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白水音林锐的小说《名媛下堂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主角是白水音林锐的小说《名媛下堂妻》

主角是白水音林锐的小说《名媛下堂妻》

发布时间:2019-01-17 11:40:11

导读
白水音林锐小说《名媛下堂妻》精彩上线,全文章节免费赏析:白水音在看她,她也在看白水音,似乎是不喜欢白水音和她带着点儿相似的脸,她还出言讽刺了几句:“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就算再化妆都不会变成有钱人。

白水音林锐小说《名媛下堂妻》精彩上线,全文章节免费赏析:白水音在看她,她也在看白水音,似乎是不喜欢白水音和她带着点儿相似的脸,她还出言讽刺了几句:“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就算再化妆都不会变成有钱人。”她这话一出,原本拿不定主意她是谁的白水音一下子明白了,这不就是白盛莹吗?想不到她居然能提前这么长的时间见到她,而且这个时候的她居然还只是学生的模样,白水音的心中,不得不说是十分惊讶的。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白水音的心渐渐变凉,想必那帮人一定是想了什么办法让她失踪的消息没有传出去。这样一来,她怕是等不到来救他的人了。

白水英有些无奈。低着头沉思着,他该怎么逃出这个小黑屋。

从那经理说出的话,做出的事来看,他一定是存了什么不好的心思。若是再继续待在这里,怕是会有什么变故。

此刻的白水音心中的十分的后悔为什么昨天晚上于妈告诉她有人跟踪的时候,她居然不相信,还笑着说不可能,是她低估了张金凤的能力了。

前世的白水音和张金凤并没有当面顶撞过,自然也不知道张金凤是从哪里认来的一个这样的哥哥,奇怪的是,这酒吧居然在她上学的路上,白水音竟然一无所知。这让她十分的苦恼,她到底该怎么逃出去啊?

酒吧现在还没有到营业时间,门外的人来来往往也都是零零散散,这个时间她应该正在上学,因此于妈也不会出来找她,这让白水音十分的难受。

“算了,指望别人还不如自己想办法呢。”白水音这样想着,就开始观察起来这间屋子。

屋子里面倒还放着一些其他的杂物,看起来像是杂物间,只是却没有窗户,白水音的眼睛很快便瞄向了一个尖锐的物体,没错,那就是一个小锤,大概是酒吧里面用来砸东西的吧。可这小锤能把那么结实的门给砸烂吗?

白水音的眼前立马浮现出来了,电视剧中女主装肚子疼,上厕所的模样,于是打定了主意,白水音便决定先说软话,趁机逃跑,若是做不到的话,在用这个小锤子吧。

说时迟,那时快,白水音忽然间倒在地上,捂着肚子,脸上扭曲的大喊着:“有没有人啊,我肚子疼,疼的厉害,怕是要死了!”

白水音几乎是费尽全身的力气在喊着。

“喊什么喊,喊什么喊,肚子疼不会在里面自己解决吗?”一个男员工不耐烦的走了,过来说了两句,又准备离开。

“兄弟,你就行行好,让我上个厕所吧,这都快两个小时了,憋都能把人给憋出问题来了,我要是出了事儿,你可怎么跟你们经理交代呀。”白水音说着,做出来一副为他着想的样子。

那男员工低下头,想了想也对,别拿来钥匙,打开了门,但还是小心翼翼的跟在她的身后,生怕他有什么诡计。

“去吧,那里就是厕所了。”

“我要上厕所了,你在外面等着吧。”见到男员工没有走的意思,白水音只好提醒他。

“那行,你快去吧。”男员工也不好意思。

“你快背过身去。”白水音故作尴尬的说着。

在男员工转过身后,白水音一个小跑。从厕所的另一面跑了出去。

酒吧不大,白水音不多,一会儿就找到了出口,就在她欣喜若狂的时候,背后传来一声冷笑。

“早就知道你这个丫头是个机灵的,想不到果然……”

白水音记得这就是那经理的声音,不过她既然要逃,为什么还要害怕他的话,白水音径直的往前跑着,却没跑出两步,就被刚刚的那两个壮汉给拦住了去路。

“小姑娘,你想要往哪里去呀?”张翰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我当然是要回家去了。”白水音白了他们两人一眼,就算明知道被他们拦下了,但是她还是要说,他们将她给困在这本就是不对的。

“小姑娘,我也是为你好,你还是老实的在这里呆着,阿大阿三,将她给带进去,严加看管,可不能让她再给逃了,这可是我的摇钱树啊。”经理猥琐的说着。

白水音只好低下了头,任由那两个壮汉将它给再次带进那个小黑屋里面,不过两个壮汉临走前倒是检查了一下房间里面的东西,好在刚才白水音随手将那个锤头给藏了起来,这才没被发现。

两人走后,白水音脸上尽是懊恼,想不到第一次出师就这么不利。看来她只能等到晚上人多的时候伺机而动了,那经理真不是什么货色。

闭上眼睛,白水音将晚上可能发生的事情全部都给想了个遍,这才闭上眼睛,静静的坐在那里,养精蓄锐。

中午和晚上都有人来送饭,白水音并不敢吃,可又担心晚上没力气,只好坐在那里不动。

吃过中午饭差不多两个小时,白水音就陆陆续续的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甚至有一次,还有人从她的门口经过,她拼命的喊着救命,救命,居然没人听到。

白水音真的想问,难道所有的人都会纵容这样的恶人吗?可不管她怎么想,的确是没有人愿意出手救她。

“时间到了,小姑娘,跟我们走吧。”两个壮汉再次来到门前,这次是他们主动要将白水音带走的。

既然你们要带我走,就别怪我想逃跑了。白水音在心中暗暗的说着,边走边不断的张望着,企图往外逃。

两个人带她去的方向应该是酒吧的贵宾席,而这个时候刚好有一个手持着酒瓶子的胖子在那里侃侃而谈,白水音装作无意的往他的身上撞了一下。

“咣当——”酒瓶里的酒好巧不巧的,溅落在胖子对面的身着西装服的男子身上。

“喂,你干什么吃的?”西装服男子一下子炸毛了。

“我不是故意的……”胖子连忙解释道。

两个人很快便争吵了起来,甚至紧接着扭打了起来。

白水音看准机会,一个偷溜就跑了出去,心里暗想,这是个好机会。

“快追,快追,那死丫头跑了。”两个壮汉在那里干着急,却被两个客人给拦住,只好绕过边上的桌子,向着白水音的方向追去。

白水音倾尽全力往前跑着,有了先前的那一次经验,她对这个酒吧的出口早已经铭记在心,就在她还有一个拐弯就要跑出去的时候,那经理带了一大批人,恰好站在了她的面前。

迫不得已白水音停下了脚步,她讪笑着看着经理:“经理,是刚刚那两个大叔让我出来的,不怪我。”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甩开了他们,小妹子你这么顽皮,不拿你发一笔钱我都嫌亏的慌。”经理笑里藏刀的说着,带着身后的人一步步逼近了白水音。

直到此刻,白水音才真正感受到慌张,想不到这经理居然处处都设的有防,她该怎么逃跑呀。

“这个……经理,你知不知道私自拐卖别人家的孩子是违法的?”白水音试图跟她讲道理。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一次我是一定要发一笔的。”经理咬着牙,龇牙咧嘴的说着,这臭丫头,已经耗费了他不少的功夫。再这样耽误下去,他不知道要赔多少钱进去了。

“你……”白水音睁大了惊恐的双眼,刚想要逃,却就又被那两个壮汉像是拎小鸡一样的拎了起来。

“救命,救命啊!”到了此刻白水音还哪管那么多,除了呼救,还能做什么?反正现在是晚上,人也多,说不定就能碰上好人呢?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是经理那讽刺的话。

“是吗?”一道低沉而凌厉的声音传来。

白水音的心思浮动,仿佛一下子从黑暗的炼狱中见到了阳光,抬头,对上那一张带着些青涩而冷峻的脸:是林锐?

“呦,你这个小毛头,还想管我们的事?”那经理面色不善的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毛头,充其量,不过是个孩子大了,竟然有那么阴鸷的目光,也不知道父母是谁人,怎么教导出来的。

“我不是要管你们的事,我是来带她走。”林锐淡淡的看着他们几人说到,并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夸海口,从小的他什么场面没见过,见这大男人对着一个小女孩,光是想想就知道现在的白水音有多危险,而且还是在酒吧这样的鱼龙混杂的地方。

“谢谢你,林锐,快救我,救我。”白水音说实话,她的心里是十分的感动的,没有想到她挣扎了一天都还是被那帮子人给玩弄到鼓掌之中,想不到林锐刚一来到这里,就把这几个人给吓到了,虽然只是一瞬,但也足够让她心安。

“你……他们几个抓了你?”林锐有些迟疑,很显然他只是看不过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人,却怎么也没想到,看白水音那害怕的样子,这几个人怕是存了什么恶心了,他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紧握着双拳。

“是啊,林锐,这是家黑店,你快救我。”白水音想不明白,在这个时候,他还在追问着这些做什么,真希望他快点儿把她带走。

白水音暗自在心中对比着两方的力量,她这边只有她和林锐两个人,而对面,则是四个壮汉加上经理本人,一共是五个人,就凭着他们两个人,是说什么都打败不了的,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逃了,而不是硬碰硬,因此她不断的在对着林锐使眼色

timg (330).jpg

你先别急。”林锐不悦的瞥了她一眼,紧接着沉声看着经理几人说道:“我给你们几分钟的时间,你们自己决定要不要放开她,三,二……”

明明还是个青年的脸,却在言谈举止间给人一股沉重的压力,压得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那经理心中有一瞬间的慌乱,可一想到大把大把的钞票,还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中暗想,不过是个学生,有什么好怕的?他要是在这时候怂了,那不就会被人笑话了吗?

“哼,自己都还是个小毛头,还想跟我斗吗?我就不放开她你能拿我怎么样?你们还在那里愣着干嘛?快去抓啊!耽误了我的好事你们赔的起吗?”经理扬起来脸特意炫耀了一番,便催促着边上的几个人快快去抓白水音。

白水音见到了林锐,又怎么会依旧老老实实的任他们抓住呢?干脆找了几人的空档,一个迈步就往外跑去。

“糟了,那小丫头又想逃。”几个壮汉十分的头疼的说着。

“那还不快去追?”经理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谁敢去追?就别怪我不客气。”林锐定定的站在那里,不咸不淡的说着。

“嘿,我就是去追了,你个小毛头能拿我们几个怎么样?莫非你一个小小的高中生还想单挑我们五个?”经理阴阳怪调的说着,心里却忍不住发虚起来,从刚刚一直到现在,这少年一直都是毫不畏惧的样子,莫非他真的有后台?还是说有铁腕?

“当然,我刚刚已经录了证据给警察,很快警察就会走到你们这里来盘查了,你最好放我们走!不然的话,可就坐实了这件事了……”林锐扬起来头,直勾勾的与他对视着,丝毫不像这个年纪的样子。

“小子,算你狠!你们走吧!”经理这下子算是见识到了林锐的厉害了,赶忙召回来了刚刚的那几个人,打算放他们走。

白水音刚刚跑出去几步,就看到了一个长相与她有些类似的女子,差不多比她小上那么一点,身穿白色的蕾丝边连衣裙,脸蛋圆嘟嘟的,跟几个学生在那边喝酒玩闹。她忍不住停住了脚步,多看了她几眼。

白水音在看她,她也在看白水音,似乎是不喜欢白水音和她带着点儿相似的脸,她还出言讽刺了几句:“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就算再化妆都不会变成有钱人。”

她这话一出,原本拿不定主意她是谁的白水音一下子明白了,这不就是白盛莹吗?想不到她居然能提前这么长的时间见到她,而且这个时候的她居然还只是学生的模样,白水音的心中,不得不说是十分惊讶的。

白盛莹旁边的几个男孩子,见她将目光投向了无关紧要的人身上,纷纷不耐烦的说道:“白大小姐,咱们出来不就是玩的吗?那样的人,你有什么气好跟她生的?快喝酒喝酒。”

“好。”白盛莹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不再看白水音。

白水音微微审视了一下边上的几人,只觉得白盛莹一个女孩子在这里不怎么合适,低下头摸摸自己的口袋没有手机,这才想到了林锐,好在这时,林锐已经过来了,她拉过去林锐,悄声问道:“林锐,你有没有手机?”

“你要手机干什么?”林锐的脸上有些疑惑。

“这你就不用问了,我自我大用。”白水音神秘一笑,拿了他的手机便找了一个好的角度,对着还在那里喝酒耍乐的白盛莹拍了好几张,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过来。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白盛莹到酒吧这样的地方一定是没做什么好事,她先拍下来,以后再说吧。

拍完,白水音这才往外走去,脸上露出来一抹笑意。

出了酒吧,林锐早早的就在那里等着她了,甚至还好奇的问道:“刚刚的姑娘,你认识吗?”

白水音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她,倒是你,你是怎么安然无恙的出来的?”

想她费了一整天的功夫都没能逃出来,这林锐莫非是有什么背景?怎么能让他们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们呢?

“我也没做什么,就是告诉他们,我已经把刚才的对话录音了,警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林锐淡淡的说着,眼睛里面带着些狐疑的看着她,不认识还要借手机拍照?他傻他才会相信!

白水音暗暗的竖了一个大拇指给他,却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话问出来,毕竟这还是在人家店门口,眼见着门口就是回家的那条路,白水音干脆邀请他:“手机还你,我们一起回家吧。”

实在是她的心中有太多的疑惑想要问了。

“好。”林锐点点头,一个人背着书包往前走去。

好不容易走到离酒吧远一点的地方。白水音这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边笑还边指着林锐说道:“林锐,想不到,你装起严厉来还挺那么一回事儿,居然把那几个人都给吓退了,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叫警察啊?”

“没有。”林锐说着,一翻口袋,露出来里面空空如也的口袋膜。

“你还真厉害呀我都逃了那么多次,最后都被他们给抓回来了,还好你刚好遇上说起来为什么那个时候,你就来了呢?”白水音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问他。

林锐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今天没去学校。”

“可……就连老师和同学都不感到疑惑,为什么,你是怎么知道我没去学校的,难道你专门到我们班级看了?”白水音忽然间意识到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说起来她和林锐也只见过两次面,算不上熟悉,想不到这家伙居然会去关注她,白水音的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感觉。

她在想什么啊?他明明是姓林的,虽然说和那个混账是隔着十万八千里远的林姓,但是,被玩弄这种事情,有过一次就够了。白水音打心底里抵触她有那种不该有的想法。

反正她现在还小,恋爱的事情,等以后再说吧。不过林锐救她,她还是打心底里感谢的。

被白水音直接的问道,林锐的脸上有些尴尬,他轻咳了一声,否认道:“不,我只是路过听到的。”

“原来是这样。”白水音的心一下子放松了开来,看来是她想多了。

又走了几步,两人已经到了楼下,白水音脸上有些尴尬,因为今天一天她没有上学,还出了事,这样的事情她是不想让于妈知道担心的。更不想让于妈看到她和男生一起回家,她只好悻悻的看着林青,说道:“我先回去吧,这件事情,拜托你帮我保密。你放心,你救我的恩情我一定会记住的。”

似乎是害怕林锐误会,白水音还特地的解释了一句。

“不用,这不算什么。”林锐混不在意的说着大迈步几步就往后走了几步。

白水音这才打开家门:“妈,妈,我回来了。”白水音大声的叫着,却发现于妈根本就不在家。

“怎么了吗?”刚刚在后面慢慢的林锐即便再慢,也终究是走到了她的门口。

“我……没事,就是,我妈不在,我能邀请你回家吃一顿饭当做是今天的感谢吗?”白水音都不知道自己脑海里是怎么生出来这样的想法的,她大概是想着,这样做的话以后就不用欠他人情了吧?但是这样的话说出来,的确是挺难为情的,她都有种想要打死自己的心。

“可以。”林锐的脸上看不出来情绪,淡淡的说着,“你不请我进去吗?”

“哎,看我……快进来。”白水音这才放弃尴尬,让开路,让他进来了。

她和于妈的屋子很小,但是胜在所有的东西都分门别类的在那里放着,虽然杂,但是不乱,这才不至于让白水音的脸上挂不住。

只是,看着这厨房里的东西,白水音倒是又犯起来愁来, 于妈还没回来,桌上写着

加班的字条,白水音早已经习惯了,案板上只有一小把的青菜和大葱,她实在是没什么好的饭菜可以做,只好在锅中添了水,煮了面条。

林锐倒也不急,一个人在那里倒腾着手机,白水音不忘将他手机上的照片给传到了自己的手机上,等面条煮好的时候,林锐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做的真慢,还是个面条。”他有些嫌弃。

“有的吃就不错了,说实话,林锐,你怎么会去酒吧?别告诉我你是专门去找我的,我才不信……”白水音絮絮叨叨的在那儿说了一大摞。

却发现林锐正一个人在那儿慢悠悠的吃着面条,丝毫不去理会她,她竟自讨了个没趣。

许久,林锐才放下筷子,淡淡的说着:“跟你没关系。”

白水音气的倒仰,你反应要不要这么慢啊?赌气说道:“你不愿意说,我还懒得问了。”

林锐面对她这样子,果然没说话,只是默默的低下头把面给吃完了,这才跟她说了声“厨艺有待提高”,就匆匆的走了。

timg (328).jpg

白水灵不屑的看了看他,能给他下面吃就不错了,还想怎的?

不过说起来她厨艺不好的事情,也是于妈给惯的,上一世于妈什么事情都不让她做,就为了让她好好的学习,只可惜,白水灵全部都辜负了于妈的想法。

想到这里,白水灵就记起了前一世在白家做的那一顿饭的事情,家里人都有事出去了,而她也因为白盛莹的计谋,没能吃得上午饭。到所有人都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快饿晕了。

可即便是这样,到了回来的时候,沈月依旧是笑着安慰她,倒是白盛莹,可是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羞辱了她一番。

原本白水灵以为,有了白老太爷的疼爱,她就可以安稳的在白家活下去了,事实上,是她太蠢了,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长辈对于晚辈的关爱是共同的。仅凭着那一丝的关怀,是远远不够的。

在一个大家族里面,首先就是你自己要有一个好的才华,然后才能被家族器重。

这一世能够重生,白水灵不后悔,她一定要借着这次机会,好好的掌握知识,学习本领,以便将来回到白家的时候,能够让他们耳目一新,觉得她是个有用的后辈,才不会被当做弃子。

尽管心里是这样想的,不过白水灵首先就要做的事情是好好学习,取得更优异的成绩,让于妈开心,同时也让学校的老师对她刮目相看。至于做饭的事情,还是以后慢慢来学吧。

看着窗外越来越黑的夜色,白水灵不由得担心起来,都这么晚了,于妈怎么还不回来?

翻开书本,白水灵边看书边等着于妈回来。

以她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一次考试能考上第一,也算是实至名归了,可她心里还是清楚的,在某些知识方面,她还是有些欠缺,因此,为了防止被人超越,白水灵,将先前的知识有再次的总结了一番,学习了一下。

似乎是看的太投入了,白水灵竟然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等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于妈就已经离开了,她隐隐约约记得,晚上的时候于妈回来给她盖了被子,对着她耳边说了几句关心的话。

似乎是知道得越多,心便越宽慰一样。白水灵被于妈这举动感动的很,去了桌上,于妈早就准备好的早餐,白水灵满心欢喜的往学校里面走去。

只恨一切知道的太晚,若不然她就不会惹于妈生气那么多次了。白水灵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不为别人,就算是为了于妈,她也要好好的学习。

白水音抱着满满的信念,来到了学校。第一堂课还是班主任的,沈月今天穿了一件淡蓝色的青花旗袍,上课的时候,沈月老师的眼神不断的暼向白水音。

那眼神,白水音再熟悉不过了,是她心情看好学生的神情。不过这几天也参杂了其他的表情,白水音心想,莫不是因为昨天请假的事情?

果然,在讲课之前,沈月不忘意有所指的对大家说着:“同学们,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你们说一下,就是,以后不允许让别人代为请假。”沈月边说着,边看着白水音。

白水音无奈的低下了头,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她也不想再提。所幸,沈月也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揭过了这件事,开始了讲课。

“同学们,我们今天讲的是第十课……”沈月与往日不同,今天的课上提问了好多人,就连白水音也被接二连三的提问。好在白水音预先做了预习,这些问题都能准确无误的回答上来。

“回答的不错,坐下吧。”沈月看着白水音的眼中,尽是满意。似乎是很久,没有遇到这么认真的孩子了,沈月对白水音的态度,也渐渐的转变了。

而白水音的心中,也是第一次对知识钻研的这么深,想不到沈月还是挺有教学水准的,怕是以前都深藏不露吧。

而就在白水音琢磨的空隙,沈月的电话忽然间响了,再回来的时候,沈月脸上的神色凝重,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将白水音给叫了出去。

“沈月,出什么事了?你怎么这么紧张?”白水音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以为还是在提问她。

“我刚接到医院的电话,你妈妈,似乎……进医院了。”沈月欲言又止,“学校这边你就不用担心了,你还是先去看看情况吧。”

“妈!”白水音一个惊诧,强忍住泪水,才没让自己惊呼出声。

她感激的转过头看着沈月,说道:“沈月,谢谢你,我去去就回。”

“没事,不急,你慢着点儿。”沈月的眉头微皱,安慰着白水音。

白水音一路小跑,坐上了公交车,心里却满是慌张,于妈她,到底怎么了?怎么会突然间进了医院?

想到昨天晚上那么晚,于妈才回来早上又起了,一大早给她做早餐,白水音的心中就很不是滋味儿。

一路打听到于妈的病房,白水音冲了进来。

“妈你没事吧?怎么会突然间进医院了?都怪我,还要让你下班做饭。”白水音说着,眼泪扑簌而下。

于妈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总是在默默无闻的为她付出着。

“我没事孩子,不过是晕倒了而已。”于妈脸色苍白,勉强抬起手,放到白水音的手上,以示安慰。

“妈,你还说晕倒了还不可怕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白水音不依不饶,非要问出个一二三来。

“妈妈,你是我这世界上最亲近的人,难道还要瞒着我吗?”白水音说着,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不会,不是的,我不过是累急了,晕倒了真没事儿,不信你去问大夫。”于妈对白水音的泪水无可招架,只好说出真相。

“那以后你就不要再去上班了,休息几天吧!”白水音十分强硬的看着她说道。

“傻孩子,你在说什么胡话呀?我不上班拿什么养活你?再说了,我还要准备给你攒上大学的学费呢,这点儿辛苦,不算什么也怪妈妈没本事,挣不来太多的钱。”于妈即便虚弱至此,也心里还惦记着白水音,说着说着,眼泪都掉了下来。

“妈,你真是我的好妈妈。”白水音也感动的不行。自己家的情况她是十分了解的。于妈每日在工厂辛苦工作维持他们基本的生活,因此才用攒钱这一说法,也是啊,对于他们这个家庭,想要供她上大学,于妈除了加班,还能做些什么呢?

想通了这些,白水音便安慰于妈:“妈,我知道你的心意,你是为了我好,可再怎么样,你也要注意身体呀,你看,累坏了不还得到医院,一样是攒不到钱的,要注意劳逸结合,只有你好好休息了,才能好好挣钱呀!”

垂下眼眸,白水音的心中不得不说是十分感动的。于妈为他付出了太多太多,即便是生病了,还惦记着为她攒学费。白水音暗暗在心中起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的对待于妈,偿还她对她的恩情。

被白水音教训,于妈的脸上闪过无奈,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保证道:“好好好,音儿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小丫头片子,还想来教训妈妈了。”

虽是不愿,但是于妈口气中的疼爱还是显而易见的。

“妈,你好好休息,不要这么累了我都长大了,可以给你分担一些了。”白水音拉着于妈的手说道。

“傻孩子,妈没事儿。你真是长大了。你先回学校吧,等晚上我就回去了。”于妈一脸感慨,但还是嘱托白水音以学习为重。

白水音无奈的点了点头,嘱咐于妈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再去上班了,这才离开。

白水音回到学校的时候,只剩两堂课了,因为心中惦记着于妈,也无心听讲。

到了放学的时候,白水英才终于想出来了一个好的办法,既然于妈加班是想为了给她攒学费,那只要她能够挣来钱不就行了吗?

这样想着,白水音走到了报刊亭,买了一张报纸,这才往家中走去。

回到家中,白水音放下书包,便打开了报纸,她记得在报纸的某个版块,总是会有许多的招聘信息,与其大海捞针的去找工作,不如看看报纸上有没有合适的兼职。如果她真的能挣到钱的话,那样就可以帮于妈分担一些了。

果然,没过多久的时间,白水音就发现了附近的一家奶茶店需要员工的招聘信息。

“好,就是它了。”白水音信心满满,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换上了前些天买的衣服,这才整装出发,往那个奶茶店走去。

“你好,有人在吗?”白水音站在门口,试探的问道。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迎面而来,是林锐那惊诧的目光。

“林锐,你在这里喝奶茶吗?我打算出来找个兼职,体验生活。”白水音并不害怕将她的事情给说出来,反而大大方方的说着。

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一个身上围着围裙的中年美丽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呦,小姑娘,你是来应聘的吗?”

名媛下堂妻》精彩内容未完待续……


上一篇 :尹玉瑶沈安阳甜蜜全集《痴爱的代价》完本
下一篇 :名媛下堂妻白水音林锐_名媛下堂妻完章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