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牌前妻不要逃杭南宇-大牌前妻不要逃梁芷安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大牌前妻不要逃杭南宇-大牌前妻不要逃梁芷安

大牌前妻不要逃杭南宇-大牌前妻不要逃梁芷安

发布时间:2019-01-30 16:28:51

导读
《大牌前妻不要逃》主角是杭南宇梁芷安的小说精彩上线,文章内容坎坷曲折,情节跌宕起伏让人揪心,是一本难得好书,看杭南宇梁芷安最后到底如何?《大牌前妻不要逃》大结局已出速速阅读全文免费!第一章 让她照

  《大牌前妻不要逃》主角是杭南宇梁芷安的小说精彩上线,文章内容坎坷曲折,情节跌宕起伏让人揪心,是一本难得好书,看杭南宇梁芷安最后到底如何?《大牌前妻不要逃》大结局已出速速阅读全文免费!

timg (260).jpg

马上到清平医院502病房。”

梁芷安做完最后一套化妆模型正准备洗漱,就接到了杭南宇的短信。她被医院两字吓蒙,来不及多想抓起一件风衣就冲了出去。中途打了两个电话过去,一如既往地被他挂掉。

他从来不耐烦接她的电话。他们结婚三年,通电话次数屈指可数。

晚上九点,住院部静悄悄的。梁芷安人站在了502室门外才恍然瞧见,这里是皮肤科VIP病房。

“芷安姐?”梁芷安才刚推门而入,就听到一声轻唤。她心里一咯噔,抬头望去——

果然是乐千薇。

乐千薇靠坐在病床上,棕褐色的波浪卷发随意地垂在肩头,大大的眼睛透着惊讶地望着梁芷安,即使穿着病号服,都遮不住她的美。

梁芷安扯了扯嘴角,环顾四周,并没有其他人,问她:“是你病了?南宇呢?”

乐千薇怯怯地看了她一眼,拢住衣服领子轻轻点头:“南宇哥公司有事去处理了。我不知道他叫了你过来,芷安姐,这么晚让你过来照顾我,真是太麻烦你了。”

“杭家其他人呢?”梁芷安走过去,见她手背上有一个个小小的红疙瘩,又问,“怎么又过敏了?”

“我……不是的!”乐千薇忽然很慌乱地扯过被子遮住脖子,只露出头部结结巴巴地解释,“我今晚没住在家里。”

“爷爷不是不同意你出去住吗?”梁芷安拉了张椅子坐下,心下更加疑惑,“遮什么遮,我又不是第一次见你过敏。”

乐千薇是过敏体质,很多东西一碰就起疹子,梁芷安与她也算一起长大,早就见怪不怪。

“这不是……”乐千薇说到一半忽然住口,一时心急地说,“我住在南宇哥那里。”

梁芷安脑子嗡的一声,跟炸了一样,瞪着眼好半响才找回声音:“你说什么?”

乐千薇都快急哭了,直起身过来拉梁芷安的手:“芷安姐你别多想,我们晚上只是吃个饭,我也不知道对那蜡烛过敏。你看也不是很严重,可南宇哥大惊小怪非得让我来医院看看。”

梁芷安愣愣地看着她露出来的脖子,红痕一道道,可看着不像是过敏,反而像是——吻痕!

蜡烛,烛光晚餐,乐千薇话语间是藏不住的娇羞甜蜜……梁芷安只感觉积压在心里的一个点,快要被引爆。闷闷的,钝痛起来。

“芷安姐,你别误会,我们真的没什么。”

“我先回去了!”梁芷安忽然没有勇气再呆在这里,站起就往外面走。

“芷安姐!”乐千薇在后面叫她,见梁芷安真的要走,慌忙说道,“芷安姐,南宇哥说,他一会就回来。”

梁芷安脚步猛地顿住,双拳死死捏紧,腿却怎么都无法跨出去。

她有多久没见过他?已经有77天了,上一次见面还是在杭家祖宅聚餐。她打电话他不接,去公司不让见,到后来梁芷安也就变乖不再去烦他。

她很想他,很想很想,真的想,见他一面。

“芷安姐,能不能帮我拿一下南宇哥的西服,就在那边沙发上。”乐千薇重新用被子捂住身子,露出一张明艳动人的脸,像是怕梁芷安多想,又加了一句,“我把手机放他衣服里了。”

梁芷安不知自己是用何种心情走到沙发边拿起那件黑色西装,心里不断安慰自己是她多想了。

她僵硬地走到病床边,将衣服递给乐千薇。

“谢谢芷安姐。”乐千薇伸入西装内袋去拿手机,谁知手一滑,她惊地叫起来,“我的手机!”

“嘭!”手机摔到地上,往外飞出一段距离,另有一件小巧的东西跟着掉落。

梁芷安下意识地弯腰去捡,视线触碰到那不足一指长的深蓝色包装袋时,脸色瞬间惨白!

安、全、套!不,不会的!梁芷安死死地盯着地面,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戳中一刀,痛地她浑身发抖。

乐千薇也见到了地上的东西,白了脸解释:“芷安姐,这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还没有……我,我过敏进医院了,真的没有发生。”

她说的是真的,今晚气氛很好,她原本也是想跟杭南宇更进一步,可谁知她会突然过敏。

可是梁芷安却再也听不到她说什么,她彻底懵了。

其实她自己早就知道,不是吗?

杭南宇,有多厌恶和自己的这段婚姻!

那么多年的坚持,在此时却像是一个笑话。

她愣愣转身,苦涩得笑笑:

“药还没吃吧?我去给你倒点开水。”

可才走到门口,她突然感觉到一道逼人的视线,条件反射地抬头,眼睛慢慢睁大。

男人站在那里,一米八九的个子让病房门都显得矮小起来。他就像从中世纪古堡中走出来的王子,俊挺的五官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只是脸上的表情过于凛冽。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杭南宇看着梁芷安眼中泄露出来的爱慕,厌恶一闪而逝,面无表情地说:“梁芷安,你都知道了。我得给千薇一个交代。”他顿了顿,“我们,离婚吧。”

梁芷安呆呆地看着他,脑中空白一片。钝痛扩散之后只剩下麻木。

她连继续看他的勇气都没有,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垂下头,积攒出全部勇气,才低低说出:“你,先回趟家吧。”

 

timg (307).jpg

梁芷安几乎是逃一般地离开医院,活了二十三年从没如此狼狈过。她说完那句话就逃了,她不想在外人面前谈论他们婚姻。

十二月的夜风,冰冷刺骨。梁芷安裹着薄薄的风衣回到公寓,已是冻得嘴唇发紫,可她一点都不觉得冷。机械地走进浴室,放水泡澡,惯性地执行自己的生活作息。

直到水凉了才爬起,梁芷安裹着浴袍刚出浴室,就愣在了原地。

刚还在医院的男人此时正坐在客厅的布艺沙发上。不久前她才拿过的那件黑色西装被他搁在一旁,上身只着一件暗纹衬衫。

他曲腿坐着,听到响动转过头来,见到她就不耐烦地说:“梁芷安,离婚吧,要求随你提。”

梁芷安心中漫上一层苦,她以为至少会等到天明,没想到他连几个小时都不愿给她。她假意擦着头发走过去,挑了个离他不近不远的位置坐下,唇里已被咬破,钝痛刺激着麻木的神经。

还好,起码比先前的状态好多了。她不想哭哭啼啼,到最后还给他坏印象。从领证到现在一千多个日夜,这一幕她已独自演练过无数遍。

“你很清楚,我们的婚姻只是因为你爷爷对我杭家有恩,爷爷逼着让我娶了你。但千薇对我们杭家的恩情更重,我的命是她爸爸用命换来的。梁芷安,你比她幸福,她除了我,什么都没了。而且,我喜欢的人是她。”杭南宇的声音越来越冰冷。

梁芷安拿着毛巾的手轻颤不止,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深吸一口气,用尽力气弯腰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微颤着推到他面前。

杭南宇眉头一皱,不知她搞什么鬼。

梁芷安擦头发的动作未停,似随意地回道:“我已经签了字,你签完,这段让你难以启齿的婚姻就结束了。”

梁芷安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手指死死地捏紧毛巾,仿佛这毛巾成了她的救命稻草。这句话她已经练习过无数遍,从杭南宇要求隐婚、选择不与她住在一起时,她就已经在准备。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她真的,已经默默练习无数遍。

杭南宇低头一看,茶几上放的正是离婚协议。他顿时就愤怒起来,他还以为她有多爱他,看样子是早就想着离婚分财产吧?她娘家破产之后一直不能再站起来,她拿去救济也是情理之中。

他不在乎那点东西,他的公司市值千亿,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胃口有多大。

不对——

突然,杭南宇的目光顿住,这份离婚协议只薄薄一张,条目也过分简单。

“我不想要你的任何东西,赡养费也不需要。”梁芷安放下毛巾,目光无焦距地落在茶几上,努力将思绪放空,“签了字就好,这房子我也会还给你。你的东西,我都不想要。”

是的,她不想要。她从十二岁知道他们有婚约开始粘着他,喜欢了整整十一年。得不到他的心,要他的东西有什么用,白白添堵。

杭南宇更加不悦,啪地将离婚协议摔在茶几上:“你把我杭南宇当什么人?净身出户,爷爷那边能答应吗?梁芷安,你是故意的吧?故意让爷爷发火,然后好继续霸占着杭太太的位子!你别逼我动手段来让你离婚!”

杭老爷子一早就放出话来,除非他死,否则不许他离婚。他也不想做得太绝,只希望梁芷安能想通,他们好聚好散。

梁芷安突然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她生的本就好看,这一笑顿时让周遭黯然失色。只是那双迷离的桃花眼中,悲哀浓得化不开。她微微低了头,不想被他瞧见。

杭南宇一愣,跌入了她突然展现的笑靥中,就听她声音淡淡的说:

“那么你打算分给我多少财产?这算是补偿吗?我在你身上连十一年的青春都浪费了,还在乎这点补偿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你自己偏要喜欢我,如果不是你的喜欢……”

梁芷安打断杭南宇的话:“我退出了,爷爷就会改变主意让你娶乐千薇吗?不会的,他早就说过,你娶谁,都不许娶乐家的女儿!”

“你……”杭南宇气得站起,狠狠地瞪着她。他才发现,这个比他小五岁的妻子也有这么伶牙俐齿的时候。在他印象中,她一直都是跟个傻子一样,脑子里只有谈恋爱,除了这件事情其他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管。他不喜欢白痴!

梁芷安见他气怒,心不争气地抽痛起来,有太多话藏在心里,却失去了说出来的意义。

她咬着唇,第一次肆无忌惮地看杭南宇,仿佛要将他刻进灵魂里。她知道,过了今晚,就再没机会靠近。

可下面的话,却默默念在了心里。

“你说离婚,我照做,为什么还要用那样的心思来侮辱我?喜欢错了人是我不对,可是我也没办法啊?没有人告诉我你心有所属,我以为我再努力一点,就能得到你的回应。我知道我错得离谱。不是对的人,永远无法回应。”

“你知道吗?从我们领证那天起,我就已经准备好离婚协议。你看,我没有要一直霸着你,我只是在努力地靠近你,期待着你看到我而已。今天,我知道了你喜欢别人,那我把离婚协议拿出来。我平心静气地成全你。“

梁芷安,到此为止吧,让他没有愧疚的离开。梁芷安闭上眼,这是她爱他最后一次。

她深吸一口气,将离婚协议重新推到杭南宇面前,艰涩地说:“爷爷那边我会去解释,你不必担心。另外给我三天时间找房子。杭南宇,谢谢你让我喜欢了这些年,以后,保重。”

起身,抬步,回卧室。走得艰难,却不回头。她能做的,也只是这些了。

杭南宇站在空旷的客厅里,没有预想的畅快。也许是被她缠地太久,一时不习惯。

他看着紧闭的卧室门,脑中都是刚才梁芷安看自己时的模样。他第一次认真打量他的小妻子,原来她也是明艳动人的,她眼底的情绪他又何尝看不出。

杭南宇拿起离婚协议,抬步往门外走。

为了乐千薇,他只能负了她。

 

timg (334).jpg

杭南宇回到杭家庄园时,天际微微泛白,又是新的一天。

早起的佣人见到他,都恭敬地喊“大少爷”,对这位冷峻的集团总裁心存惧意。

杭南宇脸色仍没见多好,只冷冷地点了下头,就朝楼上走去。

他径直走向三楼,乐千薇的房间就在这一层。昨晚那丫头怕杭家知道,半夜就出了院。

二十二年前,他爷爷杭展培与乐千薇爷爷合作一个房地产项目出了意外,导致民工来闹事绑架了他们祖孙两人。乐千薇的爷爷和父亲为了救他们爷孙都死了。

那时候杭南宇六岁,到现在还记得乐叔叔扑在他身上血流不止的模样。那时乐千薇尚在襁褓,之后,她母亲改嫁,小乐千薇被接入杭家一直养着,他们青梅竹马长大。

当年那件事是当时身为市长的梁芷安的爷爷梁梿勤帮忙,才压了下去。

杭南宇烦躁地加快脚步,如果不是几年后东窗事发,梁市长受牵连一时承受不住中风死去,他爷爷也不会死活都要他娶了梁芷安。

想起那从小到大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赶都赶不走的小丫头,杭南宇心里就有一股火。尤其是刚才她明明难受得要死,却故作坚强让他签离婚协议。他心里就跟有一只爪子在挠一样,而且是被狠狠地挠,抓出伤痕。

“白痴!”杭南宇低咒了一声,推开一间卧室门。

房内的乐千薇听到动静,立即冲了出来。

“南宇哥,你终于回来了!”乐千薇一下扑进杭南宇怀里,哽咽起来。

杭南宇心中一软,轻轻拍了拍她,柔声问:“是不是又一夜没睡?”

乐千薇泪眼迷蒙地看着他,刚要点头,又猛地摇头,慌忙说:“没……没,我……我刚起的。”

杭南宇被她小白兔似的模样逗乐,拥着她双手不老实起来:“来,我看看红疹消了没。”

“哎呀,痒!”乐千薇笑着往一边躲,“用了药已经没事了啦!”

“千薇,我离婚了。”杭南宇突然抱住她说道。

乐千薇正拉着被他来撩起来的衣服,手唰地僵住,眼睛瞪得圆圆的,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怎么?不高兴?”杭南宇故意问。

“没……”乐千薇愣愣摇头,她都快被这惊喜砸晕了。但随即小脸一垮,担忧地问:“那芷安姐怎么办?对不起,我昨天是不是说错话了?”

“傻丫头。”杭南宇将她拉入怀中,他的千薇一直都这么善良。他拥着她轻哄,“不关你的事。她以后会有自己的生活,你先想想,怎样做一个最美的新娘吧。”

新娘……

乐千薇脸唰地红了,她盼了那么多年,真的要实现了吗?

她爱慕地看着杭南宇,眼泪又忍不住往外冒,心疼地揉了揉他的眉心:“都是我害得你这样累。可爷爷那边怎么办?他知道了肯定不会同意的!”

杭南宇一顿,眉峰微蹙,松开她往房内的沙发走去,淡淡地说:“爷爷那边等过阵子再告诉。”

乐千薇张张嘴,最终乖巧地点点头,小心翼翼地看着沙发上英俊的男人。她跟杭南宇在一起已经好几年了,在他跟梁芷安结婚前就在一起,这些年,她受了多少委屈。

但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她要熬出来了。

可杭南宇刚才那反应,她又觉得不踏实。等他离开之后,便打电话给母亲,将杭南宇离婚的事情告诉了她。

“薇薇,这件事情就怕夜长梦多。谁知道在老爷子知道之前梁芷安会做出什么事情,或许她同意离婚只是缓兵之计,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这件事就交给妈妈吧,你放心等着做你的新娘子。”

乐千薇放下电话扔有些忐忑。她爱杭南宇,即使没名没分地跟着他也愿意。她只是怕梁芷安对杭南宇的爱,她怕有一天,杭南宇真的被她打动。

“南宇哥,希望你不要怪我。”乐千薇走到窗口,看着远方的朝阳,喃喃说道。

梁芷安是被手机震动吵醒的,眼睛酸得睁不开,眯缝着去看来电显示。当看清号码显示,吓得她噌地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

是杭家祖宅的电话!

梁芷安心跳不自觉加快,深吸了口气,才接通。

那头立即有声音传过来:“大少奶奶,您快来看看,老爷子发了好大的火要打死大少爷!”

梁芷安心中一紧,忙问:“费管家,发生什么事了?”

费管家在那头叹气,苍老的声音满是无奈:“老爷知道你跟大少爷离婚的消息了。”

梁芷安揉了揉额角,头疼不已。她预感的没错,纸包不住火,只是杭南宇难道连这么一会都等不了吗?

“大少奶奶,您有没有在听?”费管家在那头喊了几声。

梁芷安嗯了一声,咬咬牙,说道:“费管家,抱歉,我现在没办法过去。”

《大牌前妻不要逃》精彩内容未完待续……


上一篇 :孤月苏春儿韩潇by 梅八爷小说大结局全文阅读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