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能把女人水弄出来|我与黑人男友的真实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怎么能把女人水弄出来|我与黑人男友的真实故事

怎么能把女人水弄出来|我与黑人男友的真实故事

发布时间:2019-05-15 16:02:07

导读
我关掉了电脑,正准备睡觉,哪知道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肖凡,你睡了没呀?”   “睡了。”我马上回答道。   “睡了怎么回我的话,快开下门,我有话跟你说。&rdqu

 我关掉了电脑,正准备睡觉,哪知道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肖凡,你睡了没呀?”

 

  “睡了。”我马上回答道。

 

  “睡了怎么回我的话,快开下门,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事,你在外面说就行了。”

 

  “开下门啦,好事!”

 

  我有点拿张婷没办法,只能起身打开了门,问道:“有什么事?”

 

  站在门口的张婷依旧穿着那件半透明的睡裙,不过可惜的是她换了条文胸戴了,因此那饱满的两团便看不到了。

 

  不过即便如此,下身的丁字裤还是在睡裙中散发出无尽的诱惑力。

 

  张婷嘻嘻一笑,从我身边挤过,进了房间,直接坐到了床边,笑着说道:“我就是睡不着,想和你聊聊天。”

 

  “这算什么好事?”我问道。

 

  “肖凡,你好好看看我,我一个大美女,陪你这个屌丝在你的房间聊天,难道还不是一件好事吗?”张婷挺起胸脯说道。

 

  “你勉强算是一个美女,但并不大。”我调侃道。

 

  “你啥意思?”

 

  “没有林老师的大。”我看着她的胸笑着说道。

 

  张婷终于反应过来,起身气鼓鼓的说道:“你个死肖凡,嫌老娘胸小就直说,我的胸哪里小了?我今天就给你看看!”

 

  说完她居然开始解睡裙的纽扣,让我一时间惊呆了。

  想不到随便一句调侃的话就能让她当真,我该说她是单纯好呢,还是傻好?

  当张婷将胸前睡裙的几个纽扣解开,便显现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和被黑色文胸包裹住的丰满。

  我顿时咽了下口水,直直的盯着她的胸,心里有着莫名的期待。

  张婷看我的表情,又“噗嗤”一下的笑了。

  脸上的愤怒的神色化为阴谋得逞的得意笑容:“啧啧啧,我就开个玩笑而已,肖凡你不会真当真了吧?想让我把胸给你看,想的美呀!”

  啥?逗我玩?

  我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行行行,我怕了你了,你赶紧睡觉去吧。”

  “人家睡不着嘛,陪我聊聊天呀。”张婷又坐了下来,还示意我坐她旁边。

  这女人就是个妖精,总是把我逗得一身邪火,然后又让我极度失望。

  我下意识的和她保持一定距离坐了下来,没好气的问道:“你想聊什么?”

  “跟我说说,你有没有谈过女朋友?”张婷笑问道。

  “干嘛跟你说这个?”我白了她一眼。

  “你个男人还真是小气,刚才跟你开开玩笑就生气了。”

  “不是我生气,是我的弟弟生气。”我一本正经的回答。

  “你弟弟?你弟弟是谁?”张婷疑惑道。

  我指了指自己的裤裆,反应依旧在并没有偃旗息鼓的趋势。

  张婷面色一红:“你弟弟还真是不要脸,该打!”

  令我没想到的是她突然伸手,一巴掌拍在我裤裆上,疼的我差点跳了起来,捂住裆部愤怒道:“你干什么!”

  “谁叫你弟弟不听话的,我帮你教训一下它而已,不过说实话,你弟弟可真大,比我以前男朋友的都要大呢!”

  本来我还挺生气,但听张婷这么夸我,怒气消了大半,坏笑道:“那你想不想试试?”

  “去去去,我才不想呢,还是留给你的五指姑娘吧。”张婷转移了话题,“我就纳闷了,按理说,你的条件也没错,家里五套房,长得也不难看,怎么到现在为止就没谈到女朋友呢?”

  “那是因为我懒得找,凭我这么英俊帅气的形象,哪怕家里没钱,恐怕也会有女人倒贴的。”我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张婷说了一句:“真不要脸。”

  我笑了:“你说说,你谈了几个男朋友,我再告诉你,我有没有谈过女朋友。”

  听我这么说,张婷也不介意,想了想说道:“正式的话也就……三个吧。”

  “还有不正式的?一定很多咯!”

  “去你的,不正式就是有好感,因为种种原因没正式交往而已。”

  “你手背上的那个勇呢,是你现在的男朋友吗?”我笑着问出自己的疑惑。

  哪知道张婷面色一沉,冷声道:“我不想提他。”

  没想到张婷说变脸就变脸,估计二人之间有着一段很伤心的故事吧。

  张婷又说:“我要是现在有男朋友,哪里还用的着和你这个不解风情,只会下半身思考的屌丝聊天呢!”

  “我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吧。”我苦笑。

  “哼哼,你以为呢,不信问问诗曼姐,她一定和我想的一样。”

  我笑了:“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比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好多了。”

  张婷翻了个白眼,突然来问道:“对了,上次吃饭的时候,我看你和诗曼姐看彼此的眼神有点不对呀,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诗曼姐?”

  我心中一颤,想不到只是细微的眼神,也被张婷看出来了,看来女人的确要比男人细腻的多。

  “别胡说,她是老师,我最尊敬的就是老师行业了,眼中只有尊敬而已,明白吗?”我一本正经的说道,“何况她还有老公呢,我怎么可能喜欢上有夫之妇呢。”

  “哈哈,随便问问,别这么认真。”看样子张婷相信我的话,目光落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上,问道:“你电脑里有没有什么好电影看的?”

  “要看电影拿手机看。”我面色微变,立马说道。

  这笔记本电脑关乎我的大秘密,现在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除了玩一些大型游戏,谁还用电脑看电影呢?

  “干嘛这么小气呀,我不是那个意思,比如一些……小电影啦?”张婷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有点无语了:“你又想勾引我?”

  “不是不是,就是睡不着嘛,想看点小电影。”

  “没有。”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骗人!上次你打飞机,别告诉我没看小电影,当时你的手还放在电脑上呢!”

  我有点哭笑不得了:“上次的事情你记得真清楚。”

  “那是,谁叫你做了那么龌蹉的事呀。”说着,张婷就起身走到桌前,要打开笔记本。

  我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按住了她的手:“不许看!”

  我的过激反应让她有些惊讶,下意识抽回手说道:“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你打飞机我都看过,还在乎电脑里有没有小电影吗?”

  我也意识到自己有点过了,但又不能让张婷发现我电脑的秘密,情急之下想到一个好办法,突然一把搂住她的腰,坏笑道:“小电影哪有真人大战有意思,你和我都还没有伴,要不尝试一下试试?”

  说话的时候,我的反应还贴在了她的翘臀上。

  张婷面色羞红无比,再次将我推开我,说了一声:“无赖!”然后通红着脸逃离了。

  我关上门,长舒一口气,总算没能让张婷碰我的电脑。

  不过说实话,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和浑圆的翘臀还是能令人生出一股强烈冲动的。

  只是没想到,睡到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间,我听到一些怪异的动静。

  因为我是靠着墙睡的,便听到墙的另一边传来一些细微的声音,像是女人的申吟声,

  我浑身一震,隔壁就是张婷的房间,她这么晚没睡,难道……

  我将耳朵贴了上去,这次稍微清晰了一些,更确定了我的猜想,也让我一下子睡意全无,变得兴奋起来。

  我想起了当初给她收拾房间的时候,她包包里面那只大号的电动玩具。

  虽然有想过张婷会拿那个电动玩具自我安慰,但此刻真正的发生了,还是让我激动不已。

  在鬼使神差的作用下,我偷偷下了床,离开自己的房间。

  客厅一片黑暗,张婷房间的灯也是关着的,但我确信她并没有睡,便小心翼翼的靠近她的房间,耳朵贴着门偷听。

  随即我就听到了张婷那美妙消魂的声音,比之隔着一堵墙偷听要清楚的多。

  “嗯,好舒服……嗯……”

  光是这声音,就让我热血上涌,反应一下子就起来了。

  我想进一步的开门偷看,可惜房间的门锁上了,根本拧不动。

  我想到抽屉里有每个房间备用钥匙,又赶紧返回自己的卧室,从抽屉拿出钥匙,兴奋的重新回到张婷门外。

  我拿钥匙,以最慢的速度尽量不发出声音悄悄打开了门。

  只听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响起,我轻轻推了一下门,门开了顿时令我欣喜不已。

  房间的门打开了一条缝,但看到的却是一片昏暗,只有一个亮着的手机提供了细微的光源。

  手机就放在张婷旁边,微弱的光照在她身上,张婷身上香汗淋漓,闪烁着诱人银迷的光,尤其是胸前两团丰满,即便是躺着显得很挺拔,她两腿张开,由于光线太暗,我看的不是很清晰,但也能听到下边微微震动的声音。

  我一时间看呆了,身体的反应坚硬如铁。

  过了一会,随着张婷亢奋的低吟,她身体绷紧了,手也停止了动作,似乎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又过了半分钟,她瘫软在床上,不住的喘着气。

  看她完事了,赶紧悄悄的把门关上,返回自己的卧室之后,再也忍不住,狠狠撸了一发。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张婷不在家,我以为去买早餐了,还想等她的早餐吃。

  结果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她回来。

SUgrQTVIWUVUSlhiRGJ1TDFHTG1jZWlXeVdOMHk4VDk.jpg

  我有点郁闷,这女孩怎么天天起这么早,明明昨晚睡的很晚,精神真的那么好吗?

  我下楼去吃早饭,没想到在小区门口便碰到了张婷。

  张婷穿着一身夹克衫,下边配黑色的皮裤,手里拿着木吉他,音响在她边上,嘴边还架着话筒,边唱边谈,整个人仿佛沉醉了其中:“Girl,do you know I want your love.Your love was handmade for somebody like me.Come on now,follow my lead.I may be crazy,don't mind me,say Boy let's not talk too much……”

  围观的很多是老人,还有一些上班人士,因为唱的很好听,不少人拿出硬币或者五块十块放在她面前。

  张婷不断笑着点头,当看到我的时候,眼睛亮了,唱的更有激情了。

  虽然听不懂歌词,但听她唱的曲调,我便听出来歌名叫《shape of you》,唱的比一些网红要好听多了。

  我总算相信,她上次说在路边卖艺不是开玩笑的了。

  一曲终了,她便开始收工了。

  一个帅气青年上前问道:“小姐姐,我想和你交个朋友,能留个微信号码吗?”

  张婷笑了起来:“那你得先问问我男朋友答不答应。”

  “你男朋友?”帅气青年疑惑道。

  张婷笑着指向了我这边,说道:“就是他,肖凡,站那干嘛呀,快过来。”

  我知道张婷拿我当挡箭牌,便走上前去,在她惊讶的目光中,很自然的一把搂住了她的腰,笑着问帅气青年:“帅哥,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没事,问个路。”帅气青年尴尬的笑笑,随即就离开了。

  张婷笑着看向我:“你反应倒是挺快。”

  “那是,也不看看你房东智商有多高。”

  “摸着舒服吗?”

  “啥?”我愣了一下。

  张婷顿时瞪了我一眼:“还不把你的手从老娘腰上拿开!”

  我顿时反应过来,忍不住又捏了一下她的腰,才松开手,笑着说道:“想不到你的腰又软又细。对了,你大清早的就跑出来卖艺吗?”

  我成功的转移了话题,张婷马上笑了起来:“赚点早餐钱,看样子够了,快帮我捡钱呀,这次忘带盆了,下次一定要记得带着。”

  我和张婷一起捡钱,收拾东西,没想到张婷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赚了一百五十多块,令我不由竖起大拇指,说了一声厉害。

  张婷手里拿着一把零钱,笑道:“走,姐请你吃早饭。”

  吃饭的时候,张婷对我说道:“肖凡,待会我要去原来就职的学校帮好姐妹代一堂课,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呀?”

  “代课,你不是已经辞职了吗?”

  “帮好姐妹的忙,能不答应嘛!”

  “没兴趣。”我刚说口,突然响起了什么,下意识的问道:“是不是林老师教书的高中。”

  “对呀,诗曼姐和王忠文都在那所高中,跟我去看看嘛,让你见识一下我身为人师的帅气模样。”

  听说林诗曼在,我下意识的点点头,又问道:“门卫能让我进去吗?”

  “放心,我和门卫关系很好的,你跟着我就行啦!”

  我们在半个小时后出发,打了一辆车直奔林诗曼所在的高中。

  这所学校叫育才高中,在A市只能算普通的高中。

  果然如同涨停所说,我跟着她很轻易的便进入了校园之中。

  我们漫步在校园林荫道上,让我不由想起了高中的学生时代。

  远处教学楼传来郎朗的读书声,操场上还有踢足球打篮球的学生身影。

  偶尔有老师在校园间穿梭,满满的文化气息。

  我下意识的问道:“林老师教哪个班的?”

  “她是高三二班的英语老师。”

  “那她的办公室在哪?”

  张婷突然停下了脚步,目光怪异的看着我:“你怎么总是问诗曼姐,这几天我跟她聊天的时候,她也会时不时的提到你,还说你们俩没有鬼?”

  “别胡说,随便问问而已,毕竟是邻居,第一次来她的学校,问一下很正常啊!”我有些心虚的说道。

  张婷盯着我的脸看了半晌,我马上补充了一句:“我要喜欢的话,也只会喜欢你这种活泼开朗可爱的单生女孩啊,你说对不对?”

  听我这么说,张婷立刻释然了,反而脸上露出了一丝害羞的神色,说道:“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谁要你一个屌丝喜欢我。”

  说完,她就快步往前走去。

  我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只是没想到,刚走到教学楼楼下,便有一个人高马大的年轻男子下楼。

  我心中一怔,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赵刚。

  赵刚看到张婷眼睛发亮,笑着说道:“咦,张婷,你不是辞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哟,这不是房东吗,真的好巧啊,你怎么也在这?”

  张婷显然对赵刚没什么好感,面色顿时冷了一下,平静的说道:“我带我男朋友来参观一下,你不介意吧?”

  “你男朋友?”赵刚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张婷,虽然你不喜欢我,拒绝了我的追求,但也不用随便拿个人来当挡箭牌啊?这位房东我还是认识的,上次在林老师家还见过呢!”

  “你不信?”张婷说完突然一把搂住我的脖子,踮起脚,然后亲吻在我的嘴上。

  我浑身一震,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张婷的热吻令我猝不及防,而且非常猛烈,让我心里有股冲动,不自主的有了反应,贴在了她的小腹上。

  反应过来的我下意识的回应起来,两只舌头交缠在一起,彼此索取对方的温度。

  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有女孩主动吻我,如果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在亲吻的过程中,我用眼角的余光去看赵刚。

  却发现赵刚面色格外阴沉,眼中闪烁着寒光,怒声道:“张婷,你告诉我,我哪一点不比这小子强,要钱,我家多的是,想买多少套房子就买多少套房子!论相貌身材,我比这家伙强十倍!也只有你这种瞎了眼的女人才会看上这种垃圾!”

  我听了有些来气,这家伙居然骂我是垃圾,立马和张婷分开,正准备反驳,张婷却说道:“对,他是垃圾,我就是喜欢他,你呢,连垃圾都不如!赵刚,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张婷,你行。还有你,你个臭小子,你们给我等着吧!”赵刚气冲冲的离开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说了一句:“什么玩意儿,这种人怎么会在高中当老师呢?”

  刚才面对赵刚的冷意消失了,张婷脸上恢复了笑容,喘着气说道:“刚才我都被你吻的没气了。”

  我笑了起来:“你夺走了我的初吻,该怎么补偿我?”

  “初吻?”张婷露出诧异的神色:“你以前没谈过女朋友?”

  这话我自然是开玩笑的,虽然读书的时候和两个女友没亲热过,但接吻还是有的。

  在大学的时候,还会跟前女友乱摸,但傻傻的我就是不知道更进一步,或许也是毕业后她要跟我分手的原因。

  不过没等我回答,张婷又说道:“我把吻献给你,是老娘吃亏了好不好?你可别得寸进尺!”

  我笑了笑,不再开玩笑了,问道:“你和赵刚怎么回事啊?”

  “我刚来这学校当老师的时候,那家伙追求过我,不过我听说他追过的老师多了去了,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就胡乱玩弄女人感情的人,所以我没有答应他。但他却死皮赖脸的缠着我不放,我之所以离开学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有一次我在街上看到他左手右手各搂着一个女人,让我觉得更恶心了。”

  “你知道她上次去过林诗曼家吗?”我忍不住问道。

  “诗曼姐家?他去做什么?”

  听张婷的口气,看样子林诗曼夫妇没将这件事告诉她。

  “没什么,听说赵刚和王老师是高中同学,当初找他有事,见王老师不在就走了。”

  张婷露出释然的表情,说道:“我辞职那会,发现赵刚看诗曼姐的眼神不对,诗曼姐还是离他远点比较好。”

  张婷的直觉真的很准,但她却不知道事情已经发生过了。

  随后我们上了教学楼,张婷到高二的办公室找到一个音乐老师找她聊了几句,随后我们去了图书馆。

  音乐室就在图书馆旁边,是为考音乐的艺术生提供的教室。

  张婷要为几个艺术生上两小时的课,我在教室外听了一会,虽然张婷唱的很好,无奈教的是声乐,我听着没半点兴趣,于是便悄悄的离开了图书馆。

  她并没有告诉我林诗曼办公室在哪,但之前说了她教哪个班级。

  于是我便穿过校园,摸索到高三教学楼,转了一圈,才找到高三二班。

  令我失望的是此时高三二班的教室里,教学生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并不是林诗曼。

  我闲庭信步,在教学楼走廊上转,没想到让我发现了老师们的办公室。

  透过窗户,我看到办公室有三名老师,其中一位正是林诗曼,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正认真的备课,浑然不觉有人在窗外偷窥。

  我心中欣喜不已,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于是我给林诗曼发了条微信:“我在你们办公室窗外。”

  没过几秒钟,林诗曼便回头看向窗子。

  我俩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他美丽的面颊顿时变了色,立即放下教科书,走出了办公室。

  她第一时间把我拉到一边,低声道:“你……你怎么来了?”

  “张婷替一个好姐妹代课,我跟着她一起来的,就是想看看你工作的环境。”

  “肖凡,你别胡闹,我在工作,你快离开这里。”林诗曼一边说一边紧张的看四周。

  还好,走廊上并没有人。

  “我就是想见见你。”我有点委屈的说道。

  林诗曼没再理会我,转身就要进办公室。

  我一把拉住她的手。

  林诗曼露出一丝慌张,急忙挣脱,狠狠瞪了我一眼之后还是快步走进了办公室。

  我看着她回到自己的位置,拿着教科书继续备课,忍不住拿出手机又发了条微信:“我在教学楼下等你,十分钟后你要是不过来,我就在校园大叫,我喜欢你,我喜欢林诗曼。”

  发完这条信息,也不管林诗曼什么反应,便立刻下了教学楼。

  我在楼下焦急的等待着,每一分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眼看已经过去了八分多钟,我心里快绝望了。

  如果林诗曼没下来,我也不会真的在校园大叫的。

  虽然我有些冲动,但脑子还是清醒的,这样做的话不但让林诗曼难看,也会暴露我和林诗曼之间的秘密。

  而就在9分钟的时候,一个俏丽的身影下了楼。

  林诗曼穿着黑色的OL妆,踩着高跟鞋,出现在我面前,有些恼怒的说道:“肖凡,你是不是非要把我逼到绝境才罢休?”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上前一把抱住了她。

  任凭林诗曼怎么挣扎,都不肯松手,反而一口狠狠吻上她的唇,一只手也伸进了她的衣领,肆意玩弄她的丰满。

  和上次在厕所一样,林诗曼没能抵挡住我的攻击,脸色变得发烫羞红,身体软化在我怀中,她含糊不清的说道:“这里……这里会被看到的,求你……不要……”

  我早已涨的十分难受,便搂着她往教学楼后面移去。

  教学楼的一楼是实验室,没学生上课,而教学楼后有一个很窄的巷子,巷子被一堵围墙围住,外边就是校外。

  到了教学楼后,我不禁感叹真是天赐良机。

  我的手已经忍不住伸进了她的包臀裙中。

  林诗曼娇躯一颤,抓住了我的手,却抵挡不住我的攻势,还是毅然决然的探入,用两根手指动作起来。

  林诗曼双腿夹得紧紧的,面色潮红,虽然紧咬红唇,但一声声细微的“嗯”却从齿缝间传出。

  我把她的上衣纽扣解开,里面是一件白衬衫,贴身的文胸已经被我剥到下边。

  两团丰满将白衬衫高高撑起,形成鲜明浑圆的轮廓。

  然后白衬衫的纽扣也被我解开了,两团肥硕的玉兔一下子跳脱出来。

  我亲吻她的脖子,她的锁骨,不断下移,吻上了她的胸。

  林诗曼也变得兴奋起来,将我的头紧紧按在胸上,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肖凡,你……你真是我的冤家……嗯……”林诗曼娇声喘着气,眼神迷离的说道。

  我的手指动作加快,下边已是春水泛滥。

  她看来受不了了,居然将芊细的手探进了裤腰带,一把握住了我的反应。

  我浑身一震,差点舒服的叫起来。

  要知道,这是我心里一直爱着的人,没想到她现在愿意用手来帮我的了。

  随即她握着的手开始动作起来。

  我亲吻她的胸的同时,不时抬头看她,她的目光和我在空中交汇,除了羞涩和温柔,还多了一丝渴望。

  然而就在我俩相互抚慰,快要忍不住进行最后一步的时候,没想到两个男生的声音在拐角处响起。

  “他们人呢,不是说打篮球的吗?”

  “作业还没做完呢,估计回教室去了吧?”

  “体育课好不容易老师让自由活动,却跑去做作业?伟哥,你去教室叫他们?”

  “咱们一起上去吧。”

  “我先抽根烟。”

  二人的对话让林诗曼和我面色都变了,不由自主的停止了动作。

  “给我也来一根呗。”

  “这可是中华,我自己都舍不得抽呢!”

  “大不了打篮球的时候多给你传球。”

  “那还差不多。”

  “这里可能会被老师看见,我们去后边抽。”

  随即便听到两个学生靠近的脚步声。

  我和林诗曼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各自抽回手。

  “从那边跑!”

  毕竟教学楼后面的巷子两边都可以跑,林诗曼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狼狈的往另一边跑去。

  我也紧随其后。

  幸好我们速度够快,在两个学生进入巷子之前,已经从另一侧绕到了教学楼前面。

  林诗曼面色通红,喘着气显得有些狼狈,瞪了我一眼说道:“都怪你,害人家这么丢脸,一个老师居然还怕两个抽烟的学生。”

  我笑了起来:“对对,都怪我,是我不好。”

  我说着又从身后搂抱住她。

  “别胡闹了,会被人发现的。”林诗曼推开了我。

  “可我憋得难受,你看看。”我指了指自己的裤子。

  反应依旧将裤子高高撑起,如同一把雨伞,师门明显。

  “你个小冤家,我真是怕了你了,晚上我去你家找你,行吗?”林诗曼红着脸看着我裤子几秒钟,咬了咬红唇,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说道。

  我顿时大喜过望,问道:“你晚上几点去我家?”

  “至少等婷婷睡了。”

  “那我给你一把我家的钥匙,我晚上等你。”我兴奋的拿出一把钥匙,塞到她手里。

  她看了手里的钥匙,又看看我,不禁叹了一口气:“肖凡,我真是输给你了。”

  我笑道,立即说道:“诗曼,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只对你一个人好!”

  正说着,林诗曼电话响了起来。

  她接了电话之后面色微变,对我说道:“年级组长找我,我先上楼去了。”

  “嗯,去吧。”

  林诗曼转身离开,我还忍不住在她翘臀上拍了一下。

  林诗曼扭头瞪了我一眼,便又快步上楼去了。

  我握紧拳头用力挥舞了一下,激动道:“耶,成功了!”

  我回到音乐室,张婷还在给学生们上课。

  我站在门外走廊上抽着烟,耐心等待着,这次虽然听张婷唱的声乐,但却也觉得别有一番韵味,或许这就是心态对人造成的影响吧。

  同样的音乐,在不同的心态下,听起来会有截然不同的差别。

  上完课之后,张婷笑着问我:“肖凡,你刚才去哪了,我都没看到你人影,是不是去找诗曼姐啦?”

  “不是,就是在校园里面随便转转。”我赶紧拒绝道。

  我倒不是怕张婷乱想,关键是这女孩口风不是很紧,万一传到王忠文耳朵里,最后被连累的还是林诗曼。

  张婷笑了起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

  “嘻嘻,其实就算你去见诗曼姐我也不介意。”张婷说道。

  “我去见谁还用得着你介意吗?”我撇了撇嘴。

  哪知道话刚说完,张婷就伸手在我腰上狠狠揪了一下,不满道:“喂,上午我好歹还把自己的吻献给了你,你总得照顾一下人家女孩子的情绪吧?”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丫头掐人不是一般的疼,马上说道:“我的初吻还被你夺走了呢,要个赔偿你都不愿意,100块都给我。”

  听到这话,张婷哈哈笑了起来:“那行,老娘会对你负责的。”

  正说着,两个音乐学生走了出来,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们。

  张婷赶忙收敛了笑容,一副为人师表的模样,微微点头。

  等音乐学生走后,张婷说道:“我给诗曼姐打个电话,她还不知道我来学校了呢,待会一起吃午饭。”

  随即,她就打电话给林诗曼。

  等挂了电话,我问道:“林老师怎么说?”

  “说有些忙,就不跟我们一起吃了。”

  我略微有点失望,但想到晚上会发生的事,心里有亢奋起来,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希望夜晚快点到来了。

  我们一起在校外吃了顿饭,张婷美其名约请客,却让我买单。

  不过我今天心情很好,也懒得和这丫头计较。

  下午在家睡了一觉,我起来的时候,发现张婷在桌上留了一张便签,写着:“晚上7点半来浪漫酒吧,姐请你喝酒,不来的话以后就不给你带早饭了。”

  我苦笑,请客就请客吧,后面还要威胁我。

  晚上7点半时间还早,反正林诗曼要等张婷睡了之后才能来,所以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了。

  先去了洗手间,把林诗曼的衣服从洗衣机拿了出来,按照上次的约定,我得给她洗衣服。

  不过看到她的裤裤我就有些不淡定了,这是一条情趣的透明裤裤,上面还有一些黄色液体,摸了一下居然还没干,该不会是下午刚换下来的吧。

  尼玛,这丫头走了还要调戏我。

  晚上8点的时候,我赶到了酒吧一条街的浪漫酒吧。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进酒吧,酒吧里闹哄哄的,炫彩的灯光不停的闪烁着,客人们勾筹交错,舞池里还有疯狂扭动身体的一群年轻那女,尽情释放荷尔蒙。

  而舞台上,张婷穿着一身亮晶晶的黑色裙装,抱着吉他弹唱一首摇滚歌曲,是艾薇儿的《Girl friend》。

  她特意画了浓浓的眼影,舞台范十足,聚光灯集中在她身上,靓丽的秀发在五彩灯光的照射下,变幻出各种形状,别说还真有几分像艾薇儿。

  而就在这时,我目光无意间扫到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没想到他也在这!


上一篇 :含着她胸前的蓓蕾酥麻_我强上了女朋友她哭了
下一篇 :啊不要不要在飞机上|老外性功能太强我受不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