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云若雪苏凌墨的言情小树《步步谋婚:傲娇老公太腹黑》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主角是云若雪苏凌墨的言情小树《步步谋婚:傲娇老公太腹黑》

主角是云若雪苏凌墨的言情小树《步步谋婚:傲娇老公太腹黑》

发布时间:2019-01-21 10:16:58

导读
好看的总裁系列小说 《步步谋婚:傲娇老公太腹黑》火速上线,文笔细腻不繁琐,可轻易把读者代入到文章里,主角是云若雪苏凌墨 的小说精彩片段:云若雪抬头果然看到了昨晚那个挥汗如雨的男人,他果然用实力向她证

 好看的总裁系列小说 《步步谋婚:傲娇老公太腹黑》火速上线,文笔细腻不繁琐,可轻易把读者代入到文章里,主角是云若雪苏凌墨 的小说精彩片段:云若雪抬头果然看到了昨晚那个挥汗如雨的男人,他果然用实力向她证明了他的能力。这是云若雪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面前帝王般的男人,白皙的皮肤,刀削般的五官,再加上一副到处沾花惹草的桃花眼,妖孽般颜值真是让人想要分分钟上前去撕破。“怎么,很好看吗?”男性化的声音响起。“嗯,好看。”云若雪下意识的回答道。

步步谋婚:傲娇老公太腹黑》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翌日,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

云若雪慢慢的睁开眼睛,浑身的酸痛顿时袭来,距她失去第一次到现在已经有三年,没想到没了第一次还是这样的痛。

云若雪想要起身,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结实的怀抱中。

云若雪抬头果然看到了昨晚那个挥汗如雨的男人,他果然用实力向她证明了他的能力。

这是云若雪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面前帝王般的男人,白皙的皮肤,刀削般的五官,再加上一副到处沾花惹草的桃花眼,妖孽般颜值真是让人想要分分钟上前去撕破。

“怎么,很好看吗?”男性化的声音响起。

“嗯,好看。”云若雪下意识的回答道。

“是不是又饿了?”苏凌墨调戏道。

云若雪慌忙将害羞的小脸埋入他的胸膛,“三少醒了,也不提醒人家一下,就知道戏弄人家。”云若雪娇羞道。

“把钱拿了就走人吧。”苏凌墨此刻的声音不再是开玩笑,冷漠如冰。

云若雪听到了如死亡宣判书一般,整个人身体僵硬,她不甘心,她不能失败,她还没有报仇,她不能就这么认输。

“三少,我不要钱。”云若雪一本正经道,不再是之前的讨好卖弄。

“那你要什么?”苏凌墨来了兴趣。

云若雪盯着他的眼睛开口道:“我要成为苏三少夫人。”

苏凌墨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狂妄的话语,“口气还真是大,我还真是小看了你。”苏凌墨讽刺道。

“三少不防和我打个赌?”云若雪笑道。

苏凌墨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没安好心。

“说吧。”苏凌墨还是给了她一个机会。

“三个月的包养,如果你到时愿意让我留在你的身边便是我赢,我什么也不要,只要让我在你身边,如果到时你不理我,我便输了,到时任你处置。”云若雪说道。

苏凌墨幽深的眼眸看向她勾人的猫眼,久久没有开口说话。

云若雪很怕他会拒绝,那么她便没机会了。

云若雪又开始作怪,小手开始在他的六块腹肌处拨撩着他,很快他的身体便起了感觉,云若雪终于嘴角有了一丝笑容。

她想,用自己的身体去圈住他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该死。”苏凌墨低声咒骂。

下一刻他便将她压在了身下,“我可以和你赌,但是你从我这里得不到一分钱,你要随叫随到,要无条件的取悦我,不许出卖我,只有这样我才答应。”苏凌墨破天荒地说道。

“好。”云若雪没有思考便立即答应了他的要求,因为她知道她只能答应,只有这样她才能报仇,牺牲自己的肉体又有何妨,更何况她还是帝王般的男人,怎么说也是她赚了。

云若雪刚说完,铺天盖地的吻便袭来,过了许久,卧室里面的娇媚声和粗喘声才停下,只有浅浅的呼吸声……

自从和苏凌墨签订了包养合约,每隔一星期他都会召唤她伺候。

而每次他召唤她都是为了生理上的需求,两人除了在床上度过,好像就没有什么太多的接触。

虽然她什么也得不到,但是至少她在他身边,他还贪恋她的身体,要知道苏凌墨可是换女人如衣物,她能让他贪恋她的身体已经实属不易。

离包养的期限还有两个月,从最后一次的召唤距离今天已经有了七天,可是她今天依旧没有接到他的召唤,她也不担心,反到轻松了不少,至少今天她不用卖力的去取悦那个男人。

今天她来到了钻蒂,当她经过甜品店时,她停驻了一会儿,表情有点儿纠结。

“这位小姐,进来看看吧,我们店里的甜品都是极品,相信您吃过之后肯定会很好。”店里的销售员看见云若雪盯着这边看时,便发动推销模式上前说道。

当然,她说的也是事实。

云若雪看着销售员如此的卖力,她也不好意思推脱,当然她此刻也想吃一点好的呢,便进去了。

看着眼花缭乱的各色甜品,云若雪真是头疼,看中的算是昂贵的,而她根本没有那个资本去吃那些昂贵的甜品。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云若雪终于挑中了一件最便宜又好吃的草莓蛋糕。

云若雪高兴的将蛋糕拿给了销售员,“就要这个了。”

“好的。”销售员微笑的将蛋糕接过。

正当结账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道娃娃声音,“那个谁,你手上的蛋糕我要了。”

云若雪皱着眉朝门口看去,只见一个长得像洋娃娃的女人身着鹅黄色衣裙的女人用手指着服务员手中的蛋糕。

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一个善茬,可是想要在她云若雪的身上进行撒野,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女人来到她面前的时候,云若雪还没有讲话,那个洋娃娃的女人就先开口讲话了,但是不是对着云若雪,而是对着帮忙打包的服务员开口的,“给我。”

服务员有些为难,“这位小姐,这个蛋糕是您身边这位小姐的,而且这也是本店最后一个了。”

现在这个社会还有穿着昂贵的女人在公众场合蛮不讲理的还真是少有,而现在居然让她云若雪碰到了,是不是她命里就该有这么狗血的一幕呢?

当洋娃娃的女人看向云若雪的时候,云若雪一个没有忍住‘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

洋娃娃女人恼了,怒道,“你笑什么笑,我跟你说,这个蛋糕是我的最爱,所以,现在归我了。”

听到这话云若雪笑得更厉害了,笑道,“你是……谁啊,难道就因为……你喜欢我就要……让给你吗?”

这女人没想到居然还这么逗,真是太搞笑了。

“我是熊小小,如果这个还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洋娃娃一脸自豪地说。

‘熊小小’这三个字差点让云若雪笑晕过去,云若雪看了一眼洋娃娃,心想,为什么不起名为‘熊大大’呢?

“你……说。”

timg (12).jpg

熊小小朝着云若雪挑了挑眉,笑道,“我可是三少的女人。”

听到这话云若雪笑得更加厉害了,直接扶住收银台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她才不相信苏凌墨那么有要求的男人会去找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长相也就那样。

“你这是什么意思?”熊小小皱着眉道。

“没……什么意思。”云若雪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让自己不再发出笑声。

熊小小白了云若雪一眼,“那你现在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把东西给我了?”

本以为云若雪会因为她的话而有所畏惧,可是她想错了。

云若雪站直了身体,脸上恢复了冷艳,认认真真说,“不可以。”

“为什么?”熊小小皱眉问。

呵,居然还问为什么,真是够笨的。

“这位小姐,这个蛋糕是我先要的,我不会因为你是谁的女人就让给你,你也说了,这是你的最爱,可是这也是我的最好爱,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得不到会是什么心情吧。”

云若雪反问道。

可是熊小小不吃这一套啊,怒道,“我不管,今天这个我要定了。”

遇到这种女人,云若雪也是醉了。

但是不要以为她的无赖行为云若雪就会放弃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要是人人都像熊小小这样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天底下岂不是许多人都想变成她这副德行了。

“你不管,有用吗?”云若雪说完便不再理睬熊小小,直接转身看向了服务员,笑道,“给我吧。”

服务员也很乐意的将东西递给了云若雪,笑着说,“小姐请拿好,下次欢迎再次前来。”

“好的。”她很有礼貌的回应了一句。

对于这两人的互动,熊小小要被气炸了,感情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啊。

在熊小小准备做出一些事情的时候,云若雪倒是主动来到了她的耳边,笑道,“这位小姐,以后还是注意点形象比较好,这次你没有遇到像你这样的人,否则结果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了。”

正当云若雪要离开之时,手中的蛋糕突然被抢了过去,她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蛋糕被扔在了地上,熊小小还一脸得意地朝她笑了笑,跟可恶的是她还用脚在蛋糕盒上踩了踩。

“怎么样,现在知道我遇到你这样人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了,嗯?”熊小小邪笑道。

云若雪皱着眉看向她,冷声道,“看来你是这样的人,那么你口中的三少自然也就是这样的人了吧。”反正云若雪才不相信她是苏凌墨的女人。

熊小小就算再笨,也能听出这是讽刺她的话啊。

当即就伸出手掌想要在云若雪的脸上打上一巴掌,可是云若雪眼疾手快,当即就拦住了她的巴掌,将她向后推去,冷眸盯着她,“这次就放过你,要是还敢招摇撞骗,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还有,如果你口中所说的人真的是苏凌墨,你就说我就是云若雪。”她还就不信了,难不成还真的是苏凌墨,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坏处,如果是的,正好让苏凌墨记起自己。

云若雪说完便离开了,对于身后的人在那边张牙舞爪,她只能嘴角微勾,呵呵一笑了……

“三少,有人欺负我。”

娇滴滴的娃娃音在客厅里面响起。

“是谁欺负你的呢?告诉本少。”苏凌墨坐在真皮沙发上慵懒道。

熊小小见苏凌墨似乎是真的会为她报仇而且没有半点的生疏,便得寸进尺了,连苏凌墨的规矩都忘掉了。

直接坐到了苏凌墨的腿上,添油加醋道,“她啊,不但说了我,还说了三少您呢。”

苏凌墨不喜欢女人坐在他的腿上,刚想要把她推开,可是听了她的话,突然改变了注意。

淡淡地开口,“哦,说了本少什么?”

“额……这个我不敢说,她说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熊小小故意吞吞吐吐道。

苏凌墨突然睁开了眼睛,用手将她搂在怀里,挑起她的下巴笑道,“那个女人是谁?”

见自己被苏凌墨搂在怀里,熊小小这下高兴了,圈住苏凌墨的颈脖道,“她让我告诉您她叫什么……云若雪来着的。”

苏凌墨听到这名字回想了一下,是有许多天没有召见那个小东西了。

又问,“她怎么你了?”

见苏凌墨对这件事情特别有意思,熊小小还越说越来劲了,直接将整件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苏凌墨,包括将蛋糕踩坏的事。

可是她却没有看见苏凌墨眼底即将燃烧的怒火。

突然,苏凌墨的电话响了。

当他接完电话之后,直接将熊小小推到了地上,捏住她的下巴冷笑,“你知道你今天欺负的是谁的女人吗?”

“别吃惊,就是本少的,你和她比,你连渣都不如,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不过就是个贱女人罢了。”说完便用脚在她的手上踩了几下,“这就是你踩坏蛋糕的下场。”苏凌墨踩完便离开了,留下一脸痛苦震惊的熊小小。

*

苏凌墨很快便来到了钻蒂,通过监控录像才找到了云若雪所在的地方,但是她貌似在和什么人待在一块,聊得还挺开心的嘛。

“带路,我要去这边。”苏凌墨指着录像当中的云若雪,嘴角邪笑,但是脸色却是阴沉的很。

苏凌墨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很快便来到了录像当中的乐器店。

“看来我们真是同道中人啊,真得很荣幸能和你认识,以后还希望你能多多的指教指教。”云若雪笑着和乐器经理握着手,完全就不知道不远处的男人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云若雪,玩得挺开心的嘛。”苏凌墨来到乐器店,冷笑道。

云若雪听到这声音怎个人都愣住了,心想那个女人不会真的是这货的女人吧。

“总裁。”经理看到苏凌墨立刻将手松开。

“你明天不用再来上班了。”

“是。”

苏凌墨说完之后便阴沉着脸离开了。

当云若雪回应过来之时,苏凌墨已经走到了远处,她很识相地跑了过去。

“三少,你等等我啊……”

timg (273).jpg

云若雪在车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毫无阻拦的进入法拉利中。

“羽哥,就这样给她进去了?”白羽身边的司机有点担心。

“放心。”白羽的嘴角擒了一抹笑。

他跟了苏凌墨这么多年他还是多少有点分寸的。

苏凌墨看了一眼进来的云若雪,便将头扭过别的方向,紧抿着性感的薄唇,显然是默认了她进来的这件事情。

司机看见自家三少没有怪责便松了一口气,开始专心的开车。

云若雪看着他并没有和自己开口说话的意思,她还是死皮赖脸的坐到了他的身边。

“三少,不是你说在外面人家要装作不认识你的吗?”云若雪在他身边蹭了蹭,一脸委屈受伤的说。

苏凌墨无动于衷。

“三少~你和人家说说话啦。”云若雪拽住他的衣袖娇柔的开口道,哪里还有在钻蒂说话的那般锋利。

苏凌墨黑着脸深沉地开口:“滚开。”

云若雪一惊,她知道他是生气了,但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他生的到底是哪门子气。

云若雪大胆的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双臂环住他的颈脖。

苏凌墨倒是没有想到她会来这招,波澜不惊的看着她。

“三少,不要生人家的气啦,人家错了。”云若雪撒娇道。

久久不开口的苏凌墨在云若雪死缠烂打的模式下终于开了金口,“哪里错了?”他的声音依旧冷漠。

云若雪一愣,这回悲催了,她怎么知道她哪里错了,难道是因为她为那个经理求情了?

云若雪在想到这个原因时立刻将此念头打消,他怎么可能会吃醋,云若雪想想都想发笑。

“三少,你不会是因为人家欺负那个蛋糕而生气吧。”云若雪一脸假装失望的说。

她当然知道他不会因为这个生气了,这男人明明不喜欢吃,可能会因为蛋糕而生气。

听到云若雪的回答,苏凌墨的脸比刚才还要黑,直接将她从身上扔到了座位的另一边,“从现在起闭嘴,不然就给我滚下去。”苏凌墨发怒道。

这该死的女人,居然认为他会看上那种蠢女人。

云若雪被他扔的有点头晕,这次她倒是变乖了,狂野的小猫在遇到狂怒的猛兽终于屈服了,安静的坐在那里,如同犯错的孩童低着头不敢看向生气的家长。

车子很快便来到了帝都最大最奢华最高贵的酒店皇蒂。

这座酒店的无疑便是苏凌墨,除了他,帝都没人有这么大的手笔来铸造如此辉煌的酒店。

苏凌墨从车上下来脸色依旧是黑色,冷着眼看了一眼酒店经理。

云若雪胆怯的从车上下来,看了一眼苏凌墨便将头低了下来。

苏凌墨将她的动作尽收眼底,冷哼了一声便抬步进入了酒店。

云若雪立刻跟了上去,可是酒店经理却将她拦住,“这位小姐,请你止步,不然就别怪我没有提醒了。”酒店经理眼睛扫了一眼旁边的保安,这意思云若雪当然知道。

“三少,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云若雪朝着远离的男人说道。

可是苏凌墨墨却没有停下来。

云若雪急了,急得泪水在眼中转动,“三少,求你了,给我一次机会解释。”云若雪真的害怕他就这么一走了之再也不管自己,那么她就再也报不了仇了。

苏凌墨在听见她哭泣的声音之时便停下了脚步。

该死,他不过就是想要惩罚一下她而已,怎么把她弄哭了,他最讨厌女人哭了。

云若雪看见他停下了脚步,便看到了希望,看来这招险中求胜她成功了。

云若雪继续加大哭泣声,苏凌墨听得心越来越难受,脑袋都快炸了,他不得不转身朝她走去。

云若雪看见他转身,哭的又厉害了一成,简直比梨花带雨还要厉害。

苏凌墨蹙着眉冰冷的对酒店经理开口,“是不是不想活了,谁让你拦着她的。”

酒店经理一吓,立刻将手收回,吞吞吐吐的开口解释道:“三、三少,我、我以为……”

看着他解释,加上云若雪哭泣的声音,苏凌墨变得更加的不耐烦,干脆打断酒店经理的话,“明天不用再来了。”

酒店经理吓得当场便昏厥了过去,要知道,他今天到了这个地位可是花了他许多年的经历,而今天却因为苏凌墨的一句话便付之东流。

很快,便有人将酒店经理抬了下去。

云若雪觉得挺愧疚的,今天因为她,已经有两个失去了工作,但是她现在都已经自身难保了,她哪里还有精力去管别人的死活。

“不许再哭。”苏凌墨冷声的命令道。

云若雪不听话,依旧在哭,而且声音还在不停地加大。

苏凌墨烦恼的揉了揉额头,很粗鲁的上前拽住了她的手腕。

云若雪就这么被他扯进了私人电梯当中。

紧闭而偌大的空间中只能感受到男人身上的冷气和女孩动人的哭泣声。

“我再说一遍,不许再哭了。”苏凌墨忍住心中那团即将燃烧的怒火。

云若雪哭的那样拼命,泪水哪有那么快便停下的,“三少……”

“唔、唔……”苏凌墨就这样毫无预兆的便将薄唇压下来。

云若雪踉跄的向后退去,冰凉的金属袭上她柔软温热的后背。

云若雪原本即将止住的泪水在这一刻倾巢出动,就算是十匹马也拉不回头。

苏凌墨听着她节奏性的哭泣声,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更有兴趣的吻着她。

“叮。”电梯的门很快便开了。

苏凌墨并没有停下这令人着魔的吻,而是将她托起,随后便离开电梯朝着主卧室的方向走去。

得到喘息机会的云若雪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可是她却发现这里的摆设和银蒂那里的一模一样,看来这个男人不喜欢太多的模式,只喜欢黑白色彩的,难怪人会那样的冷。

苏凌墨来到主卧室门前直接就将门踢开,进去直接将她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timg (295).jpg

当云若雪整个身子落到床上之际,苏凌墨便欺身而下。

沉重的身体让云若雪不禁疼痛的哼了一声,睁着可怜的猫眼盯着他看。

苏凌墨忍着内心那团熊熊燃烧的浴火捏住她的下颚,“说,你今天错在哪里。”明明是一句问句,便特别容易的被他改成了陈述句。

“我、我不知道”云若雪弱弱的说了一句。

苏凌墨冷哼了一声之后,云若雪便听到了他说了一句“既然不知道那么就该受到应有的惩罚”之后她便什么也听不见。

她只感觉到身子一下子便变得丝丝冰凉,密密麻麻的吻铺天盖地的席卷她的全部。

苏凌墨的笑声此刻她听得很清楚,她的嘴脸上扬,她知道今天这关她算是过了,那么一切都是计划之中了。

“想要吗?”男人魅惑的声音在云若雪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耳朵的酥麻感让她不由的想要的更多,“想要。”云若雪下意识的说道。

“想要的话以后就不要再让我听见你为别的男人求情。”苏凌墨还是将他生气的原因告诉了她。

云若雪快速点头,她模糊的听懂了,只是她没有想到他生气居然是因为她为别的男人求情了,其实,不管他此刻说什么她都会无条件的去答应。

这注定是一个没有终止的夜晚,欢愉之时很快便从卧室传到了浴室。

不知过了多久,里面的声音才停下,回到正常的轨迹运转。

翌日,太阳从地平面上升起,一露脸便闻见了房间里昨晚欢愉的气息,便远远的离开,不敢将里面熟睡的人吵醒。

这一睡便是一上午,到了中午的时候,苏凌墨才从梦想醒来。

刚睁开眼睛他便看见怀里窝着的小女人正睡着懒觉。

看来是昨晚累坏。

苏凌墨突然伸手摸上了她那绝色容颜,弹滑皙白的肌肤使得他的手感很好,却没有发觉自己的嘴角擒了一抹笑。

最后云若雪是被他的玩弄吵醒的,苏凌墨察觉到她醒了,挑眉看着她,“醒了?”

云若雪呆呆的点了头。

“以后还敢不敢为别的男人求情了?”苏凌墨说到这个脸色果然不太好。

云若雪赶紧摇头,“三少,人家再也不会的啦,这次你就放过人家吧。”媚声说道。

苏凌墨冷哼了一声。

“……”

云若雪小脸委屈地朝着他看,“三少,人家真的知错了,你相信人家好不好。”

“要是再哭,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眼看着她泪珠又要掉落,苏凌墨警告道。

云若雪立刻破涕而笑,觉得这样的苏凌墨真是太可爱了,一向冰冷冷漠的男人居然这样幼稚,可是令她最为吃惊的是他今天居然和她赖在床上这么久的时间。

“三少,你是开始在意人家了吗?”云若雪笑道,虽然答案可能是她不想听到的,但是她还是抱了一丝的期待。

苏凌墨一怔,似乎对于她的这个问题很吃惊,“不过是一个玩具罢了,可是本少用过的东西即使不要了,别人也休想得到。”他就是这样的霸道。

云若雪自嘲了一下,她怎么能祈求他这样冷漠无情的人在乎她呢,她不是早就知道答案了吗?为什么还要这样自取其辱呢?

她只要让他迷恋她的身体,在他的身边,得到苏三少夫人的头衔不就好了。

苏凌墨看着她失神的表情,心情很不爽,一下子便将她压在了身下。

云若雪还未来得及反应男人的薄唇便印在了她的红唇上。

云若雪没有反抗,反而主动为他开路,她不是要用自己的身体去圈住他吗?如果不主动迎合而是一味的喊不要那是不是太矫情了?

直到两人吻得喘不过气来苏凌墨这才放开她。

墨色的瞳孔深邃的盯着身下面色绯红勾引人的小女人,心想,要是把她天天拴在身边就好了。

当脑袋里冒出这样想法的时候,他把自己吓着了。

“三少,你怎么了?”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云若雪小声问道。

苏凌墨的眉头紧锁,当即便离开了她的身体,迈着沉稳的脚步走进浴室,“现在去洗澡,然后立刻回去。”苏凌墨命令道。

云若雪坐起,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没错,她就是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她永远没有说“不”的权力。

云若雪在另一个浴室很快便将澡洗好,可是她这才发现今天到他这里来的太过匆忙,她根本就没有带一套干净的衣服过来。

这下可让她犯愁了,正当她焦急地情况下,在外面的男人不耐烦地催道:“你在里面做什么,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出来。”

云若雪尴尬地开口:“那个,你可不可以……帮我拿一套衣服来。”云若雪的小脸红成了一片。

苏凌墨愣了几秒,可是她很快速的明了了她的意思,心想“还真是麻烦。”但他还是吩咐手下送来了一套新衣裙和内衣。

二分钟不到,衣服便被送了上来,“三少,衣服到了。”酒店的女员工小心忐忑地开口道。

苏凌墨不爽的开口:“怎么这么长时间,下次再让我等,你就直接走人。”

步步谋婚:傲娇老公太腹黑》精彩内容未完待续……

 


上一篇 :故技重施绑住雷昊辰《把思念写在风里梁夏雷昊辰》
下一篇 :我要报警,梁夏这个女人对我用强《把思念写在风里梁夏雷昊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