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车库 我被男上司,妖精这么紧自己坐上来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地下车库 我被男上司,妖精这么紧自己坐上来

地下车库 我被男上司,妖精这么紧自己坐上来

发布时间:2019-05-15 16:03:50

导读
听到张婷的话,林诗曼顿时皱起了秀眉:“婷婷,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房租我照给。而且说不定房东还能享受到我的厨艺哦!”张婷笑着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毕

 听到张婷的话,林诗曼顿时皱起了秀眉:“婷婷,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房租我照给。而且说不定房东还能享受到我的厨艺哦!”张婷笑着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毕竟男女合租,有点不太合适。”林诗曼说道。

 

  “没关系啦,以前也不是没跟男生合租过。房东,你说行不行呀?”张婷笑问道。

 

  和美女合租,而且是林诗曼的朋友,我自然不会拒绝,说道:“你都不介意了,我还介意什么,看在你林老师面子,我房租收你便宜点。”

 

  最后,我收她600块一个月,张婷爽快答应了。

 

  林诗曼对我说道:“房东,你可不许欺负我的好姐妹,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本来想说我只会欺负你,怎么会欺负你的好姐妹呢?

 

  不过毕竟有张婷在,我就笑着说绝对不会。

 

  我和张婷当场签了协议,押一付三,她交了2400块房租给我。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张婷就拖着两个大行李箱,背上还背了个吉他盒,进了我家。

 

  “哎呀,真是累死我了,房东,快帮我一下,我撑不住了。”张婷在门口喊道。

 

  我刚刷完牙,连忙跑到门口帮她拖箱子,诧异道:“你搬家怎么这么早?”

 

  “反正起的早,也没什么事,就刚好搬家啦。”她进屋跟我解释,把吉他盒放在了茶几上。

 

  我帮她倒了杯水,略带好奇的问道:“你会弹吉他?”

 

  “就是靠这个过日子呢。”张婷喝了一大口水,然后爱惜的抚了抚吉他盒。

 

  “音乐老师?”我自然联想到林诗曼,二人是好姐妹,可能也是老师。

 

  “以前是。”

 

  “什么叫以前是?”

 

  “我刚辞职呀,现在在一家酒吧做驻唱歌手。”张婷笑着解释,两条修长光滑的腿交叠在一起,腿上的肌肤白嫩细腻,十分诱人。

 

  说着,她还把外套给脱了下来,只穿一件黑色的汗衫。

 

  这种汗衫一般都是男人穿的,女人穿的话就显得特别性感,因为圆润的香肩和胸前大片雪白都暴露在外,更何况张婷身上全汗湿了,几乎贴着身体,明显看到那饱满轮廓上两个显眼的地方。

 

  尼玛,汗衫下面居然是真空!

 

  我盯着她那饱满的胸看,眼睛都快直了。

 

  张婷也没注意到,问道:“有没有饮料呀?”

 

  “有,我给你拿!”我心里有些兴奋,心想看来答应张婷合租是个明智的选择。

 

  我从冰箱给她拿了一罐可乐,不时瞄一眼她的胸,问道:“老师不是挺好的吗,干嘛要转行?”

 

  “因为当歌手一直是我的梦想呀!酒吧驻唱和老师不同,虽然舞台很小,但是台下至少有听我音乐的观众。”

 

  听到这么单纯的回答,我心里不禁对张婷多了一份好感,说道:“老师也有观众。”

 

  “但观众都是一帮学生,两者是不一样的。”张婷喝了几口饮料起身道:“不多说了,我先收拾一下房间,房东你有什么事忙自己的吧,不用管我。”

 

  我并没有什么可忙的,就帮着张婷一起收拾,她的行李很简单,床单被套和几套换洗的衣服,还有几双鞋子和洗漱用品,连化妆品也很少,都装在她的包里。

 

  张婷没带被子,说不方便拿已经送给室友了,幸好我家里还有两床新被子,就拿给了她。

 

  在收拾的过程中,她一弯下腰,我就可以透过汗衫的衣领看到两团雪白丰满,忍不住暗自咽口水,裤子一下子有了反应。

 

  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异样,没想到不但不害羞,反而笑眯眯的问道:“你是不是有反应了?”

 

  我这么一问,搞的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没想到这女孩这么开放。

 

  我赶紧侧身躬起身体,以免太过显眼,没有回应她的话,而是说道:“你去洗澡吧,我帮你收拾就好了。”

 

  “也行,那真是谢谢你啦。我看你年纪和我差不多大,以后能不能不叫你房东,直接叫你的名字肖凡?”张婷笑问道。

 

  “当然可以。” 

 

  随后,张婷便拿着换洗的衣服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笑着说道:“肖凡,别忘了诗曼姐的话,以后可不许欺负我哦!”

 

  看着她曼妙傲人的曲线,我心里暗想,以后谁欺负谁还真说不定呢。

 

  张婷去洗澡了,我就把她收拾房间,整理床铺,将那把大吉他挂在墙上。

 

  不过挂上去之前,我忍不住打开看了一眼,是一把已经斑驳掉漆,显得很旧的木吉他。

 

  我有些诧异,看张婷也不像没钱换新吉他的样子,干嘛要背着个破吉他。

SmNFNUwxN2tvbHNMejBwTDZQT0lSNWp4VlNNc2Jma2tjaFJmM1NyMlpLY2cybWh1Zy9iK0d3PT0.jpg

  随后,我把她的包放在床头柜上,一不小心把包包给弄翻了,除了滚出几件化妆品,居然还有一个尺寸很大的乳胶玩具。

 

  这玩具似乎是电动的,做的十分逼真,看样子比我的反应还大一些,让我倍感诧异,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平时张婷寂寞了那这么大的玩具自我安慰吗?她不是有男朋友吗,难道男朋友没法满足她?

 

  想到这个玩具说不定被张婷用过无数次,我的心跳便加速起来,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哪知道张婷却在洗手间叫了一声:“肖凡,这热水器怎么开呀,我不会开!”

 

  我顿时反应过来,赶忙把乳胶玩具和化妆品放回她包里,然后快步走出房间,在洗手间门前问了一声:“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门没锁。”

 

  我推门而入的时候,浴室的磨砂玻璃门也被张婷拉开了。

 

  当看到她只穿着黑色的汗衫和一条紫色雷丝裤裤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瞬间凌乱了。

 

  那饱满的胸自然不用多说,紫色的蕾丝裤裤包裹住诱人的神秘地带,而且还是镂空的设计,可以看到不少景色。

 

  我眼睛都直了,忍不住直咽口水,一时间反应僵硬如铁,目瞪口呆的盯着张婷的身体。

 

  张婷倒是并不在意,只是看到我的高高撑起的裤衩,明显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盯了几秒钟才收回目光,说道:“愣着干嘛呀,进来帮我打开来一下。”

 面对林诗曼,我还觉得游刃有余,但遇到张婷,我倒变成了那个不好意思的人。

  “要不要你先把裤子穿起来?”我尴尬的说道。

  “怎么,大男人还害羞呀?人家沙滩上穿比基尼的多得是,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你还没去过法国呢,不然一定会让你大开眼界的。”张婷笑意盈盈的说道。

  她都这么说了,我就不再犹豫了,马上走进了浴室,和她几乎擦肩而过。

  当时她那饱满的胸距离我只有几公分,能够深深的闻到她身上的体香,令我不由的心跳加速起来。

  我帮她打开热水器,她站在我旁边,为了看清楚我操作的过程,离得很近。

  我低头就能看到衣领里的雪白两团,然后是紫色的雷丝裤裤和两条光滑圆润的大长腿,浑圆的翘臀几乎贴着我,令我反应尤为强烈。

  我打开之后,没想到她说没看清楚,让我再操作一遍给她看看。

  我无奈,只得关掉重新打开,过程自然无比的煎熬,辛亏用时不长,打开之后赶紧狼狈的逃离,我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要对这个女孩下手,却逗得张婷咯咯直笑。

  我总算明白了,张婷刚才故意戏弄我。

  我在客厅点了根烟,默默抽了起来。

  没过几秒钟,哗啦啦的水声响起,让我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副画面。

  光着身体的张婷正闭着眼抹沐浴露,水流从她的脸颊,流至雪颈,在漂亮的锁骨积水,更多的则是翻越雪白高耸的丰满,流经平坦光滑的小腹,最后汇入那神秘诱惑的地带……

  我的身体再次有了强烈的反应,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猛吸几口烟,然后便离开了家。

  我在楼下吃了顿面条,想到张婷可能还没吃,便给她带了一笼小笼包和一杯豆浆。

  回到家的时候张婷已经洗完澡了,身上穿了一件宽大的黄色T恤。

  那T恤像是男士的,堪堪遮挡住臀部,下边就是两条光滑修长的美腿和涂着红色指甲油小巧洁白的脚。

  我有些傻眼了,这女人下边不会没穿吗?

  看到我直直的盯着她看,张婷居然还露出得意之色,坐在沙发上的她故意将两条光滑白皙的大长腿架在茶几上,微笑道:“你去买早饭了吗?”

  “这是买给你的。”反应过来的我赶紧收回目光,将手里的早餐递了过去。

  张婷接过笑道:“谢谢你啦,要不我们一起吃吧?”

  “我已经吃了碗面了。”我回答道。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哦!”张婷放下了两腿,打开小笼包闻了一下:“真是好香。”

  她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我坐在一边,突然觉得家里多了一个人生活,倒是有点不适了,何况面对的还是一个这么开房的女孩。

  实际上,我自认为自己不是个那么开放的人,只是面对林诗曼的时候,心里因为冲动,才会不自主的做出大胆的行为,但面对新搬进来的张婷,就有些应付不过来了。

  还好,张婷吃完之后换了身衣服便出去了,还背上了自己的吉他。

  我不由问道:“你去哪?”

  “去买个音响,然后在路边卖艺,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张婷笑着问道。

  我连忙摇头,说不去。

  “不去拉倒,我自己去。”

  “你不是已经有工作了吗,为什么还要在路边卖艺?”

  “因为这是我热爱的东西呀,能不能赚到钱是其次,我要让人们听到我的歌,然后满含希望的开始一天的生活。”

  张婷真的是个很爱笑的女孩,从昨晚到现在脸上一直挂着笑,说这话的时候眼中还闪烁着异样的光彩,让我不由感慨,真个个文艺气息十足,干净纯净的女孩。

  张婷离开后,我回卧室又补了个回笼觉,下午则去健身房锻炼身体。

  其实我是个比较懒得人,前两个月半了一张健身房的年卡,两个多月来一共去了不到三次。

  如果不是张婷的忙碌让我觉得自己太闲,说不定还懒得去。

  张婷出去就是一天,到晚上也没回来,估计直接去酒吧上班了。

  而隔壁林诗曼和王忠文已经洗完澡上了床。

  通过电脑监控画面,我发现二人不知何时已经搂抱在了一起,相互亲吻着。

  然后林诗曼的衣服被丈夫一件件剥下来,露出雪白诱人的娇躯。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时间反应坚硬如铁。

  看着王忠文亲吻她的胸,亲吻林诗曼的身上每一寸肌肤,除了激动之外,突然有种深深的嫉妒和难受。

  尤其是当林诗曼为丈夫脱掉短裤,用芊细的手指抓住他的反应,开始动作的时候,我心里如遭重创。

  如果放在以前,我一定忍不住狠狠撸一发,但当我真正爱上林诗曼的时候,看到她和别人亲热,哪怕是自己的老公,心中也有种深深的痛楚。

  我看不下去了,立即关掉了监控画面,坐在电脑前发呆。

  满脑子都是她丈夫和她亲热的画面。

  我拿出手机玩游戏,尝试着不去想,可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

  我终于忍不住,再次打开了监控画面。

  然而,二人已经结束了。

  床上只有光着身体的王忠文,正倚靠在床头抽烟,不知道想什么。

  而林诗曼不在,我估计去洗澡了。

  后来,林诗曼回到了卧室,然而王忠文已经睡着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没有急着关灯,而是躺在床上玩手机。

  想不到几秒钟,我收到林诗曼发来的信息,一时间令我激动不已。

  “睡了吗?”她问道。

  “还没,你呢?”我连忙回复。

  “我也没睡。听说张婷今天搬过来了,她下午给我打了电话,说明天请我们吃饭。”

  “嗯,已经搬过来了,不过她上午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估计到酒吧上班去了吧。”

  “你欺负她了吗?”

  “呵呵,开玩笑,她欺负我才对。”

  “你一个色狼,只有你欺负别人的份。”

  “我只会欺负你一个人。”我回复。

  当我发完这条信息,她又不会回复了。

  我看着监控画面中她的身影,又开始发呆。

  没想到就在这时,林诗曼居然将裤裤从裙底退下,然后一只手伸进了裙子下面。

  她的两腿夹得紧紧的,一手开始在裙下动作,另一只手按住了自己胸,竟然开始自我安慰起来。

  一时间,我激动不已,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林诗曼躺在床上背对着老公,似乎把王忠文吵醒,所以动作很轻,还极力咬住红唇,露出一副痛苦而享受的神色。

 

  她的裙摆也因为自己不断的动作,和扭动的身体渐渐缩了上去。

 

  不过依旧勉强遮住翘臀,只能看到那芊细娇嫩的手在有规律的动作着。

 

  她的另一只手伸进了睡裙的衣领,肆意玩弄着自己的胸,在睡裙下变换着各种形状。

 

  我极力吞咽口水,不由自主的脱掉了裤子,反应已是坚硬如铁。

 

  我忍不住拿起了手机,给林诗曼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你在干什么?”

 

  然而林诗曼完全没有回复,仿佛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我本来想调戏一下她的,既然没回我便放下了手机,终于控制不住的在电脑前对着监控也开始安慰自己。

 

  林诗曼紧咬着唇,身体蜷缩在一起,微微扭动着,手在裙下的动作频率越来越快。

 

  而我的手也随着林诗曼的动作不断加快速度,并幻想着我将她压在身下疯狂输出。

 

  我俩虽然隔着一个屏幕,但此时心里却似乎能感受到她的心意。

 

  “我爱你,林诗曼。”我对着电脑屏幕说了一句。

 

  最终林诗曼坚持不住了,两腿突然张开,抬起翘臀紧绷住身体,手指的动作停了,裙下却有了一大块痕迹。

 

  那场面,令人心神为之震颤。

 

  我也快坚持不住了,进行最后的冲刺。

 

  哪知道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伴随着张婷的声音:“肖凡,你睡了没呀?”

 

  我浑身一震,动作立刻停止了。

 

  想不到这时候张婷居然回来了,还在敲我的门!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刺激,让我一瞬间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身体僵硬,紧紧握住,直接爆发了。

 

  于此同时,只听“咔嚓”一声,门居然被张婷打开了!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平时一个人在家都是不锁门的,想不到竟然让刚搬进来的女孩闯了进来。

 

  掩盖自己的窘态倒是其次,电脑的监控画面千万不能让张婷看见!

 

  正处于极限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光着屁股一个箭步上前,关掉监控画面,并合上笔记本电脑。

 

  几乎是下一秒,门已经被完全推开了,张婷穿着一身皮衣短裙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我手放在笔记本上,站在电脑桌前,愣愣的看着她。

 

  因为刚发泄过,完全没清理过,而且反应还下去,依旧雄赳赳气昂昂的,正对着她,可想而知现场是一幅怎么样的画面。

 

  而张婷也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光着身体的我,视线一直盯着我的反应,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红着脸问道:“你……你在干什么?”

 

  反应过来我的尴尬无比,赶紧用双手捂住,没好气的说道:“你说我在干嘛?”

 

  看到我的窘态,想不到原本有些羞涩的张婷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肖凡,你真的在打飞机吗,嘻嘻,我进来的可真不是时候,打扰了你的好事。”

 

  “既然知道还不给我出去!”我有些无语了,这样的女生还是第一次见。

 

  实际上,长这么大,我也就和两个女生交往过,高中一次,大学一次。

 

  可那时候大家都是青春单纯的时候,摸个对方的手都要激动好几天,就更别提什么同居了,所以可悲的是我到现在还算是处男。

 

  大学毕业,女友和我分手的时候骂我是傻比,我当时有些生气,对她进行了反驳。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就是一沙比。

 

  而此时此刻,张婷不但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反而笑意盈盈的看着我,说了一句:“你一个大男人害羞什么,把手拿开让我看看,我还从没见过那么大的哦!”


上一篇 :含着她胸前的蓓蕾酥麻_我强上了女朋友她哭了
下一篇 :电梯里不要了太深了,接吻时女生为什么会湿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