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抬高点宝贝好紧\ 征服了朋友的新娘子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腿抬高点宝贝好紧\ 征服了朋友的新娘子

腿抬高点宝贝好紧\ 征服了朋友的新娘子

发布时间:2019-06-12 16:50:59

导读
盖在身上的蚕丝被滑下,露出她未着寸缕的身体,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无数青紫的吻痕,印在床单上的那抹殷红,更是刺激眼球。慕星辰懵了懵,脑海中零碎的记忆,走马灯似的,不断晃过。她从中捕捉到几个片段…&h

 盖在身上的蚕丝被滑下,露出她未着寸缕的身体,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无数青紫的吻痕,印在床单上的那抹殷红,更是刺激眼球。

慕星辰懵了懵,脑海中零碎的记忆,走马灯似的,不断晃过。

她从中捕捉到几个片段……自己主动勾引了男人,还大胆的迎合,随后是男人的勇猛、喘息,以及狂野……

显然,昨晚她和一个男子,在这床上滚了一夜的床单。

她隐约还记得,那男人似乎缠着她,要了一次又一次,最后她被折腾得累到不行,直接昏睡了过去。

慕星辰脸上带着些许惊慌。

 文学

她昨晚原本只是借酒消愁而已,没想到放纵过了头,竟直接跟陌生男人开了房。

她心中那个后悔啊,暗骂酒精果然不是好东西,一醉起来,什么傻事都敢干。

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给了一个陌生人,想想真是有些疯狂!

慕星辰欲哭无泪的起身,想进浴室洗簌一翻。

结果脚刚着地,身下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双腿更是酸软的站不住,害她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

她差点没哭出来,在心里把昨晚的禽兽骂了一通。

这特么得是什么战斗力,才能把人给摧残成这样?

……

此时,厉氏集团集团,会客室内。

某个长相俊美的‘禽/兽’正端坐在主位上,与一名外国客户相谈甚欢。

突然,他毫无预兆的打了个喷嚏。

站在身边的助理,以及身后一干相关部门经理,纷纷看向他……

“厉总这是感冒了?公事虽然重要,但身体更重要,可要注意点才行啊。”外国客户笑了笑,很是关心的说道。

厉君御从容不迫道:“感谢史密斯先生的关心,打喷嚏未必是着凉,说不定是有人在思念我……我看我们今日就谈到这,很荣幸能与路易斯集团合作。”

开了个小玩笑,厉君御便站起身,朝史密斯先生伸出手,一举一动尽显王者气势。

“能与国内第一集团合作,是我们荣幸才对,厉总,合作愉快!”

史密斯也连忙回握,亦是笑意盈盈,对于今天谈成的合作,彼此之间都很满意。

会议室内,各组项目负责人都松了一口气,皆大欢喜。

这一次的项目洽谈,已经持续了两天,双方各持己见,都不肯让步,今天总裁大人一出马,立刻就搞定了。

厉君御很快就将史密斯送走,随后宣布散会,便回了办公室。

他走路步伐轻快,途中碰到一些员工打招呼,也不像以往那样冷着一张脸,而是报以微笑。

特助许御看着都有些不相信。

这还是他认识的总裁吗?就算上次谈了一笔上亿的单子,他都没这么开心过。

“总裁,今天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么?您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

“是么?”

厉君御微微勾唇:“也许吧,刚谈完一笔大生意,难道不该高兴?”

嘴上是这么说,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今天之所以心情愉悦,完全是因为昨晚上尽情的鏖战了一晚。

一想到昨晚那丫头甜美可口的样子,厉大总裁心里就有些燥/热。

厉君御连忙压抑内心的异样,恢复原本的样子,淡淡问:“今天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

许御看了一下日程表,连忙汇报:“下午两点,要跟分公司开一个远程视频会议,三点半,华城公司的王董约您打高尔夫。”

“其它照旧,华城的王董给我推迟,约在明天。”

“好的,总裁。”

许御点点头,旋即又道:“对了,总裁……这是今天老董事长那边送过来的婚礼宾客名单,这次尘非少爷订婚,外面很多人都盯着,所以他让您确认一下,看看有没有遗漏的重要客人。”

“你全权负责吧!这次订婚典礼,是厉氏集团盛事,外面很多媒体都关注着,事关厉家,你各方面都多盯着一点,万万不能出什么差错。至于慕家……”

他顿了顿,接着道:“……回头我会亲自过去一趟。尘非虽傻,但怎么说也是厉家少爷,我这个做小叔的,得去确认确认,那女人有没有那资格嫁入厉家!”

“据说那慕家小姐,长得肤白貌美,是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许御顺口说了一句。

厉君御淡淡瞥了他一眼:“传言不可信,美不美看了才知道。更何况,厉家看的从来就不是皮囊,而是内在,为人!”

“总裁说的是!”

许御连忙附和,不敢再多言,匆匆退走。

此时的厉君御,根本就不知道,在慕家等他的,是怎样的一个大惊喜!

……

跟陌生男人滚了一夜床单,慕星辰心里还是有些慌的,所以在酒店洗完澡后,便匆匆回了家。

被折腾了一整晚,她觉得浑身筋疲力尽,只想好好躺在床上睡一觉。

可刚进家门,就看到坐在大厅沙发上,正翻看时尚杂志的继妹,慕晚晴。

慕星辰皱了皱眉头。

这个点,慕晚晴不是应该陪她母亲去逛街么?

每天都是如此,今天怎么会待在家里?

心里虽然疑惑,不过她也懒得搭理,转身就要往楼上走。

慕晚晴却在这时喊住了她;“姐姐,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现在可是有未婚夫的人了,夜不归宿,可不太好哦!这要是传出去,可会被别人说闲话的。”

慕星辰淡淡瞥了她一眼,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厌恶。

每次回这个家,她都有种奔赴刑场的感觉。

特别是在面对这些人的讨厌嘴脸时,心情更是烦躁不堪。

她懒得理会慕晚晴,继续往楼上走,直接把她当作空气。

慕晚晴自尊心受挫,声音提高了八度:“姐姐,爸爸等了你一整晚,你都没回来,他很生气呢,你是不是应该去解释一下?”

慕星辰步伐一顿,若有所感的朝楼上看去。

果然下一秒,二楼出现了一对中年男女。

男人大概四十出头的样子,体态保养的很好,一身笔挺的西装,衬得他更精神奕奕。正是她的父亲,慕振国。

至于那女人,因为保养得宜,年纪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身穿紧身旗袍,脸上化着淡妆,看起来雍容华贵,端庄大气,可只有慕星辰知道,在这华丽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蛇蝎般的心。

“你还知道回来,知不知道厉家的人昨晚来家里商量你的婚事?”

慕振国居高临下看着慕星辰,没过多关心,也没有任何询问,只有满满的不悦。

沈秋荷站在一侧,贤惠的拍拍他的后背,劝道:“振国,消消气,人这不是回来了么!”说完,又装起了慈母,对慕星辰道:“辰辰啊,赶紧跟你爸道个歉,下次记得早点回家。”

“我以前也这样,怎么也没见你管我,我的好爸爸!”

慕星辰嘲讽的勾起唇角,故意把‘好爸爸’三个字咬的很重。

她这好爸爸,眼里从来都只有慕晚晴一个女儿,什么时候也会关心她了?

慕振国脸上有片刻的恼意,想开口训斥,慕晚晴倒是抢先一步站出来,语带谴责的说:“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爸爸?昨晚你整晚没回,他可是一直很担心呢。”

慕星辰听了,不禁有些想笑。

“是吗?那我还真是谢谢爸爸的‘担心’呢!不过,我现在有些累了,想回房休息一下,就不陪你们在这上演所谓的温情戏码了。”

话落,慕星辰也不等他们反应,提步就要上楼。

她现在很累,实在没精力在这应付他们三个。

可是,她刚往台阶上走了两步,慕晚晴却跑过来拽住她的衣服:“姐姐,你这样说太过分了,爸爸他心里一直很关心你……”

话未说完,她忽然瞪大眼睛,惊呼了一声:“天呐,姐姐!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慕星辰身上到处都是恩爱后留下的痕迹,特别是脖子上,她进来时已经尽量用衣服遮掩,没想到慕晚晴如此眼尖,还是看到了。

“胡说八道什么?”

她眸中不由出现些许的慌乱,连忙扯回衣服想要遮掩。

可已经来不及了,慕振国已经看到了,脸色当场巨变。

昨晚,慕振国已经和厉家谈好了婚事,接下去就等着举办订婚宴了,他真没料到,慕星辰彻夜未归,居然跑到外面去野。

这要是被厉家人知道,那还得了?

气急之下,慕振国蹬蹬蹬的下了楼,狠狠的甩了慕星辰一巴掌:“你这不知检点的东西,明知道已跟厉家订了婚事,你还出去鬼混?”

慕星辰被打得猝不及防,脑袋侧到一边,脸颊肿得半天高,一阵火辣辣的疼。

可她强忍着没哭,反而笑着看慕振国,道:“我就是出去鬼混怎么了?婚是你一厢情愿帮我订的,难道我还不能给自己找点乐子?”

“你还有脸了?要是被厉家知道你水性杨花,还是别人穿过的破鞋,他们还会要你吗?”

慕振国怒不可遏,对于慕星辰眼中的受伤,恍若未见。

他只想着这事儿要是被厉家得知,婚事就要泡汤,他抱不上大腿,公司也没办法得到大力发展。

越想越气,他看慕星辰的眼神,不禁也越来越失望。

慕星辰将一切看在眼中,更觉可笑。

这就是她的爸爸呀……

对她从来没有关心,没有爱护,有的只是一颗把她当作廉价物品卖出去的心!

“爸,您消消气,姐姐应该也是一时糊涂。这件事,咱们就当作没发生,隐瞒过去。等婚宴过后,一切尘埃落定,到时候即便厉家人知道了,也没那脸去取消婚事。”

震惊过后,慕晚晴倒是反应极快,连忙上前劝慰慕振国。

实际她心里也在骂慕星辰。

这贱人,还真不安生!

为了让她嫁给厉家傻子,她跟母亲费了好大劲,结果没想到,她为了反抗,竟来这么一出。

但那又如何?

她再怎么反抗,也改变不了要嫁过去厉家的事实!

沈秋荷显然也是这么想的,立刻上来劝说:“是呀,振国,你想想,厉家孙少爷是个傻子,咱们辰辰是不是清白之身,那傻子肯定不懂。只要咱们不说,谁会知道呢?”

“对,一定要把事情瞒住,不能让外界知道,特别是那些媒体,跟厉家的婚期已经商定,这段时间不能出任何差错。”

慕振国刚才只是怒急攻心,经慕晚晴和沈秋荷在旁边提点,立马恢复理智,然后对慕星辰下了死命令:“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出慕家大门一步,直到婚宴当天为止。”

“怎么,想禁足吗?”

慕星辰冷笑,为了让她嫁到厉家,他们也真是挖空了心思。

“辰辰,这事儿已成定局,你就别再挣扎了。”

“是啊姐姐,嫁去厉家,没什么不好,以后你就是豪门少奶奶,妹妹我还要你靠你罩呢。”

慕晚晴也好声好气的劝说,可眼里却是满满的幸灾乐祸。

慕星辰也不恼:“定局?那可未必,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说不定厉家人已经知道了呢?又或者……万一我不高兴,说漏嘴了呢?”

“辰辰,这事儿牵扯甚广,可开不得玩笑!”

沈秋荷脸色变了变,语气严厉。

慕星辰和厉家的婚事,是她一手促成的,绝对容不得失败。

慕振国听完也是来气,手高高扬起,又要教训慕星辰:“孽女,你是纯心不让我好过是不是?”

慕星辰挡下他煽过来的手,面色冰冷,眼中盛满恨意,道:“没错,我就是想告诉你,女儿不是那么好卖的。想坐享其成的在家数钱,就得付出点代价。我是人,不是你随意可以摆弄的物品,既然你不顾情义,我又为何要在乎你的感受?”

慕星辰的心已经冷了。

以前,她以为父亲是爱她的,只是被沈秋荷这对母女迷惑,可现在看来,都是她一厢情愿,她在慕振国的眼里只是联姻的工具。

她并不后悔失了身,只要能达到报复,就足够了。

“你你你……”慕振国气得手指发抖,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慕星辰却欢快的勾起一抹笑意:“爸爸何必那么生气,厉家只是给傻子娶媳妇儿,想必也不在意是姐姐还是妹妹。爸爸又不是只有一个女儿,没了我,不是还有慕晚晴吗?你何不把慕晚晴嫁过去?厉家家大业大,嫁过去,还能当豪门少奶奶,不是吗?”

将刚才慕晚晴说的话,如数奉还后,慕星辰头也不回的要走。

这个家,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呆着也只会受到伤害。

她感觉很累,身累,心也累。

“慕星辰,你给我站住!”

慕振国怒声呵斥,慕星辰却加快了脚步。

慕晚晴一下慌了,立马缠着沈秋荷的手,哭兮兮的说道:“妈,我才不要嫁去厉家,我不嫁,我不嫁!”

如果真要让她嫁给那傻子,她宁愿去死!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嗯唔慢一点太深了宾馆_新婚夜新娘怀别人的种阅读
下一篇 :五位校花的第一次 _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