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大人,领证吧》文若曦与小姑夫?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老公大人,领证吧》文若曦与小姑夫?

《老公大人,领证吧》文若曦与小姑夫?

发布时间:2019-01-24 14:45:45

导读
《老公大人,领证吧》被堵在走廊,他道:“陪我一夜,我让你做女一号!” “怎么,想潜我!”她一把将人推开,转身离去。 走了两步,回过头,对站在原地的男人道:“走啊,去开房,我请你!”《老

 《老公大人,领证吧被堵在走廊,他道:“陪我一夜,我让你做女一号!” “怎么,想潜我!”她一把将人推开,转身离去。 走了两步,回过头,对站在原地的男人道:“走啊,去开房,我请你!”

老公大人,领证吧》精彩试读;

bzdNY0ZMZGNNODRySlVRZ0JkdmxDYVl3OGVEYTJvUWVyZ0owTmhpL3VPUVU3QklLZ0JiREZ3PT0.jpg

 痛……

清晨,文若曦就被嘈杂的敲门声惊醒。

双眼所看见的地方,是一个陌生的套房,再往下,是散落了一地的衣服。

双腿酸痛的让文若曦想杀人。

不对,文若曦猛地坐起了身,回想起昨晚。

她昨晚是被文茹静下药了,本来以为会被小混混脏了身。

可在最后一刻,文若曦好像看到傅晟了,她让傅晟带走自己。

来不及细想的文若曦连忙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害怕再走晚一步就被床上这个男人和外面的人撕碎。

“睡了我,就想走。”

刚穿好衣服,背后就传来了傅晟低沉的声音。

“小姑夫,我现在不走,难道等着被你们手撕吗?”

“我可以帮你,作为你昨晚的酬劳。”

“我……”

话还没说完,砰地一声,房门被人从外撞开,乌泱泱进来了一堆人,警察,记者,文家的男女老少。

文若曦的小姑文茹静冲上来扬手便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文若曦你个贱人,你知不知道这是我未婚夫,你知不知道,他是你未来的姑父,你连你姑父都勾引,你还要不要脸?”

文茹静满脸泪光,哭的梨花带雨,整个人悲伤的不能自已,着实惹人怜惜。

文若曦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被抓奸的对象,即使她知道家人们根本不在乎自己。

“小姑,你确定是我勾引小姑夫么?”文若曦喃喃的抬起头说道。

文茹静刚想再扬起手给文若曦一个耳光的时候,手腕就被抓住。

“你当我是死的?”傅晟眸子骤然变暗,牙齿缝里蹦出一句话。

瞬间,在场的人都惊住了。

傅氏集团唯一继承人――傅晟。

傅晟长得有多好看,见过他的人都想睡。

傅晟到底多有钱,怕是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谁敢当他是死的啊,他要是死的,现场的人估计早就死了八百年了。

一时间,房间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喘。

最后还是警察想起了今天的任务,上前道:“文若曦,你涉嫌挪用公款,蓄意伤人,现在依法逮捕你,请你配合。”

文若曦非常配合的伸出了手,冰凉的手铐落下,映着文若曦纤细的手腕,竟有一种异样的诡美。

文若曦被警察推着离开,走过文茹静面前,她停了一下,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你敢算计我,我就睡你的男人。”

文茹静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昨晚上,她算计文若曦,给她下药,想让她染上毒瘾,然后再被几个街头混混强暴,最后让记者曝光,文若曦这辈子就全完了。

可是,天知道,为什么,文若曦非但没有中招,还和她自己的未婚夫滚到了一起。

她阴文若曦,文若曦就给她来了一招釜底抽薪。

文茹静恨的牙齿都要咬碎了……

客房门口,文若曦看见她父亲文振民,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弟弟。

他们就在那默默的看着文若曦被抓,每个人脸上都是掩盖不住的幸灾乐祸,同样是一家人,文若曦就是他们心里的那根刺,不除不快。

挪用公司公款,蓄意伤人,这两项罪名,全都是她的家人泼到她身上的污水。

文若曦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决然,她对文振民道:“爸,可别忘了来看我,我这儿,可是有你想要的东西呢,你要不来,我就随便扔了,至于谁会捡到,那就不知道了。”

文振民脸上露出一抹憎恶:“你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都到了这个地步,本想刚毕业没工作让你去公司锻炼,你却贪婪成性,竟然敢挪用公司款子,谁给你的胆子?事到临头,你还不知悔改,我们文家怎么出了你这种败类?”

文若曦冷笑:“失望算什么?我还没让你看到绝望呢。”

警察在后面推了一下文若曦:“别磨蹭,快走……”

文若曦最后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爸,可要记得我说的话,时间,不多哦……”

傅晟冷眼瞅着文若曦被带走,面临绝境,她就一点都不怕,身上有着无所顾忌的疯狂。

这个女人的心里,一定住着一个妖怪。

…………

文若曦在拘留所的第四天,终于等来了,她父亲--文振民。

明明是血浓于水的父女俩,此刻却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文振民压低声音,吼道:“文若曦,你到底想怎么样?”

文若曦摊开手:“怎么样?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说我还想怎么样?”

文振民盯着文若曦的眼睛,她笑着,可她的眼睛里却是刺骨的冷,文振民没一会就心虚了,他避开视线,道:“你犯的罪不轻,罪证确凿,不可能捞出来。”

文若曦冷嘲:“罪证确凿?爸,你脑子抽了,我不跟你废话,给你两天时间,到时候我如果出去不去,那就只好让爸你进来陪我了。”

罪证确凿?她的罪证都是文家人的处心积虑,阴谋算计。

挪用公款,是她这个亲爹的手笔。

蓄意伤人,是她那个‘继姐’的手段。

不过,没关系,她手里攥着文振民的把柄,有的是办法出去。

2819253366751755555.jpg

三年后,云城国际机场。

云城机场,2出口处人潮攒动,从国飞往云城的国际航班刚到达。

黑色长发如海藻,在肩后随着她的行走起伏,宽大的墨镜遮住半张雪白的脸,墨镜下方那红唇愈发醒目妖娆,细细的高跟鞋,时装周上刚展览过的早春风衣外套,穿在她身上,竟然比模特还要好看,妩媚中带着帅气,似是风情万种。

…………

坐上保姆车,花姐问文若曦:“回来的感觉怎么样?”

文若曦打开窗户,手伸出去,做出陶醉的模样:“熟悉的故土,熟悉的空气,血液在沸腾。”

风从指间穿过,那感觉仿佛握一下,就能将风抓进手里。

三年前,走的那天,她对这个城市说过,她……早晚有一日会回来的。

胖胖的花姐,小眼睛闪烁着兴奋的精光:“是不是有一种想大干一场的冲动。”

文若曦睁开眼,那双魅惑人的狐狸眼,美艳不可方物,“没错,是大干一场。”

被流放了三年,她逃过文家多少次追杀,如今重新回来,不将云城搅个天翻地覆,怎么对得起那些她惦记了一千多个日夜的人。

花姐是她的经纪人,四十多岁,别看人胖胖的,瞧着挺面善,可实际上,是个笑面虎的性子,她做经纪人这行已经很久了,人脉非常广,而且……相当有手腕。

唯一可惜的是,她离开老东家自己单干了。

不过,这也不妨碍花姐能给文若曦接到活的能力,只是说,得去面试了。

第二天,文若曦休息好,带着助理过去。

画了两个小时的妆,穿上戏服,文若曦一出来,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每个人的脑海中,就只有两个字――一袭红裳,绝代风华。

古人说倾国倾城,美人祸国,大抵就是这个样子。

张烨激动的站起来:“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完美……这就是我心里想要的,昭贵妃的样子……没错……没错……就是你了……”

文若曦红唇勾起,微微一笑:“谢谢导演,我会努力的。”

她那一笑,冯钧看的都快痴了,“真是……太……”

他形容不出来自己的那种感觉,就仿佛是寻了多年,终于才找到的一件最称心如意的宝贝

搞定之后,文若曦穿着戏服出来。

小张激动的跟在文若曦后面,帮她提着戏服后面长长的裙裾:“若曦姐,你真厉害,你真的……太好看了,这个角色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文若曦笑笑:“是啊,量身定做的,狐狸精角色嘛。”

更衣室在前面的拐角处,转弯的时候,文若曦差点碰上迎面的人。

那人很礼貌的后退一步,“抱歉。”

声音好听,温煦清雅,为人礼貌,就算不看脸,这人也能打80分。

可是,文若曦一抬头看见那人的模样,心里冷笑,看见这张脸,她给他打0分。

对方看见文若曦,略微惊讶:“是你?好久不见。”

文若曦挑眉:“是挺久不见的,姐夫。”

在这里碰到路陵阳,文若曦还真的没想到。

路陵阳微笑,那笑容,一个词可以形容――赏心悦目。

他笑容温和,眼神温柔地看着文若曦:“什么时候回来的,没有回家看看吗?”

文若曦打量一番路陵阳,“家?看样子,还没分呢,你对我那好姐姐,还真是……痴情啊。”

路陵阳微笑:“怎么若曦你想让我们分?”

若曦两个字从路陵阳口中叫出,就好像一缕乌发,缠绕指尖,竟被他叫出一种柔肠百结的感觉。

文若曦只觉得恶心,“比起让你们分,我更想看见结婚后,文倾城发现他的丈夫,原来心里从来没有她之后崩溃发疯的样子。”

路陵阳不紧不慢往前走了两步,靠近文若曦,问她:“缺钱吗?”

两人站的很近,路陵阳说话的时候,低着头,他呼出的气落在文若曦的额头上。

文若曦慢悠悠道:“缺啊,怎么,想泡我?”

“是啊,三年前就想泡你,你不知道吗?”路陵阳唇角勾起,那速来带着温柔浅笑的脸上,骤然变得邪肆。

文若曦看着路陵阳,满脸鄙夷,红唇扬起不屑的冷笑:“路陵阳,你真以为三年前文茹静给我下药那个晚上,我没看见你吗?你当时明明知道,却没阻止,也没有提醒我,不过是想……等我药效发作,你好顺水推舟,救了我,顺便玩我一把,事后还能让我对你感恩戴德,任你玩弄?你当谁他妈都是傻子呢?”

路陵阳露出一抹惊讶,但很快便消失,伸手挑起文若曦的下巴:“你果然,比文倾城有意思多了,跟着我怎么样,我可以让你所有的戏都是女一号。”

文若曦唇角带着嘲笑:“路陵阳啊路陵阳,你这样的男人呢?”文若曦猛地揪紧路陵阳的领带勒住他的脖子,用力将他往后一推,路陵阳的背结结实实撞在了墙上。

文若曦缓缓道:“真的……很让人讨厌……”

她抬起下巴,“我这人虽然犯贱……但也不是饥不择食,你,我看不上。”

路陵阳懒懒的靠在墙上,也不反抗,勾起唇角,道:“我不行,傅晟就行是吗?”

文若曦挑眉:“没错,他就行。”

路陵阳的眸子里骤然闪过冷光,他道:“那你等着,早晚,我会上了你。”

文若曦冷冷的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晚上10点,签好电视剧《椒房殿》的合约,文若曦就在等着另外一部《冷香》的角色通知。

花姐却突然过来:“若曦,快,快起来,郭导演,制片人,还有几个投资人想见见你……”

文若曦皱眉:“这么晚了?在哪儿见?”

“今晚上,那电影定下的男女主角,要跟制片人投资商,还有导演一起聚会见面,若曦,要有点眼力,能不能成,今晚……很重要。”

花姐没有明说,但她听那口气,文若曦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

文若曦到了花姐给的地方,云城最高档的商务会所--庭院。

名字风雅,可内在……却是声色犬马。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小黄文《芬芳年华》林欣欣张文精彩
下一篇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_秀云撅起的翘臀像熟透了水蜜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