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媛下堂妻》女孩子家要学会矜持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名媛下堂妻》女孩子家要学会矜持

《名媛下堂妻》女孩子家要学会矜持

发布时间:2019-01-17 13:08:53

导读
主角是 白水音林锐的言情小说《名媛下堂妻》精彩章节免费赏析:这让林锐更加的尴尬:“放开!我让你放开,你没有听到吗?”白水灵被她责备,委屈到泪水滑进眼角,松开了他的手指,嘴里喃喃自语的说着:&ldquo

主角是 白水音林锐的言情小说《名媛下堂妻》精彩章节免费赏析:这让林锐更加的尴尬:“放开!我让你放开,你没有听到吗?”白水灵被她责备,委屈到泪水滑进眼角,松开了他的手指,嘴里喃喃自语的说着:“我明明是为你好。”“好了,既然拉花和咖啡你都学会了,还是快回去吧,天也不早了,女孩子家要学会矜持。”林锐被转过身去,冷冷的说着。内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从未有过一刻,他像现在这么紧张

第二天,闹钟照常响了,于妈睁了睁有些困顿的眼睛,关心的问道:“水灵啊,昨天晚上你就睡了两个小时,不如你再睡一会儿?我给你老师打个电话,请上半天的假吧。”

“妈,我知道你是好心为我。可请假的事就免了吧,我这么年轻,不过是熬了一会儿夜,没事的。”白水灵不顾于妈的劝说,执意要去学校。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50块钱,你拿着到学校买一点,好吃的补补身子吧。”于妈说着,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一张50块钱递到了白水灵的手上。

“好,妈,你放心吧,没事的。”白水灵乖巧的答应着,拿了钱离开。

虽然于妈说了让她随便买些东西,可白水灵看着于妈挣钱那么不容易,也只是放进了书包里面,什么也没买,就往学校走去。

因为昨天晚上起的睡得晚的原因,本来起床就不早了,所以白水灵也就直奔学校。

早上的课依旧是那样,语文数学英语外加一节自习课,刚开始的时候,白水灵还能强撑住,到了最后她就忍不住点瞌睡。

恰好现在是数学课,本以为坐在角落里不会被发现白水灵,稍稍休息了一下,却不曾想,数学老师早已经盯着她看了好久。

“白水灵,上来做题。”数学老师严肃的神情,让白水灵觉得不妙。

黑板上,老师已经不知道在何时抄下了三道题目,其他两个同学都已经走上讲台,正在做题。

白水灵匆匆扫了一眼那个题目,就往讲台上走去。这道题目对她来说并不算难,刚好在前天复习的时候她看到过,因此白水灵只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走下了讲台。刚好还比另外两个同学快上那么几分钟。

似乎是不满于白水灵的表现,数学老师连忙叫住她:“先别忙着坐下,白水灵同学,你能给我们讲解一下,这道题目该怎么做吗?”

数学老师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白水灵能够猜得出来,她是刚刚她睡觉的样子被她发现了,所以才故意的叫她起来。

过了这么,这几分钟,白水灵也已经彻底的清醒过来,于是她便合上书本,仔细的对照题目,一步步分析开来:“这道题目,首先要找出第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也就是……”

白水灵几乎毫不费力的就将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回答正确,坐下吧。”数学老师脸上有些不满的看着白水灵,这才放她坐下。

这下子白水灵也不敢再打瞌睡了,毕竟,数学老师,刚刚的警告还是有的,而且她也不希望自己与老师的关系弄僵,还指望着如果,可能的话,希望老师能够给她一个好的风评,以便于她以后在白家行走。

接下来的时间里,白水灵热情高涨,十分认真的听着数学老师讲课,也积极的回答他的问题,这才终于让数学老师脸上的表情好了一些。

临近下课的时候,数学老师才提起另外一件事情。

“同学们请安静一下,接下来我要跟大家,讲另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不过还是需要同学们的配合。”

数学老师的话勾起了同学们的好奇心,“老师,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其实也没什么,也就是每年的奖学金评定时间到了,大家都应该知道规则吧,就是选取班上成绩好的学生,让老师们综合评价,每个班级有三个名额,如果哪些同学有意的话,这段时间一定要加紧学习,争取挤进优秀同学的行列。”数学老师公式化的将这件事情给大家说了出来,说了声下课就走了。

班里面的同学们一阵唏嘘。

“说什么奖学金,不过是给好学生的奖励罢了,看来没指望了。”成绩不好的那一群人,在那里空唏嘘。

倒是张金凤,有些跃跃欲试,以往她的成绩都是全班第一,再加上她的嘴巴比较甜,沈月跟她的关系好,大多时候的奖学金都会有她的一份。

白水灵关心的倒不是张金凤,能不能拿上奖学金,而是她自己。

她记得每年的奖学金的额度都是挺高的,差不多抵得上于妈一个月的工资了。就算是她在花店,忙活一个月下来也才只有900块钱。

要是她能够拿到这笔奖学金的话,或许她上大学的钱就能够攒够了,于妈就不至于这么辛苦了。

不过虽然是这样想着,但是白水灵的心中也是知道的,这奖学金,一个班级里面只有三个名额,还都是成绩最好的几个人中挑选的。要是并列的话,那估计得看老师的意思了。

也就是说,他想要拿到奖学金,必须在下一次考试的时候考到最好的成绩,并且在这一段时间内,能够和班上的同学老师都搞好关系,要让老师相信她是一个好学生,而不是一个抄袭出来的孩子。

光是想想,白水灵就觉得不那么容易。

好在现在已经下课了,白水灵忽然间想要去上洗手间,便抛下这个想法,去了一趟洗手间。

想要被老师重视的事情,看来只能慢慢来了。白水灵心里想着事情,走路也有些心不在焉的进了教室。

只是这气氛看起来有些的古怪,尤其是张金凤,一看到她进来就扯着嗓子喊道:“快看,肯定是她,是她偷的你的五十块钱。”

站在张金凤边上的,白水灵记得是班上最富有的孩子,据说父亲是某个大官,此刻正一脸愤恨对着边上的人指手画脚的,似乎,每个人都像是偷她钱的人。

听到张金凤的话,她连忙走过来,抓住白水灵问道:“是你偷了我的钱吗?快拿出来,念在同学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白水灵只觉得莫名其妙,疑惑的问她:“我跟你既不是同桌又不是亲近的人,根本就没有机会与你相接触,再说了,我为什么会偷你的钱呢?难道我自己没有?还有张金凤,你说我拿他的钱,证据呢?空口无凭,你这是在诬陷人,就算是让老师评理,你也不占理。”

白水灵十分的厌恶张金凤这样子胡乱污蔑人,放在以前就算了,但是,如今的她,早已不是那一个可以任人随意揉捏的软柿子了。想要欺负她,得看她答应不答应,更何况还有先前找人欺负她的那件事情,白水灵还给她记着帐呢。张金凤,她迟早要全部的还给她!

张金凤似乎没想到,白水灵的口齿竟然会这样的伶俐,或者说是她最近比起以前有些不一样了,起初她还有些心虚,可是,既然到这地步了,那只好梗着脖子:“白水灵就是你干的,我看到了,不信大家去翻一翻他的书包,我看到他拿了50块钱,还鬼鬼碎碎的。”

张金凤一口咬定,就是白水灵拿的。

“你……你倒真的是撒谎,都不眨眼呀。”白水灵气极了,都是他以前的性子,太过软弱,才让张金凤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欺负她,可今天,她一定不会去背这个黑锅。

闭上眼睛仔细想想,白水灵想起来了,早上的时候,她似乎从书包里拿出来过钱一次,怕是那个时候,被张金凤瞄到了吧?

可这,明明是于妈给自己的,既然张金凤想要诬陷她,大不了就找于妈对质好了。白水灵暗暗在心中下定决心,这才不觉得那么委屈了。

倒是对面的张金凤,简白水灵,不说话,还以为自己占了上风,叫嚣着攒动边上的女孩说道:“朱丽丽呀,一定是他,要不然他怎么不敢吭声了大家快去搜她的书包,一定能够找到那50块钱。”

此时他们三人的周围早已围了,一大群到同学在这里观望。

“凭什么要让你们搜我的书包?”白水灵愤愤不平。倒不是他不愿意,而是,就因为张金凤随口的一句话,就让别人搜她的书包,那他以后的东西不就是可以任人胡乱的翻了吗?就算不争一口饭也要争一口气啊!

而白水灵这样的反应,早就在张金凤的预料之中,她连忙胡搅蛮缠的说道:“大家看到没有,一定是她,要不然怎么会害怕我们去搜她的书包呢?一定是她拿的。”

朱丽丽原本还有些疑惑,可听张金凤这样一说,还倒觉得挺像那么一回事儿的,一时间也是满脸的气愤的看着白水灵:“白水灵怎么说我们也是同学了你到底拿了没有?快点拿出来吧,我答应你,只要你拿出来,我就不告诉老师。”

“我说过了,我没有拿,没有做的事情,让我怎么去承认呢你们到底要我说几遍才相信?我的书包是我的私有物品,不可能因为你们的两句,胡乱猜测,我就拿出来给你们随意的翻吧?”白水灵十分镇定的站在那里,耐心的跟他们解释道。

可她越是不让她们翻书包,看在同学们的眼里,就越是不可信。

“算了,水灵,你还是让他们看看吧,既然你没拿让大家看看,不是刚好可以证明你的清白吗?”一个向来和善的同学走过来,想要宽慰她。

u=2803848304,3399996587&fm=27&gp=0.jpg

张金凤,是你非要搜我书包的,也是你污蔑我的,要是证明我是清白了,你怎么做?”白水灵不去看那个同学,而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金凤,十分严肃的看着她。

就算要翻她的书包,也得给她点颜色看看,不然的话,怕是会以为她是好欺负的吧。

张金凤的脸上眼神有些闪躲,但还是一口咬定说:“一定是你拿的。”

“如果不是我拿的,你就学狗叫一天,我就给你们翻书包,张金凤,你不是很关心这件事情吗?怎么,连这点牺牲都不愿意了?”白水灵好笑的看着她,她倒是要让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周围的同学们纷纷附和道:“张金凤,你不是说你看到了吗?既然你敢确定那不如,就打这个赌,反正你又不会输。”

就连那个朱丽丽也是一口答应:“好我同意,张金凤,你不是看到了吗?我们还是快翻吧。”

张金凤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声好,紧接着,大家就七手八脚的将白水灵的书包给拿了出来,书被散落一地,一张50块钱。恰好从她的文具盒中掉落出来。

“看到没有,我就说了是她拿的了。”在放眼疾手快,夺过那张50块钱,得意洋洋的在众人眼前,晃悠着,还不忘说着:“难怪她那么不愿意给我们翻书包呢,原来真的是她拿的。”

“咦,真想不到,原来白水灵会偷东西呀。”边上的同学们一个接一个,讽刺的话语尖利入耳。

白水灵倒是镇定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书包里面的确有50块钱,但是,这是我妈妈早上出门给我的。”

“切,谁信呀这不是你偷来的,为什么遮遮掩掩,都不敢让大家看呢?”张金凤此时拿着那张50块钱,就像是一个得胜的将军一样,又岂肯放过白水灵。

白水灵冷笑,这张金凤看来是不跟她作对到底,不肯罢休了。

“这白水灵,说这钱是他父母给的,张金凤要执意说是看见她偷的,这件事儿倒是难说了。”周围的同学们纷纷说道。

几个跟朱丽丽要好的,同学早就忍不住了,破口骂道:“白水灵既然偷了钱就承认,好了,为什么要这样?”

“我说过了,我没有偷,为什么你们,非要污蔑别人,难道这就是你们的乐趣吗?”白水灵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周围的指责声仍旧不断。

“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我们就去找老师核实一下好了。”沉默许久的白水灵终于说出。

“这丽丽,你看呢?”周围的同学们一时间也迟疑了起来。

“怎么了?你们怕什么?不是信誓旦旦的非要说是我偷的吗?为什么不敢对质呢再说了,我也不至于那么傻,偷了钱就放在自己身上吧?如果我是个小偷的话,我偷了钱肯定要藏起来,怎么会放在自己身上呢?难不成还等着你们来搜?”白水灵分析道。

事实很明显,她就是被污蔑的,可是,某些人就是不愿意说实话,她也无可奈何,只好去找老师了。这样想着,白水灵的眼神不由的瞥向张金凤。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班主任办公室走去。

见了沈月,张金凤挤破头皮,想要抢先跟她告状。白水灵也毫不客气,直接说请老师帮一个忙。

沈月看出来气氛不对劲,皱着眉头,让张金凤安静,这才对着白水灵说道:“既然是大家说你偷钱了,那你就说说吧,这钱到底是哪里来的?”

沈月的脸上明显的不满,似乎是觉得大家的事情太多了,让她头疼的很。

白水灵倒是十分的冷静沉着,淡定的将事情的原委都给沈月说了,也不带一丝的感情。

说完,沈月倒是对白水灵有着那么一丝的欣赏了,若是一般人被污蔑了早就忍不住大声的吼叫了,亏她还能这么冷静,这孩子以后一定是个能成大事的。

“事情就是这样的,水月老师,请你帮我一个忙,给我妈妈打一个电话,让我妈妈跟你讲吧,她总不至于说谎吧。”白水灵说着,意有所指的看向张金凤。

“好那你们等着。”沈悦倒是相信,家长不会胡说的,因此避过孩子们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打了个电话。这才出来告诉大家:“已经证实过了,这钱的确是白水灵妈妈给她的。”

“不可能,一定是她们事先串通好的。”张金凤惊呼道。

“都多大了,就不知道沉稳一点吗?朱丽丽,你回去再找找你的钱,至于其他同学如果有谁拿了,最好尽快承认,不然的话被发现就尴尬了。”沈月警告了一番,这才将大家给赶回到了教室。

白水灵却不愿意走。

“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沈月问她。

“沈老师,虽然证明了我是清白的,可这件事情到底是和我有些关系,我希望你能够,搜一下全班人的书包,好找到真正偷东西的人,还我清白。”白水灵十分认真的看着她说道。

沈月点了点头:“你先回去吧,我待会儿就去处理。”

虽然沈月没有说些什么,但是白水灵隐约的感觉到了,沈月算是对她的提议赞同了。

果然不出十分钟的时间审阅就来到了教室,将前后门给关住,这才看着大家说,将今天的事情给解释了一番就开始搜大家的书包。

“同学们请见谅,毕竟白水灵同学大书包已经搜过了,竟然要找到偷东西的人,不如大家都一起搜好了。”沈月站在讲台上说着。

白水灵的目光一直在张金凤的身上,只见她听到沈月的这一句话,身形明显的抽搐了一下。

“老师这不妥吧?”张金凤第一个反驳道。

“这有什么不妥,你不是也搜过白水灵的书包了吗?”沈月看着她,只一句话就让她噤声了。

接下来度过了漫长的时间。

沈月将全班人的书包一一搜查了一遍,就在搜查,张金凤的书包的时候,沈月觉得她的手的动作不对劲,拦住了。

“这是什么?能让大家看一下吗?”沈月板着脸问道。

张金凤的脸上闪过慌乱,最终还是,伸开了手掌。

沈月的眼眸,紧紧的一收,“好了找到了,大家散了吧。”

说完便带着张金凤和,朱丽丽两人到办公室里面去了。

“原来是贼喊捉贼呀,白水灵,我们误解你了。”班上的同学们纷纷向白水灵伸出友好的手。

“没事,我不介意的。”白水灵表面笑笑,心里却在暗自思忖着,这样下来,张金凤在水月那里的印象肯定坏透了。想必,这一次的奖学金肯定没有她的份了吧?

不过这也只是她个人的猜测罢了,她能做的,首先就是先将自己的成绩做到全班第一。

至于老师那边只能是慢慢来了。

不过经这一番折腾,放学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白水灵满心疲惫的,收拾了好了书包,这才往外走去。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白水灵没有想到,刚一出教室门,就遇上了林锐,似乎是早就在这里等着她一样。

“对呀,是我,我来找你,是有事情要跟你说。”林锐看着她。

“那我们再说吧,这里人多嘴杂。”白水灵指指校门口,她没有忘记那一次张金凤非要让她将林锐介绍给她的事情,说起来,以林锐这长相,冷酷的外表,确实是大多数女孩子心水的那一种。

就光是站在这里,白水灵就觉得,有无数的眼刀子在往她这边飞。

“好啊,随你。”林锐对这些倒是不怎么介意。

出了校门,走到人群不是那么密集的地方,白水灵才问道:“是不是奶茶店有事?”

“是。”林锐点了点头,“这几天我妈有事情要出去,可能奶茶店要关门几天他让我来跟你说一声,你暂时不用去了。你可别误会了。”

“没事,是人都会有三分的事情,我当然理解了。”白水灵毫不介意的说着,脑海里却,忽然间闪现出来那晚上的情景。也不知道吴香玉的事情是不是跟那晚有关,看林锐的样子,似乎还什么都不知道,白水灵也不想多嘴。

被白水灵的目光盯得尴尬,林锐问她:“你一直这么看着我,是有事情吗?”

“哦对,有事。”白水灵忽然间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她不太熟练的拉花,于是看着林瑞说道:“就是,那个,林锐,你有没有时间可以再多教我几次那个拉花的操作?我不太熟练,刚好阿姨也有事。”

“原来是这件事啊,行,到周末的时候,我拿上奶茶店的钥匙,你过来我教你好了。”林锐爽快的答应了。

“那我就提前说一声,谢谢了。”白水灵脸上含笑的对着他说道,这几次的接触,倒是让她觉得,林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冷淡,相反倒还是挺热心的嘛。

奶茶店的工作也不好找,她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至于尴尬什么的,她也没想到,也不介意,至少现在,她的心中还没有那么多的想法。

timg (345).jpg

商量完这件事情,林锐就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了。

白水灵倒不觉得什么,只觉得林锐走的太过匆忙,其实他们可以一块儿回去的。兴许是他有事情吧,白水灵也没说什么。

今天恰好是周五,白水灵收拾好了东西边往家里走去。

这个周末,白水灵陪着于妈在工厂里面呆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最后于妈受不了了,把她给赶了出来,让她出去转转,白水灵这才离开。

回到家中,白水灵洗了澡,躺下来休息了一会儿,思考着第二天的事情,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周末的时候,白水灵如约来到了奶茶店里面,从外面看,奶茶店的门是关着的。

白水灵心中正疑惑间,林锐刚好打开了奶茶店的门,原来这奶茶店的门实际是虚锁的,她只要轻轻一拉就可以进去了。

“暂停营业。还好你看到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进去了。”白水灵忍不住说道。

“是啊,毕竟妈妈不在,自然是要暂停了,快别说那么多了,进来吧。”林锐略微解释了一下,便招呼她进来。

白水灵走进奶茶店,只见餐桌上早已摆放好制作拉花的东西,以及咖啡豆那些,看来是林锐事先准备好的。  

“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了,浪费了你宝贵的周末时间。”白水灵客气的说道。

“没关系啊,我们不是同学吗?再说了,教会了你对于奶茶店的生意也是一件好事。”似乎是害怕白水灵误会,林锐还补充了一句。

“不错了,身为男生,能够有如此巧的手,连我都自愧不如啊!”白水灵笑着调侃道,不知不觉间,她已经习惯于跟林锐开玩笑了。

林锐的脸上有些青紫,她的意思是在说他像女孩子吗?不过还是耐心的说道:“习惯而已。”

“好了,快别说了,我们还是赶紧开始吧。”看她有些尴尬,白水灵也不敢过度调侃了,连忙换了个话题。

“好。”林锐淡淡的应道,便拿起一个丝带放到手上。边操作边讲解:“首先我们从上一次的拉花开始复习,第一步,你拿着尖头,然后你自己注意我手上的动作,首先我要从另一头将拉花的三条丝带给找出来,如果你担心下一次找不到的话,可以在边上折上两个角,然后用你的拇指和食指夹在一起,另一只手牵着中间的细丝带往上推,推的时候一定要存着力道,像这样,记住了吗?”

林锐的讲解十分的详细,让白水灵觉得,哪怕就是一个白痴,都能够学会了吧,她跃跃欲试,说着:“把你手中的丝带给我,我不想浪费,先让我试试吧!”

“来我帮你。”似乎是害怕白水灵出现像先前那样的局面。林锐主动抓住了丝带的尖头。

白水灵凝神屏息,缓缓的回忆着他刚刚的动作,一步步将丝带往上撸。

就在这一瞬间,原本只是普通的带子一下子就变成了美丽的花朵,白水灵忍不住惊呼道:“天呐,我成功了,谢谢你,林锐。”

白水灵忘乎所以,伸出手不停的拍着他的肩膀,似乎是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林锐脸颊通红,却还是冷着脸告诉她:“虽然你做出来了花的形状,但是在最后一步,你的力道不合适,因此这个花有些歪歪斜斜,不行还得重做。”

“啊?”白水灵一脸的惊诧,嘟着小嘴,不满的说着:“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那可是我的第一次成功?”

“我们自己做的时候可以得过且过,但是对于顾客来说可不是那么简单,一束花原本就是用来给人们带来好的心情的,如果你的丝带系得歪歪斜斜,你觉得顾客们会高兴吗?兴许原本的好心情就会在这一瞬间毁灭掉,所以细节决定成败,你还是再试验两次吧。”

林锐回忆着妈妈曾经教导他的那些话,同样的告诉白水灵。

“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多大道理呢。”白水灵忍不住唏嘘,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她的功夫还不到家,不努力提升自己是不行的。

“那你究竟要不要学?”林锐对他嘻嘻哈哈的态度十分的不满。

“学当然要学费,但要学我还要学的比你更好。”白水灵嘴上不饶人的说着,可是一看到丝带,她就有些头大。

好在有了先前的经验,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又拉出来了一个丝带。

“不行,花朵太小。”

“不行,花朵太松。”

……

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否认。白水灵只觉得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内,她学到了好多的东西。

“这一次一定能成。”白水灵信心满满的看着林锐说道。

“好啊,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林锐嘴角泛起微微的笑容。

这一笑,倒是让白水灵感到十分的惊讶,原本林锐就是一个极其冷漠而帅气的男孩子,至少从她认识他以来,他笑的次数屈指可数,不,应该说是没有,小小的年纪,眉宇间总是带着淡淡的忧愁,甚至还说出希望看到自己父亲如何死去那样的话,白水灵几乎可以猜到,他的心中承担着太多太多的心事。

虽然此刻他的笑十分的腼腆,但那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让白水灵都忍不住惊诧万分,“要是你能一直这样笑就好了。”

“胡说什么呢,虽然你的丝带过关了,可店里面还有咖啡要学,要学的东西多着呢,这一次我可不会在对你放松了。”林锐板着脸,笑容早已不见。

“唉,年轻还是太过深沉。”白水灵暗自在心中吐槽着,只希望有一天林锐会更加的开心一些。

“接下来我要教你的是磨咖啡我先要把咖啡豆倒到这个瓷碗里,紧接着需要拿木臼,要一点点的往下粘,而不是直接粘,那样子会让咖啡豆跳出来的……”林锐的话还没说完,白水灵碗中的咖啡豆早已跳出干净。

“哎不是这样做的,你仔细跟我学。”林锐有些头大的揉揉额头。

白水灵试了一次,两次……最终还是无法成功研磨。

“真不知道你这手脚这么笨,到底是怎么做女生的,别动,我来教你。”林锐实在着急的不行。

他直接抓住白水灵的手,一点点的教她,“看到没有,要用木臼一次捣住大部分的咖啡豆,到的时候手要捂住的上方,以防豆子跳出来。”

白水灵没有想到他会亲手握着她的手来教她,这让她有些尴尬,脸颊微红,前世今生,唯一一个碰过她的男人就是林苛,那也是因为她看走眼,即便这样,平时的时候也只限于拉拉手。

可现在,她居然,居然和他靠得这么近……

白水灵脸上尽是尴尬,学习研磨咖啡的心思早都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与此同时,他又伸出另一只手捂住臼的上方,让他就连想抽回手都难,一时间只好脸色微红的跟着他好好学,好早点摆脱这个尴尬的局面。

林锐握着她的手,将研磨的步骤示范了一遍之后,从橱柜中拿出来一袋神秘的东西,递到领导手上,告诉她:“咖啡之所以成功,就在于这样东西放的多少,现在我们把袋子给打开。”

这一次,林锐说话的声音有些急促,神色有些慌乱。

“你怎么了?”白水灵不明所以,此刻她的右手还被他握着,动弹不得。

“我没事,我去切水果。”林锐的脸红红的,慌张的甩开他的手跑去案板边上。

“啊——”一道痛苦的喊声响起。

鲜血从林锐的手上喷洒到案板上,正在考虑着该如何打开袋子的白水灵见此情景,连忙跑了过来,关心的问道:“林锐,你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小心,都说了不用了,来给我看看。”

“不用了。”林锐死咬着下唇,另一只手使尽全力攥着受伤的那一根手指头。

“那怎么行,你都流血了,还是因为我。”白水灵说着,脸上闪过带着不好意思,使劲掰开他的手指。

“天呐,伤口这么深,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就这你还不让我看。”白水灵一脸的不满,抓住他的手指就放到嘴里。

白水灵在心中默默祈祷着,希望他的手不要那么痛。

林锐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做,此刻的脸上像一只煮熟了的红虾子一样,尴尬的很,他冷着脸:“放开我。”

“那怎么行,你还疼着呢。”白水灵勉强的说出来,舌头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指。

这让林锐更加的尴尬:“放开!我让你放开,你没有听到吗?”

白水灵被她责备,委屈到泪水滑进眼角,松开了他的手指,嘴里喃喃自语的说着:“我明明是为你好。”

“好了,既然拉花和咖啡你都学会了,还是快回去吧,天也不早了,女孩子家要学会矜持。”林锐被转过身去,冷冷的说着。内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从未有过一刻,他像现在这么紧张。

“你,你竟然嫌弃我,好,我走!”白水灵莫名的被他责备,有些无厘头,看在他受伤的份上,还是先别和他对着干了。

“那我走了。

 《名媛下堂妻》精彩内容未完待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名媛下堂妻白水音林锐_名媛下堂妻完章免费阅读
下一篇 :章泽天跟谁睡过?王思聪的毒嘴怼上奶茶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