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贪欢:薄情总裁靠边站》用最后的光芒拥抱世界拥抱生命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夜夜贪欢:薄情总裁靠边站》用最后的光芒拥抱世界拥抱生命

《夜夜贪欢:薄情总裁靠边站》用最后的光芒拥抱世界拥抱生命

发布时间:2019-01-14 10:06:10

导读
《夜夜贪欢:薄情总裁靠边站》中搜小说网提供。主角是左莫季少宁小说情节婉转奇妙,带来了与其他古言小说不同感受的视觉冲击,情节会在品读中浮现于脑海。忙乱中会使你平心静气,安静时会让你心情愉悦,小编五

 《夜夜贪欢:薄情总裁靠边站》中搜小说网提供。主角是左莫季少宁小说情节婉转奇妙,带来了与其他古言小说不同感受的视觉冲击,情节会在品读中浮现于脑海。忙乱中会使你平心静气,安静时会让你心情愉悦,小编五星推荐哦。

关你什么事?”季少宁冷冷地看着他,却发现这张脸很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完美的脸,斜飞入鬓的眉毛,于是她傻笑着说:“你是谁啊,不要以为自己长得好看就可以多管闲事,呵呵,上机刷卡是不能用脸的。”她的脸上全部是水,分不清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

但是听到她的话,左莫的额头上立刻冒出三条黑线,恨不得将她揍一顿。这女人这么晚了居然还一个人在雨中游荡,是脑子有问题呢还是脑子有问题啊。只是他还没有得出答案,季少宁便倒在了他的面前,倒在雨水中不省人事了。

左莫嘴角抽抽,就算是这灯光暗淡的地方,还是能瞧见他的怒气。但是现在这女人已经晕倒在他面前,而他是唯一一个出现在这里的人,不救吗?是一条性命,救吗?他们毫无瓜葛。

不过看着她满身的悲伤,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今晚和他一夜缠绵的那个女人,她走的时候,也是掩不住的满身悲伤。不知不觉他竟弯腰将她抱起来,往车上走了。

季少宁睁开眼--

这房间的拱形门窗使用的是地中海建筑风格,但是家具摆设等都是用的新古典风格,果然是奢华中透出浪漫,这应该是一栋别墅吧?季少宁的眼睛转了转,然后发现空旷的房间内,除了她和那些家具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她起身下床。蓦地,心又痛了,因为想起昨晚的事情。之前她还好奇是谁把她带到这个地方的,而现在想起昨晚的事情,她的好奇心也被打退了。恨不得走的时候,不被人发现才好。

好在神仙显灵,她下楼离开的时候,什么人也没有遇见。只是在出那个真正的铁门时,便见到了这栋别墅的主人。从侧面看过去,季少宁傻眼了,这不就是昨天晚上……夺走了她初夜的男人吗?长得……蛮好看的。

季少宁吞了一口口水,实则不是因为她贪图美色,实在是因为……他身上散发的冰冷气息令她咋舌。于是乎,她打算不跟他打招呼直接离开。没想到才移动脚步,对方已经开口说话:“你醒了。”

“是啊,你好。”季少宁回头对他笑笑,看着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冷漠脸庞,她继续道:“那,再见。”说完,就溜之大吉了。

左莫眯起眼睛看他,早晨的阳光打在他脸上,却依旧冰冷无比。他说:“如果你要寻死的话,不要在我车前。”冷硬如铁的话语,生生地钻进季少宁的耳朵里。

她转身大声地说:“一,我没有寻死;二,我也没有让你救我!”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左莫嘴角抽抽,很狂妄的女生!

季少宁回到自己所住的地方时,疲软的身子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第一次没有了,生命只剩下半年,男朋友也跟着好朋友跑了,她想现在的她算不算是一无所有?这个世界总是这个样子,幸福的人将会永远幸福,而不幸的人则将会永远不幸。

以前她是不相信这样的话的,但是现在她深信不疑。

她就想说,她被世界抛弃了,但是转念一想,不知道谁说过,世界这么忙,根本没空搭理她,所以,她怎么会被世界抛弃了呢?越想越头痛,最后她的结论是,她活了二十二年,难道就不能拥有质疑人生的权利吗?

timg (340).jpg

可以!完全可以!她自问自答,矛盾极了。之后她起来收拾东西,把值钱的东西放在一起,其实她值钱的东西并不多,就是被扔进孤儿院的时候,她的妈妈给她留了一块看起来很不错的翡翠。

她握着那翡翠,放在牙齿上咬了咬,然后想,不知道这块翡翠能卖多少钱。这样想着她就出门了,丝毫没有犹豫地将翡翠卖了,然后带回了一张银行卡!

一百万元,不算多,但是也不少。

妈妈留下的东西吗?她将要死了,为那个抛弃自己的妈妈保留着一块翡翠做什么?还不如卖了,然后拿钱去旅游?

现在少宁想到什么就真的去做什么,完全没有顾虑。她把租的房子退了,那些不成穿的衣服啊鞋子啊什么的都捐出去了,搞到后面,她就只打包了一个箱子。

办了出国签证,一个人拖着不算厚重的行李箱坐上了飞往法国的飞机。普罗旺斯、巴黎铁塔、塞纳河……那些只是听过的地方,她终于要去了。

季少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系好安全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谢命运,感谢癌症,感谢肖舒沉,感谢夏婉,要不然,她怎么会一个人去法国,那个梦幻般的地方?

有些路如果没有人陪伴,一个人走其实也挺好。她是白羊座女生,不会脆弱。

今天她依旧如往常那般,穿着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紫色格子衬衣,踩着一双帆布鞋,很休闲,这是她的风格,从元古到方古都不会变,更不会为谁改变,除非她自己想要改变。

否则她不会允许任何人来违拗她自己的内心。

“总裁,这次巴黎珠宝展,您会带云芷娴小姐去吗?”左莫的办公桌边,站着一名身穿白色套装的高挑女子,气质高贵优雅,低眸间尽是温柔之色,抬眸时又作高雅之资。

左莫挑眉,笑着看她,问:“身为总裁的秘书,你觉得呢?”他的笑很美,但是不达眼底,不过站在他身旁的女子却看不出来。

女子笑笑,脸上尽是自信之光,但是她却道:“总裁心思缜密,身为下属,芷娴猜不中。”

左莫站起来伸手搂住她的腰,笑了,“哪次没有带你去?”云芷娴是他的正牌女友,兼职他的秘书。无论出入何种场合,无论左莫和多少女人纠缠不清,云芷娴依旧是从始至终陪在他身边的那个。

云芷娴漂亮,端庄,懂事,不耍小性子,与她相处左莫不会觉得难受,况且这门亲事是他的父亲和云老亲自应允的。左老和云老是至交,两人虽然叱咤商场多年,可以说在商场上他们是敌,但是在生活中他们却是最要好的朋友。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云氏集团和左氏集团才能在商场中长久屹立不倒,因为他们不仅互相竞争,也互相扶持。

“2008年你就没有带我去。”云芷娴难嘟起嘴唇,装扮可爱。

“因为那年发生了金融危机。”左莫放开了她的腰,快速地回答。以前云芷娴从来不在他面前撒娇,今天是第一次。

“莫,你怎么了?”感觉得到他的突然转变,云芷娴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恐慌。

“没怎么,就是工作忙了,芷娴,你先出去吧,我忙完了会去找你。”此时,左莫已经埋首书桌,说话时并没有看向她。

“可是……”云芷娴还想再说什么,她张张唇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只道:“那好,我先出去了,有事你叫我。”

timg (336).jpg

左莫轻轻嗯了一声,等她走后才抬起头来,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之后他继续埋首于自己的工作之中。

此时的季少宁已经到了法国,她登上巴黎铁塔,据说在上面可以望见塞纳河,那么风景一定很美。只是很可惜的是,她登上去之后,莫名想起了梁静茹的那首《会呼吸的痛》。

在东京铁塔,第一次眺望

看灯火磨坊,坠落的星光

我终于到达,但却更悲伤

一个人完成,我们的梦想

季少宁忽然想给肖舒沉打一个电话。

这样想着的时候,她便真的这么做了,只是找了很久,她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在那天的香格里拉拉酒店门口给了出租车司机。现在想想,她也真是傻,那是三星的最新款的智能手机,肖舒沉给她买的,虽然没有苹果那么昂贵,但是相对于车费来说,那部手机还是绰绰有余的,谁会这么无聊地觉得自己钱太多了,然后把手机给还回来的?

况且就算还回来,她已经不在中国了,她现在距离那个地方很遥远。遥远到她都想哭了,于是她站起来,眯起眼睛看着远处的落日。

阳光很充足,很美,很暖。于是她伸开双手,做出拥抱的姿势,就好像要拥抱全世界,拥抱整个生命。她就这样站在夕阳的余晖中,敞开胸怀。金黄色的光晕为她镀上一层特有的光芒。

只是,看见她的人却开始慌了,有人用她听不懂的法语道:“有人要跳塔!”

如果你看过《最后的预言》,你就会发现她摆出来的就是T字型……然而那个在楼顶上摆出T字形的男子,最后从楼上坠落下来,那样子像是要拥抱住整个世界,那样子像是要跳到某个他想去的地方。

那么现在季少宁的样子正如《最后的预言》里的那个男子摆出来的姿势是一样的。

2012过去了,玛雅只是换了一种世纪年轮,没有世界末日,那么也没有最后的预言,所以现在在巴黎铁塔的见到季少宁的人,都以为她要跳塔。是时,很多人围拢过来,从低处抬头仰望她。

季少宁会说一点英语,但是对法语那是真的只知道resume这个单词而已。所以她不知道底下的人,那么慌张地在对她说什么。但是别人对她说话,如果她不回答,那很没礼貌,于是她低头俯视下面的人,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努力了很久,还是无法理解,不过看着他们慌乱的样子,她倒是在想,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于是她俯身查看,只是她这一俯视,围观的人则更加心跳如雷了。

“他们以为,你要跳塔自杀。”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身后出现了一名男子,他身穿一身灰白色西装,二十五六的年龄,儒雅的外表,站在夕阳下,让人的心不自觉安稳下来。

“我要自杀?”季少宁放下双手,回眸,不禁惊呼出声,“我这个样子像是会自寻短见的人吗?”难怪那些人看起来会这么惊慌,原来是在为她的生命担忧,这样想着的时候,一点点暖意瞬间涌入她的心底。

就连陌生人都会为她担心,那么与她相恋了四年的肖舒沉呢?为什么他绝情的背叛她,都不会想想她的感受?那个时候,他们也曾甜蜜地一起拥抱过,也一起看过美丽的夕阳啊……

夜夜贪欢:薄情总裁靠边站》精彩内容未完待续……

 

上一篇 :《夜夜贪欢:薄情总裁靠边站》生命的最后遭遇无情的背叛
下一篇 :《夜夜贪欢:薄情总裁靠边站》言情新章,梦幻巴黎再遇左莫

相关信息