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言情文《名媛下堂妻》主角是白水音和林锐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重生言情文《名媛下堂妻》主角是白水音和林锐

重生言情文《名媛下堂妻》主角是白水音和林锐

发布时间:2019-01-17 11:40:11

导读
重生言情文《名媛下堂妻》主人公是白水音林锐小说,小说主要摘选自:“我家住楼上。”林锐说完后,依旧摆着他那张扑克脸道:“我的东西掉在你家台子上了。”白水音现在才算听明白,感情这

 重生言情文《名媛下堂妻》主人公是白水音林锐小说,小说主要摘选自:“我家住楼上。”林锐说完后,依旧摆着他那张扑克脸道:“我的东西掉在你家台子上了。”白水音现在才算听明白,感情这货是东西掉在她家的阳台上了,所以他是下来拿东西的?明白了林锐的来意,白水音也没废话,她侧身让了一条道出来,对林锐说道:“进来拿吧!”

晚上十点半的时候,白水音趴在案板上伸了个懒腰,月光透过窗户映在案板上,甚至可以看到上面常年累月切菜留下的痕迹,于妈妈没有什么好的经济条件,就连写作业都是在厨房的案板上。

当年白水音因为不喜欢这种廉价的学习环境,所以一直都让于妈妈操碎了心。

白水音伸了个懒腰,抬头看着月光,月光洒在她的脸上,令她想起了很多事情。

如果这一世她没有再向上一世那样活着,那么她将会面对怎样的未来?

就在她深度思考的时候,窗外发出了一声轻响,‘砰’地一下,吓了白水音一跳,白水音微微蹙起了眉头,她起身看了看窗外,外面一团黑根本看不到什么。

索性,白水音拎着手电走出了门外,白水音家住在草厦子里,也就是属于楼房的最底层。

她拎着手电走出门,才刚一出门,她就撞到了一堵肉墙,暖暖的胸膛散发着厚实的味道。

白水音拎着手电踉跄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在乱灯晃照下,她看清了肉墙的主人,是——林锐。

“你怎么在这里?”林锐显然没想到是她,忍不住问道。

白水音听到这句话忍不住想翻白眼,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指了指门,没好气道:“这里是我家,我不在这里能在哪里?”

“草厦子还有人住?”

白水音微微蹙眉,眼眸瞪着他道:“瞧不起是吧?”

“……”林锐沉默几秒,晃了晃头说:“不是,就是随口一说。”白水音听着他这个不算解释的解释,不悦道:“我倒还想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家住楼上。”林锐说完后,依旧摆着他那张扑克脸道:“我的东西掉在你家台子上了。”

白水音现在才算听明白,感情这货是东西掉在她家的阳台上了,所以他是下来拿东西的?

明白了林锐的来意,白水音也没废话,她侧身让了一条道出来,对林锐说道:“进来拿吧!”

“谢了。”林锐双手插兜,也没半点客气的意思,直接进了她家,白水音现在的家很小,整体才十几平米,虽然房子小,但是也算五脏俱全,厨房、厕所都有,除此外还有一张双人床和衣柜。

看起来虽然贫,但不太差。

白水音注意到林锐进来的时候有四处打量过,白水音也没说话,就看着林锐直接到了阳台,他身姿很高,长胳膊一勾就把阳台一个白糊糊的东西给勾了过来。

待走近,白水音才注意到林锐手里拿的是一件女士内裤,豹纹图案,边缘还是蕾丝花边类型的,做工算的上精良。

看到这里,白水音脸一红,瞪着林锐说道:“流氓。”

“我妈的。”林锐也意识到了不对,连忙低声补充了一句,这下,气氛显得尴尬极了,此时林锐觉得自己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干巴巴地站在原地几秒后,才问道:“你家没大人吗?”

“我妈加班。”

“你爸呢?”

“我没爸。”

“……”

白水音看着再次变尴尬的气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于妈虽然收养她,并且养育了她十几年,但是白水音知道于妈妈没有丈夫,她曾经也听邻居说过于妈年轻时谈过一个对象,据说当时于妈付出了很多,但最后那男的甩下了于妈,跟领导家的女儿结婚了。

白水音想到这里,轻轻握紧了拳头,吐了一口气,对林锐说道:“还有事儿吗?”

“没,我先走了。”林锐说着走到了门口,白水音愿意他要走了,却没想到这货走到门口突然转过身,对白水音说道:“如果晚上出了什么事儿的话,你可以来楼上找我,我家住102。”

“嗯,谢了。”白水音说完关上了门,她搞不懂林锐为什么会在走前补充这一句,她想有可能是自己没爸爸这点引起了他的小同情,尽管他外表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同情别人的人。

白水音这样想着心里微微吐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转头做功课。

与林锐的小风波就这样很快的过去了,之后接连好几天白水音都没有再见到他,白水音也没在意这些,她的心思都一门扑在了功课上,虽然白水音是重学一边,但是当年她是个差生,很多东西都没认真学过,因此现在她学起来也算有点费劲。

白水音这几天每天一放学就回家做功课,积极学习的态度让于妈惊叹之余还有一点欣慰,因此这两天于妈也变着法给她做好吃的。

白水音深刻知道,于妈虽然穷,但从没亏待过她!

月底的会考很快到日子了,早上的时候,白水音早早地就抵达了教室,现在距离会考还有半个多小时,白水音闲的无聊,就在座位上翻阅之前的复习书。

班上的同学陆续到来,白水音看的正欢的时候,张金凤进教室了,她背着挎包,一眼就看到了还在看书的白水音。

隔着几排桌子,白水音听到了张金凤的喊话:“哎哟,白水音,你现在知道看书了?”

白水音皱了皱眉,没有理会张金凤,只是她的没理会让张金凤更加嚣张了起来。

白水音看到张金凤三两步地凑到了桌边,然后把包往自己桌上一扔,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怎么,害怕输了?”

“又没考,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白水音翻看着书,头也没抬地说道。

白水音的话让张金凤有点恼火了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她一直以来鄙夷的蟑螂突然跳到了自己的头上讽刺她一般。

张金凤轻哼一声说道:“你就倔吧!”

白水音翻了个白眼,没有再理会张金凤的话,早自习过后,沈月就拿着一摞卷子进了教室。

虽然目前是高一,题库量不多,但是也足够白水音折腾一阵子的,她看到沈月进来后,就把书放在了地上,然后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像是小镇里这种会考一般一个月一次,主要是检测学生们的成绩。

沈月拍了拍掌,然后把卷子发放了下去,白水音很快就拿到了卷子,她太概地看了一眼,发现上面的题不难,基本都是她复习过的那些,白水音拿出笔,开始一道题一道题地往答题卡上涂。

八门课,上午考四门,下午考四门,每一门地考试时间约为一个小时,白水音基本答题很快,她一般答完一边题都会总结检查一遍,以确保不失误。

考试不同于上课,时间过的很快,基本考完,大家都像耗尽了力气一般,班上能安静不少。

哪怕就算是能咋呼的张金凤也会在刚考完的时候休息休息,放松大脑,考试结束后,白水音就开始收拾书包,今天考试结束,没有晚自习加持,她能早点回家。

白水音想着早点回家倒不如去于妈的工厂接她下班,她知道上一世的自己因为不理解于妈,错过了她很多好意不说,还从未报答过她。

张金凤看到白水音收拾书包准备离开了,忍不住扯着嗓子说道:“白水音,你这是去哪里?该不会是考完试,发现自己是个垃圾,准备跑路吧?”

“垃圾?你是在说自己吗?”白水音依旧头也不回的呛声道。

面对一次次的呛声,张金凤原本压制的脾气也一下子点起来了,她狠狠地连拍打了好几下桌子,说道:“白水音,你个小杂……”张金凤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原本一直低头看书的白水音突然抬头用圆规指向了她。

那个圆规距离她只有几毫米,仿佛白水音只要稍稍一用力,圆规就会扎进来一样。

张金凤不得不承认她被白水音这一下给吓到了,她怔怔地看着白水音的脸,那个被她一直欺负不敢吭声的女人此刻就像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样,呆板的眼镜后面是一双锐利的眸子。

“张金凤,你记住,你骂我什么都行,但只有我妈和杂种两个字不许骂,不然就算我赔钱也好、坐牢也好,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白水音的声音很低,但是一字一句十分清晰。

如果换成平常,张金凤肯定以为白水音在开玩笑,但此时此刻,看着她的眼睛,张金凤全然没有对方在开玩笑的感觉。

她是认真的!张金凤看着圆规尖,脊背泛着寒气,她没有吭声,白水音看她不说话,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地收回了圆规。

警告完的白水音收回圆规,直接起身离开了学校,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张金凤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她不会在这种人身上放什么精力,但前提是她也别来触碰她的底线。

白水音出了校门后直接往于妈上班的地方走去,于妈是在镇子里的一家食品加工厂上班,每天起早贪黑,月薪也就几千块,这还是在厂子里有特殊照顾的情况下。

白水音轻车熟路地走进厂子里,厂子内还跟记忆里一样,白水音边看着四周,边凭借着记忆往于妈的车间走去,当她抵达的时候,于妈还在工作,压根没意识到她来了。

“妈。”白水音轻轻地叫了于妈一声,于妈抬头,一下就看到了白水音,于妈怔了怔,连忙把手头的活儿放在了一边,问道:“你怎么来了?”

“今天会考,结束的早,就来接你一起回家。”白水音挂着甜甜地笑容,一手拉过了于妈。

“你这孩子,还赶着来接我了。”于妈拍了拍白水音的胳膊,有些欣慰的说着,此时于妈身旁的同事看到白水音来接于妈了,也都起哄说道:“你看你,孩子都来接你了,今早你跟主任说一声,提早下班呗。”

“这……不太好吧,工作还没做完。”

“行了行了,快走吧,剩下这点,我们这帮人分一分能帮你搞定。”

白水音听着身旁接二连三的声音,看着一脸纠结的于妈,便主动拉过了于妈的手说:“妈,你昨天就是加班,今天就提早回去休息一下吧!”

“你这孩子……”

“行了你,别说孩子了,我觉得你家水音真乖,行了行了,快走吧!”于妈听着车间里几个同事这么说,也就不再推辞了,跟主任打了个招呼后就带着白水音离开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于妈拍着白水音的脑袋,轻问道:“感觉这次考试考的怎么样?”

“还不错。”白水音拉过于妈的手,那是一双很丑的手,十指粗短,指甲盖里还有一些黑色的脏污,指甲边缘满都是茧子,不管从哪里看都和美搭不上边,但白水音却觉得这双手美极了。

“还不错是怎样啊?你要记得好好学习,只有好好学习了,以后才有出路……”白水音歪着脖子,听着于妈的絮叨,这些絮叨她上辈子从来都是嫌弃加不屑听。

白水音看着于妈絮叨的侧脸,的确,于妈虽然没有文化,也没有钱,但是她朴实的语言对她来说却是最珍贵的宝物。

“妈,这辈子,我一定会对你好的。”白水音看着于妈,轻声念道。

“废话,你不对我好,你还想着扔掉你妈不成啊?”于妈听到白水音这么说,眉头一皱的反问道:“你怎么了?感觉你今天怪怪的。”

“嘻嘻,这两天做梦里的观音大师感化,大彻大悟了一把!”白水音抿着嘴,收敛了之前的悲戚的情绪,笑嘻嘻的开起了玩笑话。

“你还开始学贫嘴了。”于妈戳了戳白水音的脑袋说道。

白水音捂着额头,看着月光下于妈的脸,突然感慨,重生……真好。

第二天早上,白水音起床看到了于妈留下的早餐和纸条,因为前一天于妈提前下班的原因,因此于妈还在白水音睡觉的时候,就已经早早地起床提前去了厂子。

白水音吃完早饭,直接背包去了教室,此时七点五十,刚好过了早自习的时间。

白水音拎包坐在了位置上,张金凤看到她来,轻哼地瞪了她一眼,没再说别的。

八点的时候,上课铃声响起,沈月抱着卷子进了教室,一般这种会考的卷子,几个任课老师都会连夜批完。

“来,都回位置上坐好,我来说下这次考试的结果。”沈月站在讲台上,白水音注意到她的目光时不时落在自己身上。

沈月继续道:“这次成绩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们班有两个第一,张金凤,语文95分,数学80,英语……排名第一。”

张金凤听到沈月念到自己的名字后‘到’了一声,随后扭头看了看白水音,露出了几分小人得志的神情。

对此,白水音有些无语了,她清楚沈月口中说的话,这次有两个第一,那么,很有可能另一个第一就是她。

张金凤冲白水音显摆了一下,然后蹦跳地上讲台领了卷子,此时沈月轻咳了一下,说道:“然后还有一个人得了第一,那就是白水音,水音,你这次进步很大。”

白水音听张金凤虽然这么说,但那她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充满了怀疑,白水音心里明镜,张金凤是怀疑她作弊了。

白水音点了点头,也走上前领了卷子,就在她领完了卷子准备回座位的时候,她听到张金凤的声音,很大甚至还带一股愤怒:“报告,白水音作弊!”

白水音对于张金凤来这一招已经有所预料,她淡定地坐回位置上,冲张金凤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沈老师瞎子么?考试那天,沈老师全天监考,我作弊没,她应该很清楚。”

张金凤没想到白水音会这么说,她一下怔住了,此时班上已经全体沉默了,大家都纷纷看着张金凤,就连沈月也如此。

“监考也不一定代表什么,可能老师没留神,被你得逞了。”

“哦?那你的意思是,你看到了?”

“对!”

“哪一个科目?几点?我抄什么了?”

“我……”

张金凤面对白水音锐利的反击,一下有些说不出话来了,此时沈月拍了拍桌子,皱眉道:“行了你俩,下课一起到我办公室来。”

白水音对此没什么意见,直接坐在座位上开始查看起自己的卷子,在考完试后她有仔细算过自己的分数,并且精确到了准确分数,而此时这个分数与刚刚的成绩有出入。

白水音觉得可能沈月的批卷有差错,抱着这样的想法,白水音查看了一下卷子,果然被她找到了漏洞。

英语有一道题,她的答案和书上的例题答案一样,但是在这里沈月却给她评了一个零分。

白水音知道如果算上这道题,她的总和应该在张金凤之上,但白水音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选择了等下课去办公室再对峙。

timg (323).jpg

就在白水音想要问问这个外号的来源的时候,一辆公交车驶来,林轲匆忙投了钱走了上去跟他说了声拜拜就走了。

女人应该都是在乎自己的形象的吧?他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送走了林轲,白水音低下来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新买的裙子,看来她的想法是对的,女人就是得打扮一下自己,不然的话,就是被人嫌弃都不知道怎么嫌弃的,想来她上辈子就是太闭塞了,竟然被人有过这样的称呼都不知道。

“可就算是因为这样,这林轲那么着急逃走干嘛?不知道她们住的地方离得很近?”白水音默默的在心中吐槽着,想不到他看起来冷冰冰的,居然还害怕女人。

好在上天是个公平的,白水音没等多久,就来了公车,尽管这样,等她回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一个人走在路上,白水音的心中倒也还是有些不安,她逐渐地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去。

可白水音越走,越觉得身后似乎是有什么人在跟踪她,她不得不再次加快步伐。于妈早就等在了门口,看到白水音回来,连忙焦急的叫道:“水音,你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我就要去找你了。”

听到于妈的声音,白水音本能的心里放心了下来,她快步跑上前去,扑到了于妈的怀中,“妈,我想你了。”

“你这傻丫头,不过是半年没见我,怎么又变得这么黏人了?”于妈依旧笑脸盈盈的看着白水音,只觉得这孩子这几天变化的很多。

待白水音进去以后,跟在白水音身后的两个黑影才悄悄的冒了出来,若是仔细一看的话,就会知道那两个人当中的一个正是今天白天跟白水灵发生矛盾的张金凤。

“哥,看到了没,就是这个人,她抄袭作弊超过我不说,还逼着我当着全班人的面让我丢人,你快去打她,快去打她啊!”张金凤嘟着小嘴,一脸不愿意的拉着一个金发卷毛的混不吝的人说着。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张金凤在外面认得哥哥。他可是附近出了名的混混张牛三,在另外的一所高中上学,但是因为经常打架,所以被人十分的畏惧。

此时听到张金凤这么说,他只好重重的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说道:“笨啊,你不会把她给带出来吗?没看到人都回家了吗?”

“哥,你的意思是……”张金凤有些不满,眼见好不容易将这个大忙人给叫到了白水音的家门口,怎么能就这样放过他呢?

“怎么?你不服气,那你自己上她家里把人给揪出来打啊?”张牛三虽然是个混的,可也知道到别人家里打人,那是犯法的,所以他眼神不善的呛声。

听到他这样的话,张金凤哪里还敢多说什么。连忙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脸,看着张牛三说道:“哎呀哥,我哪有你厉害呀,这件事还非得让你出面不可,对了,我们班上的缨子过几天要和大家一起郊游,到时候我介绍给你?”

张金凤一边说着,一边咬牙心疼着,他可是花了大价钱,才得到的消息。

“什么?缨子,就是你们班的班花吗?那个长相纤弱,无比俊美的女人?”张牛三一听到缨子,就激动地睁大眼睛,看着张金凤连连问道。

什么叫樱子才是班花?明明她才是最好看的好不好,只可惜这张牛三自从见了缨子本人之后就认定了缨子就是他们班上最漂亮的女孩子。不过,这一点也成了张金凤和张牛三攀上关系的重要原因。

“对呀,三哥你只要好好的帮你,我一定帮你们牵好线搭好桥,再说了,你是我哥,我不帮你帮谁呀?”张金凤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看着张牛三。

张牛三细细的思量一番,量她也不敢拿他开涮,大不了收拾她一番就好了,总之不管怎么样,他一定要保住自己的脸面。

这样想着,张牛三便抬起头看着她说道:“至于收拾这丫头的事情,你先别急,实话告诉你这个假期,我是在一个酒吧工作不如你想个办法,将她给引过来吧。到时候咱们就方便动手了。”

“好一言为定。”得到了张牛三的许诺,张金凤一脸的高兴,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巷道里面。

两个暗影一前一后地离开了白水音家所在的胡同。

……

白水音和于妈两人回到了家中,于妈今天的心情十分的高兴,因为白水音竟然跑到车间里面去接她,这让她十分的意外,她笑着看着白水音说道:“音儿,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做晚饭。”

“好啊,妈妈我不饿,你慢慢做,别着急。”白水音体贴地说着,还不忘拿出来扫把将周围的地给扫了几下。

“哎呀,我的好孩子,你还是快坐哪儿歇着吧,这些事情都交给妈来做好了,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于妈接着重复着她往常最爱唠叨的那一句话。

可白水音的眼角却湿润了起来,不为什么,就是因为前世的她一直不懂于妈的苦心,每次听到于妈这样的唠叨,总觉得是她欠她的,不能给他她个好的环境,所以才想要在家务方面弥补她。

而现在的白水音却完全明白了于妈她之所以不让她做家务,为的,就是让她有好好学习有一天出人头地,只可惜前世的她居然辜负了于妈这样的好意,以至于。后来回到白家的时候,她才会被人处处奚落。

“妈,你放心,不过是扫地而已,我可以的。”白水音强挤出眼眶中的泪水的拿起扫把,刷刷刷几下就扫完了,于妈根本就拦不住。只好一个人在那郁闷着:“唉,这孩子最近是懂事了呀。”

看着于妈缓缓走向厨房的步伐,白水音不由觉得于妈的背影沧桑了许多,心中暗暗发誓将来的她一定要好好的对待于妈。

于妈正在做菜,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看着白水音说道:“音儿,你有没有觉得?今天在我们,你回家的路上是不是有人在跟踪你?”

“怎么会,妈,你怎么能这样想?再说了我在学校里面又没有仇人。”白水音几乎想也不想的就答了出来。眼前却瞬时出现了一张不屈的脸。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她否定了。若是张金凤跟踪她,怎么着,她也得有点察觉吧。可就算是张金凤跟踪了,当着于妈的面,她也不能承认,只好等下次到学校的时候好好的问上一问。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妈怕是上了年纪,眼神儿不好了。”于妈一个人在那里喃喃的说着,反倒让白水音的心里忐忑了起来,看于妈这个样子,莫非真的有人?

算了算了,反正她已经安全到家了。白水音是完全忽略了这件事情。

她跑到了厨房,撒娇的看着于妈说道:“妈,快别想那些费脑子的事情了,今天你打算做什么好吃的给我需不需要我来给你帮忙啊?”

看到白水音这个乖巧的样子,于妈的心中很是感动,她用手指真心的顶了一下白水音的鼻尖,这才嗔怒道:“你这家伙会干啥呀?过来给我添乱吗?快走,快走。”

“妈,你还别不相信,我真的会做,最起码我会摘菜呀。”白水音边走,边回头对着厨房大喊。

不多一会儿的功夫,于妈的饭菜端了上来,母女两个坐在桌子前面,温馨的吃着。

“妈你真好。”白水音对着于妈甜甜一笑。

……

第二天,白水音睁开眼睛,随手的接过于妈递过来的面包和牛奶。背上书包,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学校。边走,心里边在想着昨天于妈一直提醒她的事情。

忽然间,一道人墙挡在了她的面前。白水音眉头微微一皱:“好狗不挡道,张金凤,你让开。”

“你竟然敢说我是狗?”张金凤手插口袋,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不觉得一向老实的白水音敢这样对她。想到昨晚的计划,张金凤立马换上了一副笑脸,“白水音,今晚10点,夜色酒吧有一场好戏,你敢不敢去?”

白水音皱了皱眉,无视她的存在,径直往前走去。这都是小儿科的游戏,她犯得着去跟他玩吗?

“你不去也可以,不过我倒是可以跟你透露一点。我把我们班上的樱子介绍给了林锐,就是不知道这俩人见面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张金凤一脸得意的跟她说着。

听到了林锐的名字,白水音的脚步果然一顿,但也只是一瞬,便接着往前走去,他比的扫视了一眼张金凤,这才说道:“张金凤,你不需要我去把林锐给你介绍过去吗?这么快你就认识林锐了吗?”

“你你你,我有我的手段不成吗?别忘了,樱子可是我们班的班花呢。”张金凤被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可还是得瑟的说着。

“这些话,我就当你是在幻想了。”白水音接着往前走去。演技如此的拙劣,以为她会上当吗?看来昨天一定是有人跟踪她来着了

timg (339).jpg

见自己的希望落空,张金凤一脸的着急。不断的对着胡同拐角的黑影使眼色。

“站住——”一道男子粗粝的声音传了过来。

“嘿,我说张金凤,你有完没完啦?现在什么年代,还要玩劫匪和路人的故事。”白水音一脸的无奈,目光却在对上男子的眼神之后,往后缩了一下。

不得不说,这张牛三的确是有着混混的样子,天生的浓眉阔脸,连带着脸上那一道刀疤,光是看着都能让人后退三步。白水音能够直视着他,已经算胆子大了。

“啧啧啧,原来你就是白水音呀,瞧这脸色,瞧这模样,还挺水嫩的。说来爷,我还不愿意收拾你呢,可没办法,谁叫你惹恼了我妹呢。”张牛三手上拿着一把水果刀和破布,不断的擦拭着看起来痞痞的。

听到他这话,白水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她立马看着张金凤,从她眼中浓浓的恨意可以看出来这件事还正是她安排的,“可笑,张金凤,你不觉得这样很让人看不起吗?”

比不过别人,就要拿收拾人家的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看来这张金凤也不咋滴。好在她提前知道了她这样的劣性子,可眼前这件事还真的算她大意了。白水音低垂着头,想着该怎么逃出?

“看不起?你明明就是作弊好不好?竟然还拿这来当借口,逼我跟你道歉,白水音,你想的太简单了吧?”张金凤一脸不服气的看着白水音,似乎还记得之前的矛盾。

“所以你是因为这事来找人的吗?”白水音似笑非笑的看着张金凤,“你说作弊倒是拿出来证据啊,有本事,你也作弊一个全班第一呀?”

“哥,你别跟她废话,快收拾她。”张金凤气急败坏,只好将注意力转移。她要是这个班级第一,还轮的到她这样嚣张吗?

“好你别急。”张牛三先是安慰了张金凤几句,紧接着便指着对面的一个门面说道,“俗话说,好男不和女斗。白水音,你是女人,又生的这么漂亮,我也不舍得打你,你陪我到那里去吧。”

咦,这又是什么套路?白水音默默的在心中好奇着,抬头就看到了那个刚刚熟悉的名字:夜色酒吧!原来这酒吧就在她每天上学必经的这条路上,看来这两个人可是筹谋已久啊。她要是不跟着他们进去,那岂不是浪费了他们的谋划?

“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里说的?”白水音微微的皱眉,这个张牛三看起来还挺壮实,若真打斗起来,他手里有武器,何况她根本就不想跟人打起来,万一伤到哪里就不好了。

确切的说是白水音不想在身上留下疤痕,要知道再过半年,白家的人就会来了。

“你不用怕,我说了不打女人就是不打女人,所以快请进吧。”张牛三一脸笃定的说着,脸上露出来邪恶的笑,直让白水英的心里一阵犯呕。

“就算是这样,你总归要告诉我,进去做什么吧?”白水音也不管他要做什么,反正就是与她话家常,拖延一下时间。这条巷子有些偏僻,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

“当然是斗酒啊,看谁喝得多就算谁赢。”张牛三没有绕弯,直接说了出来。

“说话算话?”白水音狐疑的看着他,反正现在她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去对付张牛三两人。顺着他的话去做,至少不会动手吧?可这酒又岂是可以胡乱喝的?

酒吧那种地方鱼龙混杂,就算现在没有正式营业,可这,酒吧里面出来的酒水可真的是让人不敢恭维啊。

白水音犹豫着。

“张牛三,你在这里干啥呢?”忽然间一个身穿黑色西装领带的瘦弱男子从酒吧里面走了出来看样子像是酒吧的经理。

“别拦我,我在收拾人。”张牛三并没有转过头来,因此不知道是经理来了。

“哦,是吗?这丫头长的还挺漂亮的。”经理说着,三步并作两步想要上前去体验一把。

“放开!”白水音一脸的嫌恶。果然像这种小地方开的酒吧,不怎么保险。她倒是奇怪了,她上学的路上何时冒出来了一个酒吧,她居然不知道。

“呦,想不到啊,还是个小辣椒呢,牛三啊,原来你还认识这么漂亮的妞,怎么不早告诉我?”经理一脸暧昧的看着他说道。

张牛三的脸上有些尴尬,不知道在这个时候经理出来是啥意思,可看他挺看重白水音的长相的,张牛三的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小姑娘,你吃饭了没有?走,到里面我请客。”经理,故作大方地说着。

“不用了,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白水音匆忙说着,想要借机逃跑,却在转头的时候,看到了两个身形魁梧穿保安服的人,她的脚步一下子停滞了下来。

“你,你们……”白水音知道,此刻她就算不想进去也得进去了。她狐疑的看向张金凤,却发现,她已经在不知何时躲到了巷子口的位置,只是用眼睛看着这边的情况。

看得出来,她的眼中也是惊慌失措,看来经理这茬她怕是没想到吧,白水音眼中苦笑,就算她不知道又如何,如今她想脱身,可……难了。

“请吧。”经理的脸上依旧是笑意盈盈的样子,却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

白水音不喜欢他这个笑,总觉得,他这个笑无比的猥琐,让人感觉到居心不良。如果可以白水音情愿这辈子都不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可是无奈,她竟然给遇上了。

四下里看了看,这个大早上也没有人。白水晶只好认命地跟在他的身后走向酒吧。临走的时候,不忘将她的书给掉下一本,书上有她的名字,要是有人看到应该会发现什么吧?

白水音也不明白,她的心中到底是在期盼着什么,然而,她的确是在期盼着。

忐忑着走进了酒吧,白水音看到这个酒吧极其的阴暗,甚至连走廊里都还在滴水,也不知道是水龙头坏了还是咋的。甚至她还有一种那地上滴的是血的错觉,没来由的踏遍全身战栗一下,十分的恐惧。

刚刚的那两个保安又站在门口了,白水音被安排到一张桌子上面。张牛山和经理在那里争吵着什么?两人到目光时不时的投向她,她只觉得这两个人一定是在密谋着什么。

几分钟后,张牛三一脸黑沉地走了过来看着白水音说道:“水音啊,我知道你是金凤的同学。也不是外人了,我有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只要你愿意答应我,我们之前的旧账就一笔勾销。”

哼,一笔勾销?哪有这么简单的好事,白水音不是个傻子,她才不会相信张牛三会在一瞬间转行,想也不想的就拒绝道:“不可能。”

“水音,你也知道我是为别人打工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再说了,这事要成了我分你一半。说来,也怪我们背运,刚好被看到。”张牛三状似尴尬地说着,似乎他是一心要为白水音好的样子。

白水音要是相信他,那就是傻子了。但有一点,由不得她不信,那就是在张牛三跟她说话的同时,刚刚的那个经理一直在侧面观察着,如果没猜错的话,他们一定是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

白水音低垂着头,寻思着她该要怎么回答他才好?既不能得罪他们又能争取时间。哪怕就算是争取了时间也没用,她也要试试。

“什么事?你先说来我听听。”白水音的态度没有那么的冷淡了。

“就是……我们经理看你长得漂亮,想要请你到这里打工,你看如何?工资可以多给你一些。”张牛三,只觉得难以启齿,如果不是他收了王经理的钱,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没办法,谁让人家是经理了,经理最大。

“不如何,我不需要,你怎么不让你妹妹来?”白水音冷着一张脸,淡淡的反驳着,看他的这个样子似乎也不怎么把张金凤当个妹妹看,怕是不是亲哥哥?

“快点,快点,别跟他废话了,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上!”那经理着急得很,一挥手就让了两个保安走了上来。

白水音冷笑,果然露出来了狐狸尾巴。一家这样的店,不知道要是被人举报的话,会怎样?

白水音是这样想着的,竟然不小心说了出来,而这话听到了经理的耳朵里,则仿佛像是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白姑娘,你怕是不知道吧?能开酒吧有门路的,不然,你以为我们能在这里混得下去?”酒吧经理说着带着几人,迎面而来。

半个小时后,白水音坐在了一间四处都是门窗的屋子里面,无助地看看天。马上就要到了上课的时间,如果老师找不到她,应该会给家里打电话吧?

怀着这样的想法,白水音在这个房间里边一直待到天黑,都没有看到一丝的人影。她的心一点点的变凉,难道老师不会打电话吗?

让白水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帮人自己找了个妇女代替了妈妈给老师请的假。

名媛下堂妻》精彩内容未完待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爱一个人就要付出代价《痴情的代价尹玉瑶沈安阳》
下一篇 :尹玉瑶沈安阳甜蜜全集《痴爱的代价》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