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若是宁久时》厉以宁关久久《此情若是宁久时》在线全文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此情若是宁久时》厉以宁关久久《此情若是宁久时》在线全文阅读

《此情若是宁久时》厉以宁关久久《此情若是宁久时》在线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30 15:38:16

导读
九月川所著作的小说《此情若是宁久时》主人公是厉以宁关久久,是一本豪门虐恋痴缠小说,的无情折磨,慢慢由爱转恨,最后两人情归何处,敬请阅读《此情若是宁久时》。《此情若是宁久时》推荐阅读指数★★★★

  九月川所著作的小说《此情若是宁久时》主人公是厉以宁关久久,是一本豪门虐恋痴缠小说,的无情折磨,慢慢由爱转恨,最后两人情归何处,敬请阅读《此情若是宁久时》。

《此情若是宁久时》推荐阅读指数★★★★★

timg (301).jpg

关久久觉得她快要晕倒了,浑身的力气在不断的流失,可是,手臂传来的疼痛不住的提醒着她,也让她清楚的听清了闵逸宏和厉以宁的对话。

强自打起精神,关久久挣扎了几下,想要摆开厉以宁的钳制,奈何没有任何的作用。

感觉到关久久的动作,厉以宁将视线投放到关久久的身上,看着她虚弱不堪的模样,嘲讽道:“你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丝的机会,如果我记得没错,你可没有受伤!”

关久久心中一凛,心间的失望感越来越浓,学着厉以宁嘲讽的口吻道:“我就算是装的,也没有在你的面前,你凭什么指责我?”

“你!”厉以宁皱眉,猛地一把将关久久扔开,像是看见了什么最恶心的东西一般,嫌恶的看着跌倒在地的关久久道:“下贱!”

“你……”

“住口!混账东西,亲手把自己的女儿踢到墙边不算,竟然现在还追到医院来对孩子的母亲下手,我厉震北怎么会有你这么个禽兽不如的孙子!”

就在关久久想开口回击厉以宁的时候,厉震北刚好从电梯出来。

厉震北怎么也没有想到,同样的事情一天会发生两次,第一次看见月亮,第二次是关久久……踉跄着脚步,提着拐杖就冲着厉以宁打去。

厉以宁震惊的看着厉震北,直到拐杖真的落在了身上,疼痛感才让他清醒:“你说……女儿?”

“没错!就是你的女儿。”厉震北不解气的再打了厉以宁一拐杖,恨恨的开口。

厉以宁下意识的反驳:“我都不在这里两年,谁知道是谁的野种!”

关久久脸色惨白,她一直都知道厉以宁的无情,也知道他对她的讨厌和怨恨,可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容敬会质疑月亮的身份。

厉震北听了厉以宁的话,怒极反笑:“你爷爷我还没有老糊涂到是不是我们厉家的孩子都不知道的份上!”

厉以宁看了眼厉震北,接着看了眼地上脸色苍白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的关久久,没有说话。

关久久挣扎着起身,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揉了揉眉角道:“爷爷,我去看月亮了。”

径直从厉以宁的身边走过。

关久久没有看厉以宁一眼,也没有任何的停顿。

“久久,我和你一起去!”闵逸宏快步的跑向关久久,看着她快要晕倒的模样,想要伸手扶,但是一想到身后的厉以宁,他最终还是放下了手。

关久久此刻已经够累够烦,他不想再给她造成困扰。

房间里,病床上。

关久久心疼的看着正在挂着吊瓶,眉头紧皱着入睡的厉月亮,心疼极了,不忍心再看下去,关久久转身向外跑了出去。

闵逸宏看着才刚进来,就又跑出去的关久久,眼底止不住的心疼,朝着床上的厉月亮走去,悄声坐下:“月亮,你要快快的好起来,不然你妈妈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厉月亮像是听见了闵逸宏说话的样子一般。

眨了眨眼。

闵逸宏心中一喜,目不转睛的盯着厉月亮,只见她缓缓的张开眼睛,尽管小脸雪白,但是好歹有了那么点儿精神。

“月亮。”

厉月亮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闵逸宏,委屈的努了努嘴:“爹爹,疼!”

饶是坚强如闵逸宏,看着厉月亮难受的小脸,听着她有气无力的声音,鼻头一酸:“月亮乖,爹爹知道月亮是个很坚强很勇敢的孩子,今天那么义无反顾的保护了妈妈,真棒。”

听到闵逸宏的夸奖,厉月亮笑了笑:“妈妈呢,我要妈妈。”

“妈妈去给我们的小月亮买糖果去了,乖乖的闭上眼睛再睡一会儿,一会儿起床了,就不会那么疼了。”闵逸宏小声的轻哄着厉月亮,将她留在外面的手,小心的放回被子里。

“恩。”厉月亮想要对着闵逸宏笑的,可是她好累,只能轻声的答应一声,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由于病房门没有关紧,透过门隙,厉以宁将里面的场景看的一清二楚。

里面的两个人,相处的像是父女一样的温馨,尤其是那一声爹爹,厉以宁听得异常清晰。

眉头紧锁,眼神冷冽,厉以宁自己都不知道他心中的那一抹不自然,不舒服的感觉是什么。

蓦地转身,厉以宁想要离开,好好地整理自己的思绪,不想才刚走两步,迎面就看见了关久久。

四目相对。

厉以宁在关久久的眼中看见了嘲讽和愤怒,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不自然:“我只是来看看她死了没有!”

“呵!”关久久冷笑,她对厉以宁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幻想和希望:“她死没死,和你有关系吗?什么时候,厉大少爷竟然都开始关注这些无谓的小事了。”

厉以宁皱眉,看着关久久的眼神越发的冷冽起来:“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家医院是我们厉家的产业。”

“你想说什么?”关久久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

“说?”厉以宁冷然一笑:“你错了,我向来是喜欢做,而不是说。”

满意的看着僵在原地的关久久,厉以宁邪魅一笑,慢慢的从她的身边走过。

厉以宁就是个冷血的恶魔。

他明明都还没有说什么,做什么,可是关久久就是觉得害怕,如坠冰窟。

兀自转身,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厉以宁的手臂。

“厉以宁,你怎么对我没有关系,但是月亮毕竟是你的女儿,你不许对她做什么。”

厉以宁冷漠的一把挥开关久久。

不想用力过大,关久久眼见就要跌倒。

关久久以为,这一次,她一定会和大地来一个亲密的接触,不过这样也好,她可以跟着她的月亮一起疼。

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关久久的鼻尖充斥着熟悉的男性气息,关久久自嘲的勾起唇角,明明已经过去两年了,而且两年之后的重逢,满是血腥和绝望,为什么属于他的气息,自己还是能一下子就辨别出来呢。

“我以为我在厉大少爷心中一直都是恶心的存在。”关久久看着厉以宁保持着抱着她的姿势不动,出声提醒道。

厉以宁若有所思的看着关久久,尽管不喜欢听她说话,但是不可否认,抱着她的感觉不错。

慢慢悠悠的放开关久久,厉以宁挑了挑眉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如果你再做出伤害月亮的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关久久刻意忽略掉厉以宁话语中的嘲讽和不屑,坚定的开口。

“你不放过我又怎样!关久久,你别忘了,你现在拥有的一切,包括你口中的月亮,都是我……厉家给你的。”厉以宁冷冽了双眸,忽的上前,捏住了关久久的下巴道。

关久久扭头,想要躲开厉以宁的控制,却不想她感觉到她的耳垂被咬住了。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背上,关久久只觉得浑身颤栗的不能自己。

感觉到关久久的僵硬,厉以宁抬眼看了眼不远处站着的,一样僵硬着身体,面无表情的闵逸宏,邪魅的笑了。

轻咬了下关久久的耳垂,用着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开口道:“一会儿带着月亮回家。”

明明是温暖的话语,可是听在关久久的心里却是异常的沉闷,家?关久久冷笑,厉以宁没有回来的时候,那里不是家,却是个安全栖息的地方,可是厉以宁回来了,那里连安全都没有了。

关久久茫然的看着前方,连厉以宁什么时候离开,都没有发觉,自然也不知道闵逸宏是什么时候来到她旁边的。

“月亮刚才醒了。”

闵逸宏适时地开口,拉回了关久久的思绪:“是吗?”

“恩,我们进去吧。”闵逸宏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关久久。

关久久点了点头,跟着闵逸宏走进了病房,安静而又专注的坐在床边,一瞬不瞬的盯着床上的厉月亮。

一室静谧。

“刚刚厉以宁没有难为你吧?”

提到厉以宁,哪怕只是他的名字,关久久都觉得很不自在:“你应该问他什么时候不为难我。”

“久久,你有没有想过带着月亮在外面住。”闵逸宏对上关久久疑惑的目光,顿了顿,继续开口道:“我的意思是,自食其力。”

“不可能的。”关久久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暂且不说厉家不会让他们的子女流落在外,是一个原因。就算是他们允许,逸宏,你应该知道,月亮身体不好,每个月都要花上大笔的医药费,厉家甚至在家里就给月亮建立了一个专门的诊所,你觉得如果离开厉家,我有能力承担这些吗?”

闵逸宏暗暗的握紧了拳头,张了张口,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小少奶奶!”

听见声音,关久久没有抬眼,也没有回答。

“少爷让我来接你和小小姐回家。”

“他还真是迫不及待!”关久久冷笑:“左管家,我要是不回去,会怎样?”

左管家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关久久,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少奶奶,我劝你还是不要违背少爷的意思比较好。”

“呵呵……我也只是说说,我自己的身份和处境我是知道的。”关久久认命的开口,对她来说,不管厉以宁对她做什么,她都无所谓,只要她的小月亮好好地,她就什么都不怕!

 

timg (339).jpg

回到厉家。

关久久看着左管家有条不乱的安排着厉月亮的事情,她知道他们会做的比她还好,她的月亮也会得到最好的照顾。

拖着疲惫的身体,关久久慢慢的回到了房间。

浴室里。

放好了洗澡水,关久久脱下衣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关久久嘲讽的勾起了唇角。

镜子中的脸早已经褪去了青涩,明明还那么年轻,可是关久久却在自己的脸上看见了不符合年纪成熟韵味,轻轻的抬起手,从脸到脖子,关久久慢慢的轻抚。

厉以宁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来房间找关久久谈事情,却不想正好看见了眼前的一幕。

关久久曼妙的胴体透过浴室的镜子,让他看的一清二楚。

厉以宁眉毛一挑,不曾想才离开两年,关久久的身体像是再次发育了般,饱满丰润的蜜桃,不盈一握的腰身……还有那浑身的肌肤,在水蒸气的蒸腾的下泛着粉色的光芒。

厉以宁只觉得喉头一热,下腹隐隐的有火在烧。

两年前的那一夜不期然的再次浮现在了厉以宁的脑海中,尽管那个时候自己被下了药,碰到关久久,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失去了理智,但是后来……

厉以宁怎么也忘不了,就算是在国外的这两年,他时不时的依旧在回想那张在他身下娇喘不已,不住求饶的小脸,更忘不了触摸那柔软的像是牛奶般肌肤的感觉。

想到这里,厉以宁情不自禁的将手伸向了关久久。

“啊!”关久久双手抱胸,不住的往角落边退去,满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怎么会在这里,快出去。”

关久久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不过就是稍稍的发了下呆,不想厉以宁就出现了。最主要的是,现在的她不着寸缕。

厉以宁眸光一暗,看着关久久,沙哑了嗓音:“你在勾引我。”

肯定的语气,让关久久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双眸,恨恨恨得瞪着厉以宁:“我好好的在这里洗澡,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勾引你了。”

看着关久久因为生气而越发涨红的小脸,那不断起伏的胸腔,厉以宁朝着角落的关久久走了过去。

“你……做什么,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人了……”关久久下意识的往后退,害怕厉以宁的靠近。

“啊!”

“扑通!”

眼见关久久跌入浴池,厉以宁下意识的上前,想要拉住关久久,可惜晚了一步。

水花溅起,湿了衣衫,热了身体。

厉以宁目不转睛的盯着在浴池中奋力起身的关久久,看着她樱桃上泫然欲滴的水滴,厉以宁觉得喉头热的他都快不能呼吸了。

目光灼灼的盯着关久久,厉以宁开始脱他的衣服。

“咳咳……”关久久奋力起身,不住的咳嗽:“被洗澡水呛得咳嗽,关久久,你还真是前无古……”

倏然之间,关久久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连带着说话都结巴了起来:“薄……情,你……干什么?”

厉以宁朝着关久久靠近,不待她有所反应,猛然出手,环抱住关久久的腰身:“我要干什么,你看不出来吗?”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关久久觉得她此刻的处境真的很尴尬,扭动着身体:“你放开……我,你不是最讨厌我的吗?为什么还要这样!”

厉以宁的呼吸越发的急促,戏谑的勾起唇角:“关久久,我是讨厌你,但是我不讨厌你的身体。”

话落。

厉以宁不待关久久有所反应,猛然的攫住了她的小嘴,原本只是想要浅尝辄止,但是没有想到,她的唇竟然如此的甜美,只是轻轻的碰上,厉以宁便觉得欲罢不能。

“唔……”关久久不敢置信,厉以宁竟然吻了她。

想起以前,那个时候她可是千方百计的想要爬上厉以宁的床,可是结果呢?

被厉以宁扒光了衣服,丢在走廊上。

不仅丢了人,还差一点儿丢了她作为女人的自信。

“你竟然在发呆!”厉以宁危险的眯起眼眸,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尴尬,他那么忘情的深吻,而关久久尽然在发呆!

“什么?啊……你的手放在哪里,不要……呵呵,痒……”

关久久不住的躲闪着厉以宁的碰触。

只是,欲望之火已经被挑起,哪里能够是说避开就避开的呢。

次日清晨。

关久久轻轻地睁开眼睛,想要悄悄地看一眼身旁的床铺上是不是还有厉以宁的影子。

空无一人。

想起昨晚,关久久说不清她此时的感觉,她现在是不是应该生气呢?可是她名义或是实质上都是厉以宁的人,生气对她来说是不是一种奢侈呢?

原本以为昨晚是一个难以忍受的夜晚,关久久怎么也忘不了第一次时候的场景,除了撕心裂肺的疼还是疼,可是昨晚,尽管开始的时候有疼的感觉,但是后面……

关久久赶忙的摇了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喃喃自语道:“关久久,你究竟在想些什么?难不成你也变得和男人一样,靠着下半身思考吗?”

随手拿起一旁散落的外套,关久久包裹着自己走进了浴室……

厉以宁怎么也没有想到,闵逸宏会一早就过来找他。

随意而又优雅的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的尝了一口:“说吧,什么事情。”

“没有事情就不能找你了吗?”

厉以宁挑眉,玩味的看了看闵逸宏:“倒不是!”

“你和晴雪现在怎么样了?”闵逸宏看似随意的开口询问道。

“还不错。”

“还不错是什么意思。”闵逸宏发现自己言行有些失控,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看你今天心情不错,所以才问的。”

心情不错吗?

厉以宁不反对。

想起昨晚,厉以宁觉得关久久也没有那么讨厌,起码她的身体还是很契合他的胃口的,想到这儿,厉以宁难得的笑出了声:“是不错,等着爷爷松口,我会和晴雪举办婚礼。”

“是吗?那么久久呢?”闵逸宏最终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她如何,一直以来都不是我所关心的问题,倒是你,不会是真的看上她了吧。”厉以宁挑眉,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道。

“情,这样会不会对久久太过残忍了些,毕竟你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闵逸宏分不清楚厉以宁说完之后,他自己的心情。

“那是老爷子要的。”

“你呢?看到月亮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一点儿感觉吗?”闵逸宏皱眉,似乎无法接受厉以宁的冷情。

“一个病怏怏的孩子,我需要有什么感觉。”厉以宁皱眉,忽的转移话题道:“我说闵逸宏,你一大早过来就和我谈论关久久的事情,究竟想做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月亮身体不好,不管你待见还是不待见她,我希望你能够对她好点儿。”闵逸宏说完话,端起了手中的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继续道:“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恩,老爷子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厉以宁想起了厉震北一脸憔悴沧桑的样子,眉头一皱。

“改天去我的庄园玩儿,带上月亮和……久久。”闵逸宏尽量的让自己说的自然。

说完之后,果断起身:“走吧。”

“去哪儿?”

“月亮伤的那么重,你难道不准备去看看?”闵逸宏说这话的时候有些生气,也不等厉以宁反应,一把拉起厉以宁,朝着前面的长廊走去。

离开了的两人,自然没有发现,不远处大树后面,那抹孤寂苍凉的身影。

书房里。

厉震北看着明显神色怏怏的的关久久,开口安慰道:“厉以宁是因为不知道月亮是她的孩子,才发生了那样的惨剧,我希望你不要放在心里。”

关久久垂下眼睑,点了点头。

“久久,你是个好孩子,厉以宁也是个好孩子,他之所以像现在这样,那是因为他幼年时受过伤害。”厉震北停了停,看着关久久越来越低的头,眼里闪过一抹心疼。

“爷爷……你有没有想过,让厉以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呢?”关久久小声的开口,手不断的卷扯着她的衣服,不敢直视厉震北。

喜欢的人?

厉震北脑海中快速闪过晴雪的样子。

神色一敛,不怒而威!

“不可能!”

关久久没有想到,厉震北会那么果断而直接的拒绝,看着他明显暗沉了下来的神色,关久久不敢再继续问了。

以为关久久被自己吓到,厉震北稍稍的和缓了语气:“久久,我希望你能好好地和厉以宁相处。”

关久久苦涩的笑了,就算是她想和厉以宁相处,那也要他愿意才可以!只是,现在的她,也开始讨厌厉以宁了,他可以把她当做是玩具,任意折磨,那是因为她本来就是因为约定才来到厉家,在那个时候,就决定了她的低人一等。

可是不代表月亮也是!

关久久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厉以宁说厉月亮是个病怏怏的孩子时候的神情,那种漫不经心狠狠地刺疼了她,无意识的开口道:“爷爷,如果厉以宁不喜欢月亮,我可以带她走吗?”

可是直到自己说完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猛然僵直了身体,根本不敢抬头看眼前的厉震北

 

timg (343).jpg

厉震北没有想到一向在他面前胆小的关久久,竟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端正了面容,严肃了神情,目光灼灼的盯着关久久:“月亮是厉家的孩子。”

短短的一句话,掷地有声的击打在了关久久的心间,压下心中的苦涩,关久久没有说话。

厉震北微微的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一次厉以宁回来,做的事情,是他不对,你尽可能的大气一些,不要跟他计较。”

关久久心中冷笑,就算是想要计较,又有什么用呢?鸡蛋怎么也不可能硬的过石头。

“厉以宁这次回来,应该不会再走,你可以抓紧时间,给月亮再添个弟弟或是妹妹。”

“爷爷?”关久久震惊的看着厉震北,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

她的月亮已经是在一个没有爱的,不完整的家里降生并且逐步长大了,她怎么可能还要一个孩子?

嘲讽的勾起唇角,关久久无谓的抬起头,直视着厉震北:“爷爷对我说的话是和我商量还是已经决定好了呢?”

厉震北皱眉,不太理解关久久的意思。

“呵呵……看样子是后者了,那么如果我不答应,爷爷是不是要拿月亮来威胁我,就像是之前拿院长妈妈来威胁我一样,是不是?”关久久气极。

“关久久。”厉震北出声警告。

关久久目不转睛的看着厉震北:“还是爷爷和厉以宁一样,都觉得月亮身体不好,不配做厉家的孩子!”不等厉震北反应说话,关久久继续开口道:“月亮是我的宝贝,我不愿意,也不会让她受委屈!”

话落,关久久坚定的转身,挺直了背脊,不做停留的快步离开。

关久久一边朝着厉月亮所在的方向走去,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心态,她不能够将悲伤和无助表现出来,因为在厉家,这只会让人更看轻她。

“你们这是要带月亮去哪儿?”

关久久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才刚走到厉月亮的房间,就看见医护人员推着厉月亮走了出来。

“小少奶奶,医生建议,小小姐最好还是去医院住着,那里的设备还有药物更为齐全。”紧随着医护人员出来的左管家,对关久久解释道。

关久久心中一紧,赶紧看向旁边的医生:“月亮是不是严重了?”

“少夫人放心,小小姐没有严重,只是现在处于观察期,我们也是为了保险起见,才一致认为应该让小小姐去医院。”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解释道。

关久久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着的月亮,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血色,心中一疼,不禁暗骂厉以宁,明明月亮就在医院住的好好地,他非要这么折腾……也不知道月亮总被这样移动,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我跟你们一起去。”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关久久紧跟着医护人员上了救护车。

就在车门快要关上的一刻,关久久看见一个人快速的上车,定睛一看,竟然是闵逸宏。

他一身白色休闲装的打扮,让她差一点以为,又是一个医护人员之类的:“你怎么上来了?”

“顺路。”闵逸宏一边解释,一边示意将车门关上。

车子启动,行驶。

“这是去医院,你怎么会顺路?”关久久不置一词,转而握住厉月亮的小手。

“月亮可是一直叫我爹爹的,她去医院,我陪着她,不好吗?”闵逸宏看着关久久,露出了笑容:“你今天的气色,比昨天好的太多了。”

“恩。”

“昨晚……”闵逸宏开口,可是对上关久久恰巧看过来的视线,话掐在了喉咙,没有了声音。

“昨晚怎么?”

“没怎么。”闵逸宏定了定神,暗暗的握紧拳头。

车子飞快行驶,不过才几分钟的功夫,就到了医院。看着医生护士整齐有秩的站在通道的两边,关久久不得不再次感叹厉家的权势。

说的好听是对外营业的医院,但它的实质不就是厉家的私人诊所吗?

“久久。”

安顿好了厉月亮,闵逸宏看向关久久的时候,发现她正在发呆。莞尔一笑道:“似乎从我认识你以来,你都特别的喜欢发呆。”

听到闵逸宏的打趣,关久久面色一红,打量着病房:“他们都走了吗?”

“对。”

“好吧,我承认我走神了!”关久久耸了耸肩,看着床上躺着的厉月亮:“也不知道月亮这一次需要多久才能康复。”

听出了关久久语气中的担忧,闵逸宏慢慢的朝着她靠近,看着她的目光深情而又专注,伸手握住关久久的肩胛,迫使他们正面相对。

“逸宏?”

“久久。”

关久久和闵逸宏几乎同时开口。

四目相对,都带着笑容。

“你干嘛忽然这样看着我,怪不习惯的。”关久久玩味的开口。

闵逸宏温柔一笑,直直的望着关久久的眼睛,认真而又专注的开口:“久久,你现在开心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

“久久,如果你在厉家呆的很开心,那么我会祝福你,也会帮你继续留在厉家,可是,如果你要是不开心,那么我希望你能带着月亮,去我家。”闵逸宏想了想,终于还是开了口。

关久久浑身一顿,随即哑然失笑:“去你家和待在厉家对我而言都是寄人篱下。”

“久久,我的意思是……”

“逸宏,谢谢你的好意,只是月亮究竟是厉家的孩子,他们负责她的生活起居还有医疗费用,我并没有负担。”关久久打断闵逸宏的话道。

闵逸宏看着关久久:“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干嘛一副那么严肃的表情?我知道的,你是好意,我心领了,谢谢。”关久久赶忙解释。

闵逸宏目光深沉的望着关久久,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颗水晶球,拉过关久久的手,放在她的手上,语气坚定而又认真的道:“久久,我希望你像是这颗水晶球里的公主一样,住在城堡里,受着骑士的保护。”

关久久抬眸,望着闵逸宏:“我不懂你的意思。”

闵逸宏拉起关久久的手,轻吻了一下。

“我希望,我能成为你的骑士,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个机会,陪着月亮长大,伴着你到老。”闵逸宏说完,只觉得心里更加的忐忑,他害怕,害怕听到的不是他想要听见的答案。

关久久慌忙的将手从闵逸宏的手中抽离,整个人变得不知所措。

“砰!”

关门声忽的响起。

关久久猛地一惊,不敢再看闵逸宏的眼睛,看向门边:“怎么突然发出声响,是有人吗?”

“应该是风。”

“哦。”关久久低垂着脑袋,走到了厉月亮的身边,目不转睛的望着厉月亮,赶紧调整着呼吸:“逸宏,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久久我说的都是认真的。”闵逸宏上前一步,很想将关久久拉倒自己的面前。

“我是月亮的妈妈。”关久久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看着闵逸宏道。

“我知道。”闵逸宏肯定的开口:“久久,我想要保护你们。”

“谢谢你。”关久久轻声开口:“谢谢你那么喜欢月亮,可是逸宏,你应该知道我和爷爷是有协议在的,我不能,也不会离开厉家,你的好意我只能是心领了。”

“久久,只要你愿意,协议不是问题!”闵逸宏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继续道:“久久,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厉以宁。”

“不可能!”关久久想也不想的开口。

她怎么可能喜欢厉以宁。从见面的第一刻开始,厉以宁对她的作为就没有半点可以让他觉得温暖的地方。

只不过,听闵逸宏这么说起,关久久又觉得,她对厉以宁似乎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

“他只是月亮的爸爸。”关久久开口,也不知道这句话是说给她自己听的,还是闵逸宏听的。

“久久,我希望你能幸福。我不是要逼着你马上答应我什么,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永远是你的避风港,我随时随地都在。”闵逸宏看着关久久。

对他来说,只要关久久还没有爱上厉以宁,那么他闵逸宏就有机会。

他再也不忍心,看着久久受伤,独自流泪。

关久久无法承受闵逸宏深情的注视,别开视线:“谢谢。”

除了谢谢,她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闵逸宏张了张口,还想跟关久久说什么,可是看着关久久不自然的样子,他不想把她逼得太紧。

“久久,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议,我先走了,晚些时候我再来看你……们。”

关久久点了点头,不说话。

闵逸宏离开前还是忍不住的回头看了眼关久久,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提步离开。

门轻轻的拉开,再被轻轻的关上。

关久久听着关门的声音,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对着床上的厉月亮喃喃低语道:“月亮,妈妈应该怎么办?我一直以为,他那么照顾我,一来可能是因为他和厉以宁是好兄弟,二来也有可能是想和厉家打好关系,又或者可能我们之间恰好彼此吸引,是好朋友来着的,怎么就……”

关久久赶紧摇了摇头,极其不自然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殊不知,她的动作以及神态,都被另一个人尽收眼底

《此情若是宁久时》精彩内容未完待续……


上一篇 :孤月苏春儿韩潇by 梅八爷小说大结局全文阅读
下一篇 :【厉以宁关久久 】此情若是宁久时新书强势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