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乖坐上来它饿了|杨幂真紧好爽全文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宝贝儿乖坐上来它饿了|杨幂真紧好爽全文阅读

宝贝儿乖坐上来它饿了|杨幂真紧好爽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5 16:39:16

导读
 可哪怕这样,林言沢温柔的语气让我产生一种错觉。  楚鸿一脸不信,看着我的眼神像是要把我吞了那样,“林总什么时候有未婚妻的,怎么没听说过?”  林言沢应对自然,声音清冽悦耳,“我这未

  可哪怕这样,林言沢温柔的语气让我产生一种错觉。

  楚鸿一脸不信,看着我的眼神像是要把我吞了那样,“林总什么时候有未婚妻的,怎么没听说过?”

  林言沢应对自然,声音清冽悦耳,“我这未婚妻喜欢低调,自然还未公布。”

  “那…既然还未公布,林总是否能把这未婚妻让给我,我可喜欢得紧。”

  我没想到楚鸿竟然大胆到这种地步,竟然敢跟林言沢说这种话?

  那林言沢呢,是否为了要讨他欢心,就这么把我推给他?

  他们这圈子里面女人就是玩物,我……

我如鲠在喉,愣是没法开口说一句话。

  未等林言沢下文,楚鸿就开口说道,“开个玩笑,君子不夺人所好。”

  楚鸿那副高深莫测又有些狡猾的样子,实在是让人猜测不到他的想法。

  我悬着的小心肝总算是放下来,瞟一眼手掌才发现,林言沢的衣服都快给我抓皱了。

  “只是,我看你们这样子,不像是未婚夫妻啊……”

  楚鸿这一大喘气加上戏弄的眼神,我这差一点心脏停了。

  这接连几次这样的刺激,我哪受得了?

  这圈子的人就是复杂,一不小心恐怕就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身旁的林言沢比我从容得多,一副大将之风让我钦佩。

  他极其轻松自然地搂住我的腰,我呼吸一紧,大气不敢出,面上臊得很。

  那是我暗恋多年的人,现在他又在众人面前搂着我。

  我脸红害羞得顺势就靠在林言沢的身上,故作恩爱。

  楚鸿皮笑肉不笑地哼哼声,“原来是我看错了呀……”

  我在心里长舒了口气,只觉得腰间的手太沉重了,压的我扑通的心脏快不能呼吸。

  “可惜啊可惜,你要不是林总的未婚妻的话,我可要追求你了!”

  楚鸿突然间往我脸上一凑,吓得我下意识往林言沢怀里缩。

  他舒展了眉,站直了身,抖直了领口,这才抱着他的女伴离开。

  楚鸿一走,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一直躲在林言沢的怀抱里。

  我紧张得不敢轻举妄动,抬起眸正好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眸。

  心间漏了一拍,他也便马上松开了我,但那对眉始终紧蹙着。

  我浑身僵硬得有些可怕,面对林言沢更是手足无措。

  他忽然间靠近了几分,用鼻尖嗅了嗅我,我不敢喘气,不敢动弹。

  “你身上,是什么味道?”他眸光带着猜疑,“喷了香水?”

  “没……”我怯怯地应答,满脑子都在想林言沢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从不曾喷香水,身上散发出来的馨香称之为体香,独一无二。

  他半信半疑地看着我,却没有多嘴再问一句话,这事儿就好像翻篇了。

  自始至终我就没放松过,林言沢让我先到处看看,他有其他的项目要谈。

  “时雎冉,是你吗?”清脆的女声从我背后响起,看到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我没想到在这边还有其他人会认识我,这让我的处境变得愈发尴尬!

  对方没等我开口,嘴角勾起,“你就是时雎冉没错,还是跟以前一样。”

  这种嘲讽的语气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管子倾。

  她以漂亮性感著称,是我们学校的校花。

  当然有很多人觉得我比她更漂亮,但我无谓争这些虚名。

  可能就因为这样,她素来跟我不对盘,早年前为难了我不少。

  后来因为她被演艺公司挑去当女团的队长了,在学校出现的次数也少。

  现在看她,往日的记忆先像是被勾起来,但却没有半分高兴之情。

  “很巧,在这里碰见你。”我淡淡地回复了句。

  “我刚才见你跟林言沢待在一起,你们两人什么关系?”

  管子倾问的直接没有半点掩饰,说白就是因为林言沢才来的。

  “你认为我跟他什么关系就什么关系吧。”我将问题抛回给她。

  毕业后我结婚的事情,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我跟林振宇很低调,没办酒席,没拍婚纱照,只是领了结婚证跟家里人吃饭。

  管子倾眉头紧锁地看着我,那表情很不痛快。

  “没想到我当初拒绝林言沢,却给你机会了?”她哼哼声,一副高傲的模样。

  林言沢会喜欢这种高傲的花孔雀吗?

  打从心里我不大信,但我没必要跟她在这里争辩这些无从考究的话。

  “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文学

  在我跟管子倾说话之际,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走到这边来。

  他上来就是搂着管子倾的腰,手掌肆无忌惮地放在她圆润的屁股上。

  管子倾竟然也很自然地搭上了他的身子,一副娇媚的样子令人骨头都酥了。

  我原以为管子倾大好前程,现在肯定不同往日,但却没想到令人唏嘘。

  “这位是?”这老男人眼睛看向我,上下打量了好几回,油腻腻得让我反胃。

  管子倾有些厌恶地瞥了我一眼,变脸极快道:“她是我以前的同学呢。”

  “怎么不早点给我介绍呢,难得见到这样清新脱俗又漂亮的小姐。”

  被这种人夸赞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并且管子倾还狠狠地盯了我一眼。

  我可没有兴致跟她争抢这块肥猪肉,腻都能腻死。

  “不好意思,我还有点别的事情,先失陪。”我找借口想走。

  没想到那男人胆子不小,直接就扣住我的手腕,朝着我奸诈地笑。

  对方这典型暴发户的样子,我实在是不敢恭维,旁边的管子倾像是在看好戏那样。

  “既然你是子倾的同学,有没有兴趣往演艺圈发展,你是很有可塑性的哦!”

  我急忙抽手,但对方的手掌就跟蟹钳子似的,死活挣脱不开。

  “这位先生,您这样的话,子倾可是要不高兴了哦。”

  我强忍着恶心,但在这个圈子我还是尽量少惹麻烦。

  “同学一场,我自然也是希望你能够跟我一样,前程似锦呀。”

  管子倾在旁边一副豁达的样子,听得我怒火中烧。

  她摆明就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恨不得让我也不好过。

  “听闻赵总最近扩大规模,旗下艺人火红半边天,真是可喜可贺啊!”

  我一回头,气势非凡的林言沢走了过来,凌厉的眼眸让我脸红心跳。

  他霸气地走到我的身边,动作温柔地搂着我的肩膀。

  赵总跟管子倾眼底都写满惊讶,尤其是管子倾那双眼睛都在迸发着愤怒的火苗。

  “我未婚妻要是有哪里不对冲撞了赵总,还请赵总见谅!”

  林言沢面不改色心不跳,那种淡定自若的样子更是让我着迷。

  我想起了许多年前初见他,也是被这种气魄所吸引。

  “言沢,你跟时雎冉已经订婚了吗?”

  林言沢扣着我肩膀的手越发收紧,深邃的眼眸写满我看不懂的情绪。

  “这位小姐还是称呼我为林总或者林先生比较好,不然,我未婚妻可会吃醋。”

  我忘不了临行前管子倾看我的眼神。

  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我可能已经是尸骨无存了。

  等人都走了,林言沢松开我的身子,眼底一片冰凉看不到任何感情。

  在商海浮沉的人都很会掩藏自己的情绪,林言沢便是如此。

  “不要再让我替你解决这些事情。”他语气像是腊月的天,冷得让我发憷。

  我知道他时间宝贵,帮我处理这些破事肯定是很不耐烦。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谢谢你。”

  “我会帮你,不过看在振宇的面子上。”

  林言沢的话像是无形的利刃在我心上划过,疼却不能哼声。

  他一直都分得很清楚道德跟底线,而我却开始浮沉和迷茫。

  先不管是为了什么,在这游轮上,只有林言沢真正帮了我的忙。

  可我却在做什么,从头到尾都是别有目的,为的就是跟林言沢扯上关系。

  摆在我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慢性死亡,另一条是直接爆炸。

  我没办法跟林振宇鱼死网破,只要他把视频爆出来,再加点舆论性的话语,直接把林言沢推到风口浪尖,到那时候,真的是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现在我就是在拖,可拖到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

  我忧心忡忡,心头重得快要喘不过气,回过神才发现林言沢那双深邃的眼眸盯着我。

  他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探究,锐利的目光像是要将我看穿。

  “时雎冉,你到底在隐瞒着什么?”

  林言沢像是把我摊在烈日下,让我根本无处可逃。

  他肯定是对我产生怀疑了,这话摆明就是要让我自己坦白。

  我终究没有回答,林言沢周遭的低气压让我快要喘不上气。

  他带着我去参加了饭局,不巧的是,楚鸿就坐在我旁边。

  我对他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畏惧,故意避开他的炙热的目光。

  饭桌上他带有强烈的侵略性地给我敬酒,摆明就是要将我灌醉。

  我连忙摆手不管用,他端着酒杯就要硬灌入我嘴里。

  没曾想,林言沢闷不吭声,将楚鸿手中的酒杯抢了过来,一饮而入。

  楚鸿似笑非笑地看着林言沢,“这杯酒可是我敬时小姐的。”

  “我未婚妻身体不便,不能饮酒,楚总的好意,由我来代劳。”

  这个‘身体不便’一说出来,大家也都明白几分。

  但楚鸿不是什么好人,没办法灌醉我,自然要拿林言沢开刀。

  一杯杯白酒下肚,我见林言沢面色微红,已有几分醉意。

  哪怕林言沢的酒量再好,都禁不住这样劝酒。

  我急得去拉住林言沢的手,对楚鸿说,“楚总,医生叮嘱言沢胃不好,不宜喝太多酒,如若楚总觉得扫兴的话,我可以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楚鸿可不乐意停,“时小姐可不清楚吧,林总酒量惊人,区区这几杯白酒又算得上什么,更何况林总可是帮你挡酒,可是要给机会多多表现啊!”

  我心乱如麻,人微言轻,见着林言沢这样喝酒,心如刀割。

  “无碍。”林言沢淡淡地回了我两个字,那双犹如浩瀚星辰的眼眸让我内心一沉。

  林言沢的淡然让我更加愧疚,他分明是因为我才如此!

  我内心不安,忧心忡忡地待在他身边,如鲠在喉。

  酒过三巡,林言沢已经不胜酒力,虽然他还在强撑,但显然不复刚才清醒。

  “你还好吗?我先扶着你。”我关心着林言沢,喝醉酒的他出了奇的安静。

  他俊美的脸庞虽然时常冰霜,但却因醉意浮上两抹不寻常的粉色,多了丝暖意。

  他全身的力量都压在我的身上,我让肖特助帮忙搭把手,这才把他送到了房间。

  “肖特助,麻烦你帮我去找找有没有什么能够解酒的东西,好吗?”

  每个喝酒的人都会很难受,现在我见他这样也是如此。

  我上前解开了林言沢的扣子,指尖触碰到他滚烫的肌肤后开始细微地颤抖。

  他现在双眼紧闭,散发着一种致命的诱惑。

  我从未想过我跟林言沢有这样独处的机会,因为在他面前我是自卑的。

  摇了摇头,我解开了林言沢衬衫最后的一颗扣子,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呈现在我眼前。

  他身材极好,健硕的胸膛跟结实的八块腹肌让我移不开视线。

  忽然间林言沢的手机响起来,我就好像是做坏事那样陡然间收回手。

  床单上的手机还在持续震动,我一看来电人是萧琬就没敢接。

  我就像是陷入了困境,侄媳这个身份就好像是沉重的枷锁,让我如坐针毡。

  “很吵。”林言沢的手一扫,身边的手机被他扫到了地上,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起了身去浴室弄了一条毛巾,轻轻地帮他擦拭着身子。

  他半醉半醒反手抓住我的手掌,炙热的温度点燃了冰凉的空气。

  我看他的眼眸分明还紧闭着,想来可能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挣脱着要甩开,没想到他忽然力气变大,直接将我拉到他的身上。

  他一丝不挂,我脸颊接触到他的胸膛,像是要将我的脸颊灼伤。

  “言沢……”些许在这个时候,我并没有叫他二叔。

  我是喜欢他,从很多年前就喜欢得紧了。

  他意气风发,年少轻狂,光芒如太阳般耀眼。

  我好想好想这样拥抱着他,好像跟他说我的心事。

  可从我跟林振宇扯上关系之后,我就再也跟林言沢没可能了!

  “你放开我,好吗?”我轻声唤着林言沢,像是在求饶那样。

  可没想到他像是疯了一样,忽然间一个用力翻身,将我压在了身下。

  他的眼睛还是闭着的,看样子现在意识还是不清醒。

  “我很讨厌,不告而别!”林言沢清冽的声音满满响起,似乎说的是上次的事。

  他这是在怪我,上一次走的时候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吗?

  “对不起……”

  林言沢凑近我,像是在嗅着我那样,“这一次,我不会让你走!”

  我心里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林言沢,没想到他柔软的唇瓣顿时间覆盖了下来!

  带着酒气的舌尖涌了进来,霸道侵占,无法拒绝。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被他添得死去活来|女主放荡勾人np的小说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