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关久久 】此情若是宁久时新书强势来袭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厉以宁关久久 】此情若是宁久时新书强势来袭

【厉以宁关久久 】此情若是宁久时新书强势来袭

发布时间:2019-01-30 15:39:57

导读
《此情若是宁久时》新书强势来袭,主人公是厉以宁关久久的精彩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新颖,剧情丰富,章节环环紧扣,《此情若是宁久时》阅读指数五颗星。第十九章 折辱“吱嘎。”开门声响起关久久下意

 《此情若是宁久时》新书强势来袭,主人公是厉以宁关久久的精彩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新颖,剧情丰富,章节环环紧扣,《此情若是宁久时》阅读指数五颗星。

timg (347).jpg

“吱嘎。”

开门声响起

关久久下意识的挺直了背脊,闵逸宏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关久久倏的顿了一下,捂住自己的嘴,内心懊恼不已,严重担心刚才的喃喃自语被闵逸宏听见 。

如果他真的听见了,那该是一件多么尴尬的事情啊,一想到这儿,关久久都不敢回头。

一室静谧

仿佛间,关久久觉得她都能听见后面闵逸宏的呼吸声音,本能的深深地吸了口气,尽量保持着声音的自然:“怎么又回来了?是忘记拿什么东西了吗?”

关久久等了等,都没有等到回答,转过身子,在看见来人的时候,身体一僵:“怎么……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闵逸宏,很失望?”虽然是嘲讽疑问的语气,但是说话的人很肯定。

关久久皱眉:“厉以宁,你有必要每次见到我都要冷嘲热讽的吗?”

厉以宁冷峻而又邪魅的勾起唇角,忽的上前,挨着关久久,只是关久久的躲闪,让他很不满意。

“如果是闵逸宏想要这么靠近你,你肯定求之不得。”

“你怎么这么说话,动不动就闵逸宏闵逸宏的!”关久久本来是不准备招惹厉以宁的,也不想和他做更多的交谈。

厉以宁危险的眯起眼眸,猛然抬手,一把掐住了关久久的脖子,语气中满是狠厉:“关久久,你不要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身份?

关久久觉得眼前的厉以宁,明明有一张英俊的面容,可是却又是地狱来的使者,明明矛盾不相称,却又那么自然。

“我怎么敢忘记我的身份,对于你们厉家来说我不过就是一个被花钱买来的生孩子的工具。”关久久不由的拔高了音量。

厉以宁挑眉,放开关久久:“既然你有自知之明,那么你就应该离闵逸宏远点,一只丑陋的野山鸡,是怎么也变不成金凤凰的。”

“你”

“如果她想尝试,那么最终跌倒的有多惨……啧啧……你可以自己想象。”厉以宁不屑的望着神久久。

关久久本来还一直奇怪,厉以宁现在是抽了什么风,又过来为难自己,可是听着他的话,她似乎有点儿明白了。

想起了之前突兀的关门声

那不是风

应该就是厉以宁!

“你都看见了。”关久久说的肯定。

“看见了,也听见了。”厉以宁云淡风轻的承认,刻意忽略心中的那一抹不乐意。

关久久嘲讽的勾起唇角:“所以你是来提醒我。”

“是警告。”厉以宁靠近关久久,轻咬了下她的耳垂,极为暧昧的对着关久久的脖颈吹了口气:“闵逸宏对你不过是一时新鲜,你要是走错一步,受影响的可不单单是你。”

厉以宁边说,边看了眼不远处躺着的厉月亮,眸色越来越暗。

关久久浑身一僵,如坠冰窟。

厉以宁的言外之意,她听懂了。不愧是厉家的人,不管是厉震北还是厉以宁,都知道她在意的是什么,所以也都知道拿什么来威胁她。

而她!该死的只能接受。

“月亮也是你的孩子。”关久久尽可能保证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一个躺在病床上的孩子。”厉以宁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玩味的挑起关久久的下颚,轻轻的咬了口她的唇,笑道:“你是在暗示我,再给你一个健康的孩子是吗?”

关久久惊讶的睁大了双眸,有着那么片刻的失神。

“啪!”

果断的挥开了厉以宁钳制住自己的手,关久久怒极反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有月亮一个女儿,没有打算再要孩子。”

“是吗?那么爷爷和我说,让你和我再生一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厉以宁猛然的冷了面容,质问出声:“我可没有忘记,两年前,你为了和我生个孩子,爬床,下药!你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看着厉以宁鄙夷不屑的面容,听着他如冰锥一般伤人的话语,关久久想要反驳,可是他说的那些又几乎都是事实。

关久久忽的伸手自己环抱住自己,凄苦一笑:“你说的对,可是那是两年前。”

“既然承认,就别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做了婊子还要那贞节牌坊,关久久,你还真是和你妈一样淫荡,恶心。”

“厉以宁!”关久久怒了:“你说我可以但是不要牵扯到我的妈妈,我是个孤儿,我连我的妈妈是谁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可以平白无故的就冤枉人。”

厉以宁没有想到关久久会突然像一只炸了毛的狮子,浑身的毛发都立了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关久久,印象中的她不是应该胆小懦弱的吗?

关久久紧紧地握着拳头,如果不是还有着残余的理智,她真的很想上去踢厉以宁几脚,打他几拳。

“你看见了我和闵逸宏又怎样?我告诉你,闵逸宏温文有礼,谦和如玉,没有人会不喜欢他那样的。”

“关久久。”厉以宁冷冽了双眸,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叫除了关久久的名字。

关久久看着厉以宁冷笑,学着他嘲讽的语气道:“可是怎么办呢?我被某人碰过了,已经不干净了,这样的我,怎么配得上那么好的他!”

厉以宁狠狠地瞪着关久久,蓦地上前,一把搂住关久久的腰身,另一只手用力的攫住了关久久的下颚,直视着她的眼睛道:“被某人碰过,不干净?好,很好,关久久,你倒是什么都敢说。”

厉以宁怒极反笑,猛然抓住关久久的衣服,一用力,只听“刺啦”一声。

关久久的上衣已然破裂。

关久久惊恐的睁大双眸,双手反射性的护住胸前。

厉以宁满意的看着关久久此刻的模样:“刚才不是还那么嚣张,怎么现在倒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了。”微微的顿了顿,继续开口道:“关久久,我没有嫌弃你的肮脏,你倒是先说我不干净,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舒缓我心中的这口气才好呢?”

厉以宁说后面的话的时候,语气是轻柔的,可是听在关久久的心中,就像是锋利的针尖,每一字都是那么的直戳心扉。

关久久害怕了,本能的后退。

退到床边,关久久感觉到自己的臀部被床边抵着,猛然想起她的小月亮还在床上,害怕厉以宁再次伤害月亮,乞求着开口:“对不起,刚才是我说错了。”

“道歉?”厉以宁像是君王一般的居高临下的看着关久久,伸手一把拉住了她。

看着她由于失去稳定性,却又慌忙站定的模样,玩味的勾起唇角:“啧啧,看来你骨子里果然是个放荡的东西。”

关久久闻言,本能的低头一看,原来刚才被厉以宁扯开的衣服,在自己被他拉扯时,裂开的更加明显,里面的内衣一览无遗的暴露在了厉以宁的面前。

伸手护住。

关久久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厉以宁,我求你不要这样,月亮一会儿就醒了。”关久久祈求着开口,她可以不要尊严,不要脸面,甚至还可以不顾一起的和厉以宁据理力争,可是这些都不能发生在厉月亮面前。

她不希望,她的月亮知道她的妈妈是那么的没用,她也不希望她的月亮知道她是怎么降生的。

厉以宁挑眉,想要继续奚落季如歌,可是看着她倔强隐忍的小脸,还有那泫然欲滴的眼泪,心开始烦躁。

忽的张开双手,厉以宁目光深沉的看着关久久道:“知道怎么做。”

关久久看着厉以宁,咬住嘴唇,挣扎着缓缓上前,靠在了他的胸膛上:“是这样吗?”

厉以宁神色一凛,蓦地狠狠地推开关久久。

“嘶!”

被推倒在地的关久久,情不自禁的倒抽了一口气。暗自悔恨,她今天真的不应该穿高跟鞋的。

“我不喜欢一个不干净的女人碰我。”

冷漠的声音在关久久的头顶上响起。

关久久嘲讽的扯了扯唇角,她这一次真的是明白厉以宁的用意了,他这个人还真是睚眦必报,他想如何对别人,由心出发。而别人要是惹恼了他,他只会加倍奉还。

厉以宁没有等到关久久开口,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关久久,继续道:“我厉以宁的东西,即便是不要了,也只能是我主动丢弃。”

关久久眼中蓄满了眼泪,想要忍住不跟厉以宁辩驳的,可是……

关久久抬头,目不转睛的望着一脸冷然的厉以宁:“厉以宁,如果不是因为某些事情,我想我是绝对绝对不会靠近你的。”

“结果呢?”

“没有结果,是我关久久自甘下贱,这一切的遭遇都是我自找的。”关久久语气一顿,继而认真的开口道:“但是你放心,我知道我的身份,我也认得清楚现实。”

厉以宁看着关久久,尤其是对上她眼睛里的决然,心中一顿,异样的感觉划过心间。

脱下外套,厉以宁兀的将脱下的外套丢到了关久久的身上,不再看关久久一眼,转身离开。

直到厉以宁离开,关久久猛地扯过厉以宁的衣服,用力的扔了出去,放声大哭。

“妈妈……你怎么哭了……”

关久久哭的很伤心,猛然听到熟悉的声音,身形一顿,缓缓地转身,对上月亮担忧的眼神,关久久只觉得她的心抽疼的快不能呼吸了

 

timg (303).jpg

关久久慌忙的擦掉眼泪,整理了下衣服,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厉月亮闪烁的眼睛,还有那苍白的小脸,心疼极了,也内疚极了:“月亮,要不要再睡会儿。”

“妈妈,我疼。”月亮委屈的撅着小嘴,说话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月亮乖,妈妈知道月亮疼,妈妈陪着你好吗?”关久久安抚着厉月亮。

“恩……疼……”厉月亮眼里蓄满了眼泪,皱起了眉头。

稍稍的安静了一小会儿

啼哭声响彻病房

关久久本来是想要帮月亮盖好被子,不想厉月亮猛然的啼哭,让她心头一窒。害怕的睁大了双眸,想要将厉月亮抱进怀里,可是触及到她身上的各种管子,关久久猛然回神,慌忙的跑去叫医生。

关久久茫然无措的看着医生们对厉月亮的急救治疗,心中的恐慌已经严重的侵蚀了她的大脑,她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了月亮,她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少夫人,小小姐病重,我们这里的设备还不够先进,要想要控制住小小姐的病情,她需要出国治疗。”

关久久定定的看着对她说话的医生,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

满心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厉月亮病重。

心猛然的开始抽疼,关久久觉得眼前说话的医生似乎有两个,也有可能是三个……张口想要说话,可是关久久却觉得她的脑袋越来越沉……

“薄少爷。”

医生看出了眼前关久久的不对劲儿,正准备询问,不想看见关久久晕倒,犹豫着是否应该马上上前的时候,不想看见厉以宁已经抢先一步,抱住了晕倒的关久久。

厉以宁皱眉,冷眼看着怀中的关久久:“我终于理解,为什么薄……月亮,会病怏怏的了。”

“薄少爷。”医生头冒冷汗,觉得眼前的厉以宁气压太过强大。

一个关久久,一个厉月亮,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了。只希望眼前的这尊冷面神佛不要怪罪他们就好。

“刚才你说月亮病重是怎么回事?”这一次,厉以宁说出月亮两个字,觉得比刚才自然了许多。

“薄少爷,小小姐的病我们到现在也无法诊断清楚,也不知道是不是从胎中带出来的,她的病类似于败血症,但却又不是,所以我们建议,能够送小小姐出国,国外的医疗远比国内好,或许能有办法根治。”

“或许。”厉以宁邪魅的勾起唇角,看着越说越不太自信的医生道:“看来你们也不怎么样!”

抱着关久久,厉以宁面无表情的朝着病房外走去,看着不知道何时来到病房门口的厉震北。

厉以宁步伐顿了顿,抱着关久久的手,也跟着紧了紧。

路过门口站着的厉震北跟前的时候,稍稍的停了一下,厉以宁嘲讽的对着厉震北开口:“这就是你精心为我挑选的妻子。”

“厉以宁!月亮身体弱,生病也是正常的,不关关久久的事!”厉震北愤怒的开口。

厉震北觉得他似乎是真的老了,已经管不住厉以宁了,想着他刚刚如果不是下了死命令,甚至不惜用自己威胁厉以宁,或许他根本就不会出现在医院。

不过稍稍欣慰的是,厉以宁起码还是比他,稍稍的来医院早一点儿,而且还抱着昏倒的关久久,也算是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月亮是你的女儿。”

“我知道。”厉以宁没有什么表情的开口,往前走了两步,停了停道:“送去国外,让左管家陪着。”

话落,厉以宁不作停留的大步离开。

厉震北呆呆的望着厉以宁离开的背影,眼里的欣慰一闪而过,看样子厉以宁对厉月亮也好,对关久久也罢,并不是什么感觉都没有!

厉以宁抱着关久久出了医院大门,就直接的上了自己的车,神色莫变的看着关久久,眼里的不耐烦逐渐加深。

晴雪怎么也没有想到,因为厉家进不去,好容易打探道厉以宁在医院,所以她千里迢迢的赶来,却没有想到,刚到医院大门,就看见厉以宁怀抱关久久离开的样子。

而且她自己就在不远处站着,厉以宁竟然都没有发现她!

暗暗的握紧拳头,晴雪眼里的愤恨,清晰可见。

她原本以为,和厉以宁去国外,她可以更好的陪在厉以宁的身边,一来培养感情,二来,如果能够乘机怀上厉以宁的孩子,那么她嫁给厉以宁,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是谁知道,不管是她明示还是暗示,亦或者都可以说是主动了,可是厉以宁依旧不碰她。

望着厉以宁车子驶离开的方向,晴雪恨恨的开口:“我原以为关久久不过是空占着你妻子的头衔而已,而你不是向来都讨厌她的吗?可是现在抱着她算是怎么回事。”

晴雪一想到自从回来之后,厉以宁就没有找过她,甚至连打电话的次数都少的可怜,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恐慌,看样子,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关久久,而且是越快越好。

轻轻地颤动睫毛,缓缓的张开双眼,关久久只觉得头疼,猛然翻坐起来:“月亮!”

医生说月亮病重。

关久久哪里还坐得住,起身就想要去找厉月亮,可是当她打开房门,看着熟悉的走廊,花台,关久久才意识到,她现在应该是在家里。

可是她不是在医院吗?

“厉月亮已经送去国外了。”

悠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关久久停下脚步,转身直直的望着说话的人:“我也要去国外。”

“那不行。”

“厉以宁!”厉以宁话音未落,关久久就不自主的拔高了说话的音量:“月亮毕竟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可以忍心让她一个人去国外,你知不知道月亮胆子小,如果晚上没有熟悉的人陪在身边会睡不着,你知不知道月亮现在正是需要我陪伴的时候,我一定要去国外。”

厉以宁目光灼灼的看着关久久,没有忽略掉她话语中的坚定:“你动不动就晕倒,你确定你能照顾月亮?”

“我能!”关久久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肯定的开口。

“呵……”厉以宁冷笑,不准备再理会关久久,兀自开始下楼。

关久久见厉以宁压根不再理他,心中一慌,赶紧上前,尽量赶上他的脚步,伸手牵住他的衣袖:“厉以宁,我要去国外,你让我去陪着月亮好不好?”

“你要去就去,不需要跟我说!”厉以宁冷冷的开口,没有看关久久一眼。

关久久心中一顿,无力苦笑:“你明明知道,我没有钱去国外,而且就算我去了,你们不告诉我月亮的具体位置,我也不知道应该去哪儿。”

毕竟国外那么大。

没钱?

厉以宁嘲讽的勾起唇角,上下打量着关久久。

只见一身低调的香奈儿新款的浅红色小套装非常完美的贴合在她的身上:“你竟然告诉我你没钱。”

“厉以宁!我知道我在你的心中的形象非常的不好,可是……”

厉以宁猛地用力,甩开了关久久牵着自己衣袖的手,看着关久久的眼神中的鄙夷很是明显:“你在我心中有形象可言?”

揉了揉鼻尖,厉以宁继续开口道:“关久久,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收起你那楚楚可怜的小表情,我不是闵逸宏,会对你泛起可怜的同情心。”

由于厉以宁用力过猛,关久久差一点儿没有站稳,听着厉以宁冷清的话语,关久久的心逐渐下沉。

“逸宏?对,我可以找逸宏帮忙。”关久久灰暗的眸光,渐渐地开始闪光。

厉以宁阴亵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关久久,看着她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面色猛然的冷沉了下来。

上前两步,不待关久久有所反应,猛然的一把扯住关久久的手臂,向后一拉。

“啊。”关久久尖叫出声:“我的背。”

关久久皱眉,看着紧紧贴合在她身边的厉以宁,愤怒的吼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不愿意帮我,难道还不允许我去找别人帮忙。”

厉以宁紧紧的钳制住关久久,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胸膛。

“关久久,尽管我不喜欢你,甚至厌恶你,但是有一点是不可以否认的,那就是……”厉以宁忽的缓缓的靠近关久久的耳背,轻吹了口气,神色冷冽的像是魔鬼:“你是我的女人。”

你是我的女人!

短短的几个字,让关久久觉得讽刺的可以。

“厉以宁,我只是想要去陪着月亮。”关久久再次重申她的想法和坚持。

“我知道!”厉以宁点头,搬过了关久久的身子,迫使她正面面对自己,看着不知道何时已经泪流不止的小脸,厉以宁心中闪过一抹心疼,但是很快,快的连厉以宁自己都没有发觉。

“关久久,厉月亮是我们厉家的人。”

关久久抬头,想要挣扎,可是那种由心的无力感让她使不出半点的力气:“你的意思是,她的死活都与我无关是吗?”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厉以宁点了点头,忽的推开了关久久,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好自为之,如果你想厉月亮安然的呆在国外,你就给我老实点!”

话落,厉以宁不作停留的快步离开。


上一篇 :孤月苏春儿韩潇by 梅八爷小说大结局全文阅读
下一篇 :大牌前妻不要逃杭南宇梁芷安章节列表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