

 

 

此情此景,估计无论是哪个女人都无法忍受。

 

 

于是,醋意大发的徐静萱也不管沈清跟赵明诚是什么关系,更没有给沈清半点解释的机会,直接抄起病房里面吊点滴的铁架就往沈清身上招呼过去,将沈清浑身打得淤青。

 

 

听说闹到最后,医院把警察都叫过来了,徐静萱这才作罢。

 

 

徐静萱直接被警察叫去问话,而沈清也因为受伤的缘故,在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不管如何,我觉得自己都应该去医院看望一下沈清。

 

 

事先打听好了沈清所在的病房号,我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打车来到医院后,我直奔住院部赶去。

 

 

还没等我推开沈清所在的这间病房,我在门外就隐约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抽泣声。

 

 

兴许是怕人听见的缘故,她还刻意的压低了哭声。

 

 

我将房门一把推开,坐在床上穿着病服的沈清还以为是换药的护士,立刻就止住了哭声。

 

 

可当她看到进来的是我之后,她再也禁受不住,将自己受到的无尽委屈再次化作了哭声尽情宣泄了出来。

 

 

“张诚……”

看到沈清哭得梨花带雨,我心里竟是隐隐有些阵痛。

 

 

我急忙走上前去,而这时沈清却一把扑到了我的怀里,搂住了我的肩膀,低声抽泣了起来。

 

 文学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出声安慰道:“清姐,好了,没事了,咱不哭了,我这不是来了吗?”

 

 

其实在有些时候,女人真的是一种难以琢磨的生物,沈清自然也没能脱俗。

 

 

因为我越是安慰,她反而还越哭越凶。

 

 

直至她哭到最后声音都哑了,这才止住哭势,整个人倒在了我的怀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比较有安全感。

 

 

说实在的,我跟沈清从见面到认识开始,总共也一天的时间,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如此的依赖信任我。

 

 

而看到她这般模样,我也不知道到底该说点什么才合适,只能伸手拍抚着她的后背。

 

 

可就在这个时候,沈清的眸中却忽然摄出了两道狠厉的冷芒,道:“张诚,从今往后,我要跟赵明诚彻底地断绝所有的关系。”

 

 

“啊,清姐你的意思是说?”我嘴里发出了一句疑问。

 

 

沈清点了点头,心有不甘的说道:“他们所有人都说我是小三,说我不要脸,说我犯贱,勾引别人的男人,但是我没有,当年我之所以答应做赵明诚的情人,完全是被他胁迫的,而且,今天早上我来医院是有重要事情找他的,并非像他们说的那样跟赵明诚私会,张诚,你要相信我。”

 

 

“清姐,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不然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不过你找赵明诚是为了什么事啊?”我不由纳闷道。

 

 

沈清忽然看向了我的眼睛,那已经哭得红肿的双眼里面不仅布满了泪花,还有一层隐藏得并不是很深的爱意。

 

 

“我…我只是想求赵明诚放你一马,能够让你继续待在东海,继续在郁金香中学的医务室担任医生一职……”

 

 

说到最后,她的语气渐渐低落了下来。

 

 

或许是觉得事情没有办成,反而还弄成了这副样子,她有些难以启齿。

 

 

而我听她这么一说,内心震惊的同时,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动。

 

 

没想到沈清竟是因为我的事情才去跟赵明诚求情,谁想这个时候却刚好碰到了徐静萱前来探病,这才导致了悲剧发生。

 

 

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看着沈清额头和嘴角上的淤青,以及她脸上至今还保留的那份愧疚之意,一时之间,我更是心如刀绞。

 

 

妈的,我张诚究竟是何德何能啊,竟能让一个女人如此待我!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两个人舔我一前一后,兽形太大了h
下一篇 :想要你了快给我,啊狗狗的好大好长好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