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点好大太烫了好深挺进来/红颜笑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慢点好大太烫了好深挺进来/红颜笑

慢点好大太烫了好深挺进来/红颜笑

发布时间:2019-04-08 11:46:15

导读
第1章 我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一门心思地想把自己的学生苏米给睡了!虽然我知道这件事很荒唐,甚至听上去有些不要脸,但我就是忍不住要睡她的冲动。我叫赵敬文,是华夏大学国语学院副院长,今年五十多岁,带

 第1章

 我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一门心思地想把自己的学生苏米给睡了!

虽然我知道这件事很荒唐,甚至听上去有些不要脸,但我就是忍不住要睡她的冲动。
我叫赵敬文,是华夏大学国语学院副院长,今年五十多岁,带着两个博士生和几个研究生。
苏米便是这些学生其中之一,今年研二在读。
当然,要睡她这件事还要从我小孙子身上说起。
小家伙刚出生才三个月,可儿媳妇最近正在竞争一个副处长的职位。现在竞争又那么激烈,所以她只休了三个月的产假就跑去上班去了。
而小家伙又死活不肯喝奶粉,无奈之下,我只好在网上发了一则寻找奶妈工作的广告。
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第一个前来应征的竟然是我的学生苏米!
那天苏米上身穿了一件白色体恤,腿上是一件牛仔热裤,脚蹬一双棕色短筒马靴,马尾一摆一摆的看上去活力四射。
看着那薄T恤下若隐若现的黑色内衣,以及那性感而修长的美*腿,我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不好意思,反而竟然想把她狠狠蹂躏一番!
我自问平时也是一位节操高尚的长者,可面对苏米第一次这样打扮时,我彻底变成了一个用下体思考的低级趣味者!
刚开始苏米还有些不好意思,可当我把月薪变成原来的二倍时,苏米贝齿轻咬红唇:“好吧导师,我明天一早就来上班。”
我之所以给她加薪,她是我的学生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想用金钱把她留下,好达到我要了她的猥琐目的。
当晚我失眠了,而且还是“硬”是睡不着的那种失眠。自从三年前老婆车祸去世,我的那玩意儿已经好久都没像今晚这么坚挺过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了床,并且还特意进行了高强度晨练,搞得儿子儿媳妇还以为我得了亢奋症,非要拉着我去医院检查……
在漫长的等待中,苏米终于姗姗来迟。
虽然她今天的打扮相比昨天保守了一点,而且脸上的妆容也淡了不少,可这一点也不影响我要搞她的欲望,反而还多了一丝超凡脱俗的清纯美!
我看苏米的眼神更加炽热了,如果我现在能看到自己目光的话,肯定会看到一只饿狼盯着小绵羊的饥渴样儿。
“咳咳……”苏米拢了下耳边的乱发,“导师,逗逗在哪呢,我该喂奶了。”
苏米温柔的声音若如春风吹过,我也很温柔地回了声:“走,小米,老师带你去。”
把苏米带到房间里以后,我脚下就像生了根似的无法挪动,直到苏米提示她该喂奶了,我才依依不舍地退了出来。
“小宝宝,我们吃奶奶喽。”我耳朵搭在门上,此刻真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透视眼,如果是那样的话,就能轻易透过门板,看到小米那对36D饱满了。
“咦!这奶水怎么下不来!”
“宝宝不哭哦,阿姨先挤一挤,马上就好。”
听着小孙子哭声越来越大,我终于忍不住了,虽说我一直在想着睡了苏米,可我更关心自己的小孙子。
我清了清嗓子:“苏米,里面怎么回事?”
“哦……没事导师。”苏米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慌张。
“那孩子怎么一直在哭。”我不自觉加大了声音,而且还透着一丝威严。
“导师,有……有些涨奶,吸出来就好了。”
“那你倒是赶紧往出吸啊,你听听孩子都饿成什么样了。”
“导师,我……这个你让我怎么吸吗。”
“那怎么办?总不能让孩子就这么哭个不停吧。”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听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要不了多久就会哭坏嗓子的。
“要不您帮我到育婴店卖个吸奶器回来?”
“不行,来去花费的时间太长。等我把吸奶器买回来,说不定孩子早就饿坏了。”我没有任何犹豫就否定了苏米的提议,我家住在别墅区,就算是最近的妇婴店都在三十里开外,简直是开玩笑。
“那怎么办?”苏米有些无可奈何了,看样子是让我拿主意。
“那你先把门打开,我进来后咱们再商量对策。”
苏米刚把门打开的瞬间,她的那对饱满差点使我眼珠子掉在地上:苏米那玩意儿是真的白,真的圆,真的翘啊!
我虽然没见过王母娘娘的蟠桃,但我打赌:苏米那对饱满肯定比蟠桃好看一千一万倍,而且味道也肯定更好吧!
苏米见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那里,单纯且保守的她又怎能受得了这样的刺激,一张俏脸顿时羞的通红!
而我作为她们平时异常尊敬的师长,虽然很想冲上去把头埋在那对饱满中间,然后不要命的上下其手,可表面上还要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为人师表样子不是。
我顺了顺自己那一丝不苟的大背头,很严肃地问道:“小米啊,看你这个样子,想必涨奶的问题也不是偶然的吧。”
苏米闻言点了点头,我又问她:“那你平时涨奶都是怎么解决的?”
苏米的脸更红了,不过她还是低着头用蚊蝇之声回答道:“一般都是我老公帮忙吸的,不过他今天一早就出差了,没来得及帮我吸,所以就……”
说完这句话之后,小米的脸更红了,简直就像是秋天的红苹果,娇艳欲滴,让我的兽性更上一层。
同时我心里在想,既然她老公都能吸,那我作为她的老师,就更应该为她解决这个困难。
我为自己的兽行找了个连自己都觉得离谱的理由,随后做出一副很不情愿的表情,义正言辞道:“既然是这样,那就今天由我帮你把奶吸出来吧。”
“导师,你……”苏米很震惊地看着我,就像是见到外星人一样。
可她越是这样,就更加激起我要征服她这匹野马的决心。
我痛心疾首道:“米啊,哺乳这是一件很伟大很神圣的事情,你为什会是这样一副表情,难道你认为老师要故意占你便宜不成?”
“老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看我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苏米仿佛受到了惊吓,连说话都带着哭音。
我顿时一阵窃喜,只要我再加把劲,这件事就肯定能成,于是我又说道:我摸着小孙子光秃秃的脑袋,“米啊,不说逗逗还是你老师的孙子,就算旁人家的孩子,你就忍心看着他活活饿死。都说母爱是伟大,更是无私的,可到了你这里就怎么变了味了。”
“我,我当然不愿意。可是…你是我的老师啊。”
“老师怎么了,老师就不能帮你排忧解难了。古人云,天地君师亲。你听听,老师都是排在亲人的前面的。“
“当然,如果你觉得老师是想趁机占你便宜的话,那就当我没说过这话。你现在就把孩子给我,我带他去找他妈妈吧。”
我作势就要夺孩子,苏米咬了咬嘴唇,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导师,为了逗逗,我豁出去了!”
15723-rFFTqa.jpg
第2章
说完这句话后,苏米便把逗逗放进了摇篮里面,闭眼往床上那么一趟,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看得我好一阵心惊肉跳。
“小米儿,那老师可就要来了。”尽管我心脏在剧烈跳动,但我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边靠近苏米边说:“米儿,老师的为人你也是知道的,绝不是那种沽名钓誉之徒。我之所以这么做,全都是为了成全你那伟大的母爱。”
我感觉一张老张烫的厉害,心说自己可真够不要脸的。为了搞自己的学生,竟然连母爱这么高尚的情怀也撕下来给自己当遮羞布,真他妈的不要脸。
可这时我的脑子已经全部被苏米那完美成熟的胴*体所占据,再加上某处的一股邪火涨的厉害,所以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
闻着苏米的呵气如兰,还有那白皙的脖颈处有香汗渗出,我并没有急着像恶狗扑食一样把嘴搭在上面一通乱吸,那样太煞风景。
如此良辰美景,美人在侧,我作为一名高级学者,必须要将情趣发挥到最大化。
我先是将一只手放到苏米那平坦的小腹上,两者刚一接触,小米整个身子突然抖了一下:“导师,你……”
“嘘,闭上眼睛,静静感受吧米儿,因为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我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一本正经说道。
“米儿,我知道催奶会很痛,所以我们先做个热身动作,等你完全放松下来后,我们再吸好不好。”我的两只手若即若离地游离在苏米身上,同时在苏米耳根边上不断哈着热气。
虽说我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可当年泡妞把妹的手段却是手到擒来。果然在我不断刺激下,苏米纤细的十指紧抓着床单,双腿也夹紧变换着姿势,同时嘴里发出令人心乱神迷的声音。
“妈的,平时看着一本正经的,没想到也是个浪蹄子,原来是个假正经,看我今天不把她搞到讲方言才怪!”
因为苏米是我学生的缘故,在这种罪恶感以及和自己学生搞得变态心里夹杂下,我的情绪瞬间就达到了巅峰!
“导师,我有些热。”苏米意醉情迷。
“热啊,那我们把衣服脱掉好不好。”
苏米的手虽然拉着衣服,可在我蛮力的拉扯下,她那点半推半就的拉扯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很快她的T恤就被拉掉,黑色蕾丝内衣包裹下的两只呼之欲出,仿佛不受控制,似要逃脱一般!
我再也忍不住了,炽热的手掌直接覆盖在上面,勉强覆盖了一半!
正当我刚想把两只都抓起来好好揉捏一番的时候,我突然听见有人在叫爸!
我和苏米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惊扰瞎了一跳,我瞬间清醒了很多。连忙从苏米身上爬了起来,然后扶了扶金丝边眼镜,顺便把大背头也整理了一下。好让自己恢复一派学者模样。
“当、当、当!”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清晰可见,我知道来人应该已经到二楼了,我便催促苏米再快点。
可苏米显然没什么经验,慌乱中竟然把T恤领子套进了胳膊里面,我顿时心里那个气啊!
声音已经越来越近,我看苏米都快要哭了,见状我连忙指了指卫生间,好在苏米这下还算机灵,一眨眼便钻进到卫生间里面折腾去了。
我刚把逗逗抱在怀里,儿媳妇就进来了。
“爸,我大老远的就听见逗逗在哭,是不是没吃饱?”
“我听奶妈说逗逗今天早上比任何时候吃的都要多呢。”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真想往自己脸上狠狠丢两巴掌,为了和自己的学生瞎搞,竟然连自己的孙子都往死里糊弄!
我在家里的地位特别的尊崇,听到我这样说,儿媳妇立马就信了,然后问我奶妈呢,孩子哭成这样都不管?
“奶妈可能是今早吃坏东西了,说是身子不合适,刚出去你买药去了。怎么,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没见到她吗?”
“没有啊。”儿媳妇在收拾,突然又想想起什么,回头说道:
“哦,对了爸,奶妈既然身体不舒服,这两天就先不要让他带逗逗了;奶妈的奶也先别让喝了。另外这两天我要出趟差,逗逗就麻烦你照顾一下。”
我把脸一沉,很不客气地回道:“我知道该怎么照顾自己的孙子,你们各自把自己的前途奔就行了。反正我和逗逗两个都是没人疼没人爱啊,就让我们爷俩互相照顾自己吧。”
“爸,我……”
“好了,我还没老糊涂,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的孙子。”我很粗暴的打断了儿媳妇的话。
儿媳妇红着脸看了看我,说道:“爸,您能不能出去一下,我想……我想上趟洗手间!”
我感觉儿媳妇此话一出,我全身瞬间被冷汗湿透,万一被她发现苏米此刻就藏在卫生间,而且还衣衫不整的话,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叮!”
就在此时,卫生间好像又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发出很清脆的响声。一瞬间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
“爸,卫生间里好像有什么声音?”
“可能是风把什么吹倒了吧。我刚才抱逗逗在里面上厕所,小家伙竟然拉在了地上,我还没来得及收拾,你去一楼卫生间吧。”
儿媳妇看了我一眼之后,提着衣服就跑向了一楼,一边跑还一边说:“爸,别忘了刚才我跟您嘱咐的事情。”
我都懒得理她,竟然坏我大事,要不是看在我孙子的面上,我早就冲她发火了,“米儿,你收拾好了没?”
“好,好了。导师,您能不能到下面帮我看一下,等嫂子走了您通知我一声。”
“傻孩子,别紧张。就你这心态还做我赵敬文的学生呢,说出去都不怕人笑话。”刚才的事情太尴尬了,我不得不转换话题。
“好的呢导师,我一定不会给导师丢脸的。”仿佛收了我的感染,苏米情绪也活泼了不少。
我呵呵一笑,“看来咱俩以后得深入交流才行啊米。”
“深…入…交…流……”二楼卫生间传来苏米幽幽的声音,我一听深入这事有戏
点击下方红字《红颜笑》即可阅读完整章节,主角是 赵敬文苏米

上一篇 :特朗普推特宣布,美国土安全部部长尼尔森离职
下一篇 :塞着跳跳蛋走路和上课*扒光你的衣服青春如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